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6日
第 87 期

樸槿惠:苦難造就總統 哲學塑成人生

    
波折的人生,使她成為優秀的政治家。
導語

    在普羅認知中,政治本是男人的遊戲,能走入政治圈的女性本就鳳毛麟角,更不要說身處權力的巔峰。2012年12月,樸槿惠高調當選為韓國首任女總統,此時距離她的父親——韓國最具爭議的前總統樸正熙——被槍殺在任上已經33年。

    樸槿惠創造了政壇奇跡,並且這個奇跡可能還會繼續。纖弱外表難掩其內心強大,就在日前,樸槿惠於訪德期間公開拋出了「半島統一」的話語,雖遭朝鮮「炮轟」,卻仍驚世駭俗。相信她在東北亞地區會有更多作為。而這位傳奇女總統的人生,與中國更有着解不開的情緣。

責編:小婧
01
政治宿命:曆盡艱辛 重返青瓦台
第一位女性總統 韓國進入「樸槿惠時代」

    「我沒有父母,沒有丈夫,沒有子女,國家是我唯一希望服務的對象。」樸槿惠如此形容自己。2012年12月19日,60歲的樸槿惠以高達51.6%的得票率當選韓國總統。至此,她打破了韓國政壇「男人掌權」的慣例,成為韓國第一位女總統、第一位未婚總統、第一位第2代的總統(父女總統)和第一位得票過半數的總統。

    樸槿惠在政壇中一向以冷峻、嚴謹、果敢的形象示人,被稱為「冰公主」。在支持者眼中,跌宕人生,塑造了其堅韌的品格。而在反對者眼中,她是「獨裁者」的女兒,是獨裁政治的延續。對樸槿惠而言,她的家庭所經曆的傷心事遠比開心事多得多,父母遇刺、親信背叛、政治負重、與死神擦肩,這一切對任何一個女人來說都是「不能承受的生命之重」,而她,卻堅持了下來,並以一顆愛國、為國的赤子之心站上了權力的最高峰。

 

 

隱士出仕:卷土重來 帶領「男人黨」走出絕境

    樸槿惠在自傳《絕望鍛煉了我》中提到,每當遇到難以承擔的試煉時,她心中都會浮現「要是能出生在平凡家庭該有多好」的念頭。「我之所以能夠堅強地撐過來,主要原因在於我的人生不屬於我一人。」

    上世紀90年代末,金融危機席卷韓國,韓國人民開始懷念樸正熙時期(當政18年,1962-1979)經濟的高速發展。在韓國媒體對曆史人物和曆屆總統的民意調查中,樸正熙以70%的支持率名列榜首。此時,樸槿惠也適時地回到了公眾視線。樸槿惠說,父親那個年代,最緊迫的任務就是從朝鮮南侵的威脅中保護國家,使國民脫離貧窮和饑餓。在進行民主化運動的過程中,受害人也的確存在。「我對那些人抱有非常大的歉意。我唯一能報答那些人的方法,就是將父親生前未完成的民主化事業發揚光大,並努力讓國家變成一個人民生活富裕的國家。」對於正在競選的政治家來說,如此之類的演講可以被稱為是「政治表演」,而樸槿惠的經曆,足以讓韓國民眾相信此番言論是出自她的真心。

    1998年4月,在大邱達城郡補缺選舉中,45歲的樸槿惠打出「為完成父親未完成的事業盡一點力」的口號,加入大國家黨(韓國新國家黨的前身),以壓倒性的優勢當選為國會議員。大國家黨一直被認為是韓國最以男性為中心的政黨,樸槿惠的女性特質為其帶來了一股清風,她佩戴母親的首飾,模仿母親的發型。她具備了傳統韓國婦女的溫柔、有禮、安靜和耐心,同時又繼承了父親的鋼鐵意志。樸槿惠講話明快簡潔,行事作風果斷、務實,「剛柔相濟」的作風使她一躍成為人們最喜愛的國會議員之一。此後,她先後5次高票當選國會議員,獲稱「選舉女王」。

    2004年,當大國家黨由於政治醜聞瀕臨絕境,樸槿惠挺身而出當選黨首。她賣掉黨部大樓「還債」,走遍全國表達「悔改」,並搭建帳篷作為「黨舍」。一年之後,她成功帶領大國家黨重返第一大黨位置。2006年5月,地方選舉期間,樸槿惠遭到不明身份男子用文具刀襲擊,右臉被割傷,醫生為她縫了17針。遇刺後,樸槿惠用手捂住傷口,仍想發表講話。雖然在2007年在黨內總統候選人競選中敗給李明博,但是5年後,樸槿惠再次出發。此次,60歲的樸槿惠終於重返青瓦台。

