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31日
第 83 期

烏克蘭美女的「總統夢」:季莫申科歸來

    
4年前的她能對抗H1N1,如今能否稱王?
導語

     3月27日季莫申科宣布競選烏克蘭總統。就在一個月前,54歲的她才剛剛從牢獄中被釋放出來,如今拄着拐走來,她顯得憔悴蒼老卻依然堅韌。

     2月22日,烏克蘭前總理尤利婭·季莫申科被烏克蘭最高議會下令釋放。離開監獄後,季莫申科直飛基輔,當晚即出現在獨立廣場上。坐在輪椅上的她,盤着標志性的發辮,向數千名支持者發表講話,慶祝勝利。

     這位曾經的「美女總理」、「天然氣公主」、「鐵娘子」再度回歸人們視野。

責編:鐵言
01
她回來了,戴着「王冠」
高高編起的花冠,是國家的「方向盤」

     一如既往地將金色發辮盤到腦後,54歲的季莫申科坐在輪椅上,看起來臃腫,憔悴,蒼老。

     編着金辮子的美女總理,這是季莫申科給人們最深刻的印象。 

     季莫申科本是天生黑發,在2004年11月的「橙色革命」成功後,她的頭發一夜之間似乎經曆了一場革命。她開始將頭發留起盤在頭上,繼而染發,最終變成具有烏克蘭民族風格的金黃色大發辮。

     季莫申科的大辮子是女神比列希尼亞的發型。比列希尼亞是烏克蘭民族主義神話中的形象,意味着保護神和母親。這也是傳統上烏克蘭鄉村女教師常用的發型,包含了四個關鍵詞:清白,愛國,忠誠和傳統。

     編着金黃盤發的季莫申科,不僅在政壇以奪目的神采占據着焦點,更是時尚界的領航者。精心打造的風格讓季莫申科成為一個偶像,一個活躍在政壇上的女領袖,一個把握住時尚的女精靈。同時她日常最喜愛的淡色着裝,也營造出一種與腐敗貪污、民族主義和報複情緒隔絕的純淨。民族主義和報複情緒隔絕的純淨。

一通打錯的電話,改變一個女人改變一個國家

     季莫申科的人生,大概生來就是讓人感歎和非議的。

     她出身在烏克蘭東北農村地區,家境貧寒,從小父母離異。關於她的國籍,姓氏,母語,性格,都有無數傳言和爭議。

     然而有一件事,傳奇卻無可爭議的發生在她身上。

     18歲的一天,她接到了一個陌生男人的電話。對方雖然撥錯了號碼,卻興致勃勃地和她聊了起來。幾個月後,他們就步入了婚姻。這位年輕人正是亞曆山大•季莫申科,生於原蘇聯高官家庭,比季莫申科小一歲,涉足商海多年,家境良好。亞曆山大的父母一見到這位漂亮姑娘,立即被她那聰明伶俐、果斷堅決的性格所打動,於是毫不猶豫地同意了他們的婚事。

是商人更是政客,她掌握國家25%的財富

     婚姻,使季莫申科的人生開始綻放。

     公公是中層官員,丈夫是商人,給了季莫申科很大的發展空間,經營連鎖店,29歲時憑借公公的政治資源創業,成立「烏克蘭汽油公司」,到1996年,僅僅4年,烏克蘭汽油公司壟斷了全國各地的天然氣供應,一度控制着烏克蘭25%的財富。季莫申科成為「天然氣公主」。

     季莫申科的成功,從一開始就伴隨着傳言。她優秀的演講能力和判斷力,她天使般的外表和魅力,和烏克蘭前總統拉紮連科或有或無的傳言中,季莫申科的家族生意一路綠燈。

     而烏克蘭政壇的大門,也順其自然地為季莫申科打開。

     1996年,36歲的季莫申科開始從政;1997年,季莫申科成為烏克蘭議員;1999年,成立了祖國黨,並隨後組建季莫申科聯盟;1999年,烏克蘭議會通過對尤先科的政府總理任命後,季莫申科被任命為政府副總理,主管能源工作。

美人遲暮,人們還喜歡她嗎?

