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言論破陣·網絡之迷
導語

    2014年3月8日淩晨,馬航一架客機突然失去聯係。事件牽動人心,微博再次扮演強大的自媒體角色:各大媒體賬號發布消息,大批網友轉發新聞、為航班上的同胞祈福、尋找可能乘坐此次航班的親友、轉發各個途徑得來的細節、包括謠言……

    微博的活躍度通過這次事件,又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熱潮。

    微博進入人們的視線,已有五年。它曾顛覆中國網民的表達習慣,而今,社會上有關「微博已老」的呼聲卻不絕於耳,「稚子」微博似乎剛剛還在黃金年華,轉眼卻已走到發展瓶頸。

責編:鐵言
    在經曆了繁華,經過了苦苦探索之後,曹國偉似乎為新浪微博的商業化之路找到了一個好的出路。近日,有消息報出,新浪微博已經開始醞釀上市,去年底並入新浪微博的的新浪無線事業部移動微博產品和技術團隊已經開始重簽勞動合同,從原來的新潮訊捷轉到微夢創科。新浪微博的重生和花開,似乎已經蓄勢待發。
    而另一個可靠的消息,是來自英國《金融時報》的消息:新浪微博即將奔赴美國紐交所上市,計劃募集額5億美元,預計在第二季度完成上市。據該報引述兩位知情人透露,新浪已經選擇了高盛和瑞信來承銷微博在紐交所的上市。

    新浪微博,雖然看似已經過了最光輝最遮天蔽日的時期,但此次「勾搭」上阿裏、走向世界貿易中心,仍然具備擋不住的光芒。

    從2009年底開始內測,到2010年席卷大勢,新浪微博憑借名人大V的策略和新浪的優秀資源,迅速在一眾互聯網產品中拔得頭籌,飯否、嘀嗒、飛信說客等等都在新浪微博的磅礴步伐下隱身匿跡。2012年新浪微博完成巨大飛躍,注冊用戶達到5億人,僅到2013年3月,人數就又增長到5.36億,雖然微博的活躍用戶和注冊數據「虛胖」一直受到質疑,不過飛速的發展活躍和新浪財報的喜訊連連依舊難擋大勢。
    據最新的2013年新浪第四季度財報,公司廣告營收1.601億美元,其中5600萬美元來自微博。另外,來自新浪微博的廣告營收同比增長163%。
    微博的商業化進程在穩步推進,並朝着豐厚的盈利走去。
 
    新浪微博目前已經實現盈利,將在紐交所上市的傳聞在行業瘋傳。
 
 
    從馬雲投資微博,到微博傳聞上市,強強聯合讓微博收獲盈利攀上了新台階。
    當然,廣告收入、錢財流動的成功是對新浪微博內部而言,對社會對公眾來說,新浪微博更重要的影響,是對輿論場的刺激,對交流方式的改變,對身份距離的粉碎。
    微博140字的圖文方式,改變了網絡表達習慣,真正實現了「圍觀改變中國」。
    2010年,江西宜黃拆遷,拆遷戶鍾家姐妹被基層官員堵在機場女廁所裏。微博轉發超過8000條;2011年,「藥家鑫殺人案」一審宣判,上海一位學者在微博上發帖:「凡轉發一次我的微博,我將為被藥家鑫殺死的女人的孩子捐款一元人民幣。」7天多時間這條微博被轉發37萬次。
    7•23動車事故、郭美美炫富事件、隨手拍解救乞討兒童活動、李娜奪冠、獨立參選、免費午餐、官員直播開房、小悅悅事件、藥家鑫案、織裏抗稅、李雙江兒子打人等等……這些在微博上風生水起的大事件或人物,開啟了民智,推動了社會進步。
    140字的微博,能瞬間將原本散沙的人群集合起來,各階層各地區的人們因為同一個熱點、不同的情緒而在一個微博話題中分享、爭論和傳播,成為聚集到一起的輿論力量。

