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體

  主持人:在中國官方公佈推動《共建“一帶一路”的願景與行動》的文件中,其實並沒有把非洲規劃在內,這是為什麼?

  劉貴今:非洲儘管沒有包括進去,但是它可以從“一帶一路”的戰略裏面直接受益。中國在非洲,已經做了本質上屬於“一帶一路”的事情,比如説互聯互通,我們提出了 “三網一化”,也就是高鐵的網路、公路的網路和區域航空的網路,“一化”就是工業化。實際上非洲在某種意義上已經走在了前面,所以從這方面來講,中國在非洲所做的實際上跟“一帶一路”的方向是一致的,我甚至可以把它稱之為一個小型的,或者是非洲版的“一帶一路”。

  主持人:非洲的民眾目前對於我們“一帶一路”倡議的認識,您覺得現在處於一個什麼樣的狀況?

  劉貴今:非洲的民眾從總體上來講是歡迎中國提出 “一帶一路”倡議的,我剛才提到的“三網一化”就是李克強總理去年五月份訪問非洲,在亞的斯亞貝巴非盟總部演講的時候,以及在阿布賈、尼日利亞的首都召開的世界經濟論壇非洲分會演講的時候,就很詳細的闡述了我們提出來的 “四六一工程框架”。所謂“四”就是指中非合作的四項基本原則,主要是體現形式創新、互利共盈、平等、合作。所謂“六”,是指六大工程,第一項工程就是產業合作,此外還有金融方面的合作,脱貧和農業發展方面的合作,環境和生態保護方面的合作,和平與安全領域的合作,在人文交流上面的合作等。這些都是中非多少年來正在做的事情。

  主持人:早些時候呢,中國就和非洲有了坦贊鐵路這樣一個合作。那麼,在今後的合作中,您認為還會有一些新的模式出現嗎?

  劉貴今:我覺得中國首先要繼續在互聯互通上採取更大的動作,增加更多的投入,而且要邁出更大的步伐。除了剛才講的“三網一化”之外,醫療衞生這方面設施的建設也是有必要的。我們都知道在埃博拉爆發後,中國是最早派出醫療隊,最早提供慷慨援助的國家。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總共提供了7.5億人民幣,派出了大量的專家和醫療隊員,受到非洲國家的高度讚揚。但是,非洲的醫療基礎設施太落後,這方面的體系也很脆弱,因此中國將會在這方面增加投入,幫助他們建設和改善醫療衞生體系。

  另外一個重點就是和平與安全的領域合作,中國今年向南蘇丹派出了700多人的、成建制的武裝安全部隊,這是中國在維和方面邁出的很重要一步。中國過去的維和就是派工兵,派醫療分隊,在那裏鋪好路,給你打好井,給你建好帳篷讓人去住。人家受了傷,蚊子叮咬了,犯了瘧疾,給你看病。現在我們派出帶武器這種有自衞能力的武裝部隊,成編制的,這也是聯合國多年來在這方面的訴求。

  主持人:我們都知道非洲是一個相對來説動盪的地區,尤其是政府換屆政策的延續性,包括局部的衝突等等,這些是不是都是我們要考慮在內的?

  劉貴今:的的確確我們面臨着不少的風險,但是最大的風險還是政治的風險。非洲的政局在一些國家,也確實是不太穩定,特別是多黨民主制執行之後,過幾年就有一次大選。在過去幾年也經常會出現逢選必亂,哪個國家一大選就亂了,這是我們現在所面臨的一個風險。

  另一個風險就是戰亂,像馬裏本部發生的伊斯蘭極端力量的侵犯,使大半個馬裏被佔,包括在蘇丹的戰亂還沒有結束。南蘇丹好不容易獨立了,獨立之後,自己兩派又打起了,政府和叛軍打起來了。在其他地方也會發生動盪,比如過去利比亞發生的事情,導致大規模的撤僑,撤離了我們在那裏的勞工和技術人員,這些都是我們所面臨的風險。但是呢,我覺得應該這樣去看,在整體上,非洲還是在向好的方面轉變。

  主持人:其實這些年我們也注意到西方媒體對於中國在非洲地區的作為其實還是會有一些微辭的。比如説中國是在搞新殖民主義,掠奪資源,破壞環境,甚至説中國在非洲有圈地主義。你對這種説法怎麼看,您認為確實真的存在這種情況嗎?

  劉貴今:我覺得應該從幾個方面全面的看待這個問題。首先是中國公司,包括中國公民,特別是私營企業,最近幾年在走向非洲的時候,的確出現了不盡如人意的一些情況,假冒偽劣商品也有,不遵守當地勞工和環境標準的情況也在。但這個是跟中國國內的發展階段緊密聯繫在一起,中國既有沿海的發達的地區,也有內陸的相對不發達的地區。既有城市,也有鄉村,在中國國內有多少問題,很顯然的反映在非洲,它就會有多少問題。這一點,我覺得毫不奇怪,這是問題的第一個方面。

  第二個方面,國際形勢和非洲形式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這是我們所能看到的。從國際上來講,有一股力量,或者有一種觀念,他就覺得現在中國發展了,崛起了,就感到中國對他們在非洲的一些既得利益是一個很大的威脅。從這一點出發,就開始散佈一些似是而非的觀念,往中國臉上摸黑,企圖來阻礙中國的發展,或者阻礙中國在非洲的進取。而且他們本身採取的就是雙重指標,很多東西他們公司做了就沒有問題,但只要在中國人身上就出現問題了。

  第三個方面,非洲也發生了一些變化,非洲不再是當年的非洲,網路的發展,非洲一些知識分子、精英受到西方教育和西方媒體的薰陶,多黨民主制的介入,並且大面積推行,也使非洲人在看問題時開始受到西方人的影響。也就是説,中國在非洲的形象再也不像過去那麼單一,或者單純,現在會變得更加複雜和多面。然而,非洲70%以上的民眾還是非常歡迎中國的發展和中國崛起的。我覺得這也可以從一個層面説明中國在非洲儘管存在一些問題,但是,也並不像西方媒體所宣揚的那麼糟。當然,這些問題同樣也應該引起我們的注意。


劉貴今
    劉貴今,首位中國政府非洲事務特別代表,1980年代起,他先後在肯尼亞、埃塞俄比亞、津巴布韋、南非等國使館工作,見證中非關係三十多年的發展。
劉貴今

大公報、大公網合力打造國內外首檔“一帶一路”視頻訪談節目,從歷史與現代、中國與世界、政府與企業、企業走出去等維度進行思想的碰撞。邀約政府官員、專家學者、智庫機構、企業家等從不同視角,更具體、更生動全面講述“一帶一路”中國改革3.0版本。向海內外受眾全方位、互動性傳播中國故事。

  • 出品人:林學飛
  • 總監製:韓紅超
  • 總策劃:陳國棟
  • 統 籌:李曉蓉
  • 編 導:王田田
  • 主 持:方樂迪
  • 攝 像:王田田 馮昊
  • 後 期:徐上傑
  • 攝 影:張文傑
  • 速 記:許楠
  • 配 音:魏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