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7日
第 82 期

時隔一年 再看「海天盛筵」

    
2013年「海天盛筵」宣傳廣告。
導語

     3月27日,「海天盛筵」如期而至。

     自2010年始,今年的「海天盛筵」已是第五屆。「盛宴」在最初三年可謂「默默無聞」,然而在2013年第四屆時卻「一夜成名」,惹火微博、大尺度照片、參與明星、外圍嫩模都成為廣大網友追逐的對象,仿佛如不把那幾天「夜裏發生的事情」全部翻查出來便誓不罷休。

     於是,「海天盛筵」幾乎成為具有某種特殊含義的專有名詞,名聲在外。當然,自那之後直到2014年3月26日為止,這名聲都不能算是一個好名聲。

責編:小婧
01
新「聞」:第五屆「盛筵」誓要改變輿論形象
硬舉措:通過官媒嚴正發聲

     3月27日至30日,第五屆海天盛筵展會即「2014海天盛筵展會」在三亞鴻洲時代海岸舉辦。活動還未開始,主辦單位就在國家商務部網站貼上了活動簡介,並在新華網、人民網、南海網等國家官網和省級門戶網站發布「嚴正聲明」,譴責某些組織和個人假借「海天盛筵」之名,非法使用其商標,在自媒體和網絡上銷售假門票、推銷活動旅遊產品和服務等行為。並表示對任何假借或冒用海天盛筵名義舉辦各種所謂「白X派對」、「黑X會派對」等行為,將追究其法律責任。

     同時,組委會還在新華網海南頻道為活動做了整版專題頁進行宣傳,在法制晚報等媒體刊登抽獎廣告,首次推出家庭套票,倡導「用心享受生活」理念。而且,主辦方還多次在不同媒介義正言辭地為自己「正名」:「海天盛筵」是一年一度的集公務機、遊艇、高端生活精品等的高端生活方式展,該展會被稱為亞洲最具規模和影響力的高端生活方式類展會,已成為中國海南三亞一張靚麗的城市名片。

     前三屆的「海天盛筵」也許是「靚麗的城市名片」,但經過去年的聚眾淫亂、驚為天人的各色數字與令人咋舌的多形式「性交易」之後,這個高端商業品牌活動自然「被躺槍」,成為具有固定引申義的「專有詞匯」。能不能轉變形象,摘下民眾對活動的「有色眼鏡」,乃至以後「海天」是否能夠正常招商、運作,今年新一屆的活動組辦和宣傳成為關鍵。

 

軟宣傳:「好男人」張嘉譯成代言

     用官媒正名,可見「海天」組委會在向政府和大眾表態,從整體和常規層面端正了態度。此外,組委會又想出了一個「聰明的招數」,那就是啟用一向被認作是「好男人」的演員張嘉譯代言。

     在正在熱播的電視劇《一仆二主》中,張嘉譯又一次扮演了老實可靠的「好男人」。頗有實力的演技和圈裏圈外的好形象,使張得到了大眾的信任和認可。3月24日,其經紀人陳小姐對媒體大方證實了張嘉譯將以「海天盛筵」主辦方形象代言人的身份出席活動,參加「海天盛筵」一個樓盤的發布會。「好男人」來代言,不言自明,體現主辦方欲表達出「我們是清白、可靠、正規的好活動」的隱晦之意。組委會這一舉動,自然是想把「代言人」的全部優點與活動品質等同,用對方的好形象提升自己的「正經度」。

     明星代言在商業圈裏屢見不鮮,去年被涉及的明星今年肯定不會再參與,「去過的」會明哲保身、免得被罵,沒去過的也要「避嫌」,大家躲都躲不及,但「好男人」卻為這個爭議頗多的活動代言,在顯出自己坦蕩的同時,「大義」行為也博了媒體的青睞。如此雙贏之舉,何樂而不為。

 

    活動前,網絡曝出「海天盛筵」內場布置圖。
 
 
 
 
 
 

    某媒體爆出,熱播劇《一仆二主》中飾演好男人楊樹的演員張嘉譯將成為「海天盛筵」主辦方形象代言人,張嘉譯經紀人大方承認確有此事。
02
舊「像」:「海天盛筵」進行時
數字真相揭富人奢靡生活

