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係官員頻落馬:有多大權變多大現?

2014-05-22 第97期
0人
小婧

責任編輯

小婧
英國思想史學家阿克頓說:"權力導致腐敗,絕對權力導致絕對腐敗。"

英國思想史學家阿克頓說:"權力導致腐敗,絕對權力導致絕對腐敗。"

    中共十八大以來,已有逾二十位能源領域的高官被查,尤其是今年2月份後,就有十余名高官或高管落馬,前「腐」後繼的局面,「抖摟」出該領域貪腐的嚴重程度。

    諸多官員接連落馬的背後,究竟是什麼在作祟?

官員家藏上億現金 能源係貪腐案震驚世人

5月15日,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長魏鵬遠被有關部門帶走調查。據媒體報道,魏被帶走時,執法人員在其家中發現上億元現金。由於現金太多,鈔票疊起來的高度「約等於44個姚明」。執法人員調去16台點鈔機清點,當場燒壞4台。
    其實,這誇張的場面只是反腐大戲中一個吊人胃口的花絮,也只是能源領域腐敗暗象的「冰山一角」。

誰誰誰頭像

     據相關人士透露,年逾50才當上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長的魏鵬遠經常騎一輛舊自行車上班。因為魏平時衣着簡樸,絲毫看不出家藏萬貫。他的同事說,魏鵬遠穿的襯衣、褲子一看就是便宜貨,在開會或者考察時顯得很「土氣」。

為何能源係易滋生腐敗?

從2008年魏鵬遠被提任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長至今70個月,約2100天。家裏的1億現金意味着,魏鵬遠從上任至今,日進賬47619元人民幣,此中還不包括我們沒有「目睹」的其它資產。

資料顯示,魏鵬遠主要負責煤礦基建的審批和項目改造核準工作。2013年至今,青海魚卡礦區魚卡一井、山西離柳礦區沙曲一號礦井、山西離柳礦區沙曲二號礦井及選煤廠等改擴建項目都獲得了發改委和國家能源局核準,而身居「要害」職位的魏鵬遠在此期間卻出了事。

繼魏鵬遠被查後、能源局電力司司長郝衛平,以及2012年起任該局副局長、黨組成員的許永盛,也被帶走調查。若加上去年5月接受組織調查的國家發改委能源局局長劉鐵男,現在至少4名來自發改委能源局的高級官員已落馬。

為何能源係易滋生腐敗?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所社會問題研究中心主任、教授於建嶸評價說,「最近,國家能源局和國家信訪局高層官員腐敗問題,震驚中國。這兩個局代表着中國社會的兩種權力:給你好處或找你麻煩。」這樣的評價可謂一陣見血。

諸多官員接連落馬背後,是項目審批大權在作祟

能源係諸多官員接連落馬背後,正是「給你好處」的項目審批大權在作祟。通過審批項目撈錢,或暗中入股獲利,是能源腐敗中的尋常途徑,這其中的邏輯就是:「給你好處」的前提和條件,是「你給我好處」。

誰誰誰頭像

5月19日淩晨,中紀委發布8幅漫畫揭官場歪風圖。此圖為「8歪風之6」:「獨斷專行『家長制』,個人淩駕組織之上。」(作者 馬恒超)從此圖我們可以看出,在某些領域中,部分領導幹部在審批項目中大權獨攬的現象。

「絕對權力導致絕對腐敗」

「權力導致腐敗,絕對權力導致絕對腐敗。」英國思想史學家阿克頓勳爵如是說。當權力過於集中,又得不到有效制約和監督,使個人掌握了大量的行政資源和審批權力,最容易滋生權錢交易、以權謀私、官商勾結的腐敗現象。

能源項目屬於資本密集型產業,投資數額動輒數百億。廈門大學中國能源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強曾在采訪中表示,全國項目太多,而負責審批的主要就是幾個人,權力比較集中。利用審批權「吃拿卡要」,油水更是多得可怕。那些需要上項目的地方政府和企業,不得不想盡辦法討好能源局官員,巨額的貪腐由此產生。

以煤炭司為例,煤炭領域審批和核準的項目繁多,而被查處家中藏有上億現金的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長魏鵬遠,就是利用審批權幹預項目單位施工建設、設備采購等招標,獲得回扣。據說,「他嚴卡審批項目是業內周知。不『做工作』不批。」

