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體
導讀:9月20日,全國港澳研究會連同北京大學港澳研究中心、香港“一國兩制”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共同主辦,香港中國商會、香港華菁會等機構協辦的“香港在國家發展戰略中的地位和作用”論壇在香港舉辦。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梁振英、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發表致辭。論壇引起熱烈反響,反映了當前改善經濟民生受到香港社會各界廣泛關注和重視,已成為主流民意。為了便於讀者深入關注有關問題,以論壇為契機,進一步思考和謀劃香港在國家新一輪發展中定位和功能優勢,全國港澳研究會授權《大公報》、大公網獨家刊登發言摘要。


陳佐洱 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

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昨日在港出席論壇時表示,香港近年經濟、民生髮展差強人意,被新加坡、澳門及部分內地城市超越,深層次原因是未有依法“去殖民化”,老殖民主義者炮製的“去中國化”卻死灰復燃、大行其道,導致“一國兩制”受到傷害,造成社會巨大內耗。陳佐洱指出,“該去的要堅決去掉,不該去的絕對不能去掉”,希望特區政府把握機遇,令香港以獨特方式参與國家新一輪改革發展機遇期,並從中大獲裨益。

全國港澳研究會、北京大學港澳研究中心、香港“一國兩制”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在金鐘港麗酒店主辦“香港在國家發展戰略中的地位和作用”論壇,行政長官梁振英、中聯辦副主任黃蘭發、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副特派員佟曉玲,以及香港工商專業界人士、專家學者等500餘人出席論壇。陳佐洱致辭時指出,香港近年經濟民生髮展差強人意,究其深層次負面原因,是迴歸後一些重要領域沒有處理好香港在國家大格局中的定位和良性互動發展,出現了兩個“化”的問題。

傷害“兩制”引發許多問題

陳佐洱指出,第一個“化”的問題,是沒有依法實施“去殖民化”,“讓一些本應放在歷史博物館裏的東西跑出來招搖過市,有的還被奉為金科玉律”;第二個“化”的問題,則是老殖民主義者在上世紀80年代初炮製的“去中國化”死灰復燃、氣焰囂張。不“去殖民化”反而“去中國化”,使得“一國”之下的“兩制”都受到傷害,這種背離歷史本質的怪現象造成香港巨大內耗、引發裏裏外外許多問題。

陳佐洱強調,“一國兩制”和基本法是保持資本主義制度下香港繁榮穩定的唯一正確之路,中央對港的基本方針政策一定不會改變,亦會堅決維護法治及自由等核心價值,不容絲毫受損。因此為香港未來發展,“該去的要堅決去掉,不該去的絕對不能去掉,該管的一定要依法依規管起來”。

慢進落後被星洲澳門拋離

陳佐洱又稱,整個世界特別是亞洲都在變革,“不進則退,慢進就是落後”。近三年香港GDP增長率降至2.4%,人均生產總值停留在3.7萬美元,而同樣經歷亞洲金融危機、受土地面積制約的新加坡已達5.4萬美元,澳門經濟發展亦已大幅拋離香港。沿海金門、沖繩、濟州島等地每天吸引成千上萬中國遊客購物,香港今年七、八月旅遊旺季卻錄得近六年首次按年跌幅。而曾連續十年被評為“全球最繁忙港口”的香港,已接連被新加坡、上海、深圳超越,香港佔全國經濟總量份額亦從迴歸初期的16%降至不足3%。

陳佐洱説,這些消息接連傳來,令他心裏總有酸酸的感歎。他表示,一時的低迷算不了什麼,究其原因後,香港必將奮起直追。

陳佐洱會後被問到“去殖民化”源自哪條法律,他指應在基本法總則與條文中尋找,而哪些法律條文與此相關屬於專題問題,與論壇討論議題不符,不應離題。至於為何致辭只提及“一國兩制”,卻未講到“高度自治”及“港人治港”,他指“一國兩制”已經涵蓋後面兩項,強調不可咬文嚼字,過度推測。

