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8日
第 92 期

有「朋」自日本來  不亦「玄」乎?

    
日本政要紛紛來華,欲意何為?
導語

    參拜靖國神社、「購買」釣魚島、曆史認知、修憲問題……自從安倍上台以來,中日首腦互訪就處於停滯狀態,致使中日關係也一度將至「冰點」。

    但進入今年5月以來,日本多位前政要和現任官員接連訪華。5月4日,「日中友好議員聯盟」會長、自民黨副總監高村正彥帶着日中友好聯盟訪華團抵京,先後會見了李小林、唐家璿,並受到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的接見。緊接着,還將有兩個重量級日本政要團體先後來華。如此之多的日本政要紛至遝來,是否意味着安倍對華態度是否有所轉變?兩國關係能否真正「融冰」?

責編:小婧
01
現象:日本各界人士紛紛來京
最近來中國的日本政界「友人」

    2014的春天,美國第一夫人米歇爾來華賞了賞春色;奧巴馬把亞洲「繞了一圈」,但偏偏漏了中國;在歸還了中國軍人遺骸後,中國與韓國樸槿惠政府又「親近」了一步;而和安倍內閣執政的日本,中日兩國還是彼此沒有「好臉色」。但最近,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日本多位前政要和現任官員接連訪華,令人矚目。

    4月,日本前環境大臣、福岡縣日中友協會長鬆本龍、日本貿促會會長河野洋平及東京都知事舛天要一來京。

    5月4日,日本跨黨派國會議員組織「日中友好議員聯盟」的訪華團會長、日本自民黨副總裁高村正彥等來自6個黨的9名成員,進行為期三天的訪華活動。

    5月7日,由自民黨稅制調查會長野田毅擔任會長的國會議員團體「亞洲和非洲問題研究會」來華。

    5月下旬,日本社民黨也考慮派團訪問中國,恢複和中國共產黨的政黨交流。 

    如此之多的日本前政要及各界人士接踵抵京,究竟有何用意?

 

緩解安倍內閣惡劣的亞洲外交關係

    中日兩國1972年實現邦交正常化,基於《中日聯合聲明》和《中日和平友好條約》,中日兩國40年間保持了友好關係。但是,由於日本政府方面2012年宣布非法「購買」釣魚島、實施所謂「國有化」,導致中日關係緊張化。安倍上台後,也尚未實現與中國領導人的正式會談。

    再加上安倍晉三上台後,進一步對中國實施壓制和「圍堵」等政策,炒作中國威脅論,在曆史觀和參拜靖國神社的問題上,導致中日關係進一步惡化。同樣,日本與韓國政府的外交關係也不容樂觀。

    輿論普遍認為,如果安倍政權繼續與鄰為壑,日本與中韓等鄰國關係會進一步惡化,日本的亞洲外交也將陷入孤立境地。之前奧巴馬的日本之行,表達出美國政府希望安倍政府能改善目前在東亞外交上被孤立狀態。於是,安倍政府也開始尋求和中國領導人會面以及會談的可能。

    所以,可想而知,在當前中日官方層面溝通難以推動的情況下,日中友好議員聯盟以及其它「友好」團體的來訪,其「黨派外交」這種半官方半民間的方式,為促進中日關係「融冰」起到潛移默化的推動作用。 

 

    2014年4月24日,中國前國務卿、中日友好協會會長唐家璿(右)與東京都知事舛天要一(左)在北京釣魚台國賓館舉行會談。
 
 
    2013年4月25日,韓國民眾聚集在日本駐韓大使館外,焚燒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人偶和日本軍旗,抗議日本官員參拜靖國神社。無論在中國還是韓國,安倍的「拜鬼」行徑都激起了民憤,這無疑讓日本與中韓兩國的關係又結了「一層冰」。
02
解析:「日中友好議員聯盟」及其主要成員政治傾向
高規格的 「日中友好議員聯盟」