再看已在去年被開除黨籍和公職的能源局原局長劉鐵男,在「被人求辦事」方面優越感十足。有退休官員對媒體回憶稱,劉鐵男曾說,「人家請咱們,咱們不要出去吃喝,副省長請我,我根本不理他們,如果要是書記省長請我吃飯,這個面子還是得給的」。

「公章未蓋完,我腿先跑斷」

大至國家重大工程,計劃部署,小至一人一事一物,到處可見審批權的運用。「公章未蓋完,我腿先跑斷」,更是貼切地形容了有些「馬拉鬆」式蓋公章審批過程。

去年全國兩會期間,同煤集團董事長張有喜說,一個投資項目至少要經過33個政府部門及事業單位關卡,出台147個文件,蓋205個公章,799個審批工作日。而如果遇個別部門或人員故意刁難,企業還將付出加倍成本和代價。

張有喜還表示,同煤集團已經拿到煤制天然氣項目的「路條」(通行憑證)。該項目由同煤集團與中海油在2009年5月15日共同投資,但4年後僅獲得「路條」,這意味着項目仍需一個相當漫長的過程才能得到核準。

一個或幾個部門審批的事卻需要許多部門層層審批,本可以在一天內辦完的事,卻拖着不辦或無限期地拖延,致使建設項目從立項到開工一年半載還辦不下來,任誰都受不了如此長的「拉鋸戰」,所以索賄受賄等行為也自然「應時而生」。

現行行政審批制度:計劃經濟時代的「催產物」

行政審批權的背後常「潛伏」着大大小小的不同利益,它們如樹葉一般相互遮蓋,要想徹底改革,難度不言而喻。

行政審批制度發源於計劃經濟時代

過去相當長的一個時期內,我國實行計劃經濟,各級政府主要是依靠行政手段,用行政審批的辦法來管理經濟。從大到關係國計民生的重要產品,小到公園的門票價格,都需政府審批。

我國經過20多年的經濟政治體制改革,雖然政府職能從總體上有所轉變,但作為政府的最廣泛職能的行政審批並未從根本上有所觸動,其根本原因在於「權力」因素。行政審批權的背後常「潛伏」着大大小小的不同利益,它們如樹葉一般相互遮蓋,要想徹底改革,難度不言而喻。

行政審批多「保密操作」,改革實踐與理論差距甚遠

由於行政審批的不公開性,就難於保證對行政審批的有效監督。部分發掌握有審批權的政府官員,一般都具有較多的自由裁量權,進而把行政審批的全過程變為全封閉的毫無監督的權力運行過程。

近年來,行政體制改革雖也強調實行政務公開,但有些行政主體仍習慣於過去那種「暗箱操作」,不願意公開,其改革的實踐與改革的理論差距甚遠。不少行政機關仍把行政審批視為「保密」事項,很少公開充分聽取相對人的意見。

 

大量審批權已下放,為何腐敗案還是接二連三出現?

按照官方的說法,近年來,國家發改委及其下屬的能源局已下放了相當部分的審批權。以2013年底為例,國務院發布2013年版《政府核準的投資項目目錄》,取消和下放部分核準事項。隨後發改委又專門下發《關於改進規範投資項目核準行為加強協同監管的通知》,要求各級發改委、城鄉規劃、國土資源、環境保護、金融機構等簡化審核內容、優化流程、縮短時限、提高效率。但是,令人震驚的腐敗案還是接二連三地出現。

就業內人士的觀察,行政審批制度的改革在推行中還常常會出現「走樣」現象。經濟學家吳敬璉曾總結過三種情況:第一,把一項大審批分為多項小審批。如上級規定要砍掉一半審批,下級就把一項大審批分成好多項小的審批,如分成十項,實際上僅砍掉這一大項審批卻上報已砍掉十項。第二,把次要的審批砍掉,把重要的審批保留。第三,對原有的審批名稱改頭換面,如改名字,不叫審批了,叫核準制、備案制。這樣的「應對策略」使得幾經削減的行政審批制度依舊保有頑強的生命力,甚至在某種程度上變本加厲。基於這「有政策有對策」的行政審批制度,那些巨貪們的出現也就不足為奇了。

      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已推行了十余年,近兩年來更是加大了改革的推進力度,且在諸如戶籍管理等不少領域收到了成效,然而何時才能從根本上遏制重大腐敗?那就是真正打破國有壟斷、讓市場成為資源配置的主體之時。但願能源係的反腐能開一個好頭。

權力集中和審批流程較長,哪個問題更嚴重?

審批流程長。
權力集中。

往期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