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工業基地吉林的東北亞謀略

9月1日—6日第十屆東北亞博覽會在吉林召開。

  9月6日,第十屆中國—東北亞博覽會圓滿落幕,不僅僅拉近了吉林與東北亞的空間距離,更重要的是催生了一個同享商機、尋求共贏的新時代。

  在當前經濟形勢下,重工業佔主導的吉林省經濟增長愈發乏力,迫切需要轉型突圍。通過市場化推動,加快對外開放,加快發展非公經濟和新興產業,為當地注入新的動力十分關鍵。巴音朝魯和蔣超良主政吉林之後,積極推動“借港出海”的戰略,讓長吉圖開發開放更順暢。

  某種意義上,本屆東北亞博覽會可視為吉林新一輪振興的火熱預演。吉林人因勢而謀,變被動為主動,化劣勢為優勢——在巴音朝魯及蔣超良這兩位視野開闊、作風進取的主政官的大力推動下,吉林省在擴大開放、推進合作上明顯加快了步伐,在即將拉開帷幕的東北振興第二季中搶得了先機。

  《大公報》主筆 鄭曼玲

  明者因時而變,知者隨事而制。在外界普遍關注作為“共和國長子”的老東北如何“鳳凰涅槃”的當下,吉林人採取的因勢而謀、開放互通策略,變被動為主動,化劣勢為優勢,顯然已經在即將拉開帷幕的東北振興第二季中搶得了先機。

  9月上旬,吉林省委書記巴音朝魯和省長蔣超良的日程排得滿滿當當,會見俄羅斯邊境地區貿易代表團、會見韓國希傑集團社長金喆河、會見蒙古國政府代表、會見出席中日韓人文交流論壇主要嘉賓、視察東北亞博覽會展館、出席東北亞博覽會簽約儀式,活動雖多而不雜,貫穿其中的主題顯而易見——推動東北亞合作。

  與之相呼應的,是正在此間舉行得如火如荼的第十屆中國—東北亞博覽會。作為區域合作的結晶和引擎,中國—東北亞博覽會創建於2005年,是中國政府舉辦的世界上唯一由東北亞六國共同参與並面向世界開放的國家級國際性區域綜合博覽會。前九屆共吸引全球130多個國家和地區50多萬名專業客商參展,累計簽約的合作項目超過了2000個,投資總額約2000億美元,本屆東北亞博覽會則促成了合同項目325個,引資總額達到2201億元。可以説,東北亞博覽會已經成為中國乃至東北亞區域頗具影響力的品牌展會。

  一個成熟的展會,能對主辦地產生多大的拉動效應,業界有一句廣為傳誦的經典行話,“如果在一個城市舉辦一次會展活動,就好比有一架飛機在城市的上空撒錢”,形象地描述了會展業對於城市經濟1:9的拉動作用——如果會展業本身效益收入為“1”的話,那麼它所帶動的交通、旅遊、商業、餐飲乃至創造的就業機會、社會效益收入將達到“9-10”。某種程度上,走對了發展會展業這步棋,城市服務業的全盤棋都會活起來,振興了會展業這一“綱”,則現代服務業的“目”則張。

  若以“中國—東北亞博覽會”為標本來剖析,展會對吉林、對長春的經濟拉動效應亦毋庸置疑。十年來,東北亞博覽會規模越來越大,輻射面積越來越廣,實現了從量變到質變的提升,“含金量”日益提高,已逐漸成為吸引項目投資的“聚寶盆”、促進商貿發展的“孵化器”、推動轉型升級的“催化劑”,“東北亞博覽會效應”逐漸凸顯。