     曾經的季莫申科,美麗能幹。不管關於她的傳聞是真是假,烏克蘭普通民眾對季莫申科的好感或多或少都是來自她的美麗。

     「她是那麼漂亮的女人」,烏克蘭一位出色的學者和政治活動家感歎,而他承認當初從別的黨派轉而成為季莫申科「祖國黨」成員的最初動機就是——「一個美麗的選擇」。

     季莫申科的蛻變之路可以說就是一部精彩的女人史詩。如今,54歲的她又回到人們視線,回到烏克蘭政壇,紮着招牌辮子,背部受傷坐在輪椅上,神態看起來疲憊臃腫,最愛的淡色套裝換成黑色夾克,綁着象征烏克蘭藍黃國旗的緞帶,她又回來了,卻不複從前。 

    出身貧寒的季莫申科從小個性堅韌,幼時和男孩們「叫板」,將男孩們堵在廁所,並放火。
 
 
 

    「打錯電話麻雀變鳳凰」的故事猶如電視劇般發生在季莫申科身上,並徹底改變了她的命運,甚至可以說改變了烏克蘭的命運。
 
 
 

    「歸來」的季莫申科看起來異常蒼老,兩年的鐵窗生活或許十分艱辛,卻絲毫沒有減退季莫申科的政治欲望和野心。
02
她在廣場演講,像個戰士
入獄受難,政壇是個戰場

     2011年,季莫申科在亞努科維奇當上總統後,因為爭議性的「濫權」罪名被判7年徒刑,進入哈爾科夫州卡恰洛夫斯基女子監獄服刑。

     2014年2月22日,烏國會表決通過罷免亞努科維奇、釋放季莫申科,事態發展有了關鍵轉折。

     幾小時後,53歲的季莫申科搭車離開醫院,直奔基輔獨立廣場。

     抗議領袖耶森尤克握着季莫申科的手,陪她登上舞台,季莫申科在大批記者包圍下來到講壇。

     她以顫抖的聲音告訴5萬民眾:「你們是英雄,你們是烏克蘭的佼佼者。」。「我認不得基輔了,街上有燃燒的汽車、路障、鮮花,但這是另一個烏克蘭,自由人的烏克蘭」,她禁不住落下淚水。

     季莫申科說:「只要你們還沒達成所有願望,就不能離開廣場」。

複仇,一場和男人們的戰鬥

     在一群男人的政壇中,季莫申科的仕途看似平步青雲,卻也是榮光伴着艱辛。

     1999年,季莫申科迎來了自己從政的第一個巔峰,被任命為政府副總理。然而,季莫申科大刀闊斧地改革卻觸動了利益者。就在季莫申科聲名鵲起時,卻被人從寶座上拉扯了下來,2001年1月,烏克蘭總檢察院以走私、行賄、偷漏稅等罪名,起訴季莫申科,在牢獄中度過42天後季莫申科被釋放。

     「我的命運我做主」,這是季莫申科堅信的道理。

     隨後,她成立在野黨「祖國黨」,並在2004 年的「橙色革命」中走在示威隊伍前列,成為發光的領導者。2005年2月4日,季莫申科正式登上烏克蘭總理寶座。

     2005年9月8日,尤先科以政府工作不力和缺乏團隊精神為由,解散了季莫申科政府。在接受采訪時季莫申科表示:「我不是小姑娘,我是戰士,我不願做烏克蘭議會的議長,我要做『真正的』總理。」

     2007年9月議會選舉後,她再次出任政府總理。然而政府表現欠佳難得民心,在2010年的總統大選中遭遇滑鐵盧,輸給了亞努科維奇。她領導的內閣被迫下台。

     對手的加冕日,是她的「死期」。亞努科維奇上台後,季莫申科和俄羅斯2009年簽署的天然氣協議被指責是濫用職權而簽署的高價進口協議,使得烏克蘭蒙受1.9億美元的損失。一時間,曾經的「公主」變成了叛國、賣國的罪人,被判7年監禁。

