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利偉:抹去浮塵 點亮心燈 只需要簡單的放下


點燃心燈(圖片來源:資料)

  五祖弘忍大師為慧能講説金剛經,當説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時,惠能豁然開朗,即刻白五祖言:“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本不生滅;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無動搖;何期自性,能生萬法。”一切萬法,不離自性,慧能開悟了。那麼,如此微妙的自性究竟在哪裏?《西遊記》裏的烏巢禪師給出了最好的答案:“佛在靈山莫遠求,靈山就在你心頭。”其實,自性一直都在我們心中,關鍵是你有沒有抹去浮塵,點亮心燈。

  有這樣一則故事:從前,一位會移山大法的大師名聞遐邇,但是大師的法術只是一個傳説,從來沒有親眼見證過。有好事者找到大師,央求其當眾表演一次,以解眾人之惑。大師難以推卻,於是在一座山的對面坐了下來,口中唸唸有詞,良久,這座山巋然不動;這時大師從容站起,徑直跑到山的另一面,鄭重宣告表演完畢。眾人大惑,這是什麼移山大法?大師莞爾一笑:“這世上根本就沒有移山大法,惟一能夠移動山的方法就是——山不過來,我就過去”。

  移山大法,原來就是內心深處的那朵智慧的蓮花,輕輕撥動一下,峯迴路轉、柳暗花明。就像現實生活中,我們有太多的困難,像山一樣,阻擋我們前進的步伐,讓我們無路可走,沮喪絕望。這時,如果你能抹去浮塵,點亮心燈,搖曳那朵智慧的蓮花,只需要一個華麗的轉身,路就在腳下,路就在前方。心靈的智慧告訴我們,我們不能改變這個世界,但是,我們至少能夠改變自己,哪怕就那麼一個小小的念頭!

  《世説新語》中記載了這樣一個故事,每每想起,都令我讚歎不已。東晉名士王子猷寄居在山陰時,一天夜落大雪,他從睡夢中驚醒,打開室門,命僕人燙酒來喝。他四下一望,潔白一片,於是起身徘徊、顧影自憐,不自覺吟誦起左思的《招隱》詩,忽然想起當時才情飄逸的隱士戴安道,佩服至極,滿心歡喜;當時戴在會稽剡縣,於是王子猷就連夜乘船溯水而上,前去拜訪。趕了一夜的路,王子猷終於到了戴安道的門前;可是他卻不是敲門進去,而是返身而走。僕人忍不住追問其原因,王子猷説:“吾本乘興而行,興盡而返,何必見戴?”

  王子猷的雪中訪戴,給我們演繹了一場絕版的“魏晉名士風流”,其放逸不羈的個性,今人雖不能至,但心嚮往之。然而現實生活中人們,鮮有如此的瀟灑;財富、榮譽、權勢、地位、美色等等,太多的目標和追求,就像層層的堡壘,成為生命的羈絆。人們被這些東西所綁架,自性蒙塵,心燈暗淡,只能機關算盡、縮手縮腳地苟活於世,外表是無限的風光,內心卻是滿懷的滄桑。

  那麼,如何才能讓我們的心靈和肉體,能像魏晉名士那樣得到徹底的釋放?其實答案很簡單:抹去浮塵,點亮心燈,搖曳內心深處那朵智慧的蓮花,只需要一個簡單的放下,就能做到自我解放,享受生命過程中的點滴快樂,讓心靈得到休憩與釋放。

  菩提在心悟,寧心在此處;本來自性觀,何處尋此物。讓我們抹去浮塵,點亮心燈,從容證得生命中最為微妙的菩提。(本文摘自《真覺》雜誌第一期)

責任編輯:張璽
相了關閲讀: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