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強奸案:「罪惡」與法律無關

2014-06-09 第101期
0人
小婧

責任編輯

小婧
面對陌生男性,印度少女們會收起笑容,怯懦眼神背後是惶惶不安。

面對陌生男性,印度少女們會收起笑容,怯懦眼神背後是惶惶不安。

    印度,被西方譽為亞洲最大的民主國家。繼2012年底的「黑公交案」之後,其臭名昭著的「每22分鍾一起強奸案」把所謂的「民主大國」長久地釘在了「強奸之國」的恥辱柱上。

    這個從古老的文明進化到現代體制的南亞大國,到底是怎樣的土壤,讓噩夢一次次重演?

對婦女使用暴力成為顯示陽剛之氣的一種儀式

在印度,女性給人的印象是紗麗飄逸、環佩叮當的穿戴,人們似乎很難想象她們美麗的背後有多少眼淚。一個出現過女總統、女總理、女議長的國家,普通女孩走在本國街道上為何沒有安全感?

誰誰誰頭像

     印度教徒非常崇拜濕婆的生殖器。印度許多神廟都供奉着濕婆神像,有的幹脆就在平滑的石座上聳立一個林伽(即男性生殖器) 受人朝拜。黑格爾在他《美學》中談及此事時曾說,「 我們的羞恥感簡直都要被攪亂了」。

宗教典籍暗示:性愛帶來印度文明?

印度《薩哈拉報》稱,「從子宮到墳墓,婦女終生備受歧視」。要破解印度女性所遭受的性暴力境況,印度宗教中豔欲主義(縱欲主義)的文化傳統是不容忽視的淵藪。

在印度,80%以上的人信奉印度教。印度教認為性愛是神聖的,要用全身心去追逐。對南亞地區宗教有着深遠影響的史詩巨著《羅摩衍那》,就用一個「香豔」的故事闡述着印度文明的誕生。書中稱,印度教大神濕婆與妻子烏瑪做愛時,一次就達100年之久,中間從不間斷,精液噴灑成恒河,孕育了印度文明。

在印度教的縱欲主義中,性還被看作靈修的一種方式,是通往解脫的捷徑。具有性愛寶典性質的《欲經》就是這種縱欲主義的集大成者。

在印度教經典史詩《摩訶婆羅多》描述的情景中,綁架女人似乎是刹帝利種姓求愛的標準模式。神允許這些性騷擾行為。印度資深記者薩迪潘說,「時至今日,宗教文化深深地影響着我們。如同體育運動、飲酒和打鬥一樣,對婦女使用暴力成為顯示陽剛之氣的一種儀式,從輪奸到家庭暴力,到街頭性騷擾無所不為。」

 

男權至上:女兒就是「賠錢貨」

讓我們再把視野聚焦到印度的強奸案上,還可以發現其中的另一個相似點,那便是大多強奸案件是為輪奸性質。作案人數不止一人好似都已經成為強奸犯之間的一種約定俗成,這點着實讓人訝異也讓人頓覺印度社會壓抑。

在印度這樣一個男權至上的社會裏,在大眾意識裏尤其是男性意識裏,女性只不過是一種消遣發泄的存在,甚至說這就是他們眼中女人存在的原因——僅供男人享樂。

在最早的印度教經典之一《吠陀經》中就寫道,女子在世間唯一的神就是她們的丈夫,她們唯一的工作就是順從丈夫。印度人送女兒出嫁,要籌備一大筆錢作彩禮送給男方。女方在夫家的地位以嫁妝的多少來決定。因此, 許多地方,特別是農村地區,把女兒看成「賠錢貨」。在印度,罵人最狠的話是「讓你生個女兒」。

據華盛頓國際婦女研究中心調查顯示,有1/ 4 的印度男人承認實施過性暴力,有1/ 5 的印度男人說曾經迫使夥伴與其發生性關係。受調查的印度男性中有65 % 認為婦女應該挨打。調查報告稱,「在印度,古老的傳統一直是把男人和女人分開,婦女只被視作是性對象和勞役工具」。

種姓制度根深蒂固 印度家庭視女性為負擔

印度《薩哈拉報》稱,「從子宮到墳墓,婦女終生備受歧視」。

誰誰誰頭像

印度種姓制度源於印度教,具有3000多年曆史。這一制度將人分為4個等級,即婆羅門、刹帝利、吠舍和首陀羅。除四大種姓外,還有一種被排除在種姓外的人,即所謂「不可接受的賤民」,又稱「達利特」。他們社會地位最低,最受歧視,女性「達利特」的地位就更不言而喻了。

