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言論破陣·失信之人
導語

    在經濟飛速發展的今天,惡意透支、拖欠貸款、網上購物交易混亂……彌漫全國的信用危機像「敗血症」一樣侵蝕着中國市場經濟發展的健康肌膚。

    今天,我們且不提充斥於市場上的「假冒」、「山寨」、「質量不達標」的食品、商品,也不抱怨作為中國人的我們「抗壓」、「抗毒」能力有多強,而是在呼籲政府加強市場監管、指責「賣東西的人心都黑了」的同時,反觀自身是否做到誠信。與其說「他人即地獄」,不如說「他人就是你自己」。

責編:小婧
破:誠信缺失 擾亂商業秩序
    孔子曾說:「民無信不立。」韓非子也說:「巧詐不如拙誠。」無論是個人或是公司甚至是政府,都離不開誠信。誠信不僅僅是我們道德的一項標尺,更已經成為提高到生產力的的重要因素。
    如今,由於市場信用差,假冒偽劣、不能按期交貨、收貨不付款,或者付了款收不到貨等現象頻發,多方拖欠行為已成為社會怪胎。賴債、躲債、惡性逃廢債的現象也十分普遍。而由於法治體制和信用體制的不健全,不守信用、惡意違背信用的企業或個人,不僅受不到懲罰,而且還會從中得益,從而形成一種「有信者虧、無信者利」的怪現象,「殺熟」成了某些人生財之道。
    「中國當前最大的危機是誠信危機。」2013年9月,國資委前主任李榮融在第七屆夏季達沃斯論壇「打造中國新形象」主題討論中如是說。由於信用秩序混亂,各種市場信號受到嚴重扭曲,使企業輕易不敢投資、銀行輕易不敢放貸,出現了 「惜投、惜貸」現象,使政府啟動投資、擴大內需政策的效用也大打折扣。
立:建立個人信用制度 遵守市場規則
    現代文明社會,凡是有行為能力的正常人的社會行為,都有一種約定。這種約定的履行,對行為人而言就是信用。是否履約和怎樣履約,反映信用度的高低。而個人信用是基於個體在既往人際交往、商業交易中的信守承諾記錄而獲得的信任,無論是銀行信貸、分期付款、電子商務、工資發放、商業合同、通信租約等,我們生活的一舉一動,都與個人信用息息相關。信用卡可以定額透支,可是個人信用卻不能「透支」。
    同時,信用也是現代市場經濟的一個基本構成要素,發達信用的一個重要特征是信用「極致」到個人。這是因為在社會經濟生活中,個人是最基礎的行為「單位」,企業、政府等都可以看成是建立在某種契約基礎上由個人結成的組織,其各種行為活動都是通過個人的行為來實現。隨着市場經濟的發展,個人的經濟活動會在多個層面以多種方式表現出來,都需要完善的個人信用制度的支持。
    目前,牽涉到個人不良信用記錄的現象已經深入到我國經濟生活和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如惡意申請購房貸款、助學貸款、信用卡惡意透支、手機惡意欠費等,這些事件嚴重破壞了市場經濟秩序。個人信用制度通過嚴格的法律制度和社會準則,對每個人形成種種外部約束力,使違背誠實信用的行為終生受害,使違約所帶來的損失遠遠大於收益,從而使個人信用成為全社會共同遵守的信用準則。 
    2010年5月,李某在家鄉經商虧本,來濟躲債。之後,他在濟南大量購買彩票希望一夜暴富,花光了所有積蓄。30日晚,李某鋌而走險,持刀劫持六歲女童,搶劫錢財。
 
