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5日
第 90 期

十年之癢:赴港個人遊何去何從?

赴港澳台旅遊的吸引力正在減弱。
導語

    內地小孩在香港街頭便溺事件的爭議持續升溫,眾多身在內地的網友甚至憤慨疾呼:抵制香港自由行!五一絕對不去香港旅遊了!

    港澳自由行到今年已近十一年,台灣開通個人遊也走到三年之際,兩地民眾的交流盛況和經濟受益不用數據說服也能想象其火熱。

    然而隨着大批內地遊客的來來去去,在兩地商戶和貿易往來賺的盆滿缽滿的時候,港澳台本地居民的情緒卻不斷遊走在欣喜與抵制之間糾結難解。

責編:鐵言
01
童子尿,惹得兩地生嫌
「小童便溺」,惹出兩地舌戰

    近日,《孩子在香港街頭小便 大陸夫妻與港人發生激烈衝突》的視頻在網絡上熱傳,圍觀者們在網絡上爭得唾沫飛濺,評論分析者們也都各執一詞樹立着道德標榜。這起不大不小的幼童當街便溺事件,經由知名媒體人閭丘薇露微博評論傳播後,民意陷入了無法自拔的口誅筆伐中。事件從一宗「個案」的客觀討論,演變成對「共性」的互相指責,香港與內地網民的情緒化表達,已遠遠蓋過對事件本身的討論。

    然而,幼童當街便溺或許是個案,港民情緒抵觸、網民兩地爭論的現實卻不是偶然。「蝗蟲論」、限奶令、雙非兒童等等新衍生的詞匯清晰地記述着在兩地熱火朝天的自由行交流往來中伴隨而生的問題。


摩擦頻生,「再也不去香港了」?

    在這起小孩便溺的相關新聞下面吸引了成千上萬條的網友各抒己見,而「香港人已經變了」、「香港變得沒有以前的通融,沒有為他人設想及助人為樂的精神……」是很多網友的論調,而更多的網友則甚至嚴詞呼籲「五一暫停旅遊」,表示「再也不去香港旅遊了」。在以內地人為主要群體的網友評論中,不少言辭中透露出對這次事件的憤慨,對香港的失望,對赴港遊的抵觸。

    細數爭議,兩地民眾對罵甚至引發衝突的事件在近年來接連發生。內地遊客地鐵進食被批評、內地遊客被導遊辱罵並強迫購物、內地遊客到港旅遊被港民驅趕、部分港民公然辱罵內地遊客「滾回去」、高舉港英旗幟在遊客面前叫喊等等,眾多事件疊加,內地遊客情緒受傷,香港旅遊形象受損。

    從當街便溺是否合適,到拍攝幼童隱私是否合法,從內地遊客素質,到香港青年包容心,這起小童當街便溺事件引發的爭議走得太遠,發展成了陸港兩地的舌戰,傷害兩地民眾情緒。
02
兩地自由行,曾和和美美
自由行,解兩地於水火

    香港、廣東,在2003年Sars事件中是重災區,肆意傳播的不僅僅是非典病毒,還有一股讓市場低迷不振的寒流,橫掃了房地產、餐飲、貿易、股市、旅遊等等領域,Sars期間的百業蕭條讓香港市場手足無措,陷入恐慌狀態,近乎崩盤的不僅僅是股市,更是民眾的消費信心。

    2003年春天,梁振英代表時任香港行政長官董建華全權商討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府開放中國大陸遊客到訪香港的計劃;6月29日,中國大陸與香港簽署《內地與港澳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香港政府認為大量中國大陸遊客有幫助於刺激香港經濟;7月28日,第一期港澳個人遊對廣東省4個指定城市的居民率先開始實施。

    內地居民對赴港遊熱情空前,購物環境、旅遊景點、文化差異等等都對內地遊客有巨大吸引力。而同時,對香港來說,這個能帶動旅遊、餐飲、零售等等行業的開放政策無疑是一個民眾欣喜、能救香港於水火的良策。而確實,香港自由行也確實為香港貢獻了很多,為當時的香港零售業、就業機會、經濟增長帶來不可磨滅的能量。


