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運大和尚,香港能仁書院本科及碩士畢業、博士研究。1986年依止永惺上人剃度出家,1993年起擔任西方寺監院。二十多年來一直追隨永惺上人修學佛法,輔弼上人弘法利生,協助各種大小法會及社福開展慈濟活動。2007年被兩序大眾推舉為西方寺第二任方丈。

我們到這兒來參加兩會,也是希望把我們的一些香港方面的經驗與內地彼此之間共同來分享、交流。因為香港佛教回歸已經17年了,而且公共假期也是1999年實行的,今年已經十幾個年頭了。因此我我有一個想法,希望在國內能不能夠在四月初八也有一個公共假期。

 我們是民族的一員,我們了解自己的國情,因為了解國情,我們才能給國家建言獻策。但我們議政不參政。而且我們佛教總是說,以慈悲為懷,那怎麼來表呢?那我們就要通過對於國家民族的關懷來表達,就像弘一法師曾經說的那樣,愛國不忘念佛,念佛不忘愛國,念佛不忘救國,救國不忘念佛。

我覺得香港的佛教主要融入在幾方面:一個是文化方面、一個是教育方面、一個是慈善方面。例如香港的教會、寺廟,還有佛教團體都能參與辦學,而且可以設立佛教科目,有助於從小幫學生們樹立信仰。在慈善方面,香港有護理安老院,還有佛教醫院。在這些方面,香港和內地可以彼此之間相互借鑒,互相學習。

二戰時期,美國總統羅斯福向我們中國的太虛大師請教,世界怎麼才能夠獲得和平,怎麼才能夠安樂?這個問題同樣也適用於今天的香港。當時的時候太虛大師很有智慧,他用電報回給美國總統羅斯福兩個字——「無我」。他說只要「無我」的話,那世界就能和平,這句話同樣也適用於今天的香港。我們大家都應以國家利益、香港利益出發,發揚「無我」的精神、大無畏的精神、擔當的精神。

在兩地交往之中,難免發生這樣那樣的問題,但是主流還是好的,香港反對自由行的只是一小撮的人,他們都是一些激進的分子,而且他們也不代表整體的民意。國家在2003年香港剛剛經曆sars最困難的時候,給了香港自由行的政策,一簽一行,一簽多行,成就了100多萬人的就業,給香港的經濟帶來了非常大的好處。佛教講求無緣大慈,同體大悲。香港人和內地人都是中國人,我們都是同根同源的。同根同源你說相煎何太急呢?

這次我感受很深刻的是,我們整個的會風更務實了,而且更節儉,而且每個人都非常投入,不論是我們小組會、大會,大家都在聚精會神的,真是有一種來這裏頭來參政議政,來盡一份自己的責任。我們俞主席說了,做政協委員既是一份榮譽也是一份責任,我看大家每一位都在盡自己的責任,使命感很強。

兩會專訪寬運大和尚文字實錄: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大公訪談《星耀香江》,今天做客訪談的嘉賓是全國政協委員、香港佛教聯合會執行副會長,香港西方寺住持寬運大和尚,歡迎您。

寬運大和尚:主持人好,各位網友好,我是寬運。

主持人:寬運法師是我們大公報的老朋友了,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所以今天我們非常開心,也非常珍惜與大和尚的這次交流。我們知道一年一屆的兩會如期而至,全國各地的代表委員聚集於北京,共商國是。對你們這些代表委員來說,有一個必須的功課就是提案,不知道大和尚您今年提案的關注點是什麼?

寬運大和尚:首先慚愧不敢當了,我有這個因緣能代表香港佛教界,我是第二次參加兩會,也是第二次來到大公網。而且我也是宗教人士,我們說三句話不離本行,作為宗教人士當然關心宗教界未來的發展。因為香港佛教回歸已經17年了,而且公共假期也是1999年實行的,今年已經十幾個年頭了。我們到這兒來參加兩會,我們也是希望把我們的一些香港方面的經驗,我們彼此之間共同來分享、交流。因為佛教都是同根同源,我們也希望盡我們一點心力。

主持人:您的提案主要關注點是哪些方面。

寬運大和尚:香港回歸已經17年時間,香港有公共假期,我們有一個設想,希望在國內能不能夠在四月初八也有一個公共假期,這是我自己的一個想法。

主持人:希望法師這個願望能夠早日實現。年年歲歲花相似,今年法師是第二次參加全國兩會了,不知道今年從您個人體驗角度來講有沒有一些新的感受?