  今年7月,中國城市競爭力研究會發布了“2015中國城市分類優勢排行榜”。根據各項指標綜合排名,“2015中國一帶一路最具競爭力城市排行榜”前10位的城市基本都是會展城市,而脱穎而出的長春甚至超越國內一線城市廣州,位列第四名。從中不難看出,會展業可以成為一個城市發展的引擎,可以為一個城市的經濟結構和城市定位起到推動作用,對於宣傳城市、擴大城市知名度也大有裨益。誰能將產業驅動力與會展拉動力有機結合,以會展促產業,以產業謀會展,誰就能在下一波發展中佔得先機。

  老東北謀劃突圍的“野心”

  不過,倘若只是以此來理解吉林對於東北亞博覽會十年來孜孜不倦的鐘愛,就未免太小覷這個東北老工業基地謀劃突圍的“野心”。“醉翁之意不只在酒”,某種程度而言,看得見的博覽會只是搭建了一個交流平台,平台之後的深化合作才是重點。

  在9月1日第十屆中國—東北亞博覽會開幕式上,吉林省委書記巴音朝魯以一句“開放的吉林渴望與東北亞各國進一步加深合作”,道出了“十年如一日、辦好東北亞博覽會”的深層次戰略意圖。

  之所以對拓展與東北亞各國合作長期持有一種衝動與焦灼,緣於“臨海無港”的吉林那種難以言説的痛。吉林省是內陸省份,但圖們江口岸城市琿春離海岸線僅十幾公里。“一眼望三國”的風景背後,深深隱藏着吉林人對海的渴盼。

  與海洋及諸多優良港灣無限接近又始終有“一步之遙”,是歷任吉林省主政者面臨的尷尬難題。由此帶來的現實是,吉林省內外貿的貨物需經過遼寧的營口、大連、丹東等港口轉運,與擁有3000公里國境線的黑龍江及眾多優良港口的遼寧相比,吉林的對外貿易遜色許多。

  借勢而為、借港出海,是吉林主政者因應現實做出的戰略選擇。上世紀90年代以來,吉林省一直在和俄國、朝鮮商談“借港出海”一事,但進展緩慢。本世紀初,中方同俄方也曾就租借海港一事進行接觸,中方還做出了可行性研究:如果俄方同意,中方計劃租賃扎魯比諾港49年。扎魯比諾港位於俄羅斯哈桑區特洛伊察灣內,處於圖們江入海口,距吉林省口岸城市琿春63公里。該港口有4個泊位,可停靠2萬至3萬噸級輪船,長年通航,年吞吐能力120萬噸。而根據地圖顯示,扎魯比諾港的經濟腹地首先是長吉圖地區。

  可惜,一方面由於俄羅斯對圖們江下游開發不感興趣,另一方面由於歷史原因一些俄羅斯人對遠東領土問題仍很敏感,故而這一計劃並未得到俄方認可。

  不過,吉林人並沒有放棄。近幾年,“初心不改”的它再一次向俄羅斯扎魯比諾港伸出了橄欖枝。之所以在此關頭將“借港出海”計劃再度提上議事日程,除了歐盟、美國的制裁對俄羅斯的金融、貿易影響巨大,急於尋求突破的俄方在扎魯比諾港的合作上由“高冷”轉為“熱絡”之外,很大程度上由於這個東北老工業基地來了一位擁有豐富港口管理經驗的主政者。

  經濟能人北上主政不負眾望

  將滿60歲的巴音朝魯為蒙古族人,曾先後在內蒙古、團中央、浙江省任職,在浙江9年期間,歷任副省長、省委常委、寧波市委書記等職。2010年,巴音朝魯北上赴吉林省工作至今。

  在其政治生涯中,迄今已創造了多項紀錄,曾是自治區外唯一的少數民族省長,又是目前現任省級黨委中唯一一個少數民族書記,也是近些年來為數不多的擔任過一省黨委、政府、人大、政協四套班子“一把手”的官員。

