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5百載香港情

  杜葉錫恩,英國人,在香港生活半個多世紀,把香港視為最珍貴的家,對香港有一份深厚的感情。五十年代創立了慕光英文書院,認為她的學生就是她的孩子,而老師就是她的朋友。六十年代起她任市政局議員,後期更積極迫使政府正視日益嚴重的貪污問題,為基層市民爭取權益,回歸前,年過九十的她被中央政府委任為港事顧問和臨時立法會議員,1997年獲授予大紫荊勛章,成為香港首批大紫荊勛賢。


杜葉錫恩,網絡圖片。

  “以前港英政府很嚴,通常對華人很苛刻,杜葉錫恩肯出來幫我們,在那個年代就只有她了。”

  “整天見到她,她很用心,很有善心,四處幫人。”

  “她是對這個社會最好的禮物。”

  愛戴她的市民們這樣説著。而杜葉錫恩自己靦腆的説到她“是他們口中的恩人,好人。”

  杜葉錫恩今年102歲了,在香港生活超過了半個世紀。身體看起來雖然已弱不禁風,但就是這樣一個老人,她一生都在為香港基層市民爭取權益。

  她的名字香港人都知道。出生於英國國人家庭的她,年輕時候來到香港傳教,就給自己起了個中文名叫葉錫恩。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她來到英國殖民地——香港,親眼目睹社會上充斥著各種不平等和不公義的事,

  “我年紀很小讀書的時候,爸爸就經常教我們,要尊重所有國籍的人。當我來到香港的時候,發現英國人對香港人很不公平,這讓我很憤怒。”

  時隔幾十年,她還是記得在天星碼頭外遇到一個插隊乘出租車的英國人,她跑上前去指責地説“還沒到你上車,你不是排第一的,走開!”那個人卻也沒有理會她。

  當時的中國人是很怕歐洲人的,甚至只要是歐洲人願意,可以隨時控告中國人。而杜葉錫恩不忍別人受到不公平的對待,憤怒激起了她對抗不公的心。她決心要幫助處於弱勢的中國人。

  五十年代初期,大量內地移民湧入香港,住在黃大仙的葉錫恩深刻體會到當時的人生活有多艱苦,感覺到四周的所有人都很貧窮,住在木屋裏,孩子無法讀書,而在英國當過老師的葉錫恩和教友杜學魁,也就是她後來的丈夫,盤算起了開一間學校的事情。

  剛開始,她做了一件很稀奇的事。她自己很辛苦地攢了一點錢,買了一個軍用帳篷,就開始辦學校,這是在歷史上都沒有發生過的事情。從一開始容納不足30個人的帳篷學校,發展到現在暮光英文書院,幾十年來,夫妻二人對教育事業都不遺餘力,原因也許是他們相信就如丈夫杜學魁所填寫的校歌歌詞所講:社會因教育而光明。

  喜歡打抱不平的葉錫恩,除了教書還處處為貧苦大眾出頭,經常在報紙發表文章,批判政府不公,貪污舞弊等。1973年教師罷工,她也站出來為教師們爭取利益。

  “貪污那麼厲害,如果我不講出來,誰來講?中國人不敢。”

  葉錫恩坦言作為英國人是有好處的,當時的政府只是對中國人看不上眼。當年很多舉辦遊行抗議的社區組織都喜歡邀請她參加,因為有她在,如果政府也抓了她,那就會變成很嚴重的事情。

  自六十年代,葉錫恩通過選舉躋身市政局當議員,來找她幫忙的人越來越多,她就想到借用一個教堂的角落,在義工幫助下,定期接見市民聽取民眾心聲進而為他們解決問題。她更會好不羞澀地用不流利的粵語和市民溝通交流,可見一番真誠。

  從一名教師慢慢步入政壇,葉錫恩服務香港超過了半個世紀,贏得市民愛戴。香港回歸後,她更獲頒授大紫荊勛章,表揚她的貢獻。

  但她的政途並非一帆風順,95年在市政局選舉中落選,對她來説是從政以來的重大挫折。

  一直陪伴她走過高低起跌的是一起並肩辦學的丈夫杜學魁,這個中國男人默默地在背後支持她做所有的事情,並不經常公開露面,可能認為自己的中國身份對這個英國太太來説是種壓力和負擔,只是常常説:去吧,做吧。兩夫妻相知相愛幾十年,2001年杜學魁去世,而葉錫恩也沒想過要回英國老家,而是繼續留在香港,守護兩個人經營半生的學校。葉錫恩覺得在這個學校裏的一切東西都可以紀念丈夫。


杜學魁和杜葉錫恩,網絡圖片。

  來自內蒙古的杜學魁和葉錫恩差不多時間來港,兩個人在相識30年後才終於結婚,葉錫恩也從此隨夫姓,叫杜葉錫恩。雖然淡出政壇,過著平凡生活。她還是會説不知道退休是什麼,不可以無事可做,96歲時的大病讓這個工作狂老太太感到了沮喪,曾經一度因為太痛苦而情願結束生命。感覺無法貢獻什麼的自己已經沒有了生存的價值。

  回顧過去的大半生,在香港認識了丈夫,發展自己的事業,得到市民尊敬,直到今天仍然關心這個家,閑暇時也會提筆撰文論政,找學生聊天關心他們,繼續為這個她心愛的香港出一份力。

  “退休?我不想退休,只要我還活著,我就想做一點事。”

責任編輯:範思宇
相了關閲讀: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