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3日
第 89 期

通往烏魯木齊的高鐵會帶去什麼?

    
蘭新高鐵,能否為西部經濟「再加速」?
導語

    如果要把國家地理形態比作有機體,那麼,鐵路網就像分布在身體裏的血管,將養分運輸到身體的裏的各個組織器官。可以說,鐵路建設到哪裏,便把經濟發展的動力帶到哪裏。所以說,鐵路乃「國民經濟大動脈」。

    而身處中國內陸的大西北,正是因為交通工具滯後,運輸不暢,在一定程度上阻塞了其「經濟血液」的正常流通。那麼,今年年底即將運營的蘭新高鐵會為新疆、為西部地區帶去什麼呢?我們翹首以待。

責編:小婧
01
高鐵,一個時代的名詞
兩條「蘭新線」 編年體大事記

    上世紀初,從孫中山到北洋政府都有過修建內地通往新疆公路和鐵路的設想,可那時中國兵荒馬亂,即時有想法最終也付諸東流。

    1952年,新中國百廢待興,毛澤東把目光投向遙遠的西部,發出修築蘭(州)新(疆)鐵路的號令。當年10月1日,蘭新鐵路破土動工,6年後鐵路鋪軌到哈密,結束了新疆沒有鐵路的曆史。

    1992年,蘭新鐵路複線開工建設,兩年後全長1622公裏的複線完工,年運輸能力從原來1200萬噸增加到3000萬噸。2008年起,蘭新鐵路新疆段電氣化改造拉開序幕,4年後全線通車運營,貨運能力提升一倍。

    2009年,蘭新鐵路第二雙線即蘭州到烏魯木齊高鐵新疆段正式開工,2013年11月25日鋪軌完成,預計2014年底開通運營,屆時,從哈密到北京旅客列車運行時間將由現在30多個小時將縮短一半。

 

蘭新高鐵:通往新疆的首條高速鐵路

    大漠、戈壁、陽關、西域,一條穿越大漠戈壁的現代化大通道在隱隱崛起。在舉世聞名的絲綢之路上,建設中的蘭新鐵路第二雙線是一條橫貫東西的現代「鋼鐵絲綢之路」。此線路新疆段基本與蘭新鐵路既有線走向一致,地理狀態複雜,自然環境惡劣,「天上無飛鳥、地土不長草,風次石頭跑」是大部分線路區段的真實寫照。

    經過5年施工,蘭新鐵路第二雙線線下主體工程及相關配套工程目前已經接近尾聲,計劃今年8月1日開始實施西寧至蘭州段聯調聯試,9月1日開始實施西寧至新疆段聯調聯試,預計將於今年年底開通並進入試運營。

    蘭新鐵路第二雙線又稱蘭新高鐵,是連接蘭州市與烏魯木齊市的高速鐵路。它是新疆通往內地的首條高速鐵路,也是目前世界上一次性建設裏程最長的高速鐵路,投資估算總額1435億元。這條鐵路於2009年底開工建設,橫跨甘肅、青海、新疆3省區,正式運營後,烏魯木齊到北京的列車運行時間將由現在的40多個小時將縮短至12小時左右,實現朝發夕至,蘭州到烏魯木齊也將縮短至8小時左右。

    2007年之前,中國還沒有一條可以稱為「高速」的鐵路。而來自2012年10月30日「解讀中國高鐵最新發展」研討會的數據則表明,截至當時,國內目前已開通的新建高速鐵路為7536公裏,基本完成了中長期鐵路網規劃中建設1.6萬公裏客運專線目標的一半——「中國已成為世界高速鐵路係統技術最全、集成能力最強、運營裏程最長、運行速度最高、在建規模最大的國家。」從零到五個「最」,中國只用了不足5年的時間。雖然7·23動車事故說明中國高鐵不夠完美,但不可否認,快捷高效的高鐵正在深刻地改變人們的生活以及中國的經濟版圖。 

 

    1959年12月31日,蘭新鐵路通車到新疆哈密,全疆各族群眾代表紛紛圍觀。圖為攝影家翻拍"鐵龍"進疆,老蒸汽機車通車哈密的老照片。
 
 
 
