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言論破陣·文理之辯
導語

    1948年,梁思成就曾指出當時的文理分科使得搞文的不懂理,搞理的不懂文,只能培養出半個人來。時至今日,文理分科不但沒有變,而且分得更細,學工的不懂理,更不懂文,學機械的不懂電氣,學制造的不懂汽車。「當年所說的半個人,到現在已經是1/4人,甚至是1/8人。」 原華中科技大學校長、中國科學院院士楊叔子如是說。

 

責編:雨田
    備受關注的複旦投毒案一審宣判,法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被告林森浩死刑。宣判前林森浩接受央視記者專訪時稱,他在看守所裏一直在看文學經典,因為讀理工科書太多,思維有點直。這段話引發很大反響,很多人認為人文教育的缺失是悲劇發生的根源:「一味注重功利性、技能性知識的大劑量灌輸,輕忽人文教育的做法,今天依然普遍。而這正讓許多孩子成長期裏,可以養成積極健康和完美人格的『富營養土』變得無比稀薄。盯着功利性十足的個人目標,在競爭的壓力下一路飛奔,其實很容易造成一些高學曆人才的精神偏陋或心理失常。」評論稱,在林森浩的人生中,很多元素表和方程式都背得滾瓜爛熟,甚至他戕害別人生命時也選擇了化學物質。但他的成長,唯獨缺一張「人性元素表」和「處世方程式」。 
    人文教育缺失的關鍵環節自然是文理分科問題。「文科生不知自然,理科生不曉人文」的說法有失偏頗,但從林森浩這個個案看來,又着實在某種程度上印證了這個說法。在文理分科的教育制度中,「主學人文科學」和「主學自然科學」似乎有些許「老死不相往來」的意味。
    早在2008年11月29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民進中央副主席朱永新在深圳「國際人才高峰論壇」的演講上,炮轟我國現行教育中的三大「病症」,其中之一就是「高中文理分科」。他認為,過早的文理分科以後,理科的學習不再學曆史、學地理,不再和偉大的思想家對話,那麼科學家的人文情懷就有問題,對中國問題、對人類問題、對民族文化的關係、環境污染問題等等就會很少關注。對於文科生而言,則缺乏基本的理科知識及至為關鍵的邏輯訓練。
    這種教育體係下百煉成鋼的「人才」,面臨着知識體係上的千瘡百孔,他們所獲得的知識是封閉和支離破碎的,片斷化的認識掩藏不住整體把握的無力。只要一跳出自身的專業領域,他們立即變得左支右絀甚至一無所知。文科理科以河為界,所鍛造出的不過是一個個「知識閹人」。 
    大約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西方在推進以學生為中心、自主學習的各項探索同時,特別強調了經典、要素等基礎知識和基本能力學習的重要性,推進了教育質量和人才培養水平的持續提高。英國在上世紀80年代初就首先推出STS課程,即科學、技術與社會綜合課程,把它作為公民的必修課。大學通識教育一直被世界著名大學所關注,如麻省理工學院這樣的工程院校,通識教育占了很大的比重。
    我國高校亦有一大批理工本科生自覺地補習人文曆史知識,有意識地提升自己的綜合素質與人文情懷;而在近20年人文社會科學的大學學習中,數學與理工農醫等的滲透也越來越普遍。所以,在高中階段過早地偏廢某些重要的基礎知識,對於人才的長遠發展影響明顯不利。
    文理兼容、全面發展的要求和趨勢逐漸成為教育界的熱點議題。2009年制訂國家教育規劃綱要時就涉及是否取消高中文理分科等問題,2013年,隨着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有關高考「不分文理科」這一改革方向的提出,未來,高中文理不分科似乎已成定論,這無疑將是一場影響深遠的改變。
     林森浩在接受央視記者專訪時稱,在看守所裏一直在看書,「主要多看一些文學經典」,因為「思維有點太直」。由此引發社會關於人文教育缺失話題的討論。 
 
