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30日
第 91 期

「以水定人」背後的中國水污染現狀

    
霧霾可眼見,水污染卻不會直接警示。
導語

    自來水到底安全不安全?在當下中國,這是個太難回答的問題。

    水中有多少有害物質,普通人也根本無從判斷。

    近日,北京市政府報告中,把水資源提價作為新的人口調控手段。我們不禁疑惑:為什麼現在開始「以水定人」?北京水資源的承載力到了什麼程度?水質又如何?水源有多少被污染?甚至於,我們喝的水還幹淨嗎?

責編:小婧
01
北京人口調控新政策 「以水定人」?
北京人口調控從「以戶籍管人」到「以水定人」

    4月23日,北京市委常委召開擴大會議,集體學習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和國務院有關會議精神。市委書記郭金龍說,北京水安全問題的症結是人口無序過快增長,深層次原因是功能過度集聚。「我們必須拿出更大的擔當精神,堅持以水定城、以水定地、以水定人、以水定產的原則,堅定不移地推動首都人口和功能疏解。」

    在北京,從最初的戶籍人口調控,到後來的流動人口調控;從不斷攀升的房價,到汽車搖號,都已經成為限制人口的有力手段。今年的北京兩會上,政府又啟動了新一輪的人口調控。除了主要針對低端人口的「產業調控」、「以房管人」,「交通評價」、「水資源評價」也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

    4月29日,北京市發改委相關負責人在水價調整通氣會上表示,從5月1日起,北京市將實行第二套階梯水價方案,第一階梯水價居民用戶(年用水量不超過180立方米)每立方米上調一元。專家認為,這是利用經濟手段,提高生活成本,調控人口規模。可是,北京水資源緊缺早已成共識,為何現在才強調「以水定人」?

 

北京因地下水超采形成約1000k㎡漏鬥區 

    提起北京缺水的現狀,很多市民缺乏直觀感受,因為隨時擰開水龍頭都會有水。但是,北京市水務局表示,水資源自然稟賦不足、嚴重短缺是北京需長期面對的基本市情水情,即使南水北調江水進京,也很難徹底改變北京水資源相對短缺的定位。

    實際上,為保證供水,從1999年起,北京就開始超采地下水,每年超采約五億立方米。據北京市水務局介紹,截至今年1月,北京地下水已連續十五年超采,地下水位比1998年同期下降12.83米,地下水儲量減少65億立方米。此外,北京地下已經形成面積約1000平方公裏的地下水降落漏鬥區。漏鬥中心位於朝陽區的黃港、長店至順義的米各莊一帶。

    按照北京市規劃和相關文獻,萬元GDP水耗如果達到香港的水平,北京最多能承載2300萬人口。專家認為,按照這個數字的承載量,水資源可承載的人口數量現在已接近飽和。北京市政府「以水定人」的政策,正是為了緩解北京市的資源與人口之間的矛盾,發揮市場機制的作用,要把水資源的稀缺性通過價格傳達出去,讓家庭和企業自己決定是否留在北京。 

 

    4月2日,北京市發展改革委公布居民階梯水價調整方案,基準水價在每立方米4元的基礎上,擬上調0.95元或1元。據悉,從5月1日起,北京市將實行第二套階梯水價方案,第一階梯水價居民用戶每立方米上調一元。
 
 
    超采數十年,北京已處於一個巨大地下水大漏鬥上,赫然列入地面下沉城市之一
 
02
現狀:地下水、地表水污染有多嚴重?
國土資源部:全國近六成監測點地下水質「差」

    北京市的供水有60%以上來自於地下水,換言之,北京市居民喝的每三杯水中,就有兩杯是來自於地下。所以,地下水水質一直備受人們關注。放眼全國,由於地下水分布廣、水質好、儲存量大,在很大程度上彌補了地表水時空分布不均、動態變化大的不足,成為許多地區,特別是北方地區不可缺少的重要供水水源。

    4月22日,國土資源部發布的2013中國國土資源公報顯示,全國在203個地市級行政區開展了地下水水質監測行動,其中水質呈較差級的監測點2095個,占43.9%;水質呈極差級的監測點750個,占15.7%。「較差」與「差」,二者相加接近六成。

