NO.21獅子山下,香港精神

  香港以外的人多粗淺地以為香港就是購物美食、跑馬跳舞之地,香港人也都是忙碌的賺錢一族。然而,在這獅子山下,彈丸之地香港由寂寂無名的小漁村發展為工業城市,再成為國際金融及服務業中心,憑的是什麼?

  香港人會回答你—— “香港精神”,即逆境自強、拼搏進取、靈活適應、勇於創新、積極樂觀、刻苦奮鬥、關懷互助。

  大使鄭明輝年少時誤入歧途,曾經因為吸毒、販毒被捕,成為戒毒所常客。在社工的爭取和鼓勵下,鄭明輝在25歲時決心戒毒,並設定人生目標,希望日後成為戒毒所的社工幫助他人。


鄭明輝,資料圖片

  沉淪毒海10年,鄭明輝記憶力衰退,但他仍堅持重拾書本,完成香港理工大學社會工作高級文憑課程,並且在4年內5次獲大學頒發傑出學生獎學金。鄭明輝現已取得專業社工資格,經常到訪學校、社區,用自己的故事鼓勵年輕人反思生命,認真生活。

  説到“毒”的話題,我不得不説説關於香港的戒癮組織。

  人可能會染上各種各樣的癮,酒癮、煙癮、網癮、電動癮、購物癮、賭癮,甚至罪惡邊緣的毒癮。內地和香港人的區別在於,內地人願意把這件事藏著,絕不承認這是一種病;香港人則願意把這件事拿出來説説,或者説是分享。這種分享並不具備貶義色彩,而是通過分享,讓他人監督,最後想辦法修正和改正自己。

  目前香港做得很好的地方在於,各類型的癮,這裏都有相應的機構對接,目前民間機構做得比較細致,對於成癮患者有功能上的細分,同時對於青少年成癮的提早幹預活動也都具有個性色彩,做得“細”是香港各個戒癮組織的共性。嚴肅或活潑,戒癮組織樣貌屬性各不同,戒毒會最嚴謹、戒酒會最外放。

  香港戒毒會、香港吸煙與健康委員會、東華三院、戒酒無名會和香港青年協會等,這些組織或是嚴肅,或者活潑,都有根據他們所戒內容有不同組織屬性。

  做得多、做得全是香港所有戒癮機構的共性,香港很多戒癮義工曾經都是戒癮患者,就像開始提到的鄭明輝一樣,他們通過身份互換的方式幫助有同樣戒癮遭遇的人。目前,香港很多民間的戒癮機構都得到了政府的支持,經常會去社區和街道舉辦講座,香港相關戒癮網站關於戒癮的資訊都解釋得很詳盡,並且有數據提示和自我測試欄目,更開設有在線諮詢專區,可以讓戒癮者初步瞭解自己的身體或者心理狀況。更靈活、更具操作性的項目是香港戒癮組織優於內地的地方,這是香港戒癮義工關明義的觀點,作為一名普通戒癮義工,他希望內地可以做得更多,因為內地的戒癮資源更廣。

  除了鄭明輝外,“香港精神“大使還有樑錦標、陳永柏、文國斌、吳凱琪、吳耀輝、蕭凱恩、鄧嘉玲,他們上到70歲,下到16歲,都是香港的尋常百姓,但每個人都有感動人心的故事,都凝聚著支撐香港繁榮的“香港精神”。

2012年香港精神大使,資料圖片

責任編輯:範思宇
相了關閲讀: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