  赴任吉林之前,讓人津津樂道的是,是他主政寧波期間的良好政績。當時,寧波市委市政府提出“建設現代化國際港口城市”的戰略目標,積極推動寧波-舟山港口一體化,同時推進港口資源、基礎設施的建設和“區港聯動”。寧波市統計局的數據顯示,寧波港的貨物吞吐量由巴音朝魯上任之初(2003年)的1.85億噸增至離任時(2010年)的6.33億噸,並在2008年超過上海,位居中國各港口吞吐量榜首。同期的對外貿易額由188.1億美元增至829.4億美元,翻了將近兩番,這一時期寧波的GDP增速也處於一個較高的水平,平均增速為16.78%,一度位居中國最具競爭力城市排名前列。

  基於發展港口經濟讓當地嚐到的甜頭,外界難免對這位沿海經濟能人北上主政充滿期待。尤其在當前經濟形勢下,重工業佔主導的吉林省經濟增長愈發乏力,迫切需要轉型突圍。在去年舉行的振興東北地區老工業基地工作會議上,中央亦強調東北地區要面向東北亞加強開放平台建設,以沿海經濟帶和沿邊口岸帶動開放。

  事實上,巴音朝魯也的確不負眾望。主政吉林之後,他積極推動“借港出海”的戰略,多次赴長春、吉林、琿春等長吉圖開發開放先導區核心城市調研,在分析東北亞地區陸海聯運現狀和趨勢後,提出要加強對外鐵路、公路、橋樑、口岸、港口、航線等提升改造和建設,全面提高對外聯通水平,主動融入國家“一帶一路”戰略,以支柱優勢產業為支撐,加快構建區域綜合交通運輸體系,讓長吉圖開發開放更順暢。

  2014年5月到7月間,巴音朝魯曾分別在莫斯科、上海和長春三次會見同一俄羅斯商人蘇瑪集團總裁維諾庫洛夫,密度之高令人矚目,頻繁會面背後正是吉林寄予厚望的“借港出海”戰略。根據雙方三次會談的初步結果,扎魯比諾港將於2016年開始建設,一期項目於2018年投入使用,設計的港口年吞吐量為6000萬噸。該港口主要輻射吉林省的大部及黑龍江、內蒙古東部的部分地區。

  穩健實幹“操盤手”令人期待

  值得關注的是,巴音朝魯的搭檔蔣超良同樣是個令人期待的“操盤手”。這位在銀行界深耕多年的金融專才被坊間評價為思路清晰、低調內斂、沉穩實幹,但又不乏敢作敢為之性情。

  去年下半年“空降”吉林,蔣超良便從國有大行董事長任上華麗轉身,走上地方大員的新徵程。對吉林來説,未來通過市場化推動,加快對外開放,加快發展非公經濟和新興產業,為當地注入新的動力十分關鍵。在這方面,有着豐富的市場化、商業化轉型運作經驗的蔣超良顯然大有作為。

  在其接任吉林省省長不久後召開的全省經濟工作會議,便將推動對外開放提至重要地位,提出要發揮出口的拉動作用,加快“走出去”步伐,“老市場”不能丟,“新市場”開拓好,以優勢換資源、換資本、換市場,提升外貿發展水平。

  今年元旦節後第二個工作日,蔣超良便趕赴吉林市和長春市,就推進長吉新區建設,加快對外開放步伐工作進行調研。他明確提出,建設好長吉新區,是提升對外開放水平的現實選擇,是融入國家“一帶一路”建設,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綜合運用“兩個市場”、“兩種資源”,加快“走出去”的重要抓手,是搶抓新一輪東北振興機遇、適應經濟發展新常態、實施創新驅動戰略、建設中部創新轉型核心區的迫切需要。

  外界留意到,在巴音朝魯及蔣超良這兩位視野開闊、作風進取的主政官的大力推動下,吉林在擴大開放、推進合作上明顯加快了步伐。在加快東北亞互聯互通建設方面,吉林提出了主動融入中俄蒙通道建設和新亞歐大陸橋建設,積極謀劃琿春至海參崴高速鐵路,加快琿春至韓國、日本等陸海聯運航線等建設。與此同時,曾經苦於身居內陸的吉林,在“借港出海”上也取得了積極進展。今年5月,中俄琿春—馬哈林諾口岸經俄羅斯扎魯比諾港至韓國釜山港的國際陸海聯運航線正式開通起航。這是吉林省首個連接國外基本港的陸海聯運航線,將為吉林省對外通道建設和對外重點合作項目建設提供重要支撐。