    此次高村正彥帶來的9人「日中友好議員聯盟」訪華團,無論其團體性質及到訪人員的規格都不容小覷。

    「日中友好議員聯盟」前身是日中恢複邦交正常化的議員聯盟。中日邦交正常化後,1977年,它正式轉變為一個跨黨派的議員聯盟,人數最多時候有五百多人,占到了國會議員的70%,在日本政界影響非常大。

    此次訪華團人員包括日本自民黨副總裁高村正彥、日本公明黨幹事長北側一雄、民主黨前幹事長兼前副首相岡田克也、日本維新會副幹事長園田博之、公明黨副黨首北側一雄、日本共產黨國會對策委員長谷田惠二等,他們都是日本不同黨派中有地位、有影響力的政治人物。不難看出,「日中友好議員聯盟」是一個「披着」民間友好團體「外衣」的官方訪華團。

    當然,這也是自2012年9月日本上演「購島」鬧劇以來,日中友好議員聯盟派出的最高級別的訪中團,可見日方對此訪的重視程度。據了解,此團旨在尋求改善日趨轉冷的中日關係,並試圖為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今年9月到北京參加亞太首腦峰會(APEC),實現中日領導人峰會鋪路,為實現中日首腦會談創造條件。

 

對華友好的當局高官高村正彥

    和其它幾個來華的日本團體相較來說,「日中友好議員聯盟」具有一定的特殊性。我們從該團體兩位政治人物的身份、背景及政治傾向就可見其一斑。

    72歲的高村正彥是「日中友好議員聯盟」會長,也是當前日本執政黨自民黨副總裁,地位僅此於安倍的日本政局「第二把手」。同時,他還是自民黨內主張對華友好的著名人士,日本有名的親華「鴿派」人士。高村此次前來中國,可以說是安倍內閣上台以來,日本執政高層政要第一次訪華。 

    5月5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表示,我們一貫歡迎包括朝野政黨在內的日本各界人士為改善中日關係發揮積極作用;中國清華大學當代國際關係研究院教授、副院長劉江永也稱:「如果是高村來,我們會很歡迎」。可見,無論在政界還是學術界,中國對這位「老朋友」頗有好感。

    高村正彥擁有「少林寺拳法四段」的段位。他曾表示:「願效犬馬之勞修複日中關係」。在政治態度上,高村主張正視曆史,反對小泉參拜靖國神社。他曾說,政治家應當考慮鄰國人民的感情,而小泉卻在2001年的自民黨總裁選舉中將所謂個人「心靈問題」變成了政治問題。

    2007年,福田康夫當選日本首相時,委任對華友好派政治家高村正彥出任外相,中國媒體「歡呼雀躍」,紛紛對其進行報道。至於此次高村成為安倍晉三的「副手」,也確實是安倍的「聰明之處」。據分析,安倍此舉意在弱化自己的「鷹派」強硬形象,在中日關係到達「冰點」之時,高村是他「放低姿態」的手段,從而有了緩和的余地,因為高村正彥會運用自己豐富的人脈和外交經驗,把兩國關係拉回到戰略互惠軌道上來。

    去年同期,高村正彥曾經計劃以首相特使的身份訪華,並且打算攜帶安倍的親筆信,但是因為安倍執意參拜靖國神社,最終訪問沒能夠成行。所以,本次高村正彥的訪問應該說是一次遲到的訪問。盡管如此,對於72歲疾病纏身的高村正彥來說,這次訪華並不容易。日本東海大學教授葉千榮透露,罹患癌症的高村希望能在剩下的時間裏,再為中日友好做點事。

 

「清廉先生」副首相岡田克也

    民主黨前幹事長兼前副首相岡田克也今年60歲,經濟產業省公務員出身,曾任民主黨黨首、幹事長和外務大臣。他神情嚴肅,堅持原則,有些時候不近人情,人送綽號「原教旨主義者」。

    民主黨內部派係分明,作為重量級人物,岡田卻沒有自己的派係,經常婉拒喝酒邀請,有點「獨狼」味道。岡田同樣以拒絕收受支持者禮物著稱,鮮花和巧克力也不行,獲稱「清廉先生」。