     直到2014年2月22日晚,亞努科維奇倒台,烏克蘭政局再次被改寫。

她一直在為回來做準備

     獄中的季莫申科並不「寂寞」,去年11月烏克蘭爆發政治危機後,反對派曾多次前往監獄與她會面,商討對策,季莫申科儼然成為反對派的幕後領袖。

     現在,「國民女神」季莫申科再次複出,正如當年曼德拉被釋放後一樣立刻前往廣場進行演講,並在演講中許諾自己將會給面臨分裂的國家帶來彌合的希望,直言將參選烏克蘭總統,為當前波瀾詭譎的國內形勢又添了變數。
     然而,獨立廣場上的民眾在聽到這一消息時的反應則十分複雜。季莫申科回歸,監獄的煎熬成為一個「英雄」受難的傳奇經曆。不過,在那晚的獨立廣場上,當坐在輪椅上的季莫申科揮動臂膀大聲演講,在高舉着她頭像標牌的人群中,人們也聽到了噓聲。 

 
     季莫申科的入獄也給她的家庭帶來巨大的壓力,女兒葉夫根尼婭·季莫申科原本無憂無慮的豪門生活和婚姻因為母親的受難而被打破,30歲出頭的她學會了四處奔走公開演講、向默克爾希拉裏求助、把肩膀給母親依靠,這位「烏克蘭公主」和母親一樣,不可避免的涉入了政治戰場。
 
 
    政壇就是戰場,季莫申科在一個男人們的戰場中三起三落,在利益牽絆和寡頭林立中,很難跳出能完美抽身的舞步。
 
 
    季莫申科被釋放,她的支持者反對者都變得焦灼,世界政要們在盯着這位面容已蒼老的烏克蘭公主重回政壇。
03
備選總統,她要做「國家母親」 
腹背受傷,政治欲望不減

     在獄中,季莫申科就因為背部疼痛而入院治療。在剛出獄的2月份,就曾有報道稱季莫申科將接受德國總理默克爾的提議赴德國柏林接受治療。

     不過,這位「鐵娘子」的強悍回歸路似乎並不給自己留絲毫空間和退路。除了在2月22日被釋放當日的演講,3月27日季莫申科在基輔召開記者會上,公開表示自己打算作為全烏克蘭祖國聯盟黨的候選人競選烏克蘭總統。

     她承諾:當選後將致力於打破大公司與烏政府之間的「緊密關係」。

     她表示:在烏克蘭所有政治家中,她是為數不多的知道該如何挽救國家經濟、恢複法制、打擊寡頭和腐敗的政治家之一。

     她說:如果成功當選,將建立強大的國防體係,打造一支高效和現代化的烏克蘭軍隊,以保護烏克蘭免受侵略並計劃收複被俄羅斯占領的克裏米亞。

     她還說:如果大選失敗,她也將為了烏克蘭的發展,盡量去維護烏克蘭民主力量的團結,支持未來烏克蘭將進行的所有民主改革。

     在尤先科退出政壇,亞努科維奇遠走俄羅斯之時,昔日的烏克蘭政壇「三駕馬車」只剩下這位「天然氣公主」還在發揮能量。而在這短短一個月內,她的腳步就已如此之快。 

 

背負國殤,她要幹掉「俄羅斯」?