  寬運大和尚:這次我感受很深刻的是,我們整個的會風更務實了,而且更節儉,而且每個人都非常投入,不論是我們小組會、大會,大家都在聚精會神的,真是有一種來這裏頭來參政議政,來盡一份自己的責任。我們俞主席說了,做政協委員既是一份榮譽也是一份責任,我看大家每一位都在盡自己的責任,使命感很強。

主持人:有沒有發現一些與以往不同的風氣?

寬運大和尚:我們也看到自十八屆三中全會以來,我們國家改革開放都說進入了一個深水區,但是深水區裏頭我看到我們不論是俞主席、李總理他們都對民族、宗教,以至於方方面面都有關心關懷,特別是宗教方面,他們也關注的很多,當然其他方面也有,你看像針對我們現在到深水區發生的問題,李總理說了,要以壯士斷腕、刮骨療傷的氣概,好象我們向貧窮宣戰一樣,像對環境污染,很多方面都做出了這種大的舉措,我覺得我非常的讚歎,也非常的鼓舞,作為我們中華民族的一員,我們很受鼓舞。

主持人:剛才法師提到改革進入了深水區,確實2014年兩會不管是會內還是會外,改革都是一個核心話題,看來改革是全社會的人心所向。法師作為一個佛教界的代表,您認為您是怎麼看待中國佛教的發展建設與改革的關係?

寬運大和尚:我覺得中國佛教已經兩千多年了,佛教到內地來,其實佛教是南傳、北傳、藏傳,這個北傳佛教到了中國以後,又到了韓國、日本、越南,又到了香港和台灣各地,逐步中國化,對中國來說產生了非常大的作用,但今天我覺得它更應該發揮積極的作用。我們可以回顧一下,我們80年代的時候,改革開放開始,一晃已經36年了,我們整個國民當時是一窮二白,現在我們來說,國內不論是我們GDP的總值,已經在世界排到第二位,我們整個精神也非常富足,現在我們所說的精神面貌也好,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也好,也在落實,我覺得我們整個改革開放和我們宗教信仰自由都在相互交替着發生作用,對我們國民來說也是非常有意義的。

主持人:您認為香港的佛教發展能為內地佛教的發展或者改革提供哪些借鑒?

寬運大和尚:雖然唐朝的時候佛教就到了香港了,但是香港因為它沒有受到我們說文革及其他方面的影響,它保持着這種傳統。香港佛教也是一樣,太虛大師提倡人生淨土、人間佛教的時候,在香港進行了普及,包括台灣也是如此,因為香港在教育、在福利、醫療方面都在參與社會的工作。我覺得香港的佛教主要在以下幾方面:一個是文化方面、一個是教育方面、一個是慈善方面,可以供我們大家都能彼此之間能借鑒,互相學習。

主持人:能不能跟大家談一談香港佛教在教育方面的一些實踐經驗?

寬運大和尚:香港來說,你看我們香港佛教聯合會,還有很多大的團體,在中學、小學,乃至專設學院都有參與,因為香港這方面相對來說還是比較自由,教會、寺廟,還有我們佛教團體都能參與來辦學,而且這裏頭它有佛教的科目,也跟學生們在這裏從小給它建立一個信仰,這個也是非常重要的。另外來說在慈善方面,像我們有護理安老院,還有佛教醫院,就是我們參與了很多的這種社會的服務。所以我認為香港佛教無論是慈善化、教育化,還有我們現代化方面,都是有些長足的進展。當然香港現在出家眾還是比較少,我們我覺得現在我們兩岸四地應該說同根同源,一起來共同為這個時代做點回應,這個還是非常重要的。當然香港方面也能作為一個借鑒,方方面面彼此之間都得交流、理解、溝通,這才是我認為更重要的。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寬運法師。我們知道在上個月,香港發生了一件令內地市民非常不愉快的事情,當時有數十位香港市民在香港的尖沙咀、旺角遊行集會,肆意圍堵,甚至辱罵內地遊客,給內地遊客帶來了非常負面的影響。其實中港市民的矛盾過去也有過,而且我想在將來一定時期還會存在,但是我想佛教是講慈悲的,無緣大慈,同體大悲,法師如果能給中港兩地的市民一個慈悲開示,或許能達到化對立為共贏,化幹戈為玉帛的效果。