    至於政治主張,日岡田克也反對首相參拜靖國神社,他曾說,靖國神社中供奉着甲級戰犯,如果將來自己當上首相,決不去參拜靖國神社。同時,他也承認中日存在釣魚島「主權爭議」。他認為東京都政府挑起釣魚島問題是錯誤的行為,但東京都又不承擔外交問題的責任,結果引起了中國政府的強烈反彈。

    在就任民主黨黨首前,不管活動安排多麼緊張,他每年至少要來中國訪問一次。在過去的十年中,共計訪問中國十多次。不僅如此,他還經常鼓勵民主黨出身的年輕議員多去中國交流訪問,加深對中國的了解。在他的政策理念中,中日關係被置於日本與外國關係中最重要的位置。 

    今年3月,岡田在複旦訪學,與複旦師生對中日關係的一係列問題進行探討。談到中日兩國關係,岡田認為,中日同屬亞洲的大國,又是鄰國,發生一些摩擦是正常現象,關鍵是發生摩擦時雙方要以坦誠的態度坐下來協商解決,尤其是面對敏感問題時,更要發揮兩國的共同智慧慎重解決。

    在中日敏感問題上,此上二人在曆史問題、參拜靖國神社問題、甚至於領土問題上都有如此「親中」,像他們這樣的日本政界「重量級人物」,中國政府無疑是歡迎的,兩國也增強了對話及緩和的可能性。

 

    1972年9月25日,日本內閣總理大臣田中角榮訪問中國,雙方發表《中日聯合聲明》。圖為毛澤東(左)與田中角榮(右)握手。《聲明》宣布:雙方決定從1972年9月29日起正式建立外交關係。
 
 
    2012年,安倍晉三上台後,欲邀請高村正彥擔任外務大臣。當時,高村擔任中日友好議員聯盟的會長,與中國高層有着很好的信賴關係。但中日之間面臨的釣魚島爭端,由於安倍本人態度強硬,找不到解決的辦法,高村對於自己出任外務大臣能夠解決好這一問題、修複中日關係表示沒有信心,拒絕了安倍的邀請。
 
 
 
 
 
 
 
 
    在政治問題上,岡田克也不同意在憲法中寫上「集體自衛權」的條款,認為必須明確規定自衛隊不準在海外行使武力。關於靖國神社供奉甲級戰犯一事,他指出:「我對於對戰爭負有責任的人被一起祭祀感覺非常抵觸。」 
03
疑問:諸多日本團體到訪 能否真正融冰?
日方關心高村正彥訪華能見誰

    「高村能見到什麼級別的官員很重要」。在日本自民黨副總裁高村正彥率領日本跨黨派議員團啟程訪問中國之前,日本媒體就為高村的訪問設立了一個易於判斷的「風向標」。

    直到到訪問前,日本能夠確定的會談對象只有中日友好協會會長唐家璿一人。 日本政府內部的看法是,中方由誰來會見日本執政黨內重量級人物高村,可以判斷出中國對日態度、能體現出中方究竟有多大意願改善中日關係。

    據日媒披露,早在4月9日,高村正彥曾與訪日的胡耀邦之子胡德平在自民黨總部會談,當時高村就傳達了希望訪華的願望,並表示「如果能幫助我們爭取與相當級別的人士會面,那將非常感謝」。

    日本《每日新聞》等媒體猜測稱,中國政協主席俞正聲、中日友好協會會長唐家璿等將會與高村會談。甚至有報道稱,高村希望有機會能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中國總理李克強會面。

    高村正彥曾對媒體說:「此次來中國,很想見習近平。」據了解,2010至2012年,高村連續三年與時任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舉行會談。但如今,中日兩方都心知肚明,目前來說,兩國之間還存在諸多「不可調和」的矛盾,按照中國的說法,兩國首腦見面會談還「為時過早」。

 

日媒驚歎中國「3號人物」接見日本訪華議員

    在會見了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會長李小林、中日友好協會會長、前國務委員唐家璿唐家璿之後,5月5日,高村等日方代表團成員受到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會見,日媒紛紛驚歎,「中國派出『3號人物』,足見對此次高村訪華的重視,今後能否實現中日首腦會談將成為關鍵」。

