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點最硬氣中國外交語錄
美媒惡搞朝鮮「國臉」
中國自評
習近平:中國不是「牛魔王」

習近平:中國不是「牛魔王」

作為一個有着5000多年文明曆史的國家,面向未來,中國將做一個什麼樣的國家,這是很多人關心的問題。習近平指出,面對中國發展,有些人認為發展起來的中國必然成為一種「威脅」,甚至把中國描繪成一個可怕的牛魔王。我想告訴大家的是,這種看法是不正確的。

習近平:中國是和平、文明之獅

習近平:中國是和平、文明之獅

習近平在巴黎中法建交50周年紀念大會上致辭時提到「中國夢」將帶給世界機遇、和平和進步,並說,「拿破侖說過,中國是一頭沉睡的獅子,當這頭睡獅醒來時,世界都會為之發抖。中國這頭獅子已經醒了,但這是一只和平的、可親的、文明的獅子。」

江澤民:中國如巨龍騰飛是夢想

江澤民:中國如巨龍騰飛是夢想

龍在中國傳統文化中,是智慧、理想、力量的象征。讓中國如巨龍騰飛,是中國人民孜孜以求的目標。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走過了五十年不平凡的曆程。特別是改革開放二十多年來,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中國人民找到了符合自己國情的發展道路,正堅定不移地沿着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前進,決心到下個世紀中葉基本實現現代化,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複興,努力對人類作出更大的貢獻。
中國「綽號」
赫魯曉夫:中國像好鬥公雞

1959年9月30日,剛剛結束訪美的赫魯曉夫到達北京, 參加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十周年慶典。赫魯曉夫受到中國領導人禮節性的、不很熱情的接待。這次會談不歡而散,赫魯曉夫被冷淡的送走了,雙方沒有發表任何公報。赫魯曉夫途經遠東回莫斯科,10月6日,赫魯曉夫在蘇聯遠東的海參崴發表講話,又影射中國「像公雞好鬥那樣熱衷於戰爭,這是不理智的。」

1940年代,蔣介石在對三民主義青年團的一批青年幹部訓話時說道:現在一般暴力侵略者,所以敢於藐視我們中國,侵侮我們中國,最大的原因,就是看不起我們中國人的體格,更比不上他們。而我們一般同胞的體格,普遍的衰弱,實是民族最恥辱的表現!從今以後,我們要積極自強,要不為人家所輕視,首先就要注重體育,提倡體育……如此,只要三十年功夫之後,我們民族的體格,就可逐漸恢複健強,一洗東方病夫的恥辱!

蔣介石:用30年告別"東方病夫"
日本駐英大使:中國是"伏地魔"

2014年1月5日,英國《每日電訊報》頭版刊登了林景一的署名文章稱,東亞已經走到十字路口,有兩條道路擺在中國面前。一條是尋求對話,恪守法律規則。另一條是扮演「伏地魔」的角色,釋放出軍備競賽和緊張局勢升級的惡魔。而日本從未想讓地區局勢緊張。盡管中國迄今一直拒絕與我們領導人對話,我還是真誠地希望它能向前看,而非不停地拿70年前有過、現已不存在的「軍國主義」幽靈說事。

各國綽號
美國:山姆大叔VS美國鷹

美國:山姆大叔VS美國鷹

在不同畫家的筆下,「山姆大叔」神態各異,有的凶狠可憎,有的和藹可親。但最常見的形象還是高高的個子、瘦削的面龐,頭戴飾星高頂帽,身穿燕尾服和條紋褲,雖白發蒼髯,卻精神矍鑠,一派威儀。這一形象深受美國人民的喜愛。

俄羅斯:憤怒的北極熊

俄羅斯:憤怒的北極熊

自前蘇聯解體,冷戰結束以來,俄羅斯像一頭發情的北極熊,不斷地像歐美發達國家示愛,渴望能夠得到北約國家的理解,幫助和支援。但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在口頭上對俄羅斯表現像一個親密朋友,但在行動上就是另一回事,表現得像一個鐵面無私的黑面包公。

日本:「鬼子」、「倭寇」中國「制造」

日本:「鬼子」、「倭寇」中國「制造」

清廷大使臣也不示弱,當即大筆一揮,立就寫出下聯: 倭委人,襲龍衣,魑魅魍魎,四小鬼,屈膝跪身旁,合手擒拿!於是人們開始稱日本為「鬼子」。抗戰時期,日本侵略者對中國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更激起了國人的憤怒與仇恨,於是「日本鬼子」「小日本鬼子」「鬼子」「小鬼子」等稱呼也就傳遍了中華大地。而日本另一古語稱呼——倭寇,也同樣起源於中國。

 

英國:「約翰牛」與英國幽默

英國:「約翰牛」與英國幽默

同「山姆大叔」是指美國一樣,「約翰牛」是英國的一個綽號,實際是英國人自己創造出來的形象,後來被國際社會廣泛借用。英國人一般覺得這一形象挺生動,頗有幽默味,也不十分反感。這件事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英國人的幽默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