    據統計,從2011年至2013年,水質較差和極差的監測點占總數的比例分別為55%、57.4%和59.6%。可見地下水水質逐年變差,但官方公報對於如此驚人的數字和逐漸惡劣的趨勢還是十分「平靜「:「總體來看,2013年,在全國有連續監測數據的水質監測點中,地下水水質綜合變化趨勢以穩定為主,呈變好趨勢和變差趨勢的監測點比例相當」。

    對於多於半數的「差評」,官方竟在公報中筆墨卻如此「中庸」,讓人百思不得其解。更何況,這個極差數據還包含很大「水分」。因為該次檢測只針對了城市水廠,而我國更大的區域是鄉鎮農村,那裏數以萬計的小自來水廠情況,無疑更沒有安全保證。

 

武漢水污染影響30萬人 上遊江水嚴重污染

    地下水污染程度如此之重,那麼我們飲用的自來水還是否安全?這似乎是個有答案卻又無解的問題。據監察部門統計,近幾年中國水污染事故每年都在1700起以上,僅今年1月至今,全國範圍內媒體曝光的自來水異味事件也已達10余起。近日,蘭州自來水苯超標事件更把「水污染」這一話題推到輿論的風口浪尖。然而,這邊還未平息,漢江武漢段水質又開始告急。

    2014年4月23日至24日,漢江武漢段水質出現氨氮超標,導致此段水域三大水廠緊急停產,武漢市260平方公裏面積停止供水,30多萬居民、數百家食品加工企業用水受影響。24日下午,三水廠均已恢復正常供水,但眾多居民做晚飯時還是選擇了桶裝水,「誰知道處理水加了什麼東西呢?」武漢龔先生擔心不已。

    在停水期間,水廠取水口上遊20公裏處,漢江幹流監測口新溝段水質為劣V類(最差級別),已被嚴重污染。當時質量發布係統顯示水質功能為:除調節局部氣候外,幾乎無使用功能。據了解,關部門在發布信息的前一天就發現此段水域已被污染,但還是三緘其口,直至污染數值愈來愈大,對人的身體產生嚴重威脅,才公之於眾。

    無獨有偶,4月25日,江蘇省市政風熱線聯動直播走進淮安,住在淮安柴米河邊的陳女士帶着一瓶如墨水般、並散發着惡臭的河水樣本走進直播現場,當場向環保局局長下跪,請求盡快治理柴米河污染問題。淮安柴米河為區域主要排澇河道,河道兩邊居住着大量居民。當地居民如何度日,我們可想而知。

 

    國土部發布的《2013中國國土資源公報》顯示,地下水水質較差和極差兩項的占比達到59.6%,超過了水質呈優良、良好、較好三類所占的比例。
 
 
 
 
 
    漢江武漢段水質污染後,武漢市水務、環保部門提高了漢江沿岸水廠進、出水監測頻率,每半小時監測一次,出廠水質不達標嚴禁進入供水管網。新華社記者 肖藝九攝
03
從水源地到水龍頭 多重污染層層相扣
行業「潛規則」:三類水源可為飲用水水源地

    水源地污染,是現在自來水領域的最大問題,上述武漢、淮安污染例證只是其近期發生的「滄海一粟」。 

    水利部近期公布的數據顯示,目前我國水庫水源地水質有11%不達標,湖泊水源地水質約70%不達標,地下水水源地水質約60%不達標。全國城鎮中,飲用水源地水質不安全涉及的人口達1.4億人。

    山西長治苯胺泄露、昆明東川小江變「牛奶河」、京密雲水庫上遊存在垃圾填埋坑、貴陽境內多條河流污染嚴重、廣西賀江遭重金屬污染水庫關閉……近幾年,水源地污染情況比比皆是,基本上都是污染企業的違規排放造成,一旦水源受到污染,往往會在後續處理環節層層加碼,從而形成更多有害物質,造成惡性循環。

    從我國的政策來講,只有劃分為一二類等級的水源基本上才能作為飲用水源,後來因為一二類實在太少,所以三類默認也可以作為飲用水源,而且現有的飲用水源大概也就是一半左右可以達到三類的標準。「按照標準,三類水源地是不符合要求的,但因為水源地的污染太嚴重了,所以三類水源作為飲用水水源地也就成了行業內的『潛規則』。」 環保部權威專家劉文君說。