 

    2013年2月25日,韓國曆史上第一位女性總統樸槿惠在韓國國會議事堂前的國會廣場正式宣誓就職,成為韓國第18任總統。
 
 
 
 
 

   2006年5月20日,身為韓國最大在野黨「大國家黨」代表的樸槿惠在首爾幫助該黨候選人吳世勳競選首爾市長。當她準備發表助選演講時,遭到暴力襲擊,右臉被文具刀割傷,傷口長達11厘米。
 
02
往事如煙:從「第一女兒」到「落難公主」
「痛苦,那是因為我活着」

    高中時期,樸槿惠的學習成績一直是第一名,不過也有「過度成熟」和「因過度慎重而沉默寡言」的評價。雖然母親陸英修非常希望樸槿惠學習史學,但她卻考入了西江大學電子工學係。母親曾經多次說,「槿惠好像沒有選擇普通女性所選的平凡道路」。沒想到多年之後,母親的話一語中的。而母親遇刺身亡,成為樸槿惠第一次人生轉折。

    1974年8月,陸英修被持有日本護照的朝鮮人文世光開槍射殺。此時22歲的樸槿惠,正在法國與朋友們旅行,匆匆回國也沒有見到母親最後一面。由於父親不肯續弦,年輕的樸槿惠代替母親履行「第一夫人」的責任。在樸槿惠當時的日記中,記載了這樣一句話:「現在我的最大的義務是讓父親和國民看到父親並不孤單。灑脫的生活,我的夢想,我決定放棄這所有的一切。」22歲,年輕的樸槿惠就擔起了「國家」與「政治」的重任,她一直遵循母親的教誨,作為第一夫人,必須比別人還要勤奮,這樣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有效地完成更多事情。國內民意、國外外交,樸槿惠正式登上了政治舞台,她說:「我相信只要多處理一件民怨,就能讓國民過得更好些。身為第一夫人的生活就像是蝴蝶破繭而出的過程,我要用盡力氣拚命往外飛。」

    5年後,樸槿惠人生中第二次轉折真正讓她感到了絕望。1979年10月26日,樸正熙到情報部長金載圭官邸吃晚飯。席間樸正熙斥責金載圭工作不力,金載圭一怒之下,拔槍將總統射殺。父親的死對樸槿惠打擊巨大,她身上也出現不明斑點,醫生說人在遭受巨大打擊的時候才可能出現這種現象。1981年,樸槿惠曾在日記中這樣寫道:「痛苦是人類的屬性,它能夠證明人還活着。」

    父母相繼離去,不僅令樸槿惠經曆喪親之痛,同時遭遇了令人心寒的背叛。樸正熙死後,樸槿惠和弟弟妹妹離開了青瓦台,回到老屋中居住。隨後的韓國總統全鬥煥掀起了一場批判樸正熙的運動。樸槿惠曾在電梯裏見到了樸正熙時期的一名部長,她高興地招呼「您好」,但此人直到出電梯都沒有看她一眼。

    樸槿惠回憶說,「在擔任第一夫人時,我可以了解國家整體脈動的權力最上層,但是父親離世後,我也嚐盡了社會最底層的滋味。面對無數出賣,我就站在山崖邊緣岌岌可危。被信賴的人背叛,讓我看清了人類對於欲望和權力的執着。」苦難與背叛紛至遝來,讓樸槿惠在絕望中不斷成長,之前累積的外交手腕、政治動向,如今的人情冷暖,可能正是使她成為一名合格政治家的必要條件。

與中國哲學相遇:艱難歲月中讀馮友蘭

    為了走出失去親人的苦楚,樸槿惠開始閱讀大量書籍,以求獲得平靜和安慰。其中中國的《論語》、《貞觀政要》、《明心寶鑒》、《近思錄》都是她案頭常備的圖書。在出仕之前,樸槿惠一直想不明白,給韓國帶來經濟飛躍的父親,為何不受國民擁待?這樣的父親卻被最親密的下屬射殺在宴席之間。她對所發生的一切難以理解,也難以接受。而中國學者馮友蘭的《中國哲學簡史》「讓我重新找回內心平靜的生命燈塔,它蘊含了讓我變得正直和戰勝這個混亂世界的智慧和教誨。」

