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教成為行政處罰「新種類」的背後

2014-05-29 第99期
0人
小婧

責任編輯

小婧
支教本是具有宣誓形式的崇高之舉,卻在悄然改變。

支教本是具有宣誓形式的崇高之舉,卻在悄然改變。

    據《海峽都市報》報道,日前,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區紀委嚴格整治違規有償補課,給予3名小學教師記過處分,年度師德考核定為不合格,並責令涉事者到農村學校支教兩年,在全區教育係統內實名通報。

    與此新聞對應着看一看「支教活動」的定義——支教是指一項支援落後地區鄉鎮中小學校的教育和教學管理工作,巨大的疑問就出現了。

以支教為懲罰,以農村學校為「流放地」意味着什麼?

若在十年前,我們或許對於支教「大唱讚歌」,而如今,越來越多的支教行為受到質疑。因為現在的支教者中,有的從未受過培訓,毫無教學經驗,還有的把支教當成了短期旅遊。

誰誰誰頭像

     支教的地方往往極端貧困。在貴州省西北部的烏蒙山區,這個女孩在酷熱的7月還穿着厚厚的衣服。因為這是她唯一的一件衣服。

對教師的違規行為處罰中從來沒有支教一說

暑期將至,不少大學生又開始整理行囊,滿懷憧憬地奔赴偏遠貧困山區,為當地的孩子們奉獻愛心。與此同時,卻爆出了前文所述「拿支教當懲罰」的新聞。如果我們「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看待這則新聞,那麼這裏的「支教」二字簡直有點「勞教」的意思了。

在《中小學教師違規違紀行政處分辦法》中,根據現行教育法設立的處罰形式及其內容的性質,將對教師的行政處罰劃分為四大類:申誡罰、能力罰、財產罰和人身罰。其中人身罰也叫自由罰,是最嚴重的一種處罰,即「對違反教育法有關規定的相對人的人身自由予以限制和剝奪的處罰」,但它只能由公安機關行使。支教被當作對違規教師的處罰,頗有點「人身罰」的意思,稍加聯想,我們就可以想像到,在作出上述決定的當事校方眼中,支教意味着什麼了——它與榮譽、奉獻等詞完全不沾邊。它變質了。

 

哥哥姐姐們,請你們不要再來支教了!

無獨有偶。教師被懲罰去支教若是「新鮮事」,那麼大學生利用周末、假期紛紛奔赴「山清水秀」、「原生態」支教地「奉獻愛心」的頻繁程度似乎都讓人有些「審美疲勞」。而除了這些「奉獻」之外的學分、評優,都讓支教行為從「無私」變得「有私」起來。
    三年前,一封以西部農村孩子口吻寫就的信裏如此說道,「哥哥,姐姐,我們不希望你們來支教,我們都擔心,這塊貧瘠的土地容納不下你公益的熱心。你們是旅遊來的。你們是讓這塊熱熟着的黃土地見證你們的愛情而來的,你們是帶着愛心尋求自我心中的安靜而來的,你們是尋找呼吸西部貧瘠的空氣而來的,我們以膚色的名義同意,以檔次的不同疏遠着。」
    這篇文章作為「對某些不當支教的聲討宣言」在網上引發眾議。有人質疑其出處,但無論是否由孩子親自執筆,文中提到的——扔在校園裏的礦泉水瓶、以支教的名義見證愛情的情侶、支教之余逛景點看風景、吃着貧瘠土地裏最好的飯菜的志願者們——這些現象卻得到了大多數網友的認同,即便反對者也不得不承認「有個別人如此」。

那些轟轟烈烈的短期支教活動,如煙花一閃而逝

在某些地方,支教逐漸變得流行與功利。許多人趨之若鶩,只為走一個過場,只為回去之後更加容易找到工作。而那些轟轟烈烈的短期支教活動,更如煙花一閃而逝。

誰誰誰頭像

短期支教者的離開,對接受到新鮮事物的農村孩子來說,不僅僅感情上難以接受,有時還會有現實的原因。貴州黔東南一位輟學的小女孩,因支教行動而得以複學。支教者離開之後憂心忡忡,「我們一走,就沒人管她了」。