    加藤嘉一曾說:在當今中國,微博早就超越了傳播工具的範疇,而帶有社會力量,甚至政治勢力。

    大號官V、精英明星、媒體微博等,因為自身的影響力和資源而占據着較大的話語權,更容易掀起熱點引導輿論。然而同時,更多的普通網友不僅把微博當做是虛擬的社交空間,更是一種交流平台,一種媒體氛圍,甚至可以影響到社會輿論和國家決策的高度。

    官方媒體《人民日報》曾發聲《微博,幹群關係新「變量」》:「中國已進入『大眾麥克風時代』,在信息管道眾多的情況下,你不能通過權威途徑客觀、及時地對外公布,就可能有人通過其它途徑歪曲、虛假地公布,並調動起整個社會的情緒。

    在2011年7•23日的動車事故中,微博上演了顛覆性的一幕。
    7月23日,從事故發生到宣布救援結束僅僅5、6個小時,大型挖掘機開始清理現場,把列車粉碎,更在深夜時將車體深埋,官方釋疑稱是為了用車體填埋現場坑洞,好便於搶救。
    「滅口」似的解決方式引起人們的質疑,鐵道部新聞發言人那句「不管你們信不信,反正我相信」一時間在網絡上引爆,官方掩埋式的解決方式引得民眾一片不滿,災難將所有人的心連在了一起,微博打破了地理界限。專家、明星、群眾、官員等等都在微博質問事故進展,網民在微博上喧鬧一篇,實時關注和譴責有關事故責任方。輿論的壓力和較真,讓鐵道部公布了死者名單,並將賠償金由45萬元提高到91.5萬元。
    微博讓官方認識到,隱瞞一場事故變得非常艱難,官腔官調的程式化處理已經不能滿足民眾的關注度。至此,微博甚至迫使政府進步,顛覆了事件發展。

    微博不僅僅被動的影響着事態,更催生了很多可喜可賀的進步。
2013年8月,@濟南中院的粉絲暴漲,一場公開審判讓全民沸騰。被告人薄熙來受賄、貪污、濫用職權一案在法庭審判的同時,濟南中院官方微博滾動直播庭審實況,眾多早早等在法院門口的媒體記者發出的報道甚至遠不如微博實時播發的信息,身處第一線的記者盯着手機微博播報新聞的畫面更是戲劇性的見證了這一場開放透明、前所未有的新型庭審。
    海內外輿論對這次微博庭審直播給予了高度的評價,更認為這非常完美的彰顯了政府懲治腐敗的決心,是法治中國的曆史性進步。而微博,是最大的亮點。

    不僅如此,微博反腐也在近年異常火熱。
    原國家能源局局長劉鐵男遭記者微博實名舉報被查、上海市高院法官集體招嫖視頻曝光、原國家檔案局政策法規司副司長範銳作風問題被情人舉報等等,一個個落馬貪腐官員形成的2013年微博反腐成績單,讓公眾在140個字的發布與評論之間,身臨其境感受到了中央「打老虎」「拍蒼蠅」的雷厲風行。
    微博,成為了反腐「利器」,成為舉報平台,成為話題制造機,成為網絡自媒體,微博引發了圍觀,改變了中國。

 
    短短140字,微博滲入到社會方方面面、無孔不入,人們可以不分時空使用微博,形成了「人人都是信息發布者,人人都是評論者」的輿論局面。
 
 
 
 
    「D301在溫州出事了,突然緊急停車了,有很強烈的撞擊。還撞了兩次!全部停電了!我在最後一節車廂。」幾乎在事故發生的同時,新浪網友「袁小芫」發出了第一條微博,令數萬網民在第一時間得知了這一信息。
 
 
 