豁然開朗,內地遊客成「寶貝」

    2013年,香港自由行走過十年,經濟數據的高昂,或許是自由行最直接最大的喜報。

    2004年到2012年,以個人遊計劃訪港人次,年均增長23.6%。香港特區政府《香港承受及接待旅客能力評估報告》稱,當年香港面對Sars挑戰,經濟陷入低谷,個人遊「是一場及時雨,對香港經濟複蘇起到立竿見影的作用。」

    而自由行開通至2014年已逾十年,香港旅遊發展局統計,在這十年中內地赴港旅客累計超1億人次,每年為香港帶來數以百億計的港元收入。自2003年至今,單是自由行就為香港消費總額累積貢獻6300多億港元。相當於港人人均三分一的薪酬加幅,同時也為香港勞工帶來10萬多個就業機會,使香港失業率保持在3.2%左右的全民就業狀態。 

    自由行政策應該「在調整的基礎上繼續堅持和擴大」的觀點也被眾多人大代表在全國代表大會上提出討論。


不止是旅遊,更是兩岸三地真情交流

    與港澳自由行相似的是,2011年6月28日正式開啟的大陸居民赴台個人遊,同樣被認為是提振兩地經濟、促進兩地民眾真情實感交流的重大決策。

    2006年,大陸遊客最喜愛的鳳梨酥台灣當年年產值只有15億元新台幣,而2010年年產值飆升至250億元新台幣,5年內產值暴增逾16倍。
    陸客個人遊的開放,使得遊客自身可以根據自身情況而選擇遊玩路線,陸客可以選擇密集的景區、熱門的酒店,也可以選擇自己鍾愛的風景,挑選適合的民宿,這也為台灣的百貨、超市、醫療、美容等行業和中小業者帶來無限商機。台灣時事評論員江岷欽就曾這樣比喻:如果說兩岸旅遊團是點的話,那麼個人遊就是一個面的擴張,像蒲公英一樣全面開展開來,出現一種開枝散葉的效果。

    港澳自由行、赴台個人遊,兩岸三地豁然開朗的交流趨勢為經濟收益、政治催化和民間交流提供了大好機會。個人自由行的開通,使內地遊客能直接接觸到當地民眾生活、社會文化,促進了兩岸三地經濟旅遊的更大合作和互通,更是打開了兩地民眾互信了解的閘門,是和平與發展的最好闡釋。

 
    2003年4月19日,牛頭角下邨的居民在清掃走廊。香港組織了大規模的清理行動,清掃住房、飯館和購物中心,以便減緩非典的蔓延,修複香港受損的形象。
 
   在經曆了連續的赤字預算案和「非典」打擊之後,香港終於接受了「背靠祖國」的定位,大力發展與內地的經貿融合。2004年開始實行的CEPA,其中包括自由行。而此舉,扭轉了當時萎靡不振的香港市場。
 
 
   2011年6月28日大陸居民赴台個人遊正式開啟,這是繼2008年開放大陸居民團隊遊台灣以來,兩岸人員交流的一大突破。
03
情緒變質,陷入成長的煩惱
蜜戀期過,自由行是「雙刃劍」

    2003年起實施的自由行,被視為是促進香港經濟複蘇的良策,又為當地社會低學曆和低技術人士提供就業機會,當時港民社會甚至希望擴大自由行範圍,為香港帶來更多收益和實惠。

    然而初見的蜜戀期似乎已過,時移勢易,開閘互通到2011年,香港失業率回落至低水平,2011年5月1日,保障基層的香港最低工資正式實施,低技術工作甚至出現招聘困難,評論觀點開始轉向,認為自由行反而可能把人力市場拉緊。

