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運法師:《法華經》“四安樂行”與和諧社會



香港西方寺住持寬運法師

  2014年12月11日對香港人來説是一個非常重大的日子,由於最近香港因普選問題發生了「佔中」抗議事件;直至現在已經超過兩個半月了,當天金鐘地區正在清場;我們可以看到網上新聞報導,過程非常的順利,令先前的緊張氣氛得以緩和,普遍市民都放心了。市面已逐漸回覆正常秩序,各行各業,各歸其位,各司其責,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多天以來爭吵、混亂的局面,經過不斷反省、檢討與思考的沈澱,最後以「和平」、「和氣」、「和諧」的方式終結──而這正是全港市民共同的願望。

  我們大家冷靜下來想一想:香港實在是一個好地方,一向被稱為「福地」,所謂「福地福人居」,我們怎可能不珍惜它呢?我們大家都是香港人,都希望香港這個地方安安寧寧,市民生活和和睦睦、快快樂樂,大家在這裏頭都能夠安居樂業,共享太平。相信我們香港大部份人都是生於斯長於斯,所以對這個地方非常之有感情。我曾經去過海內、外許多其他的地方,但我認為哪裏都沒有香港好,香港有其獨特的文化氣息、生活環境與習慣;既然大家都是香港人,就應該好好地珍惜目前所擁有的一切,我們只能添磚加瓦,不能有意無意的去破壞;試問我們曾為社會付出過什麼呢?貢獻過什麼呢?即使對社會現況有不同的意見,也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在不影響社會安寧或公眾利益的前提下去表達訴求,而無須用激烈或極端的手段去爭辯、去抗議,造成社會的混亂、人心的不安。比如現時有人聲稱會再次發起第二輪的暴動,計劃性地引發衝突及矛盾;這樣的人可以説是完全缺乏反省能力的,試問以暴力去爭取和平,有可能嗎?以威脅的手段去要求政府妥協,就能獲得真正的民主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最終真正受害的,還是全港的市民。如此對人對己都沒有好處的事情,有智慧的人又怎會去做呢?

  那麼,現在我們是否應該作出深刻的反省與檢討呢?如何才能使我們的國家富強,社會安寧,人民安樂呢?除了慈悲、忍耐、包容、無諍的「和合」思想外,佛教更提出了「七不衰法」,這七種方法是什麼呢?

  一、經常聚集開會。

  二、在會議中上下一心的共同處理大眾事務。

  三、遵循既有的制度,不輕易更改。

  四、尊崇照顧老人,借重耆老的經驗。

  五、不侵犯婦女。

  六、勤於維護既有的寺廟。

  七、都能擁護供養阿羅漢聖者。

  第一點要定期舉行議會,社會乃至生活中許多解決不了的事情,可以在會議上公開地提出,讓大家一起來討論,以尋求解決的方案。就好像我們出家人每次誦戒,主持儀式的具德長老首先就會問:「僧集否?」大眾回答説:「僧已集。」長老再問道:「和合否?」大眾同聲答道:「已和合。」接着還要「三番羯摩」,就是説,長老再三地徵求大家的意見,如是者三次,直至大家都完全沒有意見了,所要議論的事情才能一致通過。所以第二點就是説,在定期的會議中,一切大小事務及問題,都能夠得到合理、合法的解決。這才是真正的「民主」。

  而第三點是,大家必須遵循舊有的制度,不要輕易改變。既定的制度不要隨便更改,因更改了以後,人們無法適從,就容易做成混亂。第四點就是要尊重老人、照顧老人,並借重他們的經驗。為什麼呢?就好像現在社會上很多人都到了七十歲、八十歲,多年來為社會貢獻出自己的才能或專業,如今年紀大了,可以用自己的經驗來教導、引導年輕人;所以我們要尊重老人、向老人學習、向老人借鏡。

  第五點是不侵犯婦女,也就是尊重婦女。佛陀告訴我們,對婦女要尊重,不可輕視她們、傷害她們。這種平等的思想,早在二千多年前,佛陀就已經提出來了。接着第六點就是,要定期維修、維護既有的寺廟;因為以前的寺廟就是信仰的中心,而這個寺廟信眾的組成,大部份都是以婦女為主。我們現在確實可以看到,真的是「末法時期女人精進」啊!對於婦女我們為什麼要特別重視呢?因為我們的家庭教育,基本上都是來自母親,我們的信仰也是來自於母親,甚至是來自於祖母、外祖母,也就是説來自於家庭。而且我們中國人是以家或家庭為本位,所以很多人都是受母親影響的。相信我們大部份人,從小信佛都是受母親影響的較多。而對於寺廟的護持、維護情況也是如此。我們可以看到寺廟發起「一瓦一願」的籌募,很多時候都是女性來捐錢,她們一般都是希望丈夫能夠事業成功、家庭能夠平安幸福,子女能夠身體健康、學業進步。

  而最後一點,也就是第七點,要擁護供養阿羅漢聖者,即供養清淨的福田僧、修行人,讓他能夠安心的在寺廟裏頭講法。所以現在我們修行人不但要注重梵唄、經懺,而且更要注重講經説法,因為寺廟就是講經弘法的中心,我們必須在這裏頭講經説法,讓大家都能夠受惠得益。

  正如《華嚴經》雲:「佛法無人説,雖慧莫能了。」即使你再有智慧,如果沒有人為你講説,你就無法瞭解佛法的深妙意義。就好像我們現在誦唸《妙法蓮華經》,其中更説到有「四種安樂行」。哪四種安樂行呢?