 
   蘭新鐵路第二雙線的線路東起甘肅省境內蘭州西站,途徑青海省西寧,甘肅省張掖、酒泉、嘉峪關,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哈密、吐魯番,最終引入烏魯木齊二宮站,是新疆境內的第一條高速鐵路。
 
02
從無到有 「舊鐵路」與「新高速」
蘭新鐵路承載力「力不從心」

    1952年,中國開工修建了一條當時境內最長的鐵路:從蘭州到烏魯木齊的蘭新線。經過10年的艱苦施工,蘭新鐵路於1962年通車。目前,這條鐵路是「絲綢之路」和「亞歐大陸橋」上重要的鐵路運輸通道。

    蘭新鐵路是國家「八縱八橫」鐵路網主骨架之一陸橋通道的重要組成部分,1966年全線交付運營,是新中國成立後建成的最長的鐵路幹線。蘭新鐵路東起蘭州站,終至烏魯木齊西站,全長1903公裏,是新疆通往內地各省區的唯一鐵路通道,也是我國與中亞、歐洲直通的三條國際通道之一。

    甘、青、新三省區擁有近30%的國土面積,煤炭資源占全國儲量的40%,石油和天然氣資源占陸上油氣資源總量的25.5%、27.9%,是我國重要的能源儲備基地。隨着西部地區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特別是甘、青、新等省區能源戰略地位的顯現,使得蘭新鐵路這一交通要道的運輸承載能力日顯「力不從心」,運量幾乎飽和,已無法滿足沿線經濟的發展需求。

    蘭州是西部鐵路上重要的鐵路交通樞紐,隴海、蘭新、包蘭、蘭青、青藏等鐵路為骨架的西部路網在這裏交匯延伸,蘭州也成為連通西安、烏魯木齊、拉薩、西寧、包頭、敦煌等重點城市的結點。未來蘭州將更是連接東部與西北、西北與西南地區的重要通道。在蘭州和烏魯木齊間再修建一條新的骨幹運輸通道已時不我待。

 

新交通大動脈——蘭新高鐵 「應運而生」

    作為新交通大動脈的重大控制性工程,新建的蘭新鐵路第二雙線是《中長期鐵路網規劃》的重點項目,也是2009年西部大開發計劃新開工的18項重點工程之一。

    蘭新高鐵建設標準按200-350km/t一級雙線電氣化高等級鐵路標準建設,設計時速為200公裏,蘭州至西寧段和哈密至烏魯木齊段線下預留提速為250公裏/小時。自蘭州西站引出,經青海省西寧、甘肅省張掖、酒泉、嘉峪關、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哈密、吐魯番,引入烏魯木齊站,線路橫跨新疆、甘肅、青海三省。穿越黃土高原、祁連山脈、河西走廊、哈密及吐魯番盆地、天山山脈、準噶爾盆地等七大地貌,共設計橋梁499座,隧道64座,沿線共設31個車站,全長1776公裏。

    此線路是我國首條在高原高海拔地區修建的高速鐵路,被譽為高鐵「新絲路」。這條沿着古代的「絲綢之路」修建的高速鐵路由於地理條件複雜,建設時要克服高海拔、高寒、高溫、防風等多種技術難題。這條高鐵線路所經烏鞘嶺、天山等處為山嶽地區,其余絕大部分是戈壁灘,部分是鹽漬土、沙漠等不良地段。疏勒河至煙墩、哈密至鄯善通稱「百裏風區」,吐魯番至鹽湖稱「三十裏風口」,全年有三分之一的時間為大風期,常年風力達7-8級,為建設和運輸帶來極大困難。

    因運營需要,蘭新鐵路進行過多次改擴建及電氣化改造工作,並采用線上無砟軌道道床、軌枕鋪設采取工具軌法和軌排框架法兩種方法精測精調,鋼軌采用鋼球法鬆動的施工舉措,能充分保證高速列車安全運行。線路開通後,它將主要承擔客運任務,而既有的蘭新鐵路將以貨運為主,輸送能力將提高兩倍以上。

 

新老蘭新線:客貨分工 相輔相成

    作為國內最長的客運專線,蘭新鐵路第二雙線建成後,將與既有蘭新鐵路雙線合理分工,實現客貨分離。原有的蘭新鐵路線將承擔貨運職責改為貨運專線,重點用於煤炭等優勢資源外運,從而提高蘭新鐵路的運輸能力和服務水平,並與既有的隴海、蘭渝、包蘭、太中銀等鐵路緊密銜接,形成輻射範圍更廣、服務人口更多的西部鐵路運輸網絡,構成西北地區至華北、中南、西南地區的大能力運輸網路,大大提升。