     時過一年,時過境遷。無論是為了正名,還是為了避風頭,相信今年的「海天」的新聞會「正面」的多。經過去年這麼一鬧,微博、微信、網絡中的「集體口水轟炸」,「10000位高端VIP,4700萬阿斯頓•馬丁one77空降三亞,25億人民幣45米加長豪華遊艇,200人私人飛機接送,三天成交額超過10個億,以及2200個安全套、某女三天掙60萬」等數據足以顯示該活動的奢華和糜爛。即使今年「海天」主辦方為改變形象做了不少前期工作,但這些令人咋舌的數字、瘋傳的尺度現場照和「津津樂道」的內幕還會成為人們提起該活動時的談資。

     去年的 「海天盛筵」,網友爆料名模、高帥富和不少一線明星聚眾淫亂開性派對。因有大量美女嫩模參與,且派對內容性質不堪,一石激起千層浪,其中牽涉到某些一線明星,一份座位安排圖表上顯示了楊子、黃聖依、黃奕、安以軒等人也在其中。這些涉及明星也第一時間紛紛在微博為自己「洗白」,澄清自己沒有參加淫亂派對。且不說活動本身是否有問題,某些人組織的大型「私人party」在情色交易上的輿論影響力大大蓋過了此項高端商業聚會。

明星急「洗白」 大喊「與我無關!」

     2013年4月3日晚,多位網友通過發微博爆料三亞 「海天盛筵」涉嫌聚眾淫亂,且言之鑿鑿。而被牽扯的明星第一時間在微博澄清,除了汪小菲、張靚穎堅決否認自己去過三亞,其他明星均承認自己雖去過三亞,但與「淫亂趴」無關。徐崢在悠閑地喝茶,楊子在細細品酒,安以軒在默默祝福新人,賈乃亮在看搖滾音樂會,潘霜霜在慶生,大家都有自己的理由,努力為自己「澄清」。

     對眾明星個個極力否定自己參加過海天盛筵的淫亂聚會的現象,某網站撰文稱:「中國有句話叫『此地無銀三百兩』,即有時越是極力否定某事,越會讓人生疑,強調『此地無銀』,實際倒證明了『此地有銀』。越是越是想摘清楚自己,越是讓人疑竇叢生,越是摘不清楚。」到底去了還是沒去,是否參與淫亂趴,這樣「羅生門」的問題,人們只能無端猜測,而真相,只有當事人自己知道。

連鎖效應  一場盛宴誕生的「新詞匯」

     「海天盛筵」集體淫亂事件東窗事發後在網絡上不斷發酵,一時間富二代、嫩模、明星等成為微博最紅搜索關鍵詞,「綠茶婊」和「外圍女」等升級版「三陪」詞匯也走進了公眾視野,緊接着一係列以「海天盛筵」為名的電影迅速出爐,博人眼球。「海天」所帶來的「連鎖效應」,讓人始料未及。

     當「綠茶婊」、「黑木耳」、「去三亞打海天醬油」等網絡熱詞鋪天蓋地,《上位》《外圍女》《海天盛宴》等相關電影在視頻網站中點擊量不斷飆高,娛樂圈和商業圈的各種「潛規則」也重新被挖出,「外圍」這一群體也逐漸受到關注。

     隨着一場「海天盛筵」,曾經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某種行當終究是袒露在世人面前。不可否認多元化的社會是需要各種職業,對此筆者也不想站着說話不腰疼的對所謂的「外圍女」指指點點。有句話叫「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每個職業存在,客觀上總有它的理由,這個不假。人天生有好逸惡勞的天性,美人如斯的嫩模們,似乎不願意把上天賜給她們的美貌身材浪費在擠地鐵、和加班的過程中……然而這一切,都不能成為「外圍女」們破籠而出的借口。

 

 

 
     富人們在豪華場所的遊泳池邊聚會
 
 
 
    小s老公大方承認自己參加了第四屆「海天盛筵」。他表示,「海天盛筵」是由大大小小上百個活動組成,分別有不同主辦方,網傳的淫亂可能是「聽說的八卦」或者是少數人的行為。
 
    以「海天盛筵」為背景的電影《海天盛宴·韋口》2013年10月在視頻網站中播出。郭美美擔任該劇女主角。
03
回看:2013媒體觀察  辨別「海天」之「亂象」
新華網:高檔場所必須「守土有責」

