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5日
第 84 期

代客掃墓,緣何有市場?

    
代客掃墓不僅僅是服務,更顛覆了傳統。
導語

     清明節至,人群都在前往掃墓上墳、外出踏青的路上忙碌,然而有這樣一項創意,它改變了一些人的掃墓習慣,方便了一些人的出行安排,顛覆了一些人的傳統,也激怒了一些人對清明節的情感。

     代客掃墓,這樣一個活躍在網絡上、猶如私人訂制的掃墓服務,自以誕生就夾雜着爭議。到底是創意還是玷污,是方便還是破壞?為什麼代客掃墓會有市場?清明節到底該怎樣祭祖?

責編:鐵言
01
請人裝「孫子」?
私人訂制,花錢就能買「掃墓」

    清明節到來,很多網站推出了網上訂制掃墓服務的業務,在淘寶、趕集等網站,五花八門的代人掃墓、誠信跑腿服務花樣繁多,代跪、代哭、代獻花,只要買家選擇服務並付款,猶如電影《私人訂制》般的代人掃墓情節便能成為現實。

    據媒體報道了解,很多在外地外國、上班忙碌的人因為清明節無法回家祭祖,這項代客哭墳的服務則自然而然在網上興起。在墓地前燒紙哭泣的人和墓地裏的人也根本毫無關聯,只不過是拿錢辦事的「掃墓」業務員。

 

「代客掃墓」明碼標價,也算一個「行當」

    「代客掃墓」是這樣一項服務:他們向買家客戶提供一條龍服務,買花、燒香、鞠躬、磕頭、哭喪,只要付錢,任何掃墓要求都會滿足,並會在現場拍攝照片和視頻為證。公道合理,價格明確。

    普通貢品收費50元,一束鮮花收費100元,痛哭10分鍾要價300元,若去外地祭掃則需加收「交通費」。整場祭拜活動價位在300元到3000元不等。根據省市地區的不同、服務難度的不同而明碼標價,種類細分,規範成熟,儼然是一個成熟的服務工種。

 

買的少看的多,行業始終不溫不火

    相比起賣家的規範細致,買家這邊則並不熱情。

    根據趕集網的統計數據,3月25日至4月2日期間,平均每天在趕集網上搜代人掃墓的人數達到為1.2萬,北京、上海、廣州等地人數尤為眾多。不過,絕大多數網店的成交量和付款量均為零。詢問查看的人多,但真正成交購買的卻很少很少。

    對於這項新興的服務,大部分人還是持質疑和觀望的態度。網店店主抱怨生意冷清,而群眾市民則認為,「清明是對逝去親人懷念的節日,怎麼能花錢讓人代替!」

    「代客掃墓」,對賣家來說成本低,基本上就是跑腿的事。而且這種類型的網店和業務員也基本都是臨時的,紮堆在清明前後這個時節,過後則更沒有生意可言。

    清明節是中國三大鬼節之一。「鬼節」即是悼念亡人之節,是和祭祀天神、地神的節日相對而言的。清明祭祀的參與者是全體國民,上至君王大臣,下至平頭百姓,都要在這一節日祭拜先人亡魂。
 

    為何要在路口燒紙?城市化讓祭掃變得越來越不現實,然而即便如此,許多城市居民仍然認為,燒紙是必要的祭祀方式。選擇在十字路口燒,一說是能被風吹給故去的人,一說是因交通便利故人能方便收到。
02
是「孝」還是「鬧」?
人遠事忙,也只能體諒

    一家淘寶店的寶貝詳情裏寫着:按客戶要求掃墓祭拜吊念故人,為不能親自來為已故親人、及已故師長及已故友人進行掃墓的孝心者,代盡孝心和情意,包括海外親人,外地親人,行動不便的親人等。

    清明節三天假期,很多身在外地、外國的人回不了家祭祖、沒有時間掃墓,這項應運而生的掃墓服務在很多人看來正是急人之所急,不管是否親自去掃墓,對於死者的掛念和哀思是一樣的。

「孝」在誠意,別糊弄鬼

    「代客掃墓,這不是糊弄鬼嘛。」相對於人在異鄉的人難以回家的尷尬,清明掃墓的傳統由來已久,更多的人對「代客掃墓」的商業化行為還是難以接受,受到了人們的質疑甚至憤怒。

    花錢讓人代替掃墓是對「孝心」明碼標價。古人很重視孝道,辦好尊長的喪事是其中一種,《弟子規》中有言:「喪盡禮、祭盡誠。」說的就是喪葬的時候要盡到應盡的禮儀,祭祀的時候要盡到誠意。100塊錢3個響頭的做法,是對逝者的大不敬。

有求有供,也是社會本性

    有需求就有市場,隨着經濟的越來越活躍,網絡商貿以及服務行業的發展繁衍讓人人都可以成為創業者,人人都能開店經商。這樣一項有客戶需求的服務在網絡上興起也並不奇怪。

    在影視劇《瘋狂的賽車》、《私人訂制》中都曾經出現過類似的情節。電影《瘋狂的賽車》裏,徐崢扮演的墓葬推銷商,大力向黃渤扮演的耿浩推銷「十八相送」代祭服務;《私人訂制》中「成全別人,惡心自己」的造夢團隊拿錢在墓地為客戶哭喪。而今,夢想照進現實,網絡賣家也只不過是抓住了商機。