    在經濟一體化加快、亞歐經濟合作交流不斷擴大的背景下,橫貫祖國廣袤西部的新老兩條蘭新鐵路相輔相成,為蘭州乃至整個西部地區的發展帶來了無限機遇和發展空間。通道將成為「商」道,路橋將成為「商」橋,既能滿足人們出行需要,又可拓寬甘青新三省區以及中亞、歐洲等地煤炭、棉花等優勢資源運輸通道,擴大西部地區向西對外開放合作的經濟格局,促使三省區資源優勢盡快轉化為經濟優勢,同時也有利於優化國家煤炭開放布局,加快西北地區煤炭資源開發和外運。作為國內最長的客運專線,蘭新鐵路第二雙線建成後,將進一步提升亞歐大陸橋鐵路通道的運輸能力和質量,對擴大國際交流合作、推動西部地區經濟發展產生重要意義。

 

   目前,蘭新鐵路為連接內地與新疆之間的唯一幹線鐵路。鐵路沿線既有水草豐美的河西走廊,又有寸草不生的戈壁沙灘;既有新興的工業城市,又有璀璨文化的古邑;既有瓜果飄香的原野,又有海市蜃樓的幻景。
 
 
 
 
 
   蘭新鐵路火焰山站,距離烏魯木齊以東230公裏,因地處新疆吐魯番火焰山腳下而得名。圖為蘭新線火車穿過火焰山。
 
 
 
 
 
 
   蘭新高鐵建成後,將形成蘭新通道內新的大能力鐵路幹線,實現西部地區與內地的快速客運連接,同時使既有蘭新鐵路貨運運能得到釋放。圖為第二條歐亞大陸中國段。
03
現代「高速絲路」 推動西北商貿繁榮
快速鐵路運輸通道 縮小西部時空距離

    從蘭州到烏魯木齊,相距1900多公裏。古代人們騎着駱駝行走,需要兩個月才能到達。現在,一條連接兩座城市的高速鐵路把兩地間的旅行時間縮短到8小時。

    蘭新高速通車後,從蘭州出發,1小時內可通達西寧、白銀、天水,2小時內通達寶雞,2.5小時直抵古都西安和神奇九寨,3小時到達塞外名城銀川,4小時不僅可以通達省內各市州政府駐地還能到達天府之都四川成都,6小時到重慶,8小時到烏魯木齊、到北京⋯⋯加快建設中的西部鐵路路網會讓空間的距離越來越短,時間的效率越來越高。蘭新鐵路二線建成後,將大大縮短西北地區與中東部和西南地區的時空距離,提供更加便捷、舒適的出行環境。

    在縮短運輸時間的同時,蘭新高鐵的修建,將在甘肅、青海、新疆三省區之間形成一條新的大能力快速鐵路運輸通道,與既有蘭新鐵路基本並行,形成雙線並行運輸格局,與隴海、蘭渝、包蘭、青藏線共同構成西部鐵路網絡,大幅提高蘭新鐵路以及西部鐵路網的運輸能力,增進西部地區對內對外經濟交流和人員往來,降低運輸成本,提高運輸能力,為甘肅、青海、新疆三省區經濟社會發展提供有力的運輸保障。

 

「高速絲路」改變西北經濟結構

    目前,蘭州至烏魯木齊間最快列車運行時間長達22小時,特快列車平均運行速度僅為86.5公裏/小時。從幾十個小時到幾個小時,「高速絲路」改變的不僅是速度,還有中國西北的經濟結構。曾經,中國絲綢曾是「絲綢之路」上的主要貿易品,如今,「高速絲路」沿線,農產品、旅遊、新能源、物流等多種產業也呈繁榮之勢。

    在古代,只有富裕的家庭才能享用西域的葡萄,如今,敦煌每年約有10萬噸新鮮葡萄通過鐵路運輸到中原地區,進入「尋常百姓家」。「如果在古代,10萬噸葡萄需要5000峰駱駝運輸一兩個月」。敦煌市七裏鎮農民牛新軍說。交通線路的暢通,使得敦煌現在也成為與新疆吐魯番齊名的「葡萄溝」。