 

傳統水處理工藝仍是主流

    除水源地之外,從處理工藝到水龍頭,還有許多不可見的再次污染。

    據統計,全國縣以上4000多家自來水廠中,98%仍使用傳統工藝。目前,僅有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和杭州、鄭州等部分城市的部分水廠實現了深度處理。滯後的水處理工藝,疊加不合格的水源,自來水嚴峻的水質現狀事屬必然。 

    一位業內人士坦言,受經濟承受能力所限,目前國內水廠都是用很多年前的加氯處理工藝,已經無法把現在水質中所含的有害物質完全過濾掉,約30%的小分子有機物是處理不掉的,個別重金屬更無法處理。

    更可怕的是,水源污染越嚴重,自來水加工過程就需要添加更多的氯,由此產生的消毒副產品就越多,而這些聚合物不會因為水煮沸而去除,當前,我國自來水已知的消毒副產物有300多種,其中有幾十種是可能致癌、致畸、致突變、導致人體免疫力和生育能力下降。

 

二次污染:水龍頭最後一米的污染

    水廠處理後,水流入城鎮供水管網,最終到達用戶水龍頭。相較於水源和加工工藝,自來水的「入戶之路」也不太平。老舊管道再加二次供水,讓已堪深憂的自來水水質雪上加霜。

    作為自來水入戶的「最後一公裏」,管網對自來水的安全同樣有很大的影響。住建部在曾調查數百城市的供水管網,發現管網質量普遍低劣,已不符國標的灰口鑄鐵管占50.80%,普通水泥管占13%,鍍鋅管等占6%。這三類低質管網主要鋪設於上世紀70年代至2000年之間。目前,全國仍有大量使用服務期限超過50年和材質落後的管網,導致管網水質合格率較出廠水降低;同時管道的漏損情況嚴重,「爆管」現象頻發,甚至引起全城停水。

    退一步說,即時飲用水處理技術和工藝保證了出廠水水質 ,但若未能有效控制輸配過程中的二次污染,飲用水水質安全亦不能保證。盡管目前並無確切數據表明這一問題的嚴重性,但老舊管網帶來的二次污染已經顯而易見。許多老舊小區內二次供水的水箱處於無人看管狀態,常年不清洗,不消毒,有的水箱連蓋都沒有,水箱內積澱了厚厚的淤泥雜質。

    水龍頭鉛超標也是影響自來水水質新的隱患,近日,溫州市家庭作坊生產的毒水龍頭被曝光,經檢測其鋅含量超出國家標準十倍,鉛含量超出國家標準81倍。可以想象,這樣的水龍頭污染自來水有多嚴重,而這最後一米的污染,對人體的危害不可估量。
 

 
    2013年3月,雲南省昆明市東川區,流經着一條沿岸的村民稱其為「牛奶河」的河流。當地工礦業排放的尾礦水,直接注入了這條河流中,使其變成了牛奶般的白色。
 
 
    2006年5月,群眾舉報東莞福安紡織印染有限公司偷排高濃度印染廢水事件。該廠污水處理能力僅有2萬噸,但平均每天產生的廢水量至少4.7萬噸,剩余的2萬多噸廢水都是偷排。
 
 
 
 
    我國很多地方使用的都是銅質或者是合金的水龍頭,它的材料中鉛的含量是4%-8%;並且如果水龍頭長久不用,內壁便會產生綠色銅鏽,裏面存在的鉛等有害物質就可能釋放到自來水裏,導致自來水出現問題。
04
水與疾病 三大污染源加重地下水污染
水污染致全國「癌症村」增多

    現在中國的長壽村越來越少,癌症村越來越多。而且全國31個省市區不同程度地存在着與飲水水質有關的癌症發病區。署名為「徐超-環保研究員」的新浪微博用戶表示,我國數十「癌症村」中,64個有由水污染導致,排名第一。從北到南,「癌症村」分布圖和水質污染圖驚人相似。