 
    羅昌平微博實名舉報劉鐵男,後者最終被查。網絡一時間成為反腐陣地,微博讓「官員」無處遁形。
    然而,無尺度的自由便是毀滅,眾聲喧嘩中容易迷失真相。
新浪微博大V、官V營銷策略造出了許多粉絲數萬、一呼百應的「輿論領袖」,卻也讓微博環境瀕臨崩壞。
    2013年8月,網民「秦火火」(真名秦志暉)、「立二拆四」(真名楊秀宇)因涉嫌尋釁滋事罪、非法經營罪已被刑拘。此前他們曾經制造過「張海迪擁有日本國籍、李雙江之子並非其親生」等等謠言,而引發網絡震動。
    同年8月,微博名人薛蠻子涉嫌嫖娼被捕,在一定程度上將一些大V們拉下了神壇,打破了部分網民心理認知上大V們的道德神話。
    同年下半年,「兩高」出台誹謗信息被轉發達500次可判刑的司法解釋,一時間引發網絡恐慌,人們紛紛猜測是否大V被查,微博遇冷,輿論收緊 ?
    收緊的不是微博,是被玩壞了的輿論環境。
    眾聲喧嘩的微博越來越像是一個吵架的平台,左派和右派互相吵架,痛罵對方,情緒化,暴力化。
    討論事件觀點的甲乙雙方最終辯論到在公共場所約架成為鬧劇;好奇圍觀者以點「讚」轉發來散播他人私密信息,形成網絡暴力;事件發生則萬眾一聲,把輿論炒到沸點,新的事件再發生則瞬間變天,公眾熱情立刻轉移,留下被戛然而止的當事者和不明真相的圍觀者。
    微博上的公眾像是一個個薄情浪子,不求真相,只為熱鬧,瞬間移情。 
    編劇寧財神回憶,微博上大密度的公共話題,多從爆發、憤怒、抗爭,直至無效,「它大量透支了社會的憤怒,人民變得越來越冷漠,這對國家、個人都不是好事。」如今,他眼裏的微博日漸扁平無力,最初熱衷於參與公共事件中的人,都轉向了自己的小圈子。
    這大概也就是為什麼微信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截走了微博大批用戶,甚至成為眼下最具潛力的社交應用。
    紅紅火火的微博市場造出了很多大神,也生出了許多商機。懷着各種心思紮堆進入微博的大V們不再是單純的信息分享者,輿論引導者,而開始滑向一個混雜了商業利益、私欲和嘲笑聲的集合。
    去年3•15晚會,央視曝光蘋果公司在中國售後政策涉嫌歧視的問題,眾多影視明星、微博名人、輿論大神們轉發話題,而藝人何潤東的一句「大概8點20分發」不僅暴露了智商,更連累了鄭淵潔、留幾手、叫獸易小星等等一齊批評蘋果的「同夥」,組團「黑蘋」的醜聞暴露了微博營銷的內幕。
    或許可以說,和阿裏的合作給了新浪微博理直氣壯的資本,卻也讓微博的「節操」一去不複返。各種營銷內容泛濫,公共賬號成天成片轉發淘寶信息,名人微博陷入推銷的行列樂此不疲推薦面膜祛痘,微博的輿論環境被劈天蓋地的網購信息污染,大V的吸引力不再,微博話題更加散漫。
 
    「秦火火」被捕,薛蠻子被拘,李開複「患癌」治療,潘石屹受訪口吃,於建嶸下鄉做工。「打謠」的箭頭似乎對準了微博,大V任志強小聲發問:「微博無限好,大V近黃昏?」
 
 
 
 
 