  一切,都在按部就班推進。這些節點的打通,對吉林來説,就如打通“任督二脈”,有助於把吉林東部地區打造成“一帶一路”重要支撐和海上戰略支點,提升其在東北亞區域國際合作中的地位。

  東北振興第二季即將上演

  “共和國長子”、“新中國工業的搖籃”和“共和國的裝備部”,這些都是東北老大哥的代名詞,顯示東北地區在國家戰略全局中舉足輕重。

  不過,近幾年由於能源原材料和重化工業比重大,受國內外市場變化影響更為明顯,加上體制機制改革滯後和一些內在因素,東北經濟下行壓力趨大。特別是2014年,遼、吉、黑三省GDP增速回落明顯到成了新華社專門發文吹風和討論的“新東北現象”。

  與之相伴的,是中央高層對振興東北的關注日益加重。今年3月9日,習近平總書記專門參加全國人大吉林代表團審議,指出東北不能再唱“工業一柱擎天,結構單一”的“二人轉”,要做好加減乘除,否則難以鳳凰涅槃、騰籠換鳥。

  全國“兩會”後,李克強總理首次離京,便帶着揪心的“一季報”和11位部級以上官員趕赴吉林,為東北發展把脈督陣。他將東北定位為“我們中國未來發展的最大回旋餘地和潛力之一”。對於東北三省負責人提出的一些具體困難,李克強現場部署有關部門“對確需幫助的問題拿出具體措施予以支持”。

  讓外界始料未及的是,7月15日國家統計局公佈上半年經濟數據,次日,習近平總書記亦啟程前往吉林。相隔僅三個月,一號二號人物先後奔赴吉林,步履匆匆調研頻密,重視程度非同尋常。

  兩位高層先後為東北振興點題。總理説,“東北振興”已經進行了10年,現在要上一個新台階。總書記則明確提出,振興東北老工業基地已到了滾石上山、爬坡過坎的關鍵階段,要在新形勢下、新起點上開始新徵程。

  這些表述,向外界釋放了中央即將出台扶持東北發展政策的強烈信號。8月31日,國家發改委祕書長李樸民在新聞發佈會上透露,按照中央及國務院的部署,發改委正在會同有關部門研究起草全面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的政策文件,不久將會出台。這將是2003年以來國家出台的第三個關於支持東北振興的政策文件。當中特別提到,將出台加快推進重點領域改革、推動創新驅動轉型升級、加強面向東北亞的開放合作等多項舉措。

  種種跡象表明,處在新十年起點的東北地區,即將迎來國家政策紅利。

  而外界也留意到,今年以來,總書記、總理接連視察東北,均選擇在長春召開座談會,謀劃東北振興。顯然,在東北振興戰略中,長春無形中扮演了一個極不尋常的角色。

  這也可以為在長春舉辦的第十屆中國—東北亞博覽會上,参與的海內外客商人數之多、合作課題討論之熱烈、簽約項目成果之豐碩,提供一個註解。

  這一屆圓滿落幕的盛會,拉近的不僅僅是吉林與東北亞的空間距離,更重要的是催生了一個同享商機、尋求共贏的新時代,某種意義上可視為吉林新一輪振興的火熱預演。大通道,大邊貿,開發開放,互聯互通,“借港出海”,主動融入“一帶一路”,吉林騰飛想象空間與日俱增。


