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之珠:請別忘記我黃色的臉

2014-06-20 第104期
0人
鐵言

責任編輯

鐵言
「占中」攪亂700多萬香港人的家園,守護中環是港人的理智之舉。

「占中」攪亂700多萬香港人的家園,守護中環是港人的理智之舉。

    在香港中環,大佬們進行着國際交易,遊客們欣賞着來自世界最前沿的時尚盛宴。這裏也是香港市民們最熱衷的生活休閑區,這裏的繁華、熱鬧、融洽吸引着全球。

    然而近一年多來,關於「占中」的消息不絕於耳。許多人並不清楚,「占中」由何人始,向何處去?這片代表着香港金融靈魂的土地,為何成為某些人選擇的目標?他們究竟意圖達成何種政治訴求?

飽嚐苦果,都是因為「占中」

自2013年始,「占領中環」的夢魘便縈繞在香港社會上空,危害波及經濟、民生、交通、法治,香港700多萬人的生活為此而付上沉重的代價。

香港的金融形象,被「占中」衝毀

「占中」行動持續一年有余,香港政治氣氛異常緊張,社會各團體意見不一,社會分化日益嚴重。

最近媒體競相報道,由瑞士洛桑國際管理學院(IMD)公布的「2014年世界競爭力年報」中指出,香港十年來首次跌出三甲;而去年世界經濟論壇(WEF)發表了「全球競爭力報告」,顯示香港在全球的競爭力排名第七,落後於同地區的新加坡。

2014年2月25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府致函通報香港特區政府,原定於9月10日至12日在港舉行的APEC財長會議將延至9月下旬之後舉行,地點改在北京。被稱為亞洲「國際之都」的香港舉辦APEC財長會議的消息原本是萬眾矚目,而就此取消舉辦讓香港尷尬又惋惜。眾多香港政界人士認為,這次場地調動,禍首就是受「占領中環」的影響。 

不僅是被取消的APEC,香港的投資環境也讓很多外商疑慮。澳新銀行6月初發布的大中華區每周經濟觀察報告指出,「占中」或引發動亂,以致投資者可能轉向其他地區投資。而瑞銀證券亞洲有限公司也公布「占中分析報告」,明確指出「占中」將為香港經濟制造不穩定因素,直接衝擊中環核心寫字樓及零售區,並影響香港地產股票及旅遊業,料中區業主損失400億元。

「占中」侵襲學生,攪亂社會秩序

「占領中環」的危害,不僅波及到香港經濟,更擾亂了社會正常氛圍,甚至對校園青少年產生腐蝕。

2013年入學日期間,「占中」的魔掌深入校園,大肆向學生鼓吹「占中」。教協向校園派發「占中」教材,內容極為偏頗,一味美化「占中」行動,誘導青少年學生參與「占中」。個別中學校長更明火執仗的邀請「占中」發起人戴耀廷到學校演講,並呼籲學生出席,對青少年進行「洗腦」。

學生尚在吸收知識和構建價值觀的階段,他們也會學習和理解社會政制發展的現狀,但青少年處於青春期、叛逆期,在面對很多敏感問題上容易被人教唆。很多學生對「占中」懵懵懂懂,一知半解,未必有全面理性的分析。而「占中」支持者們將學生牽扯其中,全然不顧學生的安危和前途,嚴重損害青少年的成長健康。

不止如此,「占中」鼓吹者們煽動「占領中環」、「全民商討」,拉攏民眾聚集力量,混亂社會秩序。所謂的「占中」,嚴重影響中環經濟日常運作,影響企業營運和盈利;同時堵塞交通,阻斷物流,影響社會正常運作,影響市民安穩生活。

中環何故,為何要「占領」?

在香港中環,大佬們進行着國際交易,遊客們欣賞着來自世界最前沿的時尚盛宴。這裏也是香港市民們最熱衷的生活休閑區,這裏的繁華、熱鬧、融洽吸引着全球。

誰誰誰頭像

繁華的中環是香港的心髒,這裏是香港金融中心形象的代表,有香港最繁華的購物中心、吸引着海內外的遊客消費。而一旦「占中」的苗頭侵襲這裏,帶來的經濟、交通、社會損失將不可估量。

「占中」,是否真不占中?