寬運大和尚:剛才主持人說了,佛教講求的就是無緣大慈,同體大悲,講的就是慈悲,而且有惻隱之心。你看我們佛教強調放生,強調慈悲,而且我們都是中國人,我們都是同根同源的。同根同源你說相煎何太急呢?而且自由行的政策也是2003年的時候,香港最困難,經過sars最困難的時候,國家給了香港自由行的政策,一簽一行,一簽多行,給香港的經濟帶來了非常大的好處,而且成就了100多萬人的就業,而且香港現在遊客有4300多萬人,2000多萬都是國內的同胞,給香港的經濟帶來很多的好處。

  我們也知道,在兩地交往之中,難免發生這樣那樣的問題,但是主流還是好的,而且這個都是一小撮的人,他們都是一些激進的分子,而且他們也不代表整體的民意,我覺得香港人還是很善良的,還是很慈悲的。而且我們看不論在國內以前發生天災人禍的時候,香港人都是主動站起來,因為我們同根同源,我們一脈相承,而且都發揮血濃於水的情懷,這個是主流。而且香港回歸已經17年了,兩地交往越來越多,這個不足為患,不足為道,這個只是少部分人。當然我們也希望他們從此不要擾亂這樣的秩序。而且我們中華民族近幾年來,可以說是我們趕上最好的時代,我們應該多交流、多溝通,相互之間多理解、多包容。在佛教裏頭講究「六和」的精神,這個「和」非常重要,和尚和尚以和為上,佛教裏面有六和敬,六和敬就是身和就能同住,口和就無諍,意和就能同悅,戒和就能同修,見和同解,利和就同均。這個「和」非常重要,我們都是中華民族的一員,而且回歸祖國已經17年了,而且兩地的交往越來越多,大家都要本着一個「和」的精神,和氣生財,以和為貴,希望大家都能和,和和氣氣的,我們都是一家人。

主持人:看來以後的話有必要普及一下六和敬的知識。過去尤其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大家都有一種疑問,就說出家人該不該參與政治,我不知道法師怎麼看待這個問題?

寬運大和尚:我覺得我們是社會的一員,我們強調參政,我們議政不參政。議政,我們是民族的一員,那我們自己了解國情,因為了解國情,我們才能給國家建言獻策。像佛教,它雖然已經兩千多年了,但是它到今天,對我們整個民族,對我們的文化的發展,很多方面是有建設和積極意義的。那我們把我們的好的建議,把好的精神,像我們剛才說的,佛教有慈悲的精神,有「六和」精神,有緣起的精神,有輪回的精神,有因果的精神,那我們把這種精神給這個國家提供我們的意見,而且我們也是社會的一員,大家我們說了,同舟共濟。佛教裏頭我們就講求的就是愛國。佛教還有報恩的心理,要上報四重恩,報國土恩、報眾生恩、報佛恩、報父母恩。還有三塗苦的精神,八苦,就地獄、餓鬼、畜生。我記得弘一法師說過「勿忘世上苦人多」,那我們老是說,以慈悲為懷,那怎麼來表呢?那我們通過我們自己對於國家民族的關懷,好象以前的弘一法師就說了,他說愛國不忘念佛,念佛不忘愛國,念佛不忘救國,救國不忘念佛。他們都是這種把悲心弘願落實到實處,通過剛才說了我們建言獻策,把我們佛教的理念,把我們服務大眾的精神,因為佛教講一切為了利益眾生,一切為了利益眾生,把這種利益眾生的精神講出來,讓大家來分享,我們共同來從佛教裏頭得到智慧,得到啟發,那我們才能提倡,人間淨土才能實現。

主持人:念佛不忘救國,我能夠體會到這些出家人的拳拳之心。去年的年底,香港特區政府推出了政改計劃,結果這個計劃一出,各界熱烈反映。當然也有一少部分的團體和個人僭越《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不是幫忙而是添亂,甚至有一些過激行為。我知道佛學是智慧之學,佛教裏面又說佛法智慧深如海,法師能不能從佛教智慧的角度給大家一個開示,讓大家在政改方面能夠凝聚共識,理性探討?