     白岩鬆在一次節目中自曝:「我在高中階段我的物理化學知識的補給幾乎是零,那麼現在其實就更加嚴重。」
 
     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幹重大問題的決定》,將深化教育領域綜合改革,探索全國統考減少科目、不分文理科等一係列教育熱點難點。
    文理分科的思想基礎是亞當•斯密的「社會分工論」,其認為在文科和理科之間,集中精力專注其一,能提高全社會的效率。而建國後實行文理分科的直接原因,則是新中國全方位仿效前蘇聯「老大哥」的時代風氣——高考制度與高等教育制度亦莫能除外。
    據了解,前蘇聯在「二戰」中損失了大批知識分子,而戰後重建又急需大量專業人才。於是,前蘇聯便采取並強化了「分科教育」的辦法,以提高專業人才的「出爐」速度。配以計劃經濟下大學畢業生「一個蘿卜一個坑」的分配制度,前蘇聯的教育體制像一台「人才制造機器」,周而複始地生產着各行各業需要的大學生。
    通過分科教育,前蘇聯的大學生們在各自的專業領域內打下了紮實的基本功。至於他們的知識結構是否合理、綜合素質是否足夠,短期內無從知曉——對國家也並不重要。
    建國之初,百廢待興,蘇聯為在共產黨領導下如何使一個落後國家迅速實現工業化、走向現代化提供了一個令人鼓舞的榜樣。一切從零開始的新中國同樣面臨專業人才短缺的困境,自然而然地就拷貝了蘇式的「文理分家」之路。
    首先,仿效蘇聯高等學校的類型分為綜合大學(設文理兩學科)及專門大學兩種;然後對高校進行專業大合並——從發展經濟的角度出發強調培養為國家建設服務的「專業教育」,並以工業化為主要目標;把培養有用的專業人才,尤其是工程技術方面的人才作為高等教育的目的,將不同大學的同類專業「集成」為統一、單一的專業學院,或並入清華大學等工科院校。高校合並加強了工科院校的專業性,我國目前能夠擁有數量如此之眾的工科名校,很大程度源於那次合並。
    在「專業教育」指導下,我國的大學教育學科發展出現殘缺現象,大學的人文精神也在一定程度上有所衰退。工科迅速發展,文科卻被削減。但在文革結束前,中國的高中一般都沒有實行文理分科。 
    1977年,中國恢複高考制度,為了加快專業人才的培養,「多出人才、快出人才」,在高中逐漸采取了「文理分科」的舉措。據1978年9月的《全日制中學暫行工作條例(試行草案)》規定:「為了適應國家建設的需要、發展學生的志趣和才能,高中階段在保證學好必修課程的基礎上,有條件的可以酌設選修課程,也可進行文理分科試驗。」
    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的高中文理分科,與高考的文理分科是相匹配的,也鑒於到高中階段數量較大的學生都有偏科現象,如果平均用力,很難在學習成績上有較大的提升和優勢的體現,所以,在社會上有「全面發展會導致全面平庸」的說法。2000-2001年實行3加X,X分為理科綜合卷和文科綜合卷,2003年以來逐漸有不同的高考分科形式推出,包括3加X和3加1加1等,但無論是全國卷還是大部分自主命題的省市試卷,絕大多數仍是文理分科。
    可以說,高中文理分科是高考「逼出來」的。很多學校為了追求升學率開始分科,最初在高三分科,後來在高二,現在許多學校從高一就開始了。
 
 
    實行文理分科的國家除中國外,還有俄羅斯和日本,前蘇聯可謂文理分科人才培養模式的首創者。

 
    1952年大規模調整了全國高等學校的院係設置,把民國時代的現代高等院校係統改造成「蘇聯模式」高等教育體係。全國許多高等學校被分拆,大力發展獨立建制的工科院校。
 
 
 
    1977年,恢複高考制度後,為分類選拔人才,高中才開始文理分科。
    「從學生的長遠發展來看,文理不分科肯定是好事。」在教育界,支持文理不分科呈現「一邊倒」的趨勢。
    從基礎教育的目標任務來看:基礎教育要為學生人生發展打好基礎,高中作為基礎教育的最高階段,正是人生道路上最關鍵的時刻,是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形成的重要時期,也是逐漸樹立志向、選擇專業發展道路的關鍵時期。這個時期需要拓寬視野、夯實基礎、提高素質。高中課程的設計就是考慮到中學生所需要的這些基礎。較早文理分科,不利於提高學生的全面素質。不少一線教師表示,在常年的教學實踐中,他們深深感到文理分科的弊端:學生知識面窄,而很多時候,文理科知識都是互相補充的。
    從當今時代對人才的要求來看:科學技術的發展和社會的變革,使得科學發展一方面越來越分化,另一方面越來越綜合,而總的趨勢是綜合。許多創新都產生在學科的交叉點上。高等教育的知識結構越來越打破傳統學科的界限,跨學科、文理滲透成為高等教育發展的必然趨勢。從現實生活來講,兼備文理知識的人,無論是就業或轉崗,還是組織能力及與人交往都具有優勢。大學尚且要文理結合,高中就分科更有悖時代的精神。
不分科並非刻意強調「全面發展」,而是尋找興趣點
    不分科也並不刻意強調「全面發展」,而是通過通才教育,讓每個學生在其中找到自己的興趣點。也就是說,不是每個學生都應該學習一樣的課程,而是給予學生更多的選擇空間,減少必修課,擴大選修課。一種教育制度的優劣,其重要的評判標準在於,是否違背人的興趣發展規律。而興趣本身就是有偏重有方向的,試想,哪一個學生的興趣能夠面面俱到平均用力?那只能證明沒有興趣,那並不是什麼好事。
    當前的教育制度設計,最大問題在於學生的主體地位遠未確立,教育管理部門和學校常常以犧牲學生利益為代價進行各種改革試驗。學習和成才在一定意義上,更多要靠學生的自主性。如果一個學習者真被承認是一個主體,他的基本選擇權得到尊重,他可以比較自由地組合自己的學習內容和考試科目,那麼他的學習興趣和創造潛能都將得到最大限度的激發。一位中學生就提出:「我希望能夠取消文理分科,大家想學什麼就學什麼。高中生嘛,就應該多讀些東西,興趣愛好更廣泛一些。」他還提出了自己理想中的學習模式:「最好是自己自由選擇搭配,以後高考的時候除了語數外三門以外,自己選一兩門自己喜歡的考試,這樣就好了。」
 