     和競選總統的野心一起被暴露的,還有季莫申科強硬和狂熱的報複心。

     季莫申科:我都想拿把衝鋒槍爆那傻X的頭……是時候拿起武器殺死該死的俄羅斯人和他們的領導人了。很遺憾,我現在沒法到那邊,也沒法指揮。要不他們才得不到克裏米亞的……我會攪動整個世界的,讓俄羅斯連焦土都不剩……

     基輔時間24日晚,烏克蘭前總理季莫申科與前烏克蘭國家安全與國防委員會副局長涅斯托爾·舒弗裏奇的電話錄音被曝光。被烏克蘭各大媒體紛紛轉載評論。季莫申科隨即便為自己的不當言論表示了歉意,並稱通話內容被「剪輯」過,目的是詆毀她的個人形象。

     剛出獄的季莫申科對「克裏米亞之殤」並不能釋懷,就在27日的備選總統的發布會上,季莫申科還誓言,如果成功當選,將建立強大的國防體係,打造一支高效和現代化的烏克蘭軍隊,以保護烏克蘭免受侵略並計劃收複被俄羅斯占領的克裏米亞。

     克裏米亞之痛,讓烏克蘭和俄羅斯的矛盾裂痕炙熱。 

 

「公主」複仇,誰還支持誰會反對?

     季莫申科的複出仗打的很迅猛。

     剛出獄就表態,會繼續為烏克蘭加入歐盟而努力。「熱情」的季莫申科換來了西方世界的繡球。歐盟委員會表示,歐盟可以立即向烏克蘭提供6.1億歐元的財政支持;德國總理默克爾給季莫申科打去電話表示祝賀;24日,季莫申科的盟友,代理總統圖爾奇諾夫表示將繼續歐洲一體化;「季莫申科效應」並沒有被人遺忘,她那被譽為「王冠」的金色發辮依舊富有魅力。

     很多人將季莫申科視作烏克蘭主權和國家轉向歐洲的值得欽佩的捍衛者,也有人不願忘記她掌權時寡頭統治的或隱或現。

     在擔任總理期間,季莫申科政府的表現沒有她競選時承諾的那麼好,烏克蘭的投資環境變得更加糟糕,與俄羅斯的天然氣之爭導致歐洲多數國家持續數周「斷氣」。

     根據4家烏克蘭政治研究機構26日共同公布的民意調查,季莫申科目前支持率為8.2%,位列第三。排名前兩位的是巧克力大亨彼得羅•波羅申科與烏克蘭打擊黨領導人、前拳王維塔利•克利奇科,支持率分別為24.8%和8.9%。

     世界並不是離了誰就不轉。已經在基輔的寒風中奮戰了三個多月的其他反對派領導人會拱手讓權麼?早前已經表示會參加總統競選的前世界拳王、反對派領導人之一的克利奇科會不會跟季莫申科展開競爭,從而引發反對派內耗和新一輪的動蕩呢?

     也許,在獨立廣場上的黑煙尚未散盡之際,一切都還言之過早。 

 

 
     2012年4月,在獄中的季莫申科聲稱受到多人毆打,她還曾絕食抗議。兩年鐵窗生活,成為季莫申科「英雄」路上不可或缺的作料。
 
 
    美女對猛男,在季莫申科擔任總理時,俄羅斯對烏大抵幫助與支持為重。如今,季莫申科口吐狂言矛頭直指普京、直指俄軍占領和分裂克裏米亞。歐洲國家分分合合的常態下,克裏米亞所屬何國還是個局。
 
 
 
    鏖戰政壇近20年,這位烏克蘭美女政客三起三落,兩度入獄,擁有無數稱號——「天然氣女王」、「橙色公主」、「鐵娘子」、「烏克蘭的男人」……季莫申科像一朵玫瑰,美麗嬌豔卻帶着尖刺,冷豔綻放於烏克蘭動蕩的政治漩渦。

     烏克蘭,始終被東西大國的陰影所遮蔽,轉型不斷也坎坷不斷,成為最近幾個月的世界頭條。在歐盟,在俄羅斯,在東西方強權的夾縫中,烏克蘭位置關鍵,無法安寧。政黨紛爭,民族紛亂,經濟衰退,烏克蘭的每一步都面臨十字路口。季莫申科的歸來,與俄羅斯的「仇恨」,歐盟的欲拒還迎,民生經濟的殘局,不僅為世界大國所關注,更讓每一個烏克蘭人民迷茫。 

季莫申科會成為烏克蘭下一位總統嗎?

`
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