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6日
第 70 期

當司馬南遇見「殺馬特」

   
司馬南微博曬圖,偶遇發型酷炫的小弟
導語

    日前,司馬南午後閑暇發微博,稱要去參加一個題目是《毛澤東的內聖外王之道》的公開演講。在去往現場的路上,司馬南自稱遇到一個「發型比我要酷的小弟」。於是司馬南與小弟見面即熟,兩人合影留念一時成為佳話。

    有意思的是,微博這個小世界,讓司馬南的這張合影被細心的網友們發現並熱傳。合影中兩人酷炫的發型爭奇鬥豔,迥異的表情深藏內涵。於是,就發生了一場猜到開頭卻沒猜到結局的兩位各懷心事的「殺馬特」偶遇記。

責編:鐵言
01
「殺馬特」,是一群醒目的人
殺馬特裝扮「驚悚」十分醒目

    司馬南遇小弟,被網友吐槽為:一次各懷心事的殺馬特偶遇。「嚴格」來說,無論是司馬南,還是與司馬南合影的小弟都不算正宗「殺馬特」,他們用的手機分別是三星和蘋果,這不符合「殺馬特標準」中一條重要的文化辨認標識:國產山寨手機。那麼,真實的「殺馬特」究竟什麼樣?

    「殺馬特」,他們染着赤橙黃綠青藍紫的頭發,吹着各種突破重力學規律的「刺蝟頭」,掛鐵鏈穿體環,經常描眼線化濃妝,滿身山寨奢侈品LOGO,奇裝異服,令人咋舌,這群另類青年正不停不斷挑戰大家的審美神經,被稱為「殺馬特家族」。

    他們一般只受過中學教育,缺乏謀生技能,在大城市中從事收入很低的工作,比如「發廊小弟」、保安、快遞員、服務員,以及富士康之類工廠的工人。

    他們流連在中國大城市社會底層的小理發店、煙霧繚繞的網吧、路邊攤,與圍繞他們的亮堂堂的寫字樓和奢華百貨中心格格不入。

活躍於網絡,成立了「族群」

    他們在社交網絡上風生水起,有自己的族群,加入需要認證,裝扮需要被認同被點讚。

    根據一名殺馬特早期玩家介紹,殺馬特創始人是一名叫做Mai Rox的香港視覺係女藝人,一度模仿日本視覺係藝人的扮相,1999年在網絡走紅,其炫目的扮相和自拍方式受到粉絲的追捧並發展出互動,並擴散至大陸,通過QQ群、QQ空間、百度貼吧等迅速在年輕人中擴張。也有另一種說法認為,殺馬特在中國發展是在2005年由淚鬼開創推動的。

    殺馬特家族的青年人們大批湧進網吧,用電腦攝像頭和網絡遊戲彼此互動和模仿,並將「非主流」和「火星文」與殺馬特相結合,形成了獨特的城鄉殺馬特風格,在網絡上爭奇鬥豔。

    殺馬特不單純是網絡群組,由於往往是通過朋友、同學介紹的方式加入,一個殺馬特群的成員通常集中在一個地區或城市,從而也會有定期的線下集會,比如做好造型後三三兩兩結伴出行—這些奇異的扮相被路人拍了下來、上傳到其他更公開和大眾化的網絡社區,一再成為網民吐槽和惡搞的對象。[詳細]

同一時間,司馬南微博合影中的「小弟」也爆照,擺造型秀性格,風頭蓋過司馬南,不知情的司馬南應該是在發微博吧…
02
「殺馬特」,和世界「同胞」不太一樣
「血統」來自日本,卻在中國走樣

    「殺馬特」是英文單詞「smart」的音譯。「smart」有「聰明的、時髦的」等意思,殺馬特取其「時髦、神氣」,延伸出「另類、非主流」。提及「殺馬特」「肥豬流」,很多人都認為這些造型誇張、衣着奇特的年輕人是受到日韓文化的影響。

    確實,在東京澀谷、原宿等地,可以看到和「殺馬特」類似的,染着頭發、衣着誇張、化妝驚悚的年輕人。

    日本自古以來就有「崇妖」心理和「藝伎」,年輕人尤其是女性熱衷於追求刺激新潮的裝扮。同時,伴隨着日本動漫文化的發展,視覺係和很多動漫作品產生交叉,在動漫流傳世界的過程中,日係視覺係也在一定程度上給中國的「殺馬特」帶來了發展靈感。