    馮友蘭說,這世界上有各種人,每一種人都有那一種人所能達到的最高成就。從事政治的人,有可能成為大政治家;從事藝術的人,可能成為大藝術家。但是職業上的成就,不等同於作為一個人的成就。專就人本身來說,最高成就應該是什麼呢?中國主流哲學家的答案是,內聖外王!內聖,是指修養的高度;外王,說的是人的社會功用。只有具備最高精神成就的人,才最適合為王。現在,答案開始清晰,樸槿惠意識到父親有積極的社會功用,修養卻沒有達到足夠的高度,不足以服眾。

    在閱讀中,樸槿惠寫下了大量日記,記載經典引導下的心靈跋涉。她說:「讀中國哲學,難在暗示處,妙也在暗示處。」她用先賢的思想分析過去的災難:「『躬自厚而薄責於人,則遠怨矣。』責之急,怨之深,父親之刺,大概因由於此!」樸正熙當政時,一方面大力發展經濟,對工人施與恩惠;一方面極力壓制言論自由,打擊異己。他主持建造了韓國第一條高速公路,卻拘捕殺害數萬知識分子和反對派。薄責於人,難以服眾,是父親從政的致命傷。

    此後樸槿惠的一切言行,都體現出中國哲學智慧和個人痛苦經曆交相作用的複雜烙印。她秉守儒家的中庸之道待人接物,言語不多,語速也不快,對人不顯熱情,也決不冷淡。她推崇馮友蘭儒道兼修的觀點,又信奉老莊的無為而治,喜歡遵循規律辦事。1989年,弟弟樸志晚因為沉迷毒海被拘押,樸槿惠不拯救也不探視,妹妹指責她冷血,她回應說:「『反者道之動』,任何事情發展到了一個極端,就會走向另一個極端。他可以自己拯救自己的!」 

    在日常生活中,她嚴守道家的養生說,穿最簡單的衣服,吃最簡單的食物,且從不吃飽,常年保持不超過26英寸的腰身。從20世紀80年代初到90年代中期,長達十幾年的時間裏,她唯一參與的社會事務是嶺南大學的理事長。她找回了真正的平靜,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她說:「過去我刻意模仿父母,現在我認為,一個有深度的靈魂,是要遭遇思想的探索和人生的磨礪的!」


 

 
    樸槿惠生於1952年,是家裏的長女。1961年,父親樸正熙發動政變;兩年後,11歲的樸槿惠隨父母入住青瓦台,成為韓國第一家庭的長女。圖為樸家入住青瓦台後的全家福。前左為樸正熙;前右為其夫人陸英修;最後排為長女樸槿惠;陸英修左為次女樸槿令;樸正熙右邊為兒子樸志晚。
 
 
 
 
 
 
 
 
 
 
 
   圖為樸槿惠在父親樸正熙的監督下練習書法。樸槿惠回憶說,父親工作時嚴肅,甚至有些鐵腕,但面對家人,總是和藹可親,並十分注重兒女們藝術方面的培養。
 
 
    樸槿惠的母親陸英修於1974年遭刺殺後,匆匆結束法國留學生涯回國,一度代行「第一夫人」部分職責。圖為1977年12月20日,樸槿惠在母親的雕像前駐足緬懷。
 
03
樸槿惠政府外交辭令 「親中反日圍朝」
朝韓關係:「信任進程」與「均衡政策」下的危機

    樸槿惠從中國哲學裏收益頗多,而其中的處世之道也為其執政、外交增色不少。

    3月28日,韓國總統樸槿惠在德國德累斯頓工業大學發表演講時向朝鮮提出了三大提議,表示朝鮮半島應以東德和西德為榜樣,實現和平統一。而朝鮮國防委員會(NDC)發言人4月12日首次就此做出官方回應,稱德國的統一是西德吞並東德的結果,指責樸槿惠勾結外國勢力妄圖吞並朝鮮,所謂的宣言不過是「虛偽和欺騙的夢話」,同時指責韓國總統提到的朝鮮經濟危機和饑餓是「對自己同胞的侮辱」,是把民族內部問題帶到海外、卑躬屈節的民族叛徒的胡言。

    與此同時,4月14日,朝鮮祖國和平統一委員會書記處發表聲明,否認朝方關聯韓國近期在其境內發現的3架無人駕駛飛機,稱韓方把無人機與朝鮮掛鉤以污蔑朝鮮。朝鮮警告,韓國將為侮辱朝鮮及其領導人付出代價,稱朝鮮「絕不會容忍」敵方的污蔑,「會讓他們為魯莽言論付出高昂代價」,並稱「樸槿惠是污蔑朝鮮的『主犯』」。