     人際交往需要特定的場合,不同層次的人需要各自的交際舞台,一些名流人士交際也需要某種高檔場所或媒介來牽線搭橋。但是這種場所或媒介必須守土有責,遵守公序良俗和道德法律,如果把它搞得烏煙瘴氣、腥臭難聞,最終只會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害人害己。

    「天上人間」已成曆史,其教訓也很深刻。希望一些活動場所經營方、活動策劃方需以此為鑒,嚴守法律法規,政府職能部門切實加強監管,謹防新版「天上人間」借屍還魂。

 

人民網:「海天盛筵」折射少數「精英」精神迷失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裏。爆料、轟動、澄清、聲明――仿佛每件事都逃不過這樣一種規律。關於海天盛筵事件也是一樣,那就是永遠沒有真相。對於普遍的大眾心理而言,這樣的展會出現負面評價純屬必然。

    網友吐槽圍觀「海天盛筵」,其指向均為其極端生活方式。不可否認,一部分富裕起來的所謂富豪階層,在追求極端奢侈的生活方式時,在精神層面迷失了自我。當「去三亞打海天醬油」成為一些人的自嘲時,「海天盛筵」所傳遞的所謂「成功激勵」就很難成為正能量。

 

中國新聞網:旅遊業謹防權貴化

     任何一場盛筵,不管主辦者的初衷如何,除了吸引正常人,也必然會吸引各色蒼蠅、蚊子、臭蟲的關注,因為聞香而動是它們的本能。加上普通公眾對於這些年盛行於權力場、演藝圈的各種潛規則的自然聯想,網絡對負面新聞的特殊偏好以及快速放大傳播效應,各種負面和謠言的興起就自然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海天盛筵本應是一個相當高端、尊貴的品牌――是那些自認為是「有錢人」的富豪們樂於去展現身份的地方。高端旅遊,如今在中國顯得浮躁,成為一種炫耀性消費,缺乏文化積澱。現在的旅遊業應該提倡發展高端化、個性化,但要謹防權貴化。普通公眾其實反對的是在三亞等地公款消費,權力新貴、權力資本與聲色犬馬結合才是旅遊業健康發展的毒瘤。

 

環球時報:「海天盛筵」,忽視國情的自私之舉

     要說中國人沒有仇富心理是不可能的。被稱作「中國最全奢侈生活方式展」的「海天盛筵」,對於中國大多數為一日三餐奔波的草根們當然是視覺更是心理上的劇烈衝擊。更重要的是,中國畢竟不是發達的法國,中國的人均GDP還排在世界100名之後,中國還有很多吃不上飯、用不上水的村子,而中國新一屆領導人剛剛提出厲行勤儉節約、反對鋪張浪費的「八項規定」。在這個時候,組織中國富人們「過一回法國人的生活」,至少是忽視國情的自私之舉。

     不斷曝光的信息表明,與女藝人的交易已經被公然列為「高端商業交際的標識」,以這樣的低層級行為,毀掉海天盛筵的「高端」名聲,不過是個時間早晚的問題。顯然,培育商業交際的良性土壤,比單純的道德批判和當作桃色新聞圍觀,更有現實意義。而商業交際的良性土壤,不可能脫離中國的整體社會氛圍而存在。

 

國際在線:真正的精英,不是物質財富可以表現出的

     因為物質財富的極大滿足,同時伴隨着精神世界的極度空虛,在社會貧富日益加大的現實社會中,各種炫富、攀比、等級觀念占據了人們對於生存意義的思考空間,物質成為人們展現貧瘠精神世界還有那麼一點「熱忱」的最好方式。「海天盛筵」的聚眾淫亂可見中國的少數先富人群生活方式以及道德水平的「脫軌」。

     真正的精英,從來都不是遊艇和私人飛機就能證明的,真正的財富精英一定是對人類社會公益事業或者財富理念有引領的人群,一定是對悲苦和苦難伸出援手的人,也一定是對自己的品質和道德有嚴格要求的人。從暴發戶式的炫富和縱欲到真正的精英,還有很長的路,還需要更濃厚的社會文化氛圍的熏陶,海天盛筵式的炫富活動什麼時候無人問津了,說明我們的精英人士也就快「誕生」了。

 

 
     4月23日,媒體爆出在三亞大東海附近海域,有一所看上去像一艘小型遊輪的海上高檔會所,經營近兩年來,竟無人監管。
 
 
 