 
    2010年4月,一對年輕情侶冒用他人證件購買400余張手機卡,惡意欠費60余萬元,並撥打聲訊台電話獲得2萬元的反利。運營商報警後,警方將其二人逮捕並交於檢察機關以詐騙罪提起公訴。
「美國夢」的真相 信用不佳加劇次貸危機
    二十一世紀什麼最貴?信用!走入二十一世紀的我們,也正邁入信用社會。信用卡也是考驗信用的一個指標。
    美國政府喜歡「超前消費」,美國老百姓也是如此。美國百姓的債務一大塊是借債買房,另一大塊就是信用卡消費。長久以來,美國的銀行讓客戶非常容易獲得貸款,給信用卡領域帶來了巨大的繁榮。2008年,平均每個美國家庭擁有5張信用卡,僅Visa和Mastercard兩種卡,就發放了約10億張。小小的塑料卡片曾給美國經濟注入活力,也帶給銀行豐厚的利潤。
    但據美國《紐約時報》報道,由於金融危機加劇及其對實體經濟的影響,美國失業率不斷上升,從而導致信用卡持有人違約增多,美國信用卡業總體來看可能至少損失850億美元。雖然與次貸的規模相比,美國人信用卡上9000多億美元的債務數目並不大,但信用卡債務的危險程度絲毫不低。與出現問題的房貸者相比,有問題的信用卡用戶占據信用卡債務的比例要更大,而比房貸更糟糕的是,用戶申請信用卡無需抵押,一旦他們拖欠債務,銀行將再次遭受重擊。
    更需要指出的是,消費是經濟的支柱,對美國人而言,信用卡可謂又是消費的支柱。有數據表明,美國經濟70%是靠私人消費支撐。這個支柱出現動搖,不但對美國經濟是個打擊,不斷上升的信用卡違約率也意味着次貸所帶來的信用違約問題還在繼續惡化。無信用支撐的經濟活動讓人缺乏安全感,極大地阻礙市場經濟的正常發展。
中國信用卡現狀 惡意「透支」漸露頭
    如今,在城市裏信用卡幾乎人手一張。比起借記卡,信用卡透支消費、積分換禮、享受商戶折扣等,給中國人的消費出行帶來了很多便利和實惠。但在使用信用卡時,很多持卡人並沒有做到「量入為出,量力而行」。比如,小部分持卡人由於意志力薄弱,控制不住欲望,平時刷卡消費超出自身收入水平,到還款日時才發現入不敷出,最終本息越滾越多,淪為「卡奴」。
    以美國為代表的信用卡產業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已經非常成熟。而中國的信用卡產業還相對年輕,但發展迅速。麥肯錫的一份報告顯示,中國已成為世界上信用卡新卡發行量最大的國家,即使按信用卡累計發行量計算也已躍居世界第三位,僅次於美國和日本。
    2013年2月,央行公布了支付體係運行總體情況。報告顯示,銀行卡發卡量持續增長,發卡總量突破35億張。 然而,與發卡量的高增長形成鮮明對比的卻是信用卡的低利潤,信用卡消費和循環授信率都很低,大多發卡銀行面臨盈利困境。2008年,只有廣發、招行、中信、民生、深發展五家銀行的信用卡業務宣布盈利,國內信用卡整體行業年虧損40億人民幣。
    盲目的市場擴張,粗放式的經營模式,以及極不完善的個人信用制度為銀行信用卡業務的經營帶來了極大的風險。信用卡惡意透支現象泛濫成災,銀行信用卡壞帳逐年劇增。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發布的《電子支付與中國經濟》研究報告中指出相當一部分發卡銀行的惡意透支比例已經達到90%。因用卡透支而引發的糾紛也逐年大幅上升。
 
    貝爾斯登倒下、雷曼申請破產保護、美國銀行收購美林、AIG國有化、美政府要求國會批準7000億美元的救援……次貸危機進一步蔓延,2008年的華爾街正處於1929年「大蕭條」以來最大的金融危機中。
 
 
 
 
 
 
 
 
 
 
 
 
 