    從基礎教育的任務、時代的要求、人才的培養等多重因素綜合考量,結束文理分科勢在必行。




 
 
 
    「全科時代」並不意味着「全科發展」,不分科的目的在於通過通才教育,讓學生自主找到自己的興趣點。
    據統計,85%的高中生讚成文理分科,反對改變現狀。從現實高考和學業負擔出發,學生們擔心不分文理後增加課程與高考科目,從而增加學業負擔。一名叫劉語熙的高二學生說:「從理論來說,文理不分科當然能培養更多全面發展的學生。但,面對升學壓力,沒有什麼比考上一所好的大學要來得重要。而教育的問題,不是僅僅靠把文理分科取消就能解決的。」
    在許多中學老師看來,文理分科是高考逼出來的,這話有一定道理。我國過去20年的高考改革,一直在高考科目上做文章,從7門到6門,再到3加X,應試教育的局面並沒有改觀,原因在於高校在錄取時還是按單一的分數從高低結合志願投檔錄取,錄取中每分必究。
    因此,改革要配套,不能孤立地決定分科還是合科。改革的最終目的是要提高學生的素質,減輕學業負擔,把時間空間還給學生,便於學生發揮自己的愛好和專長。因此,課程要改革,高考制度要改革,教與學的方式也要改革。將來國家要建立基礎教育的質量標準,每個學生必須達到這個標準,然後選考專業需要的科目。高考制度的改革也要考慮到學生志願和高校的要求,真正選拔文理各科的優秀人才。
    高中階段的文理分科,往往決定了大學後的專業選擇。盡管通識教育是大勢所趨,但大學教育體係短時間仍難以突破。「現在的絕大多數高校都是分科招生,所以高中分科也是為了與大學接軌。」一位學生家長說:「社會分工越來越細,而學生的時間是有限的,分科有利於發展學生的特長,並符合因材施教的原則,也有利於高校擇優錄取新生,真正做到『術業有專攻』。文理分科創造了最佳的學習環境,讓學生在學習上能有最大的收獲。」
    更重要的是,大學期間的專業選擇往往與是否能找到令人滿意的工作有直接聯係。李博是個典型的理科生,因為喜愛數學讀了理科,他希望將來上大學可以去讀經濟方面的學科。提到學文也可以讀經濟學的時候,他說:「要學好經濟,首先數學得好,要建模嘛。理科能夠選擇的專業本來就比文科多,就算以後想讀其它的的專業,我也沒問題。」據他說,大部分理科生都跟他同一想法。
    據了解,軟件工程、電子信息、物流、材料、能源等專業常年位居就業「最熱門」專業榜單,在很多學生及家長看來,如果在高中階段就能打好基礎,無疑對大學階段的學習及將來就業產生積極作用。「我為什麼要花時間鑽研大量曆史、哲學知識呢?有常識不就夠了麼?為什麼不能把這些時間用在制造機器人呢?拿了獎,我就可以保送上海交大,將來爭取去機器人研究所,也不用擔心被文科成績拖後腿了。」一位中學生蹙着眉頭,如是說。
     由於高考制度尚未進行相應改革,學生們普遍憂心忡忡,擔心「全科時代」面臨更大的學業壓力。


 
 
     在很多人看來,高中階段的文理分科一定程度契合大學專業的細化。專業知識學習的越紮實,在將來就業中也越具有競爭力。

    從合到分,再從分到合,某種程度而言,文理分科史其實就是一部中國教育史。何種時代背景,何種政治局面,促使着人才要求的嬗變。在知識結構越來越打破傳統學科界限、文理滲透成為高等教育發展必然趨勢的今天,兼備科學素養和人文情懷的人,方才切中題義。
    當「全科時代」到來,最關鍵的問題,是如何在不增加學生負擔的前提下,在「全面」中尋找「突破」;是如何避免簡單粗暴的取消分科,而相應的對高考及人才選拔等一係列教育問題進行「破題」。
    路,漫長而修遠兮。

 

你支持高中階段取消文理分科嗎?

支持不分科
反對,應該分科
無所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