 
 
    「海天盛筵」本應是一個高端、尊貴的品牌,可某些自認為是「有錢人」的富豪們卻把它當成吃喝嫖賭的「聚集地」。
04
反思:精英聚會不應觸及道德、法律底線
「海天」背後的社會大語境 

     2010年的「天上人間」、到本文關注的2013「海天盛筵」、再到法官集體嫖娼事件及一年多來眾多省部級官員因貪污及性醜聞被查、東莞掃黃和兩會前被推到「風口浪尖」的劉迎霞,從政到商、從上到下,都掀起一陣「反腐倡廉」風潮,更有媒體稱「鐵腕反腐」將是習近平從政生涯的一大特色,可見「反腐」及其所關聯的「掃黃」力度及決心之大,僅從3月22日爆出的江西副省長姚木根毫無預警突然落馬事件就可見一斑。

     如今,在當下「驕奢淫逸」社會風氣語境中,群眾對高層道德信任也逐漸喪失。從中央的幾個大動作來看,清除老虎,打擊蒼蠅,勢在必行。官員腐敗,與之關聯的商人也難辭其咎,官商互相勾結的案例屢見不鮮。「海天盛筵」是商業精英、富二代、官二代的聚會,政界人士理應避嫌。政府雖不能約束商界精英遵循「簡樸辦會」的原則,但「靡」,也就是所謂的淫亂,已經觸動了監管的底線。

政府是否該「插手」商業活動?

     因為一年一度的「海天盛筵」促進了當地的旅遊及奢侈品行業,地方政府也成為活動組織者之一。對於這樣的商業性活動,政府參與主辦存在諸多風險,一旦管理失控,政府信譽將因此「掃地」,而其中又牽扯利益,更易滋生腐敗。為此,今年的「海天盛筵」首次在商務部「備案」,3月10日下午,海天盛筵主辦方在發布會上表示,今年所有活動政府部門將依法進行全程監管。

     苦心孤詣打造提升地方品牌的高端活動,卻弄得一地雞毛,這樣的結局或許讓主辦方始料未及,當然也措手不及。近些年來,一些地方政府熱衷於主辦一些聲勢浩大但定位不清的商業「盛筵」,邀請若幹重量級企業「協辦」,再重金邀請若幹名人明星助陣,美其名曰「政府搭台、經濟唱戲、品牌提升」。

     但是,大量人財物投入之後,一些活動往往被個別企業的商業利益所裹挾,或被「名人明星」的「出鏡」需要所綁票,最終主題「跑偏」,脫離了活動舉辦的初衷,引來「利益輸送」的質疑,甚至招來政府與企業曖昧不清的罵名,最終抹黑的是地方形象,流失的是政府公信力。如此「盛筵」是否該辦下去,地方政府的確需要慎重考慮。

     必須指出的是,地方政府熱衷主辦「盛筵」,究其根源,不排除一些政府部門需要在自己的政績簿上增添一抹「亮色」,但更為深層次的動因,卻還是許多官員「包打天下」的心理慣性,以及將地方品牌寄希望於一場「盛筵」的急功近利心態。簡政放權,把主辦權還給市場,讓豪華、奢侈的標簽遠離官員。否則各種政府「搭台」的光鮮「盛筵」,極有可能會變成另一場透支地方品牌和政府信譽的「剩宴」。而注重監管,才是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

 

 
     央視曝光東莞色情服務業,立即掀起一場巨大的「掃黃」風波。
 
 
 
    海天盛筵自2010年創辦以來共舉辦4屆,海天盛筵組委會由海南省旅遊發展委員會、三亞市人民政府、三亞市旅遊發展委員會、鴻洲集團、海南海天盛筵會展有限公司、三亞鴻洲國際遊艇會共同組成。

     去年「海天盛筵」遭遇輿論批評,是一個積極信號。當「去三亞打海天醬油」成為屌絲們的自嘲時,活動本身傳遞的所謂「成功激勵」就很難以成為正能量。而其所倡導的極端奢侈生活方式本來就讓普通民眾反感,更何況它挾裹着泥沙和污穢。奢靡之氣不可為,矯正不正之風,還需政府以身作則,加強監督。

「海天盛筵」今年還會曝出不雅新聞嗎?

不會
說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