    自由行帶來的收益和就業,在酒店、商場和財團身上十分可觀,然而在普通港民身上卻只浮現出問題。

    「去了十幾年的茶餐廳,一天突然換成金店、鍾表店。」一位香港市民抱怨,個人遊導致物價飛漲、租金高企,與本地市民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小餐館、小商店難以為繼。不少本來以內需服務業為主的零售區,開始演變成服務自由行為主的旅遊區。

    個人遊帶來物價房價上漲、資源被占、交通擁擠、生活不便等等抱怨在港民間越來越突顯。赴港生子、搶購奶粉藥品、倒賣水貨等等現象更讓越來越多的港人無法忍受。


港民「排陸」,傷內地亂香港

    港人原本的生活和消費慣性被擾亂,再加上港人原有優越感的崩盤、以及所謂「本土論述」的流傳,最終情緒擰成一股帶有地方保護主義性質的「排陸」情緒。

    2014年2月16日,香港反內地組織「反赤化、反殖民」在發起者梁金成帶領下於尖沙咀集會,舉行所謂「滅蝗」活動,高舉港英旗,對內地遊客高呼「蝗蟲」、「滾回去」。 

    2014年元旦下午,「反赤化、反殖民」、「熱血公民」及「香港本土」等極端組織一些支持者手持橫幅,高喊不文明口號,要求政府收回單程證審批權、拒絕內地孕婦赴港產子以及收緊自由行人數等。

    2012年9月,有香港居民發起「光複上水站」示威行動,針對利用自由行「一簽多行」的中國大陸走私者。

    2012年1月在最受內地自由行旅客歡迎的名牌購物街廣東道上,7個人大唱《蝗蟲天下》、《香港已黃昏》等多首改編歌曲,表達對內地人的不滿。歌曲大多針對內地和香港近年來產生的矛盾衝突。

    ……

    奶粉風波、水客問題、赴港生子占床位占港籍、人多擁擠素質低,陸客在地鐵吃東西、內地小童當街便溺等等或瑣碎或重大的事件,時時撥動着港民的情緒,刺激着香港的忍耐力。

    2014年2月16日,香港反內地組織「反赤化、反殖民」的上百名成員,在內地遊客經常購物的尖沙咀舉行所謂的「滅蝗」遊行,與愛港團體發生激烈衝突。圖為香港反內地組織成員在名牌店鋪前與內地遊客發生口角。
 
 
 
    2012年9月,香港居民不滿自由行人士占據港民生活的淨土,走私水貨客橫行、物價被推高等等問題,發起「光複上水站」示威行動。
04
自由行還該自由嗎?
自由行亮黃燈,港澳台壓力大

    不只是香港,同樣的爭議焦慮也發生在澳門、台灣,如出一轍。

    自2003年實行港澳個人遊至2011年底,大陸有7840萬人次通過自由行到香港旅遊,4600萬人次到澳門旅遊。而就2012年,到訪香港的陸客接近3500萬人次,占訪港旅客的72%;旅遊澳門的陸客約1700萬,占澳門客源市場六成。香港和澳門的旅遊市場已經大面積被大陸遊客占據。

    根據資料,開通港澳自由行以來,澳門每個居民年均接待48名旅客,酒店房間日均接待3名旅客、平均553人爭搭一輛德士。澳門學者也深深為此而擔憂,這些數字客觀公正地反映出,澳門所承受的壓力已遠高於鄰近的香港,接近澳門社會的極限承載力。

    文化素質差異、走私偷渡犯罪率增高、賣淫販毒等非法工作乘機而入、旅行團醜聞等等爭議問題也讓港澳台對自由行產生糾結的態度。 


限制陸客,還是自我檢討?

    個人遊何去何從?限還是不限?