    「德累斯頓宣言」與無人機事件,把朝韓關係又推向了不和的高潮。顯而易見,朝方對樸槿惠為首的韓國政府還是有諸多不滿。關於韓朝關係, 2011年,樸槿惠曾發表題為《面向新的朝鮮半島》的文章,表明了自己對統一、外交、安保政策的構想。樸槿惠在文中指出,韓國統一、外交以及安保政策的關鍵是「信賴外交」和「均衡政策」。在朝鮮未發表聲明時,樸槿惠在4月12日一連三次表達與朝鮮對話願望。這是朝鮮半島局勢劍拔弩張時,樸槿惠首次表示願意舉行韓朝對話。樸槿惠的表態,給「高燒」不退的半島局勢帶來了「一絲涼意」,讓國際社會感受到樸槿惠的理性和務實。

    眾所周知,自半島局勢緊張以來,樸槿惠一直不「示軟」,一再表示絕不能容忍朝鮮威脅半島和平,並不斷要求朝鮮立即停止「挑釁」,放棄核武實驗,進行「正確的選擇」。樸槿惠為何「突然」表示願意南北對話,態度忽然逆轉?其實不然。樸槿惠與朝鮮的關係,可以追溯到2002年。

    2002年,樸槿惠曾訪問朝鮮,受到金正日專門接見,而那時她只是在野黨的議員。金正日為1968年特殊部隊襲擊青瓦台事件向樸槿惠致歉。而且,金正日聽取了樸槿惠有關設置朝韓離散家屬常設見面場所、尋找朝鮮戰爭期間失蹤者、邀請朝鮮足球隊訪韓等方面的建議,還特許她從板門店返回韓國。此次平壤之行,使得樸槿惠非常感激,自稱體會到了金正日的「特別關照」。她事後說,在訪問期間曾多次「鼻子發酸,熱淚盈眶」。所以,對於樸槿惠來說,溝通與對話,也許朝韓問題最好的解決方式。

 

日本:倒退性言論使韓日無法形成信用關係

    拒絕和安倍握手、對安倍用韓語打招呼漠視、在會議中毫無眼神交流,在3月25日的美日韓三國領導人荷蘭海牙會談上,樸槿惠的舉動被日媒稱為「失禮和幼稚的行為」,韓國民眾則普遍力挺。最終,媒體稱,樸和安倍在奧巴馬的「撮合」下握了握手,這場「Political Drama(譯:政治戲劇)」的「完美收官」把三國立場及態度顯露無疑。同時,這也是韓國總統樸槿惠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一年多來首次進行正式會晤。

    自從樸槿惠就任韓國總統以來,從未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進行過首腦會談一事。樸槿惠曾在記者會上強調「如果想要進一步發展兩國關係,就必須在事前進行充分的準備」,並表示現階段討論兩國首腦會談一事還為時過早。

    1910年到1945年間,日本對朝鮮半島實施殖民統治。1919年3月1日,朝鮮半島爆發反抗日本殖民統治的「三一運動」。樸槿惠認為,「一方為施暴者、另一方為受害者的」曆史事實「即使一千年以後也不會變」。樸槿惠強調日方改變態度,兩國才能「曆史包袱」、面向「未來」。日本安倍晉三政府一方面呼籲「面向未來」,而另一方面多次就島嶼爭端釋放強硬表態並對曆史不持悔意,日方在樸槿惠就職前後就島嶼爭端的一些舉動也頻頻「激怒」韓方。韓日關係因獨島主權歸屬爭端墜入低谷。

    在就職演說中,樸槿惠把韓國的外交重點定義為發展與「美國、中國、日本、俄羅斯等國」加強互信。與前任李明博相比,「四強外交」的國家沒變,但中國的位置從第三位上升至第二位,把韓美關係和中韓關係放到幾乎同等重要地位。據日本《產經新聞》的觀察,近來韓國明顯傾向中國,形勢對日本來說可謂相當嚴峻。過去,曆任當選者在與美國大使會面後,必定會會見日本大使,但這次中國大使首次排在第二,日本大使降至第三。關於引渡在靖國神社縱火的中國嫌疑人問題上,韓國拒絕了日本的要求,而是將其送回中國。此外,以往無論是在正式還是非正式場合,韓國在提到主要國家的國名時,排名順序始終是「美國、日本、中國、俄羅斯」,但現在很多場合是按照「美國、中國、日本」的順序。過去經常聽到「傳統友邦日本」這樣的說法,而今則很難聽到。

 

中國:多次訪華 開啟「心信之旅」

    按照有關專家的說法,中韓關係在樸槿惠的前任李明博時期已經降到了「1992年建交以來最低谷」。而樸槿惠的上台,不僅緩和了韓中局勢,更把兩國塑造成為「老朋友」般的親密關係。