適度有為推動經濟發展

陳佐洱亦表示,贊成特區政府“適度有為”積極推動經濟發展,因為全球化、資訊化時代,凡實行市場經濟體制的行政管理當局,幾乎無一不在必要時對經濟領域進行適度干預。

陳佐洱相信特區政府管治團隊能夠把握機遇、凝聚共識,在國家新一輪改革發展的戰略機遇期,共同將香港優勢推陳出新,發揚光大,以獨特方式参與國家發展,並從中大獲裨益。

是次論壇有來自兩地的多位專家學者和青年創業企業家代表,如陳經緯、梁錦松、馬時亨、劉兆佳、張燕生、巴曙鬆、許澤瑋、吳傑莊、楊勇等,圍繞國家發展戰略與香港機遇、國家金融業發展與香港金融業優勢、中國走向世界與香港的法律資源、國家治理現代化與香港的社會治理,以及創業新浪潮下的內地與香港等五個主題進行了深入交流。

香港中文大學副校長、香港亞太研究所所長張妙清,香港大學講座教授王於漸,林李黎律師事務所主管合夥人林新強,“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裁張志剛,立法會議員、匯賢智庫理事會主席葉劉淑儀参與論壇主持。

內地近年發展一日千里,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認為,香港現時雖仍保持過往發展的優勢,但優勢並非“優越感的同義詞”。他以資訊科技產業蓬勃發展的貴州省省會貴陽為例,提醒香港勿被老調重彈的優越感催眠,錯過發展的寶貴機遇。

以貴陽為例 促警惕被超越

陳佐洱昨日在“香港在國家發展戰略中的地位和作用”論壇上,談及香港和內地的發展。他表示,香港過去發展憑藉的諸多優勢今日仍在,“但優勢不是優越感的同義詞,簡單重彈老調的那些優越感,是盲目的有害無益的催眠術”。

陳佐洱説,香港踏實、靈活、奮發有為的精神和步伐,如今已經復製到了深圳、北京、國家自貿區,甚至西部城市西安、貴陽等地。貴陽的自然條件雖是“地無三尺平、天無三日晴”,但當地蓬勃發展的大數據國際博覽會、大數據產業園、大數據交易令人震撼,不過亦僅是內地迅猛發展的其中一個例子而已。

陳佐洱續指,現時內地許多城市鄉村的餐廳點餐結帳、民眾出門搭的士、房屋售購租賃中介、買汽車、 農藥農具和家用電器已使用電子信息系統和“網際網路+”,當中不少應用軟體是由名不見經傳的年輕人組建的公司開發。

陳佐洱認為,香港與內地發展相比,“任何不帶偏見的人都會為香港過去十幾年裏,失去領先資訊科技的寶貴機遇而扼腕痛惜”,並認同香港需要“重拾當年的‘獅子山下精神’,找回中環的匆匆腳步”。

愛坐叮叮感受香港活力

從事港澳工作多年的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與香港淵源深厚,對香港的一草一木亦頗富感情。他昨日出席“香港在國家發展戰略中的地位和作用”論壇致辭時就分享説:“每次來港,只要時間允許,我都喜歡乘叮叮車從上環到筲箕灣緩緩走一趟,有時下車步行一段再上車,沿途欣賞七彩紛呈的風景”。他説,自己常常被感動,那是從一座座樓房、一間間商舖、一個個乘客和行人身上迸發出來的香港活力。

陳佐洱説,其實99.99%的內地同胞都和他一樣,讚賞、欽佩香港的活力,祈盼香港更加繁榮穩定,東方明珠大放光芒。兩地同胞從來都是血濃於水的炎黃子孫、風雨同舟,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陳佐洱強調,應當看到,這些年來,香港發展自己、貢獻國家的巨大成就。在“一國兩制”的國策下,香港更優於其他任何國家地區搭上中國騰飛的順風車,國家也因為擁有香港這個富有活力的精緻經濟體,獲得優勢獨特的助力。

這些優勢,不僅僅因為香港比較“有錢”,同時還有許多比“有錢”更為寶貴的綜合價值,香港是一座藏量豐厚的富礦。

網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