中環是香港最具代表性的地點,這裏是香港的政治、商業中心,是香港的心髒地帶,聚集着最多的銀行、跨國金融機構及外國領事館。激進分子的目標,就選在了這樣一個特殊的地方,意圖在這個代表香港金融靈魂的地方,搞占領。

說到占領,人們最熟悉的莫過於發生於美國的「占領華爾街」運動。2011年9月17日,上千名示威者聚集在紐約曼哈頓,有人甚至紮帳篷試圖長期占領華爾街。事件發展到後來,「占領」勢頭甚至逐漸成為席卷全美的群眾性社會運動。紐約政府最後不得不出動警方強制清場。其間曾發生流血衝突。

在「占領華爾街」成為一股世界浪潮的時候,香港市民也曾一鼓而起,2011年10月至2012年9月,部分香港市民曾一湧而上,占領了匯豐總行大廈地下廣場,以響應世界浪潮,抗衡資本家權勢。

2013年1月,香港法學者戴耀廷以《公民抗命的最大殺傷力武器》一文為肇始,發起「占領中環」行動。他極力煽動市民及民間領袖以事先張揚的形式實行違法、非暴力的占領中環行為,聲稱希望透過此次運動爭取特首普選。以此為始,「占中」鼓吹者們開研討會、發宣傳冊、搞商討日,進行「占中」規劃,步步為營,意圖直抵普選核心。

「占中」,難道是為了全民?

戴耀廷等人炒作「占中」,拉攏民意,意圖通過「占中」裹挾政治,無非是抓住了港人對普選的疑慮。

普選行政長官是自中英聯合聲明時代開始談判,並且於《基本法》中所作出的承諾。自香港回歸以來,爭取普選特首的聲音不斷,民調顯示支持普選的市民一直以來均超過6成。在「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維持發展下,香港的政治體制和社會環境穩定繁榮,中央也已明確肯定2017年香港實現雙普選,普選特首行政長官,普選立法會委員。香港的政治環境逐漸走向成熟和民主。

而激進分子鼓吹「占中」、鼓吹「全民公投」,意圖煽動港人,就示意圖裹挾民意倒逼政府。

進入2014年6月,激進分子鼓吹「全民公投」的炒作聲喧鬧無比,揚言將最少要有十萬人參與,才能說得上「成功」。而其實,所謂「6•22全民電子公投」,不論投票者本來意向如何,最終都只會有一個結果,就是「公民提名」。「占中」激進勢力,意圖制造一個壟斷了的「電子公投」,用假意的民主投票選出所謂的「公民提名」。

2017普選特首方案,必須、也只能依照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的相關「決定」作出,具體提名人選也只能由四大界別組成的提名委員會按照民主程序產生,這過程中並無「公民提名」的存在,所謂的「全民公投」、「公民提名」只是激進派的一場戲,「占中」者們的自欺欺人。

「占中」,只能走向萬劫不複

如果說,「占領中環」是一場新的政治抗爭運動、提倡一套新的政治理論,它是可行的、有效的話,應當被全世界各個國家接受。但事實情況,「領頭羊」戴耀廷所鼓吹的「占領中環」,卻是擾亂香港社會和生活的鬧劇,是激進分子以私利裹挾民意的一場政治算計。

誰誰誰頭像

「占中」發起人戴耀廷曾以駭人聽聞的「核爆中環、核爆香港」來形容「占中」運動,並承認行動可能引發暴力衝突甚至流血事件,承認「占中」是犯法的。

沾染「台獨」,「占中」只能是禍害

2013年6月,戴耀廷曾出席「華人民主書院」舉辦的所謂「非暴力抗爭訓練研究與簡介會」,教導支持「占中」者「如何非暴力推動占中」。期間,戴耀廷多次鼓動台下超過50名高調參與「反高鐵」、「反國教」等行動的「遊行專業戶」稱,「要在人民之間凝聚力量,收回他們對政權的認受性」,更危言聳聽稱「非暴力抗爭可以動搖政權」。