    是否應該「控制內地旅客來港增幅」成為香港社會近幾個月的持續熱議話題,與此同時,認為深圳戶籍人口「一簽多行」的政策助長了水貨行為的觀點使得限制「一簽多行」也成為被廣泛討論的話題。據香港中文大學的一項抽樣調查顯示,63.6%的受訪者認為,應取消深圳「一簽多行」,限制深圳居民每年來港的次數,從而控制遊客總數,減少水貨客。

    曾經為香港帶去經濟發展、社會繁榮的自由行被討論是否該減少劑量、限制效果。

    香港政府及各界對限制自由行並不讚成。限制內地旅客訪港人數,會造成深遠的影響,根據香港實際情況循序漸進,有序擴大自由行城市被認為是最可行的前景。而限制自由行,也勢必會得到來自商界的反對。

    澳門也打算「全面檢討」。從澳門承載能力和旅客接待能力處罰,逐步探討「自由行」未來的發展方向。

    在台灣,野柳地質公園、故宮及太魯閣國家公園等熱門景點也是人滿為患。2012年,陸客訪台突破250萬人次,台灣當局也曾焦慮想要封頂,但也是未有定案而不了了之。 


不僅要自由,更要願意去

    開放自由行,相互交流包容是大勢所趨。限制人數、定額次數都不是解決爭議的好辦法,也不是紓解民意的真正關鍵。

    香港的壓力,是香港旅遊管理接待的能力問題,而非遊客的問題。借用林建嶽的觀點:香港酒店供不應求,反映出香港旅遊配套設施嚴重滯後,跟不上發展要求的情況暴露無遺。需要全面檢討的,不是自由行政策,而是香港整體旅遊業的承擔能力。

    然而更需謹慎的,是香港社會目前滋生的泛政治化心態。

    閭丘露薇24日針對小童當街便溺事件發聲:一件可能在任何城市都會發生的小摩擦,事件中的當事人被貼上內地人和香港人的標簽,讓很多人喪失了就事論事的能力,這真是讓人痛心的事情。

    經濟的頹勢、亞洲四小龍光環的褪色、青年生存發展的壓力、對「涉中」議題的緊張分裂等等現實讓香港陷入極端政治化的心態。對待普通內地遊客的態度不同以往,對待內地人的行為夾雜着複雜的抵觸和防備。

    而同樣的情緒也在越來越多的內地人心中流竄。打折季迪斯尼、高科技新時尚,使得內地遊客對赴港澳台自由行不由自主的向往,然而頻頻爆出的兩地矛盾和情緒衝突,也使得內地遊客和潛在遊客對赴港旅遊心生戒備。

    由一泡童子尿而爆發出的怒氣,不僅僅是港民不喜歡、不歡迎自由行的遊客,更浮現出越來越多的陸客不願意去的抱怨。這是眼下兩地微妙的情緒,是比討論自由行人數的限制更為緊迫的意識問題。 

    住在銅鑼灣的居民感慨,街邊的小吃店換成鍾表店,社區裏的藥房比便利店還多,在晚上想買罐午餐肉都不容易。港人的生活和秩序受到影響,使得普通民眾對自由行的好感日漸低迷  
 

   2014新春7天長假超過200萬人次經拱北、橫琴和灣仔等三大口岸進出澳門,內地居民約占125萬人次,導致各口岸自大年初三起幾乎天天被輪候過關人潮「逼爆」。
 

   4月初,台灣出入境管理部門為應對大陸五一假期大量遊客來台觀光,將大陸遊客來台個人遊配額由現在的每日3000人調高至4000人。而大陸多地五一赴台申請名額在4月初就已經陸續爆滿。

     國內出境遊的迅猛發展,港澳台也不再是內地遊客出境遊的第一選擇。近年來由於人民幣的不斷升值、旅遊簽證的逐步放寬、旅遊產品的多元化等因素均促使出境遊日益火爆。這在一定程度上分流了國內團隊的旅遊市場,雖然香港依然是遊客出境遊的青睞目的地,但選擇越來越分散多元。

你會因「內地小童當街便溺」等爭議事件而放棄香港個人遊計劃嗎?

不會
說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