  (一) 第一是「身安樂行」:

  如果我們希望身體安樂,就要遠離十種之事:

  一是豪勢,什麼是豪勢?就是大富豪、大勢力,這都不是好事,我們要遠離。二是神人邪法,所謂神人、邪人所説的種種邪法,我們都要遠離。三是兇險嬉戲,什麼叫兇險嬉戲呢?就是可供娛樂、嬉戲的玩意,可是對身體沒有好處,而且非常的危險;好像過山車、跳崖遊戲等,都是極度危險的,尤其是心臟不好的人,萬一受不了驚嚇,掉下來就性命不保了,所以這就叫兇險的遊戲。我們都不要隨便去玩、去嘗試。四是旃陀羅,什麼叫旃陀羅?「旃陀羅」是梵語,就是遠離那些殺豬、殺羊的屠夫,因在古印度來説,這些都是最低等的人。所以要遠離他們。為什麼?因為他們殺氣太重了。跟他們在一起,就會受他們感染。所以我們要遠離殺豬、殺羊,也就是屠場的地方。五是二乘眾,什麼是二乘人呢?就是聲聞、緣覺,他們都是自了漢,自私自利的,不管別人的,所以我們學大乘教的人,要遠離他們。

  六是欲想。什麼是欲想呢?就是財、色、名、食、睡。如果我們認識一個朋友,他天天都講財、講色、講名、講食、講睡,那麼這個朋友就不是好朋友,我們要遠離他。

  七是五種不男之人。什麼是「不男之人」呢?就是那些男根不全的人、娘娘腔的、不男不女的人;這種人啊,佛陀教誡我們不要跟他太接近。他們想不出好主意,也做不出好事情。所以我們要跟大丈夫在一起;大丈夫就是行為磊落,光明正大的人。你看女人剃度出家的時候,剃度師首先就會問她:「你是丈夫否?」「我是女中丈夫。」這樣才有資格出家。所以,我們要跟大丈夫在一起,不要跟這些五種不男的人在一起。

  八是危害之處,什麼是危害之處呢?比如説,現在政府要大家遠離佔中的地方,可是你不聽從勸誡,非得要去,結果被逮補了,逮補了就有案底,就會影響將來的前途。而且你這樣任性妄為,令親人及身邊的人都為你擔心,這就是危險的地方。此外,還有殺牛、殺羊的屠場,也是危險的地方。就是橋底下、十字路口等等,都是危險的地方,這些地方我們都不應該去。

  九是譏嫌之事,什麼「譏嫌之事」呢?譏嫌之事。比如説,很多人閒來無事就跟人聊天,就説東家長、李家短,諷刺別人這個好,那個壞;別人好一點,你就受不了,你就妒忌了,心想:唉呀!他有什麼了不起呢?他還不如誰、誰、誰哩!「譏嫌」就是毀謗,説人家壞話、譏諷人家,在人家背後説閒話。所以,佛陀教導我們,要做到口不妄言、不綺語、不兩舌、不惡口;不應該説的話都不要説。

  十是畜養年少之弟子沙彌小兒。什麼是「畜養年少之弟子沙彌小兒」呢?就是説修行人不要去養那些年紀很小的弟子或小沙彌。因為沒辦法去養,也養不起,所以不應該去養。如果我們能遠離此十事,自然就會常好坐禪,修攝其心,所以名為「身安樂行」。相反地,如果我們做了這十種事,就不安樂了。如果我們能遠離這十種事,身體自然就安樂了。

  (二)第二是「口安樂行」。口要安樂,就要遠離四種之語:一不樂説人及經典之過,二不輕慢他,三不讚他,亦不毀他,四不生悲恨之心。

  (1)不願意説人及經典之過。不要老是説人家壞話,説人家的過失;別人的好、壞不應該隨便説。同時亦不要説經典的好壞;佛教的經典好不好?道教的經典好不好?儒家的經典好不好?不要隨便説,更不要亂説。由於我們都不太瞭解,所以不能隨便亂説。隨便説了,就是犯口業,將來都會受果報的。

  (2)不輕慢他。比如説:「你看我多厲害,他就不行了!」輕慢人家的話,都不要隨便地説。因為每個人各有所長,好像有些法師梵唄唱得很好,有些法師法器敲打了得,各人有各人優勝之處。所以不要隨便説他好、他壞。