寬運大和尚:佛教裏頭特別強調「無我」的精神,我記得有一個共案可以跟大家來分享。我記得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正好美國羅斯福做總統。二次世界大戰,戰爭是無情的,多少人都在流離失所,都在水深火熱之中,他看到了戰爭對人類帶來的災難,所以他也就向我們中國的太虛大師來請教,這個世界怎麼才能夠和平,怎麼才能夠安樂?也適用於今天的香港。當時的時候太虛大師很有智慧,他就兩個字把這封電報回給美國總統羅斯福,他說只要「無我」的話,那世界就能和平,今天我看也適用於香港。如果我們大家都是為了國家利益,都是為了香港利益,我們由這個出發,都以「無我」的精神、大無畏的精神、擔當的精神,以和合的精神,以國家和香港民族利益的精神,那你說,哪有過不了坎兒,哪有過不了關?香港人應該以大局為重,大局就是我們以國家民族利益為我們的胸懷。那我們以這個做出發點,那香港一定會更好。當然我也相信香港人是有智慧的,58%的人都讚同大家按照《基本法》來實施選舉,不論是行政長官也好,立法會也好,那我們身為佛教界的一員,我們都希望我們香港能夠繼續地繁榮,也繼續再為國家盡一份力,香港人不應該再來爭傲了,我們應該好好地為我們的民生,為我們的福祉多做一些有意義的事,那香港才能做到真正的繁榮,香港人才能夠真正的安居樂業,如果每一位都是為了香港的安居樂業着想,那我們香港一定會再繁榮的,我也相信香港人應該有這樣的智慧,有這樣的大智慧。

主持人:2014年的兩會如期而至,寬運大和尚也是如期而至,做客我們《大公訪談》,我想這是一種緣分,我不知道法師如何看待緣分這個問題。

寬運大和尚:對了,這個佛教一切講因緣法,有因有緣集世間,有緣有因世間集,一切都是因緣。既然我們知道是個緣分,我們珍惜我們眼前人,珍惜身邊的人,珍惜有緣的人。而且有位大師說,我們給人家希望,給人家歡喜,給人家自在,我們大家皆大歡喜,皆大自在,這個才是佛教的本源。

主持人:確實,我們大公也和寬運法師希望把這個緣分永續下去。剛才開始我就講了,寬運法師是我們大公報大公網的老朋友,那麼不知道法師是怎麼理解朋友這個概念的。

寬運大和尚:這個朋友在佛教裏頭認為有四種朋友:佛說第一種朋友是「有友如花」,就是說花開的時候是朋友,花落的時候就不是朋友了,這個不是好朋友;第二個朋友「有友如秤」,就每天都要衡量,哪份重,哪份輕,這個也不是最好的朋友;第三個就是「有友如山」,這個山鳥語花香,青鬆翠綠,但是山有的時候也有山洪爆發,這個朋友已經比前兩種朋友要好,但是也不是最好的朋友;第四種朋友就是「有友如地」,如大地,大地就是母親,可以承載一切,好象我們大家都是朋友,我們彼此關心關懷,而且沒有任何的利益,你看我們和主持人是朋友,和社長是朋友,和我們大公很多的都是朋友,和各位網友都是朋友,因為我們都有緣,有緣就是朋友,這個都是多生多世的緣分,嗎我們彼此之間珍惜這份情誼,我們不是「有友如花」,不是「有友如秤」,也不是「有友如 山」,而是「有友如大地」,大地承載一切,大家都是大地的朋友。

主持人:寬運法師,我們非常希望我們現在友誼能夠有友如地,希望法師與我們大公的友誼永續下去,非常感謝寬運法師,謝謝大家。

寬運大和尚:非常感謝,我們也非常高興,我也希望和大公的主持人也好,各位大公的我們所有的從業人員也好,和大公網所有的人都好,都能作為朋友,如大地的朋友,謝謝大家,阿彌陀佛。

主持人:謝謝。

佛教認為有四種朋友:第一種朋友是「有友如花」,花開的時候是朋友,花落的時候就不是朋友了,這個不是好朋友;第二個朋友「有友如秤」,就每天都要衡量,哪份重,哪份輕,這個也不是最好的朋友;第三個就是「有友如山」,山雖然鳥語花香,青鬆翠綠,但是有的時候也有山洪爆發,這個朋友已經比前兩種朋友要好,但是也不是最好的朋友;第四種朋友就是「有友如地」,如大地,大地就是母親,可以承載一切,這才是值得珍惜的情誼。

佛教講因緣法,有因有緣集世間,有緣有因世間集,一切都是因緣。既然我們知道是個緣分,我們就應該珍惜我們眼前人,珍惜身邊的人,珍惜有緣的人。而且有位大師說,我們給人家希望,給人家歡喜,給人家自在,我們大家皆大歡喜,皆大自在,這個才是佛教的本源。

佛教裏講究「六和」的精神,這個「和」非常重要。和尚和尚以和為尚,佛教裏面有六和敬:身和就能同住,口和就無諍,意和就能同悅,戒和就能同修,見和同解,利和就同均。這個「和」非常重要,我們都是中華民族的一員,香港回歸祖國已經17年了,兩地的交往越來越多,大家都要本着一個「和」的精神,和氣生財,以和為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