等級制度深入人心

5月27日,印度北方邦一處村莊裏,兩名14歲和15歲的少女姐妹在去田地時遭到輪奸,她們的屍體被吊在芒果樹上,衣衫不整,遍體鱗傷。此案中遇害少女屬於「達利特」、即「不可接觸的賤民」階層,在印度種姓制度中處於最底層,而遭逮捕的嫌疑人和警察屬於「亞達夫」階層,地位高於「賤民」。兩名少女慘死且沒有得到及時救援,和她們「卑賤」的身份密切相關。

種姓制度,是印度曆史留下的最黑暗的一道陰影。當世人的目光被印度每年6%左右的經濟增長和成千上萬的IT精英所吸引時,往往會忘了它的存在。從法律上講,印度獨立以後,就廢除了種姓制度。而事實上,它卻在這片土地上頑固地存在着,有時候似乎種姓還真能「決定一切」。

目前,種姓層級最高的婆羅門不及印度總人口的4%,卻占有接近半數的國會席次。而「賤民」「達利特」有1.67億,占印度總人口的16.2%,他們的代表在司法、行政和立法機構中卻寥寥無幾。

賤民難活 女性成家庭負擔

今天在某些保守的印度農村,「賤民」走路還要避着人,因為他們不能讓自己的影子落到路人的身上。更有甚者,有的「賤民」帶着掃帚,邊走邊掃掉自己的腳印。2008年8月,印度比哈省的阿拉裏亞發生水災,由於阿拉裏亞為「賤民」集中地,災民得不到地方政府的任何救助,令大量災民死於非命。

在傳統的種姓制度下,印度人的婚配傾向是高種姓男子娶低種姓女子,這就造成高種姓女子和低種姓男子過剩。高種姓男子多娶妻子既體現其較高的社會地位,還會獲得更多嫁妝。高種姓女子為了找到與其地位相配的男人不得不陪以厚嫁;而低種姓女子為了攀結高種姓也需要送上豐厚嫁妝以博取夫家的歡心。正因如此,印度家庭往往視女性為家庭負擔,而且「買妻」、「租妻」、「換妻」的現象在印度一些地區極其普遍。

經常大面積停電,導致「宅男」們看不完一部「色情片」

印度擁有獨立司法,但法院在受理涉及暴力和性犯罪的案件時,往往一審數年或十幾年,最後證人都老死了,案件還未審結。低效率往往導致不正義,犯罪分子沒有及時得到應有的懲罰,他們犯罪的氣焰自然更加囂張。

強奸案審理漫長,判罰輕微

茅於軾先生曾這樣點評印度的司法:「印度告一個狀,要10年才知道結果,這樣的司法等於沒有。」一名印度大法官揭露,新德裏高等法院積壓的案件堆積如山,要466年才能清完,其中,超過20年的舊案不下600宗。

所以在印度,強奸案不僅審理漫長,而且判罰極為輕微,刑期甚至不到一年。舉個很典型的例子,印度哈裏亞納邦的一名14歲的女孩不堪一名警官長達4年的性騷擾後自殺,而這名警官直到20年後才被定罪,他被判入獄6個月,在支付了約合一百多元人民幣的罰金後被保釋出獄。

不僅如此,許多強奸案的處理更是超出法治國家的想象:印度警方曾強迫一名強奸犯與受害女性舉行了婚禮。女主人公是一名19歲的少女。她在參加鄰居婚禮時,遭到當地執政黨社會民主黨的工作人員宋卡的強奸。

在事發幾個小時後,這對「新人」就在警察局裏舉行了婚禮。這樣的處理方式連附近的鄰居和雙方的親戚都稱讚有加。但強奸犯宋卡則心有不甘地說:「我本來不想娶她,她是個文盲村姑,我是碩士,但警察威脅我娶她,否則就要坐牢。」

沒廁所、沒電導致強奸案高居不下?

世界銀行數據顯示,印度53%的家庭沒有廁所。在印度農村,窮苦人家衛生條件差,女性不得不外出上廁所,增加了遭強暴的風險。北方邦接到的強奸案報案,60%都發生在女性外出如廁之時。

2012年,WaterAid對印度中央邦首府博帕爾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10名婦女和女孩中有9名說自己在廁所遭遇過騷擾。1/3的女性表示自己遭受過襲擊,但是調查並沒有公布受訪人數。

還有人玩笑稱,印度電網總是處於癱瘓狀態,經常大面積停電,導致「宅男」們看不完一部「色情片」,走上街頭發泄。這種說法雖有些荒謬,但從某些方面,確實說明了印度基礎設施的配置令人堪憂。人們的基本生活用度都不能保證,何談安全?

      印度新總理莫迪在當選為印度人民黨領導人後,激動地表示:「印度和人民黨就像我的母親,我理當竭誠為母親服務。」他向印度民眾保證,他將不遺余力地掃除貧困,提高就業率並加大對印度婦女的保護力度。
      莫迪是否能讓印度摘掉「強奸之國」的帽子,我們拭目以待。

莫迪上台後,印度強奸事件能否有所改善?

不能

往期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