中國—東北亞博覽會:振興東北的老定位和新引擎

中國—東北亞博覽會Logo

      白巖 大公香港發展研究院研究部主任

  第十屆中國—東北亞博覽會(以下簡稱東北亞博覽會)9月1日—6日將在吉林長春舉辦。12年前,時任國務院總理温家寶在中、日、韓政府首腦會晤中,提出了“擴大東北亞區域合作,加快東北老工業基地振興”的倡議,得到相關國家的積極響應。2005年9月,倡議的成果——第一屆中國吉林·東北亞投資貿易博覽會成功舉辦。2012年,博覽會升格為國家級展會並改為現名。

  10年來,東北亞博覽會規模不斷擴大,功能不斷擴充,影響越來越大。當前,在東北經濟暫時出現困難的情況下,東北亞博覽會的經貿合作功能將更加凸顯,也被寄予了更多的期望,本屆東北亞博覽會將註定很不平凡。

  中國—東北亞博覽會:經貿外交文化的多功能疊加

  中國—東北亞博覽會是東北地區唯一由國務院批准設立的國家級博覽會,從其初辦時的定位來看,以東北亞區域合作為品牌、服務於東北老工業基地新一輪振興為宗旨。

  隨着內地對外交流和開放活動的增加,2010年前後很多邊疆省份的展會改換身份,從省級升格為國家級,完成了從地方性展會向國際區域性展會的邁進。2012年9月5日,經國務院批准,中國吉林·東北亞投資貿易博覽會更名升格為中國—東北亞博覽會。

  隨着中國在東北亞雙邊和多邊外交工作的推進,中央層面日益認識到,會展對於周邊外交以及繁榮經貿的重要作用。因此,東北亞博覽會除了在經濟上的功能外,也逐漸被賦予了部分文化交流和外交的功能。在政治上也受到格外重視的直接效果是,中共政治局委員乃至政治局常委也經常出席開幕式活動。吳儀、曾培炎、王岐山、李克強等先後出席東北亞博覽會,並在東北亞合作高層論壇上代表中國政府發表主旨演講。

  2014年7月,中韓兩國在簽署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大韓民國聯合聲明》附件中專門提出:“雙方積極支持参與對方國家主辦的各類展會,中方歡迎韓國政府有關部門和更多企業參加中國—東北亞博覽會”。8月,中國和蒙古兩國在簽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和蒙古國關於建立和發展全面戰略伙伴關係的聯合宣言》中再次提到東北亞博覽會:“雙方積極利用經貿合作的潛力和機遇,通過支持貿易便利化、舉辦中國—東北亞博覽會等方式,爭取兩國貿易額逐年擴大,在2020年達到100億美元。”可以看出,在經歷近10年發展後,東北亞博覽會已彰顯出獨特的經貿外交魅力,開始以國家戰略進入世界視野。

  當前,東北亞博覽會已經成為東北亞政府間對話交流的重要渠道、東北亞區域經貿合作的重要平台、東北亞各國人文交流的重要通道、圖們江區域開發與國際合作的重要載體、中國東北地區對外開放的重要窗口,承載政治、經濟、文化交流等多重功能。截止至8月26日,本屆博覽會將舉辦46項會議活動,包括第十屆中國—東北亞博覽會開幕式暨第八屆東北亞合作高層論壇、網際網路經濟論壇、中俄總理定期會晤委員會經貿合作分委會下設工作小組會議、2015東北亞工商合作論壇、第三屆國際採購商大會、第四屆世界產業領袖大會、第二屆中日韓人文交流論壇等,涵蓋高層對話、經貿合作、項目推介、產業對接以及人文交流等多個方面內容。可以説,10年東北亞博覽會提升了東北在國內的站位,增強了東北在對外交流的意識和能力。

  振興東北:中國—東北亞博覽會的老定位和新引擎

  本月,國家統計局公佈31個省份上半年的GDP數據。數據顯示,東北三省增速在全國排名倒數。不過,數據也顯示,與一季度增速相比,東北三省上半年GDP增速出現了回升。在這種局面下,本屆東北亞博覽會的舉辦意義不同尋常。面對暫時的困難,東北亞博覽會被寄予厚望。在眾多功能定位中,最關鍵的是通過東北亞區域經貿合作來達到東北老工業基地振興的目標。