一舉多得  「支教」成「大流」

從某些程度來說,支教是一種「大愛」。它在付出,也在獲得。條件雖艱苦,但孩子們的笑臉與愛戴,會讓支教者的心靈無比充實。孩子們得到了更好的教育,或許因支教者一人的影響改變未來,都是對支教者最好的回報。

與此同時,在某些地方,支教逐漸變得流行與功利。許多人趨之若鶩,只為走一個過場,只為回去之後更加容易找到工作。而那些轟轟烈烈的短期支教活動,更如煙花一閃而逝。

截至2011年,我國共有普通高等學校和成人高等學校2762所,其中大部分院校都有自己的支教組織。再加上各種正規的或個人發起的支教團隊,每年以各種形式奔赴西部或偏遠山區的大學生、在職人員不計其數。他們中間,有部分人的確像上述志願者一樣一心教學,以提高山區孩子們的文化素質為己任,而更多的則是「心血來潮」,只有激情,沒有任何經驗和專業教學知識的「隨大流者」,他們沒有接受過教學培訓,沒有明確的分工和教學安排,只是為了來玩,來旅遊,來體驗生活,來實習,來賺取「額外利益」。

數不清的 「額外利益」

走進空氣清新的「原生態」環境中,以大城市、高學曆的「師者」自居,對生長在城市裏的大學生們吸引力十足,更不要提支教帶來的、除了學分之外的好處。

筆者了解到,參加西部計劃的志願者在報考國家機關公務員時,在同等條件下將優先錄取;報考研究生總分可加10分;在服務期間,志願者除可辦理人身意外傷害、住院醫療等保險外,還享受每人每月600元的生活補貼,在西藏服務的為每人每月800元;交通補貼每人每年1000元。

本人要求戶口和檔案保留在學校的,按規定保留兩年,在此期間,檔案管理機構對保管其檔案免收服務費用;可享受往返於入學前戶籍所在地與服務地之間每年4次火車硬座票半價優惠;對上學期間辦理助學貸款,服務期間還貸確有困難的,各高校將積極協調銀行等方面為其延期還貸提供幫助。

無論出於政治任務、學分目的,或是其他福利,我們不禁疑惑,這樣的因會結出怎樣的果? 

 

支教者「滿載而歸」 孩子們還剩下什麼?

和長期支教相比,越來越多的大學生加入到了短期支教的大軍中。周末支教、假期支教,對學生們來說,並不耽誤任何時間。在他們心中,短期是最好的選擇,不會在貧困的地方「浪費了時間」「蹉跎了青春」。

在《哥哥姐姐們,請你們不要再來支教了!》的信中,以孩子的口吻說道:「我們因為你們的到來,熱血沸騰,我們單純的以為,你們會和那些三支一扶的叔叔阿姨一樣,至少能呆三年;我們單純的以為,你們的故事你們的遊戲能助長我們的成績;後來,校長說他們的支教生活結束了。我們才明白彼此之間的『遊戲』結束了。」

短期支教隊員的確為孩子帶去了無限的知識、不一樣的上課方式、有趣的遊戲,以及新鮮的外界生活和種種歡樂。不得不說,對於孩子,這是一種難得的情感體驗,以至於孩子太容易產生幸福感、產生情感寄托。而在當這些講課生動活潑、「了解外面世界」的志願者們離開之後,孩子們只剩下對原來老師的不信任和瞧不起——支教是否擾亂了他們的生活?是否擾亂了他們老師的教學計劃?志願者們恐無暇顧及,當他們回到大城市,將這段經曆被填上簡曆,為就業、出國又填上了一筆「耀眼」的砝碼之後,就迅速將其遺忘。

而留給受教學校和學生的是什麼呢?據《中國青年報》所登載的一篇調查報道數據顯示,95%的受教學校擔心支教後新學期校方教學困難,85%的受教學校擔心支教後新學期受教學生上課會不專心,95%的受教學校擔心支教後新學期未受教學生會跟不上正常課程或有心理負擔……當課堂恢複到老樣子,孩子們心理落差很大。 

      我們知道,個體的行為不能代表整體,但我們也不能說「無論有多少負面的情形,支教總歸是一件好事」,那是因為我們同樣知道,量變會帶來質變。

總體而言,你覺得短期支教對農村教育來說

弊大於利
利大於弊

往期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