    現代社會人的空間流動越來越頻繁,活動範圍也越來越廣,人際交流與溝通越來越趨於網絡化,網絡商貿和代理服務越來越多的侵入人們的生活。「私人訂制」出租女友、男友,「私人訂制」掃墓,甚至「私人訂制」升官發財,均可以在合同當事人雙方的你情我願中協商訂立,商業化的社會滋生出無視建立在甲方乙方你情我願基礎上的契約關係,這或許也是經濟發展社會進步的新使然。 

 
    清明節的習俗除了講究禁火、掃墓,還有踏青、蕩秋千、插柳等一係列風俗體育活動。因此,這個節日中既有祭掃新墳生離死別的悲酸淚,又有踏青遊玩的歡笑聲,是一個富有特色的節日。
 
 
    由於寒食節與清明節合二為一,一些地方保留着清明節禁生火、吃冷食的習慣。
03
清明不再「清明」
「清明」敬意在消減,行為在偷懶

    在中國的民族傳統中,不僅強調「百善孝為先」,對去世的先人更是充滿至高無上的敬重,特別是對於「祖墳」更看得是無比的神聖,不會允許任何人對其有不恭或玷污。應當說,這種對長輩的孝敬和對先人崇敬,也是我們曆史文明和傳統優秀文化的一部分。

    清明掃墓作為華夏兒女一種獨特方式,以來表達對先人的崇敬和哀思,更需要後人以真誠感情來祭奠。無論是花錢請人哭喪,還是重金尋找代理「濫竽充數」,實際上既是一種拿先人給自己裝門面的自私自利行為,也是對祖上的玷污,用時下的一句網絡流行語言來說,也是一種「坑爹」。

    再加上清明時節春意盎然,三天小長假的安排激勵着更多人外出休假的衝動,在春光燦爛的大好時節外出遊玩,對清明祭祀的恪守則悄悄淡薄下來。傳統習俗在一代又一代人的身上過度,傳承和祭奠卻也越來越不明顯。

 

再觀港台清明節,祭奠先祖最緊要 

    台灣學者薛仁明曾經撰文寫自己父母對祭祀的重視和恪守,在他看來,「祭祀,是對曆史的報恩。中國文明不僅說感恩,更重視報恩。父母恩重,故中國文明標舉一個「孝」字;「孝」是報父母之恩,祭祖則將孝思延伸,跨越了幽冥,使之綿亙,使之久遠,遼遼無盡,猶如青山千萬重。」

    祭天、祭地、祭祖更是層層注重,萬分盡心。

    在香港,清明是非常重要的節日,港人會到祖先墳前,焚燒香燭、冥鏹,奉祭物多為水果、鮮花、燒豬或白切雞。一些港人為避免人多擠迫,習慣提早數星期拜山。清明也為當地帶來一句俗語:「有乜拜山先講(有甚麼事,拜山再說)」,意思是說不要再說廢話,留待清明拜祭的時候說吧。

    現在,不管是香港還是台灣,甚至包括海外眾多國家的華人,對以往舊習俗的要求和儀式已經慢慢走向簡化,然而清明節的意義、祭拜先人的情懷、緬懷功德的觀念以及家人宗族團聚的傳統,都在代代傳承。

 

網絡改變了我們,走向無底線?

    網絡訂購「代客掃墓」服務,這樣的字眼刺傷了太多對清明、對先祖懷有熾熱敬仰情緒的人,互聯網改變了很多東西,改變了人類生活,甚至改變了生死概念。

    據稱,在美國已經有專家開發出軟件,可以通過采樣模擬出任何人的聲音,讓人能夠與過世的親人對話。也有人猜測,未來借助大數據和腦電波識別技術,人們能夠將大腦裏的一切記憶都數據化,存儲在網上,最終實現「永生」。

    而在網絡上,也正在流行一些網絡墓地、紀念堂,利用網絡對過失之人寄托哀思。就像「代客掃墓」一樣,網絡模式和雇傭觀念已經徹底介入人們的生活傳統。新一代的青年人對網絡、對新事物的接受能力非常快速,對傳統文化向現代文化的轉型非常接納,對花錢買服務的商業化概念也十分適應。傳統的社會理念、規則都在被打破,網絡沒有極限,看來也沒有底線。 

 
    祭品是清明節上墳必備之物,也是千百年來祭奠祖先所傳承下來的。從風水角度來講,祭品都是祖先祝福過的,吃了會更好的庇佑自己。
 
 
    清明祭掃儀式本應親自到塋地去舉行,但由於每家經濟條件等不一樣,所以祭掃的方式也就有所區別。「燒包袱」是祭奠祖先的主要形式。所謂「包袱」,亦作「包裹」是指孝屬從陽世寄往「陰間」的郵包。

     有網友表示,如果清明實在沒時間,那麼寧可不去,也不會選擇「代客掃墓」。

清明節,你會考慮用「代客掃墓」的服務嗎?

會考慮,這也是不得已的;
不會這樣做,但也能理解;
這是對掃墓的玷污,絕對不能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