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2日
第 71 期

港星上春晚:從「心」到「夢」三十年

導語

    31年前,央視春晚開天辟地成為全民最熱愛的新年節目;30年前,導演黃一鶴的奇妙「大巴之旅」為春晚帶來了《我的中國心》,為張明敏迎來了一炮而紅的「愛國歌手」榮耀;30年間,春晚上的香港明星來了不少,有的紅極一時,有的平平淡淡。30年過去,張明敏再上春晚舞台,延續「中國夢」。

    30多年的光陰,張明敏從歌手到工人到商人經曆起起伏,春晚的舞台也早已不如往日般紅火奪目,香港演藝界也經曆了層層跌宕。

    30多年過去,「中國夢」能否再次打動人心。

責編:鐵言
01
張明敏「中國心」打入內地
一個偶然,一個突破

    1983年,中央電視台第一次在除夕之夜舉辦大型春節晚會,受到了廣大觀眾的歡迎和認可。晚會導演黃一鶴考慮第二年的晚會該如何創新。

    伴隨着當時中英談判的局勢,「能否請香港演員參加內地的春節晚會?」的想法讓導演眼前一亮。其中的過程有多複雜和激動我們無法體會,但當導演黃一鶴等人在深圳的中巴車上在無數粵語的噥噥綿綿中聽到高亢激昂的香港歌手用普通話演唱的「中國心」幾個字的時候,心中的篤定和驚喜定是無法言表的。經曆了一番苦苦尋人,層層審批,兩地溝通,內部質疑,直到達成共識,張明敏來到北京彩排,一切已經達到了開天辟地的效果。

    1984年,28歲的張明敏穿着中山裝,以一首《我的中國心》成為第一位登上春晚的香港歌手,全新的流行音樂元素讓春晚的觀眾耳目一新,遊子的愛國情懷讓《我的中國心》成為永恒的經典。

香港「愛國歌手」一炮而紅

    作為首位被春晚邀請的香港歌手,張明敏出現在1984年的春晚本身就成為了一個焦點。一曲《我的中國心》唱到了全國觀眾的心坎裏,因歌曲中所包含的特有的親情、鄉情、祖國深情而廣為傳唱。

    沒有出場費,不習慣內地的舞台、化妝、飲食,張明敏的一切不熟悉都被《我的中國心》之後的爆紅所掩蓋。

    雖然《我的中國心》這首歌並沒能讓張明敏掙到什麼錢,但他毫不在意,這首歌給他帶來的精神及政治財富是無法用金錢衡量的。曾經有一段時間,張明敏就連自己的名片上,都印上了「中國心•張明敏」的字樣。「愛國歌手」成為大陸人對他最好的評價,大陸人民的熱情和喜愛讓張明敏震驚並倍感溫暖。

    「長江,長城,黃山,黃河,在我心中重千斤……」世界上凡是有華人生活的地方,都廣為傳唱着這首感人肺腑的歌曲;凡是飄蕩着《我的中國心》優美旋律的地方,人們都記住了那位戴着眼鏡、穿着西裝把這首歌唱遍神州唱響世界的香港著名歌星張明敏先生。[詳細]

1984年中央電視台春節晚會,張明敏一曲《我的中國心》唱遍了中國的大街小巷,也唱遍了所有華人的角落。
02
揚名直通車,港星爭相「上春晚」
香港藝人「最愛」春晚舞台

    香港歌手張明敏以一曲《我的中國心》一炮而紅,「先吃螃蟹」的良好效果讓觀眾和明星都意識到了這個全國性舞台的魅力和能量。隨着中國演出市場的日漸繁榮,登上春晚舞台成為香港藝人拓展在大陸事業布局的重要一步。

    很多在香港已經很有知名度的巨星,很多想要通過春晚舞台來擴大知名度的明星,以及很多多才多藝能夠為春晚舞台增添更多光彩的藝人等等,都陸陸續續成為春晚舞台必備的亮點。

    1984年,香港的陳思思做了春晚主持人,讓人們第一次看到了有別於內地的主持風格;1985年,紅透香港的羅文演唱了《中國夢》等三首歌曲;在之後的曆程中,汪明荃、張德蘭、徐小鳳、譚詠麟、鄺美雲、小虎隊、劉德華、梅豔芳、王菲、陳奕迅、容祖兒、謝霆鋒等等一代代港台當紅藝人或組合都登陸過央視春晚。

春晚,成為一個大融合的節目

    通過春晚舞台與大陸同胞共度除夕,成為香港演藝界人士的機遇。而香港藝人與大陸演員合作演出也漸漸成為春晚舞台上不可或缺的傳統節目。

    1993年的春晚,來自中國香港的梁雁翎、中國台灣的李慶安、新加坡的張永權一同執掌話筒,結束曲也由四地演員共唱,譜寫了全世界華人一家親的和諧景象。

    1998年,那英和王菲對唱《相約九八》,紅極一時。嚴格意義上講,兩位的籍貫都是內地人。但那英已於1997年6月簽約台灣百代唱片公司,並在積極籌備日後為她帶來無數榮耀的轉型之作《征服》專輯;而王菲則已在香港發展成為無人能及的大中華區天後。這一次天後與天後的碰撞讓《相約九八》在十年之後的今天依舊為人們所熟知和喜愛。而劉德華和張信哲同內地歌手毛寧一同演唱了兼具主旋律與流行風特色的《大中國》,強悍的陣容讓人難忘。這些種種,都成為春晚最感動的記憶。