    陝西商洛市商州區賀嘴頭村。村民趙淑媛說,過去這裏河的上遊都是造紙廠流出紅水,還有酒精廠、金屬化工廠,現在河邊的沙子挖下去兩米多就是紅色或者黃色。從1991年到2003年間,全村共有46人因癌症死亡,高峰期時幾乎一個月死亡一名村民。

    廣東東莞東城牛山社區。附近牛山垃圾填埋場近兩萬平方米,空氣有臭味。垃圾山的下面是一個池塘,水面上七成都堆着垃圾,池水已經變成黑色。而垃圾山上流下來的污水部分流入同沙水庫,嚴重污染水源。社區的兩個村子3年7人得癌症,已有6人死亡。

    海南萬寧市北坡鎮南島村。村子上遊的太陽河的舊河道和各條支流大多變成了流通不暢的死水,污染源不斷增加,出現海水倒灌等現象,淤積河道臭氣熏天。1997年至2001年,這裏患惡性腫瘤死亡人數多達165例,該地區患惡性腫瘤死亡率高達1.17%。

    雖說,不能說所有的癌症都是由水污染而起,但諸多「癌症村」居民所居住的環境的確不容樂觀,地表水和地下水均受到一定的污染。而水源如此堪憂的這些地區,飲用水也極可能成為癌症高發地的「潛在凶手」。

 

地下水污染「凶手」:垃圾廠、加油站、工農業廢水

    眾所周知,地下水是我國許多城市飲用水的主要來源。然而,大中城市的地下水水質卻不容樂觀,很多被垃圾填埋場、加油站和工農業以及生活污水所污染,從上述例證就可見其一斑。

    有關部門統計,我國曆年累計垃圾已達720億噸,占地5.4億立方米,「垃圾圍城」幾乎都成為城市發展中一道奇特「風景」。中國環境監測總站曾對各類垃圾處理場調查發現,我國垃圾填埋場已發生普遍滲漏,大部分垃圾填埋場排放的污染物,均未達到國家有關污染控制標準。
    而北京作為首都,二、三環以外面積在50平方米以上的垃圾堆就曾高達4000多個。雖然這些垃圾堆陸續被改造或者被埋,但天長日久在雨水的侵蝕衝刷下,垃圾裏的有毒有害物質都滲入地下水中。小湯山地區幾個高發病村,村民發病率比周圍要高出60%至70%,飼養的牲畜大量出現死胎,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村子附近的大垃圾填埋場對地下水質的影響。

    除了垃圾場,加油站也成為我國城市地下水的「污染大戶」。上世紀90年代以來,全國建成的加油站點已超過10萬座,僅北京市現有加油站就達1000多個。這些加油站的儲油罐,一般都采用鋼板厚度不小於5毫米的地埋式儲油罐,20年之內,一般都不會發生滲漏問題。但20年後,這些油罐由於生鏽,往往開始漏油,成為地下水污染的另一個重要污染源。

    另外,在我國,總投資一萬億元左右的7555個化工石化建設項目中,81%布設在江河水域、人口密集區等環境敏感區域,45%為重大風險源。化學需氧量的排放量大概在2400萬噸左右,氨氮的排放量大體在245萬噸左右。企業向地下排放污水,比向地表排污更隱蔽。即便被發現,5萬元到50萬元的罰款,也難以對排污者傷筋動骨。

    2013年2月,我國政府環保部在官方文件首度承認中國存在「癌症村」。圖為環保人士制作的中國癌症村地圖。
 
 
 
 
 
 
 
    2014年春節過後,膠州膠西鎮村村民發現,每天晚上有人偷偷將垃圾倒在村西側的路邊。短短兩個多月,形成近千米的垃圾帶,至少有上百噸垃圾。

     1997年之後,國土資源部一直在做地下水的評價,但具體到各個城市的地下水狀況如何,公眾並不知情。環保部門對中國十年來環境質量的全面評估所作出的結論是:局部有所改善,但是從全國來看,從區域性來看,整體的環境質量持續惡化——這樣的結論顯然是不夠的,水污染在大多時候「隱而不見」,對於水污染,公眾需要的是更多的知情權。

 


 

您家中的自來水水質讓您放心嗎?

放心,水質很好。
一般,沒什麼感覺。
不放心,水質很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