    早在樸槿惠成為總統之前,樸就以已大國家黨黨首、國會議員、大國家黨前黨首、李明博特使的身份四次訪問中國。2005年5月,她首訪中國,受到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接見。樸槿惠高度讚賞中國共產黨在領導國家發展中表現出來的卓越執政能力,對中國改革開放取得的巨大成就感到十分欽佩;2006年11月,樸槿惠親自挑選三箱之多新農村運動的書籍帶到中國;2008年1月,據朝鮮日報報道,胡錦濤會見樸槿惠時,北京下起了大雪。胡錦濤表示:「樸槿惠訪華還帶來了瑞雪,相信2008年一定能取得豐收。兩國中央政府之間的關係也會取得豐收」;2011年11月,樸槿惠在沒有原稿的情況下用漢語致辭3分鍾並接受采訪,顯示出「流利順暢」的漢語實力。另外,樸槿惠還曾應邀在北京大學、中央黨校發表演講,多次訪華期間,還曾經訪問重慶、煙台等地。

    自學漢語、熱愛中國哲學、「初戀」是趙雲、愛吃川菜、會唱中國歌曲、成為國家最高領導人之前就與中國領導人「打成一片」……在韓國曆史上,樸槿惠似乎是第一個與中國有頗多「情感因素」的總統。憑借與中國的諸多淵源,樸槿惠試圖進一步增進中韓關係,在經濟發展、半島穩定等議題上與中國形成良好的合作關係。樸槿惠上任後,派出的第一個特使團就是前往中國的特使團,這一舉動打破了韓國在外交傳統中首先向美國派特使的做法,兩國的親疏關係可見一斑。

    2012年6月27日至30日,樸槿惠成為總統後的「高格調」訪華更是把中韓關係推向親密高潮。據韓方公布的名單,隨樸槿惠訪華經貿代表團人數為71人,創曆史新高,甚至超過了美國之行。韓國派出這麼龐大的經貿代表團,體現了韓國對中國市場的重視。而且,韓方選擇「心信之旅」作為此訪代名詞經過深思熟慮。樸槿惠在釣魚台國賓館發表演講,她以字正腔圓的中文引用一句俗語稱:「先做朋友,後做生意」。在清華大學的演講中,樸槿惠稱中國夢與韓國夢是一致的,兩國關係基於共同的夢想更顯親切和融洽。

    此外,樸槿惠在訪華期間於2012年6月29日會見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延東時,提出在朝鮮戰爭停戰60周年送還韓國軍方管理的360具中國軍人遺骸。據悉,樸槿惠的提議是突然進行的,就連韓國外交部也只有核心負責人知情。2014年3月28日,韓國方把已經封棺入殮的437具中國軍人遺骸從臨時安置所運出,運抵沈陽並舉行交接儀式,已逝英魂歸故裏,樸槿惠政府又把中韓關係拉近了一大步。

 


 

 
    2002年5月,身為在野黨議員的樸槿惠受到時任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日的接見。在抵達平壤後的第二天晚上,金正日來到樸槿惠下榻的賓館,與她進行了約1個小時的談話,然後又花約2個小時與她共進晚餐。用樸槿惠的話說,那「雖然是初次見面,但也許是父輩之間的曆史緣故,我們之間所談的一切都非常坦率,開誠布公」。
 
 
 
 
 
 
 
 
 
 
 
 
 
    2014年3月25日,荷蘭海牙核安全峰會,韓美日三國首腦舉行會談。韓日兩國的關係自安倍參拜靖國神社後逐漸惡化,此次會談是樸槿惠上台後首次會見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圖為樸槿惠在奧巴馬的見證下與安倍晉三「友好」握手。分析人士認為,日韓兩國關係近年來因曆史問題降至冰點,難以在短期內回暖,兩國關係的修複將是一個長期過程。
 
 
 
 
 
 
 
    2013年6月27日,中國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人民大會堂同韓國總統樸槿惠舉行會談。兩國元首就發展中韓戰略合作夥伴關係、加強在朝鮮半島局勢等重大國際和地區問題上的合作深入交換意見,達成廣泛共識。

     政治中雖然多多少少會摻雜些情感因素,但面對有爭議問題時,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國家間的親疏終歸還是以利益為主。樸槿惠還能為中國做什麼?日本《讀賣新聞》社論稱,中韓「反日共鬥路線」愈發明顯,樸槿惠正和中國統一步調。


 

樸槿惠促進半島統一的提議是「虛偽夢話」嗎?

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