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殺」是被查貪官的集體選擇嗎?

2014-05-21 第96期
0人
鐵言

責任編輯

鐵言
官商自殺往往引人以「官不聊生」、「畏罪自殺」的猜測。

官商自殺往往引人以「官不聊生」、「畏罪自殺」的猜測。

   5月19日,三精制藥董事長劉占濱跳樓自殺的消息一爆出,再度引起人們對政商高層自殺潮的議論和好奇。家庭遭遇、個人性格成為不忽視的因素,經營不善、涉嫌受賄被帶走調查的消息甚囂塵上。
   到底是個人遭遇波折內心難自持,還是貪腐犯罪性命難自保?政商高層自殺很難換來安息,只會引發更多好奇和追問。[討論]

官商自殺接連發生,彌漫「官不聊生」的危險氣息

5月19日晚間,三精制藥董事長劉占濱跳樓自殺。這對於政商圈界來說,不是一個孤立微小的自殺案件,接連自殺的政商高層在2014年4月已掀起一陣高潮,而回顧過去的2013年,官商自殺新聞也是層出不窮。

誰誰誰頭像

    據了解,劉占濱在哈藥內部一直以行事果斷、獨斷專行、對下恩威並施著稱。在中藥注射劑存不良反應廣受詬病時,力挺中藥注射劑。這樣一個性格強悍的人,為何會選擇自殺?

劉占濱自殺是「畏罪」?

5月19日晚間,三精制藥董事長劉占濱跳樓自殺,摔成重傷,目前生死未卜。隨即,三精制藥和哈藥股份雙雙發布公告,證實事情詳情為劉占濱於5月16日被立案偵查,18日稱身體不適,在黑河市遜克縣醫院檢查身體過程中,於三樓衛生間擺脫監護法警,跳樓自殺。並透露之前就有消息傳出,劉占濱因涉嫌受賄被檢察機關帶走協助調查。

而根據更多的消息和細節可知,劉占濱行事果斷、獨斷專行;其妻子患癌症多年,四處求醫,去年剛過世;2009年,劉執掌三精制藥後業績極差,在哈藥內部「失寵」,人事變動和業績的壓力非常大。

從性格、遭遇、家庭、事業、甚至涉嫌受賄犯罪的傳聞來看,劉占濱自殺的原因也是環環交織,原因複雜。

官商接連自殺,「官不聊生」?

不止於此,雲南原副省長孔垂柱自殺未遂、湘鄉市廣播電視台副台長賀衛星自殺、深圳溫州商會監事長邵華跳樓自殺、國家信訪局副局長徐業安自殺身亡、重慶前「打黑英雄」周渝在賓館自殺身亡、原漢中紅會副主任張琪涉挪用千萬公款,取保期間自殺、江蘇南通房產局原局長陳西取保候審期間自殺身亡……等等新聞案件接連不斷。

近年來,官商高層自殺的消息屢見不鮮,死法也多種多樣,有跳樓的,有上吊的,有割腕的,喝酒和意外事故……。

據有關報道:2013年54名官員非正常死亡,認定因為自殺死亡的有23人,占到總人數的42.6%。其中有8人為跳樓自殺,其他的自殺方式有自縊、燒炭、喝農藥等。在自殺原因中,抑鬱症等精神疾病被認為是一大誘因。而近年來,因為反腐聲勢和力度的加大,官員人人自危「畏罪自殺」、「官不聊生」的情緒也在彌漫和傳播。

其實官商自殺真是因為心理抑鬱壓力大,並非「畏罪」

就像很多打人的城管被查明證實是「臨時工」一樣,很多官商自殺後來都查明係其本身身患病症、常年抑鬱,很多時候這並非借口,而是現實。精神抑鬱、壓力過大,確實是很多官商、甚至社會眾多行業人員深受困擾的心理現狀。

誰誰誰頭像

在2013年54名非正常死亡的官員中,23人為自殺,患有抑鬱症等精神疾病的至少8人,精神抑鬱等疾病是主要誘因。不正常的官員關係和官場生態讓身處其中的官員們身負壓力、精神緊張。而並非忌憚反腐的壓力。(圖片來源於搜狐)

官員自殺並非因為「反腐」

據南方周末報道,多名受訪的紀檢係統官員認為,「反腐不是導致官員自殺的主因」。「從理論上說,反腐敗力度加大,查辦的案件越多,官員畏罪自殺的情況肯定也會越多,但實際中這種情況並不明顯。」

根據南方周末報道,自2003年8月底至2014年4月初,不足11年的時間,被各級官方認定為自殺的官員達112人。在被調查前後自殺的只有26人,占23%。「官員在被查處前畏罪自殺的非常少」,一位在省級紀委任職的官員稱,「並非腐敗問題越嚴重的人就越容易產生自殺衝動,有的涉案人員問題不大,甚至僅僅只需要他作個證,都有可能導致自殺。」