 
    2008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日前公布了《關於辦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解釋》規定,信用卡持卡人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超過規定限額或者規定期限透支,並經發卡銀行兩次催收後超過3個月仍不歸還的,構成信用卡詐騙罪,行為人將受刑事制裁。
POS機預授權引發的「非法套現」
    2014年,年關難過。全國商業銀行幾乎都卷入了一場空前的信用卡套現危機。據《經濟觀察報》報道,在全國範圍內,多人利用信用卡規則漏洞進行套現,涉案金額高達上百億元。一場信用卡風險正在向銀行業、第三方支付行業襲來。
    就在歲末年初的一個月內,浙江、福建等省部分持卡人通過向信用卡內存入大額溢繳款,利用預授權完成交易需在預授權金額115%範圍內予以付款承兌的業務特性,與部分支持預授權類交易的特約商戶勾結,合謀套取發卡銀行額外信用額度。
    預授權,通俗地說就是POS機開通預授權以後可以超限15%。目前,很多持卡人看到了這個漏洞,紛紛往卡裏存錢,再把錢套出來。比如1萬元額度的信用卡,如果存入100萬元,就可以多套出15萬元,如果存入1000萬元就可以多套出150萬元來。這麼大的「利潤」,再加上購買POS機的「低門檻」,抓住了無數貪婪者的心。
民間融資 創業貸款風險大
    「2011年,「眼鏡大王」胡福林跑路,揭開了企業互保這層神秘的面紗。此後不久,溫州老板「跑路風」、企業「倒閉潮」、債務人「跳樓」事件連續發生,由此開啟了漫長的危機。溫州市政府有關負責人曾表示,溫州存在民間資本投資難、企業融資難的兩難問題。由於從銀行難以貸款,溫州中小企業長期高度依賴民間融資。最嚴重的民間融資擴張發生在20082009年的大規模信貸擴張之後、2010年開始收緊信貸之時,包括銀行的表外信貸和民間借貸開始快速增長。據統計,截至20116月底,溫州民間借貸規模已達到銀行信貸總量的20%,即1100億元左右,89%的家庭個人和59.67%的企業參與其中。
    有人把溫州危機歸結為「借錢實在太容易了」。來得太容易的錢使得很多人開始遠離實體經濟,把實體抵押貸來的錢瘋狂地投向房地產和礦產當中。據央行溫州中心支行此前披露的數據,2011年僅有35%的民間借貸流入實體產業,較2004年逾90%的比例大為下降。其余的貸款或進入房地產行業,或在非正規的金融中介之間流轉,局面逐漸失控。
    2012年12月,溫州莊吉集團自曝涉及幾十家企業、高達300多億元的銀行擔保債務鏈條,人們才意識到擔保引發的危機已經來了。隨着危機加深,大中小企業都受到了影響,很多企業都面臨劫難。調查發現,在擔保鏈中,無論擔保資金還是出借資金大部分來自民間借貸,民間借貸的資金大部分都是通過資金中介人從千家萬戶普通家庭中借來的。據透露,在溫州凡是與高利貸相關的擔保行業,幾乎全軍覆沒。
 
套取公積金 半公開地下產業
    據《經濟參考報》記者報道,在我國很多城市,「套取公積金」已成為半公開的地下產業。不僅街頭「提取公積金」廣告屢見不鮮,在百度搜索「提取公積金」關鍵詞,也可以發現大量協助繳存人非法套取住房公積金的信息。
    一位自稱某投資理財有限公司負責人的男子表示,按照規定,買房、租房、大修等原因都可以提取公積金,但提取的各種標準很嚴格。如果不按照規定的用途,住房公積金是很難提出,所以才這個行當才應運而生。「以前人們主要通過虛假購房憑證套公積金,現在住房公積金中心與房管局、央行征信係統以及公民身份信息係統已經聯網,用這種辦法套取公積金根本不可能;過去還有通過假租房套公積金的,簽一份虛假的租房協議,一個月房租幾萬塊錢,一次提一年的,也能一次提出幾十萬公積金,但是這種辦法『太假了』,公積金中心也采取了相關的限制措施,租房提取不能超過一定的標準,所以這種辦法也不行。」
    業內人士指出,在目前的制度設計下,公積金管理中心與許多公民基本信息都未能聯網,對於一些非法套取行為,雖然能通過實地考察、實地調檔等方式予以遏制,但時間成本和人力成本太高。除此之外,確實有一些套取方式遊走在法律邊緣,沒有明確的法律予以監管,這都是很現實又亟須解決的問題。
 