  (3)不讚他亦不毀他。不要隨便稱讚別人,因為你可能並不完全瞭解他,隨便贊他,可能贊錯了也不一定。今天你覺得他對,明天他可能就會做錯事。所以我們中國人以前都説「讚揚死去的人,壓制活着的人」;為什麼要讚揚死去的人呢?所謂「蓋棺定論」,這個人已經死了,將來就一定不會犯錯。這個人活着一天的話,就有機會容易犯錯。所以説不輕易地贊他。當然也不能輕易地毀他。人家本來很好,你卻説人家不好。這些都是我們修行人不應該做的。

  (4)不生悲恨之心。比如説,別人做了些不好的事、或不利於我們的事,我們對他就生起了恨意,這樣不但令別人心中難過,而且最難過的還是自己。所以佛陀教導我們,要常常懷有慈悲之心,所謂「慈能予樂,悲能拔苦」,如果我們每天口能如是,則得安樂修攝自心,所以名為「口安樂行」。

  (三)第三是意安樂行。即在「意」念上遠離四種之過:一嫉諂、二輕罵、三以大行訶罵小行之人、四爭競。首先什麼是嫉諂呢?人家很有本事,我們心裏頭可以仰慕,但是不要媚他、親近他。這個人很有權勢,我跟他見面的時候就卑躬屈膝,這就不是佛弟子所應為。我們要做大丈夫,所以不要做嫉諂的行為。

  其次是不要輕罵。不要隨便罵人、不要輕易罵人;罵人的語言都不好聽,所謂「良言一句三冬暖,惡語傷人六月寒」,六月本來是很熱的天氣,聽到一句惡語,心裏自然涼了半截,比冷氣還冷,感覺簡直就像打到冰櫃裏去了。所以,惡語都不應隨便説。

  三是不以大行訶罵小行之人,就是不要認為自己是菩薩行、是大乘行,別人是小乘行;不要自恃大乘而去批評小乘、訶斥小乘,因為每個人發心不一樣,不應有高低、大小分別之心。

  四是不跟人家爭競。什麼叫「爭競」呢?就是比賽,就是有勝負之心。你看賽車的人,經常去比賽。我前兩天見了一個以前經常賽車的人,他説,突然有一天覺悟了,怎麼覺悟了呢?別人賽車,他也跟着去賽車,他開得比別人還快;當時車上坐了四個人,他飛快的衝上大帽山,到了山頂以後抽了一根菸;剛吸了兩口,其他比賽的車才到達。雖然別人非常讚歎他,他晚上卻睡不着覺了。他説從此以後再也不去賽車了。為什麼呢?他説當時有四條人命在他的手上,想起都心有餘悸,如果出了事,四條人命都沒有了。所以説不要去競技、比賽,少比賽、少競技,就會減少發生意外的危險。所以説我們不要競爭、不要惡鬥。

  而且更不要在意念上和人家攀比,人家出錢多了,我也和人家比;這都是不正確的,其實只要盡心盡力就好;所謂富有富的佈施,窮有窮的佈施──「貧女點燈」,她點的燈也很亮啊。所以,只要盡我們的心意就夠了。其實除了金錢以外,我們的身、口、意都可以用來佈施,我們可以用語言來佈施、用顏臉來佈施、用眼睛來佈施、用身體來佈施、用心意來佈施,都是可以的。最重要的是不和別人比較,別人做得好,我讚歎、我隨喜。

  如果我們意念上能遠離上述四事,自然能常好安樂,修養自心。所以名「意安樂行」。

  (四)第四是誓願安樂行。當然我們還要怎麼樣啊?就是要發誓、發願。經文是這樣説的:「宜於此法華經向不聞不知不覺之眾生,起慈悲心,謂我欲得阿耨菩提,以神通力智慧力引之使入是法中,發此誓願常好修攝自行,故名誓願安樂行。」

  由於世間上很多眾生沒有機會聽聞佛法,所以我們要生起慈悲心,發大誓願:我今天要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以神通智慧力令所有的人都能得安樂。當然我現在沒有神通,如果有的話,我一定會發這個願。我們首先要自己修行,令自己身心安樂自在,然後還要令別人也能身心安樂自在,這就叫做「四安樂行」。

  我們可以看到,佛陀在《法華經》中告訴我們,我們不但要身、口、意安樂,而且是誓願安樂。其實這在〈普賢菩薩行願品〉裏説得很清楚,「虛空有盡,我願無窮」;我們要向普賢菩薩學習,我們之所以不能發心、發願自利利他,就是因為我們每天都在和別人比較,所以無法做到四種安樂行,如果能做到了,那我們就是菩薩,就能夠利己利人。

  社會上如果人人都能夠奉行此四種安樂行,那麼國與國之的矛盾自然化解,種族與種族之間的衝突自然消失,人與人之間的鬥爭自然減少,如此便能達到和諧社會、安定人心的目的。希望大家共同創造一個和諧、美好的香港,大家都能安樂、吉祥、自在!令這顆東方之珠散發更多光芒的異彩!

責任編輯:張璽
相了關閲讀: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