主要還是要看官員的心理。而這心理因素,需要長時間的工作環境、心態狀況和個人遭遇相互作用才會形成。

仕途鬱鬱不得志,是自殺的主因

仕途狹窄、鬱鬱不得志是很多官員常年鬱結、內心積怨的主要因素。

在媒體統計的112名自殺官員中,省部級官員8人,廳級官員22人,處級官員30人,處級以下官員52人。絕大多數都任職於重要部門,如地方黨委政府、法院、公安、檢察院、國土、紀委、教育、衛生、交通、信訪等部門,沒有一人是在團委、婦聯等相對權輕的部門工作的。

工作壓力大、日常事務敏感、人事調動頻繁等等都加劇了官員心理的不安和壓力。而人情世故的微妙、上下級同僚間的關係、飯局酒局的應酬、待遇評級的暗鬥等等都容易使人精神緊張、身心疲憊。

身處地方紀委反腐一線的湖南省紀委預防腐敗室副主任陸群對此十分了解,「跑官買官者成天會為找什麼人、怎麼送、是否被領導瞧不起、心血和金錢是否會白費、同僚會不會知道等問題忐忑不安。更多的人為自己能否保住既得利益、能否順利受到提拔重用而提心吊膽,一旦進步受阻、待遇沒解決就容易精神崩潰。」

據他的講述,曾經還有一位地級市組織部的副部長,因為在退休前沒解決副廳待遇,心態極端不平衡,退休第二天便猝死了。

真正畏罪的官商,早已出逃苟活

治貪腐、查賄賂的打擊力度確實給了很多涉嫌犯罪的官商壓力和威脅,但這並非是官商自殺的最直接因素。「官不聊生」的氛圍是有嫌疑的官商給自己的警鍾,反腐並非逼得他們以死來解脫,相反的,真正身負罪責的貪腐官商們早已深諳出逃、洗錢之道,斷然不會用自殺來自毀前程。

涉嫌行賄貪腐,用不着在查處前就「以死抵罪」

多起案例和罪犯事實告訴我們,官商貪腐受賄並不會直接判其死刑,導致死亡,就更談不上在查處前「畏罪而死」了。

行賄,一般根據數額會判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最嚴重的判處無期徒刑,行賄人在被追訴前主動交代還會減刑免刑;

受賄,也根據數額,不滿5千元的,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或者情節更輕的只給與行政處分,而受賄在10萬元以上的,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只有情節特別嚴重的,會處以死刑;

貪污罪,同樣也是,按着數額,情節最重的會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或者死刑。

然而熟知種種案例和前科的官商們應該深諳其道,判處死刑的危險並非常見,即使被判刑,立功減刑的機會和案例也非常多,絕對不至於在查處前就需要「畏罪而死」。

自殺不是大潮,真正的「畏罪」或已集體出逃

在那112名自殺官員中,省部級官員有8人,廳級官員22人,處級及處級以下共82人;年齡集中在40-60歲有76人;他們是處在上升困難或者根本不得升遷、職權較為低下的地方基層,與基層官員仕途上升空間有限的官場現實基本吻合。他們的自殺,更多的是陷在個人一輩子的仕途困局裏,鬱鬱寡歡、被官場規則侵蝕、受官場風氣鉗制等等,而真正「畏罪」的貪腐官商,並非在這類人群。

再分析,真正畏罪的「貪官」,實際上在國家機關工作的政府官員並不占多數,大部分還是在國有企業特別是國有金融機構、有外貿經營權的公司中,擔任主要領導,或經營、保管國有資產的部門負責人。這些人大都具有直接管理、使用資金的職權。身兼權力和金錢的他們在畏罪的威脅下,自殺的少,自首的少,出逃的多。他們具有豐碩的金錢能力,同時具備較高的學曆、了解國際行情、具備外語能力、擁有國際夥伴,甚至有合法的海外背景,都大大方便了他們「畏罪潛逃」,趁機洗白。

而近來,政府對裸官的牽制和監督、對官員領導公開財產信息的要求、對官員作風紀律的嚴抓,都是對貪腐受賄行之有效的真抓實幹。官員自殺,並不是敲響了「畏罪而死」的警鍾,而是揭露了官場現狀的實錄,讓更多大眾看到了焦慮的官場,掙紮的官商。

      被查官員的自殺,不僅僅是一個人死亡的簡單案例,不僅僅是「精神抑鬱」的個人私事,公眾不會滿足於這樣的「通稿解釋」,相反會成為社會事件。

      反腐的大潮正在中國內地大刀闊斧的進行,一些地方官商自殺的時機確實和紀委監察反腐的工作腳步重合,這難免會加劇公眾的聯想和質疑。

相對而言,你覺得貪官更怕什麼?

紀檢部門

往期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