    甘肅玉門市城郊的戈壁上,1100多座高大的風電塔像白色森林在戈壁上綿延逾40公裏。玉門市市長宋誠說,鐵路運輸的便利使鋼鐵等原材料大量引進成為可能,玉門市正在抓住機會建設「絲綢之路」上的新能源和裝備制造業基地。「蘭新高鐵開通後,2015年這兩個產業的年銷售收入將達到150億元」。

    蘭新高鐵開通不僅惠及當地特產、新能源產業的發展,它還與古代絲綢之路在西北的線路基本平行,為西北地區文化旅遊產業發展帶來新機遇。甘肅旅遊部門預計,蘭新高鐵開通以後,甘肅敦煌、嘉峪關、張掖等重要旅遊景點的遊客將會出現井噴式增長。

    蘭州鐵路局介紹,蘭新高鐵貫通將使我國西北地區的鐵路運輸網實現一次新的飛躍,也將助力實現絲綢之路再度繁榮。「蘭新高鐵將帶動甘肅、新疆等多個西北省份共同發揮區位優勢,形成中國向西開放和歐亞國家走向中國腹地的雙向黃金通道,使沿線國家和地區的貿易投資更加便利,」以蘭新高鐵為主幹的高速鐵路網絡也將使為西部帶來無限商機。

 

實現歐亞大陸經濟整合 建立「陸權戰略」

    蘭新高鐵開通後,無論從時間、空間,或是當地經濟,普通民眾都可觸及到它所帶來的變化。而從國際政治經濟秩序來說,它還為中國提供了戰略想象的空間和實施戰略的平台。

    上海大學張海東教授表示,高鐵西進對於中國西部地區經濟發展的推動作用,其重要前提是要成功打通亞歐大陸,使中國西部通往中亞、南亞、中東、東歐、俄國最後直至西歐的各條高鐵路線相關聯,形成一體化的區域市場,帶動歐亞大陸的經濟整合。貫通歐亞大陸的交通大動脈將把沿線各國的生產要素重新組合,可以在各國制造出新需求,吸引來新投資。

    同時,重要交通工具的發展可以改變國際政治經濟的基本格局。以蒸汽機為動力的近代海洋交通技術曾經把這個世界從「陸權時代」變為「海權時代」。中國的西部與中亞相連,距中東的陸上距離也不遠。那裏是世界上石油、天然氣,以及其他各種礦物的主要產地。當高鐵經過歐亞大陸的能源、資源、人口、資本和技術大國時,這些生產要素必然開始具有高度的流動性。當中國高鐵技術突飛猛進的發展開始顛覆人們關於空間和距離的觀念時,「陸權時代」的回歸也變成一種現實可能性。
 

 
    2012年8月1日,兩列火車從建設中的蘭新高鐵新疆哈密立交特大橋邊駛過。隨着蘭新高鐵重點控制性工程新疆哈密立交特大橋第576片箱梁架設到位,蘭新高鐵順利"挺進"哈密市。
 
 
 
 
    2013年10月21日,蘭新高鐵新疆哈密鹽泉段,建設者在電氣化工程車上安裝接觸網電纜。
 
 
 
 
 
 
 
 
 
 
 
 
 
 
 
 
 
    圖為2014年4月16日,工人在蘭新第二雙線甘肅張掖段進行最後施工。

     渴望走向世界的中國鐵路業幾乎是在一夜之間崛起的。著名社會學家、美國杜克大學教授高柏指出:「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時,中國政府把投資中的1/3花在高鐵上。很多人認為這根本不值。」然而事實上,「高鐵是中國在改革開放後發展的唯一能改變21世紀國際國內政治經濟基本格局的戰略產業,它的發展將對中國的命運有着重大影響。」

     與京滬、京廣等線不同的是,一路向西的蘭新高鐵,除了將新疆變成中國經濟第二個增長極,重塑西部區域經濟版圖之外,它更大的作用是「實現歐亞大陸經濟整合,為中國建立陸權戰略」。

 


 

世界上最發達的美國,為什麼不建高鐵?

美國政府「窮」,高鐵投入太大;
征地、拆遷會有巨大阻力;
美國經濟以消費為主,難吸引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