 
    擺滿地面上的20余台商務POS機,和堆放在辦公桌上900余張銀行貸記信用卡,竟然只是被一個人透支使用。正是這些卡和POS機以及消費的人,組成了一個自我刷卡消費、惡意透支提取現金的獨立係統,涉案價值300余萬元。
 
 
 
    2011年,浙江溫州等地曝出多名借款人惡意逃債「人間蒸發」的消息。民間借貸盛行,一方面反映出中小企業融資渠道嚴重匱乏,另一方面也暴露了融資難帶來的巨大風險。
 
 
 
 
    2011年5月至2012年4月間,秦某堅等人與某銀行住房公積金審批員李某榮合謀,利用其職務之便,審核通過偽造資料,李某榮收取不同比例的好處費。另外,秦某堅等人還以每份100元的價格從出租屋管理員梁某梅處購買了租賃合同166份,用以非法套取公積金。
9省份將提供個人信用報告網上查詢服務
    2014年2月16日,國內首台個人信用報告自助機亮相北京農商行望京分理處。該自助查詢機可通過「人像識別」技術和身份證讀取技術的結合完成身份驗證,並自助查詢打印個人信用報告。據了解,央行個人信用報告網上查詢服務試點擴至9省份,預計今年上半年,平台正式向全國範圍的公眾提供查詢服務。
    個人信用信息查詢平台裏,收錄了8億多人的個人信用檔案。銀行對於商家和個人放貸,也會根據個人信用狀況,決定放貸的尺度。作為建設誠信社會的重要一步,央行個人信用信息係該依照欠費記錄、民事訴訟和查詢記錄來給每個人分級定等,從而實現個人誠信的標準化。依靠這套征信係統是否能解決中國的誠信危機?結果有待觀察。但從西方社會的經驗來看,撿回社會丟失的誠信是一個較為漫長的過程,此類評級手段只是解決方案的一個部分。
參照「他者」 個人信用制度需完善
    (1)缺少專門法律約束
    中國目前在個人信用征信方面沒有專項法律,僅依靠《民法通則》、《合同法》等法律裏的對誠實信用零散規定,而央行《個人信用信息基礎數據庫管理暫行辦法》只是一個部門章程;美國已形成了比較完整的信用檔案管理法律體係,其基本信用管理的相關法律框架是以《公平信用報告法》為核心的45項法律。
 
    (2)采集方式不透明
    除了還貸、信用卡還款等核心內容,個人社會信譽也是個人信用檔案不可缺少部分。在中國,個人信用信息是被「隱蔽」錄入的,當事人並不知道,以至於只有在主動查詢的情況下,方才獲悉自己有信用污點。美國《公平信用信息披露法》 規定,信用中介服務機構對個人信用信息數據情況進行登錄時必須對當事人進行嚴格的確認,當事人擁有查閱的請示權、對錯誤情報的訂正請求權、提出異議的權利等。
 
    (3)評估:信息登記機構少
    信息登記完了,如何對信用評估?在中國,信息登記機構極少。美國的登記單位和信息共享機制,可得出從測評者出生起所有的個人信用信息數據,三大信用局為評估單位,使用的評級方法為FICO 信用分,其係統和成熟程度可見一斑。
 
 
 
 
    2014年2月,國內首台個人信用報告自助機亮相北京農商行望京分理處。該自助查詢機可通過「人像識別」和身份證讀取技術完成身份驗證,並可自助查詢打印個人信用報告。
 
 
 
 
    記者從商業銀行渠道證實,央行新版個人征信報告已經上線,2009年10月以前的信用卡、貸款逾期均不再顯示,且此後逾期記錄留存的時間為5年,這相當於市民的逾期負面記錄不再伴隨終身,若能持續5年按時足額還款,可還回信用清白。
 

   誠信問題,一半是道德問題,一半是法律問題。單純的道德律令已經不能改變人心不古的心態,在轉型社會裏,我們還是要以制度建設來挽救誠信危機的頹勢。當下的法律,不可能萬能到讓所有的國民都講誠信。歸於道德層面的問題,必須依靠完善的誠信體制來輔助建立。

你有過信用卡透支,逾期不還的情況嗎?

經常
偶爾
從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