  縱觀世界老工業基地衰退和改造的歷史,無一不是一部辛酸的興衰史。但無論是美國的鏽帶復興模式、德國的礦山演變模式、英國的調整創生機模式,最終都實現了自我嬗變和重現輝煌。在這些老工業基地的復興模式中,構建出口型經濟格局扮演了極為重要的角色。而在這方面,東北亞博覽會一馬當先。已經舉辦的九屆東北亞博覽會,共有100多個國家和地區以及國內的859位副部(省)級以上政要(其中副國級以上政要51位)參會,共吸引來自世界13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52萬專業客商參會,其中境外客商數量每年穩定在1萬人左右。共有806户(次)世界500強企業和大型跨國公司參展參會,商品貿易成交額累計超過69億美元。

  在推進東北亞區域國家間互聯互通,建立有效合作機制上,東北亞博覽會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數據顯示,2014年中國與東北亞域內國家貿易額合計約7120.32億美元,佔中國對外貿易的17%。其中,中日貿易為3124.84億美元,中韓貿易為2905.63億美元,中蒙雙邊貿易額為72.99億美元,中朝雙邊貿易額為63.88億美元,中俄雙邊貿易額為952.85億美元。此外,日本和韓國分別是中國的第二和第三大貿易伙伴國,日本和韓國還分別是中國第二大和第三大外資來源國。

  可以説,下好了東北亞這盤棋,東北的經濟振興和發展就會迎來春天。在這盤棋局中,東北亞博覽會無疑具有四兩撥千斤的功能。

  此次東北亞博覽會除了東北亞各國外,來自美國、英國、法國、德國、意大利、加拿大等24個國家和地區的境外展商也會來到長春。從東北亞博覽會的推廣力度和國家戰略的層面看,其與東北亞區域乃至全球的合作愈發緊密,區域發展機遇也越來越受到世界的矚目。10年東北亞博覽會,在最“核心”和最“初心”的“振興東北經濟”上不會缺位。

  中國—東北亞博覽會:優勢產業的競技台

  吉林要加快開放振興,關鍵在擴大投資,重點在項目建設,根本在招商引資。作為在吉林長春舉辦的東北亞博覽會,其對吉林的推動作用可想而知。據瞭解,截至8月24日,已確定214家世界500強和大型跨國公司的248位中國區副總裁以上高管參展。此外,112户央企、中國500強和民企500強的99位副總裁以上高管也將參會。

  從產業對接來看,汽車、石化、農業、醫藥等產業一直是吉林吸引域外投資者的傳統優勢項目。近年來,吉林的碳纖維、新型材料、清潔能源等新興產業異軍突起,項目對接的合作領域在不斷深化。

  本屆東北亞博覽會還結合國家大戰略,一方面助推“一帶一路”建設戰略全面實施,另一方面推動長吉圖開發開放戰略有效融入“一帶一路”戰略。

  此外,在金融產業創新方面也投入了較大關注,首次設立現代服務業展示館,展示金融創新、文化創新、網際網路科技創新以及新興產業的發展成果。加快金融創新與開放步伐,舉辦“外資銀行吉林行”專題活動和“高新技術產業與金融資本對接會”,推動股權投資基金、網路金融、金融服務外包等新型金融業態發展。本屆東北亞博覽會還有一個亮點是對“網際網路 ”理念的呈現,以“網際網路 ”為引領,助推東北企業轉型發展。

  可以預見,東北亞博覽會將通過高層對話、商品展示、經貿合作和人文交流,進一步提升吉林在國家周邊外交中的戰略地位,推動和深化我國同東北亞周邊國家互利合作和互聯互通,助力東北經濟振興。


   掃一掃,關注政經週報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