台灣「民運老手」簡錫堦亦現身論壇,教授所謂台灣的「非暴力抗爭」經驗,,「若參與者使用暴力,實則給予對方(政府)動武的借口與正當性,讓軍人有正當性還擊」,他說,「我們要打破遊戲規則,蔑視當權者的法律與行政命令,讓統治無效,令警察無法執法」。他更現場教授如何令警方無法執法,如行事前訓練參與者如何「非暴力」等,包括找人假扮警察,用木棍打頭,然後栽贓警察,或者「在糾察隊來之前,非暴力示威者先圍堵暴力示威者等」。

台下的所謂「占中死士」更激進揚言,「我們就是要威脅政府,這樣別人才會和你講價」,還有年紀稍長的「死士」揚言,「不像年輕人可以等,我等不及,就是要暴力」,更有人說,「就是要等時機,做暴力抗爭」。簡錫堦辯稱,「只有進行非暴力的訓練,有計劃地一波波出現抗爭,才會讓中國政府痛」。[詳細]

傷害香港,「占中」不心疼

很多港民或許都疑惑,「占領中環」明擺着是「兩敗俱傷」的局面,明顯是有違基本法、有違香港法治倫理的事情,卻為何有人仍樂此不疲?難道中環癱瘓後香港會變得更好?難道中央會迫於「泛民」的暴力威脅而接受違反《基本法》的政改方案?

事實擺在眼前,「占領中環」並不沒有如戴耀廷所說,成為一場成功的「公民抗命」運動。相反的是,這場運動不僅會給香港經濟與社會帶來非常嚴重的打擊,更會對普選進程造成嚴重阻礙。

6月13日,立法會發生了曆來最嚴重的暴力衝擊事件,在財委會審議新界東北發展規劃前期撥款申請期間,門外二百多名示威者突然發動猛烈衝擊,數排「鐵馬」全部被推倒,玻璃大門被撬毀及打碎,場面極度混亂。

而據特區消息人士稱,此次示威者還包括多個激進組織,也有政界人士擔心此次占領立法會被人刻意引入「台獨」勢力,因為在暴力衝擊發生後,台灣反服貿的號召者之一林飛帆在網上稱「改變在於抗爭」。

可以預見的是,對立法會的這次暴力衝擊,一是立法會「拉布」議員裏應外合、暗中挑唆,二則是有預謀、有策劃、有部署的「占中」預演。如今的「牛刀小試」,日後「占會」、「占中」,破壞程度將越加激烈,社會危害將不可控制。[詳細]

 

「占中」有何益處,試問戴耀廷

「占中」發起人戴耀廷,一個看起來斯斯文文、擁有副教授銜頭的法律學者,他以身試法,向市民遊說「只有『占領中環』才是爭取普選的唯一路徑」,卻絕口不提「占中」對社會的破壞。

老話說:「權力是男人的春藥」。在面臨普選的曆史機遇面前,很難有人能抵擋一舉成名的誘惑,也很少有人能放棄一個能將自己推向政治頂峰、受萬人景仰的機會。明眼看「占中」,香港社會與特區政府必將是最大的受害者,而運動的發動者戴耀廷無疑是最大的受益者。

試想,若「占中」成功,戴耀廷「居功至偉」,必是反對派最大的功臣。若「占中」失敗,戴耀廷也會是受益者,因為兩年的醞釀與鼓吹,戴耀廷已經成為最受媒體關注的人物,也是整個反對派最有「話事權」的人。即使「占中」失敗流血告終,戴先生也早已「揚名萬裏」。[詳細]

      2017年香港特首普選,必將在基本法的基礎上順利進行,這是任何人也阻擋不了的時代大潮。無論是出於一己私利還是非獨立思考下的衝動,參與「占中」都將為東方之珠增加不光彩的一筆。

「占中」一旦發生將給香港帶來多大危害?

可控範圍內
超乎想象

往期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