    高村稱,「本應是戰略互惠關係的日中兩國,現在卻變成了戰術互損關係,我方此次中國之行正是為了改變這一現狀。此次也希望以和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會談為契機,加強日中政府之間的交流。」

     關於此次訪華能達成怎樣的成果,高村直言,「這要看將來的發展,但能和中國『3號人物』會談,這本身足以說明中方的重視」。高村在會談中稱,「日中關係出現狀況問題主要在日本,我們會以積極的姿態解決問題。在APEC期間實現兩國首腦會談,不僅是我們的期望,也是安倍首相的期望」。對於日本記者詢問「向中方表達有意實現中日首腦會談一事是否是安倍授意」時,高村表示「這是我和安倍首相在談話中的『心領神會』。」

 

能否真正融冰?解鈴還需係鈴人

    日本政界的「訪華潮」是否真的有助於中日關係觸底反彈,目前還不得而知。

    實際上,高村一行此次訪問只是日本政界人士近期「訪華潮」中的一部分。日本政界人士近期訪華呈現出越來越頻繁、越來越正式的趨勢,這無疑表現安倍政府試圖通過這一方式緩和對華關係的想法。

    而且,中日關係不是單純的政府間交流,而是以民間交流為基礎,以民促政的一種關係。在中日建交的過程中,當時的在野黨發揮了很大作用,之後曆次中日危機時,在野黨也擔當了調和者的角色,因此中國政府一直比較重視與日本的在野黨保持合作。此外,「日中友好議員聯盟」本身是個超黨派的團體,帶隊的高村正彥黨內地位僅次於安倍,這次應該是作為安倍的代表,來中國尋求改善中日關係。

    而《日本經濟新聞》則認為,雖然日中關係最為直接的矛盾正在降溫,但在經曆周期性的關係惡化後,雙方的政治信賴基礎極為薄弱,從政治決策者到國民之間的不信任感仍然嚴重。

    日本關西地區一名國際問題研究者稱,中日間的矛盾不僅僅是因為曆史問題、領土問題,還因為在美國「重返亞太」政策下,安倍政府積極推進針對中國崛起的一係列政策,尤其是打算限制中國在海洋上的發展。在國家根本利益上,中國政府是不會接受被日美限制在東海以內。因此高村正彥出訪中國,最終對於緩解日中對立關係並沒有多大作用。

    所以,兩國的真正問題,在沒有得到真正解決的情況下,兩國真正「融冰」也是不太可能。不久前剛剛訪華的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在接受采訪時說,「如果將問題擱置不理,關係惡化將一直持續下去。現在的狀況不是官員和民間人士可以調停解決的,這是擁有決策權的政治領導人的責任。」 

 

 
    2014年4月6日至13日,胡耀邦之子胡德平訪問日本,並會晤日本高官。中國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長高洪指出,胡德平以民間身份去了解日本的意向,表明中國在探索打破兩國關係僵局的新模式,即借由民間高端人士傳遞改善關係的信號。圖為日本NHK電視台報道胡德平訪日新聞。
 
    圖為2014年5月5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右)在人民大會堂會見以高村正彥會長(左)為團長的日本「日中友好議員聯盟」代表團。
 
 
 
    中日釣魚島爭端的根子起源於美國,可以說,是美國一手造成和挑起了中日釣魚島領土爭端的矛盾和糾紛。2010年中日發生釣魚島撞船事件後,美國國務卿希拉裏公開宣稱「日美安保條約」適用於釣魚島。由此可見,要徹底解決中日釣魚島問題,美國的態度也是中國不得不面對的一大難題。
 
 
 

     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就高村正彥一行訪華事宜表示:「當前中日關係面臨嚴峻困難局面,症結在哪裏,相信大家都知道,那就是日本領導人的錯誤行徑動搖了中日關係的政治基礎,為兩國高層交往制造了嚴重政治障礙。解鈴還須係鈴人。」

 


 

您認為近期中日關係會好轉嗎?

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