    3·15晚會因為何潤東一條痛罵蘋果的微博,讓微博這個「分會場」一秒鍾變「主戰場」!雖然這條「烏龍」博文在發出之後很快就被刪除,但是擁有龐大粉絲量的何潤東還是沒能逃脫被「截圖」的後果
    集合了twitter、facebook等等世界著名社交工具的優點,微博一出生便秒殺國內同行,一路走來的光環和成就無可否認,然而如今,卻似乎前路模糊。
    微博的公信力受到疑問,漫天的營銷信息讓人厭煩,微博上的活躍用戶急速下降,原創內容正在銳減,大V紛紛少言寡語……
    而這個時候,微信來了。更強的社交性和娛樂性讓微信成為急速追趕微博、甚至將超越微博的社交應用,而嚐到滋味的微信公共賬號也正在投入人力財力賣力運營,試圖搶占最廣大的微信用戶。在私人分享和社交方面,微博確實敗下陣來。
    然而,這並不是終點。
    此刻冷靜下來的微博,更像是一個擁有大量信息的媒體圈,各媒體官微正在費力維護自己的形象,精心編輯每一條140字的新聞資訊,而即時快速的傳播環境依然讓微博擁有獨特的魅力,它能夠即時、快速的傳播一切信息,當然不可避免也包括謠言。
    正如一位2009年注冊使用微博的老用戶所言:最初在微博上分享生活,將其做wish阿膠工具,如今社交分享轉到了微信朋友圈,微博成為了一個媒體訂閱和發布的工具。個人的體驗也顯示了微博的命運:從社交網絡專項社會化媒體。而這,也正是新浪自始以來所擅長的。
    還有,政務微博和公共賬號的貫入。
    2013年10月中旬,國務院辦公廳主辦的中國政府網微博落戶騰訊微博。最高法、中國人民銀行、國資委、證監會等等「國字頭」官方微博開通運營,新疆、陝西、貴州、湖南、遼寧等等地方官員政務微博、全國各省市地區性公共賬號、愛賣萌的警察微博等等,微博給這些帶有官方背景的博主們一個自由互動的信息環境,也讓網民群眾感受到了官方機構煥然一新的服務理念和工作狀態。
    正如兩會,在微博上探討提案,與網民互動已經成為很多代表委員的習慣。
微博,已經被曆史記住
    互聯網的世界就是這樣殘酷,蘋果手機換了一部又一部,計算機係統win8已經普遍,科技更新帶來人類進步,時間的魅力無法抵擋,前輩必然將被拍死在沙灘上。
    而微博,已然改變了中國社會。
    人民網前總裁何加正曾說:當下,中國處在兩個轉型節點上,一個是社會轉型;二是傳播形態轉型。這兩個轉型的交叉,決定了未來互聯網作為輿論源頭的比例會越來越高。網民把注意點集中到時事政治上來,這不是壞事,對推動社會加快轉型,妥善處理遇到的問題與矛盾,有一定的積極作用。
    「大喇叭」的傳統媒體時代已經過去,「小話筒」的新時代隨着網絡的普及、微博的紅火到達每個人身邊。人們頭一次發現,自己不僅是知曉事件,圍觀事件,甚至能更多的參與到事件中,甚至能夠改變決策,影響社會。
    專欄作家程苓峰關於微博有一個很好玩的比喻:在中國,微博不僅僅是脈搏,也是大腦。不僅是大腦,也是良心。
    微博做到的,已經被曆史記住了。
 
    微信橫空出世,微博被「拿下」了。
 
 
 
    「大眾麥克風時代」民心可敬,民意可畏,民氣可用。微博名人李開複表示:「微博至少會加速政府首腦對人民散播的消息及呼聲的思考。」
 
 
 
    「若想知道中國正在發生什麼,請上微博。」這並不是新浪、搜狐、騰訊等互聯網公司在微博戰場上廝殺的宣傳口號,它陳述的,是一項事實。

    一種傳播媒體普及到5000萬人,電視機用了13年,互聯網用了4年,微博只用了14個月,就征服了中國人。然而2014年,如火如荼的微博已經老了。
    前浪必定會被後起之秀拍在沙灘上,然而不可磨滅的是,微博帶來了網絡輿論的振興,帶來了公民意識的覺醒,帶來了政治開放的創新。
    2月25日,習近平在南鑼鼓巷走街串巷的照片在微博上瘋傳,歪歪斜斜的現場偷拍圖見證了時代的進步。

你認為,微博過時了嗎?

沒有過時
已經過時了
說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