    在春晚的舞台上,香港演員不僅表演歌舞,還擔當主持人,參與小品、相聲、魔術等等環節,都成為春晚別樣的風景。春晚少不了香港演員,香港演員依賴着內地市場。[詳細]

90年代初是香港娛樂界登峰造極的年代,香港四大天王爆紅。(圖為劉德華在1995年春晚上傾情演唱《忘情水》)
03
春晚只是前站,娛樂席卷而來
香港巨星打入內陸 風光無限  

    上個世紀80年代到90年代中期,香港處於娛樂「黃金時代」,中國內地娛樂的市場受到港台藝人的影響非常大,絕對不可小覷。

    上個世紀80年代初,內地除了收音機、日式錄音機外,主要就是黑白電視機,彩電幾近於零。也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公眾對港台明星的了解往往是通過《萬水千山總是情》、《霍元甲》、《絕代雙驕》、《上海灘》、《射雕英雄傳》等等影視劇,然後逐漸開始了解到藝人。梁朝偉、劉德華、萬梓良、劉嘉玲、周潤發、周星馳等一眾巨星便從那時起被大陸觀眾所認識,直至今天風光依舊。

   「黃金時代」引燃了無數偉大的作品,炒熱了香港演藝事業,培育了無數天王巨星,也讓大陸的觀眾和演藝界為之讚歎。

香港娛樂席卷內地市場

    春晚舞台的開放,和影視劇的引入和優秀演員的爆紅為香港娛樂狂潮刮進大陸開了好頭。

    到80年代中後期,港台藝人才逐漸大批量地殺向內地。紅極一時的香港的「四大天王」、張國榮、梅豔芳、成龍、周星馳等在內地也迅速躥紅。殺出了一條香港流行音樂的大道。而後,港台的藝人紛紛大批量地赴內地淘金,競爭一度達到了白熱化的階段。

    香港歌手以到大陸發展開拓事業為榮,大陸歌手以去香港紅磡開演唱會為榮。兩兩影響,好不熱鬧。

    娛樂文化的影響力不僅僅在演藝圈,包括粵語、廣東小吃、服飾、文學小說等等都在那個時代隨着娛樂浪潮而湧進。一些經典的廣東話廣東語調比如「買單」、「的士」、「搞定」、「搞笑」、「無厘頭」等等從那時起深刻的介入普通話直至今天。[詳細]

《上海灘》是中國首部引起轟動的民國愛情槍戰大戲,是少數在亞洲各國都具有巨大知名度的華語影視劇。1980年橫空出世,風暴席卷全亞洲。
04
春晚30年,重唱「中國夢」
潮流往前,風光不再  

    30年來,通過「春晚」與億萬大陸同胞共度除夕,被香港演藝界人士視為幸事。從一炮而紅到悄無聲息,從「紅紅火火」到「不溫不火」,隨着演藝界交流的頻繁,隨着流行趨勢的百變多樣,天王巨星頻頻參與春晚,港澳台歌手來央視演出成為尋常,年輕新生代演藝明星層出不窮,海內外多樣化娛樂明星競爭激烈。誰誰上了春晚不再成為奔走相告的熱聞,也很少有明星再能夠通過春晚舞台而成為舉國知曉的巨星。

    春晚的熱潮在一點點退卻,香港演藝界的金色光芒也在一點點失色。

    隨後而來的台灣娛樂文化,歐美流行音樂,日韓文化等等輪番受到觀眾的矚目,卻也都逃不過逐漸過期的輪回。

    香港娛樂文化不再獨領風騷的時候,春晚舞台也成了飽受爭議的靶子。

從「中國心」到「中國夢」

    「誰能想到,一台晚會居然持續了30年,再有預見性的人也不會想到這一點。」中央電視台春節聯歡晚會第一代總導演黃一鶴很感慨。

    近年來,春晚的收視份額和好評都越來越受質疑。假唱、整點報時、賀電、甚至小品道具中各種無孔不入的植入廣告讓春晚漸漸變味。而一些演員通過公關上春晚的傳聞也讓人厭惡。春晚漸漸被商業氣息蓋過了全民聯歡的社會意義。

    2014年,香港歌手張明敏在時隔三十年後確定再登春晚舞台,演唱《我的中國夢》。從一炮而紅的《我的中國心》,到如今即將獻上的《我的中國夢》,只差一字的歌名,鮮明的時代特色已顯露無疑。

    觀眾心目中,對張明敏的期待,還停留在80年代那場開天辟地的激情演唱上,即將到來的2014年春晚,是否會再次帶觀眾重溫那個年代的感動、延續未來新年的激情還不得而知。

    2014年春晚總導演馮小剛對「春晚挨罵」已經有了心理預期,相信張明敏的心態,也和30年前《我的中國心》不一樣了。[詳細]

    曆史的車輪滾滾向前。「洋裝雖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國心。」當張明敏在春晚舞台首次唱起《我的中國心》,香港還是一個漂泊在外的遊子,這顆心,是對祖國的拳拳眷戀。

    30年後,香港回到祖國的懷抱近二十載,張明敏再唱我的中國,從「心」到「夢」,記載了香港和祖國:從遙遙相望,到望向同一個方向。

假如沒有港星參與,春晚會是什麼樣?

會更加純粹精彩;
沒什麼影響;
一定失色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