    雖然,視覺係被稱為是殺馬特的發展到源頭,但卻很難說他們之間存在嚴格的「繼承」關係。

    視覺係人群乃至地下搖滾、重金屬音樂、哥特風格等的愛好者,可能帶有叛逆的意味,但卻並不是什麼怪人。視覺係文化的基礎來自歐美搖滾音樂,其鑒賞本身就需要一定程度的外國文化知識基礎和審美趣向。視覺係人士的皮衣、皮靴、耳釘,未必比珠寶首飾便宜。

    盡管視覺係看起來很「街頭」,但絕不低端,更不會是下層人民廉價藝術的代表。這一點,是視覺係和殺馬特最深的不同。

遭「非主流」嫌棄,被「小清新」厭惡

    和殺馬特一樣,非主流,小清新,屌絲等等都是最新流行起來的文化現象。然而,殺馬特,也同樣深受這幾個「手足」鄙視。

    「小清新」是以接受過大學教育或正在接受大學教育的女生為主,同樣具有可辨認的文化特征。在生活方式上,喜好在校內網或微博上發狀態、發美食照片,養寵物狗;喜好旅遊,喜歡村上春樹、安妮寶貝。同樣的,帶着淡淡憂傷,大多以濃鬱黑色圖案為背景,時常仰角45度默默流淚的「文藝」非主流同樣鄙視殺馬特,鄙視粗俗的「殺馬特」,鄙視廉價卻高傲的「殺馬特」。

    「非主流」已經漸漸退出人們的爭議視線,「屌絲」正在被無數奮鬥在大城市底層的青年小白領們引以為傲,「小清新」日益被眾多都市青年喜愛和模仿,那麼只有「殺馬特」,依舊走在名副其實的「雜草文化」的路上,成為人們痛批的「腦殘」「幼稚」「低俗」的唯一踐行者。[詳細]

X-Japan被譽為日本視覺係文化的始祖。雖然不是第一個強調化妝風格的樂團,但他們出道後將日本的視覺係音樂發揚光大。連前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也是他們的歌迷。
03
「殺馬特」,很孤獨
他們身處城市,受盡嘲諷和鄙夷  

    標新立異以顯示個性,這是人在青少年時期的普遍現象。作為青少年,他們具有這個年齡階段的共同心理需求與行為傾向;與牛馬般勞作一生的父輩不同,他們文化水平較高,生活相對優裕,個人尊嚴感強,更加追求個性張揚。

    進入城市,一個豐富絢爛、充滿吸引力的世界擺在他們面前,然而,經濟、文化上的各種劣勢所造成的巨大壓力也撲面而來。於是,作為一種心理反彈,「殺馬特」在他們中間也迅速擴大流行。這個本來發生自城市青少年的亞文化現象,如今幾乎成為90後農民工的一個標識符號。

    殺馬特形象,成為二代農民工群體努力向城市文明靠攏的產物,是一種精神文化上的更新,但這種形象卻遭到了「城市人」的嘲諷。在城市知識階層、中產階層看來,這種時尚上的冒進,反而「暴露」了自身土氣、俗氣的「文化貧民」真相,變得「驚悚」、「雷人」而難以接受。

「殺馬特」是一群不被尊重不受重視的孩子

    如果在公共空間,公交地鐵,面對一個真實的「殺馬特」,「我」應該持一種什麼樣的態度呢?大部分人的不理解、嘲笑和鄙視,在一組《車間裏的90後》照片面前,卻可以平靜找到答案。

    一群90後的年輕人,「殺馬特」的發型,在工廠的流水線上工作,神情冷漠。他們身處的環境是冰冷、工業化的車間。他們原本是和大部分人一樣的青春少年;只是,他們從無在公共空間裏發聲的機會,更多的是掙錢,養活自己,狹窄的生活空間和娛樂方式,閉塞的發展前途。

    「殺馬特」們成為了一個被遮蔽的群體。他們生活在灰色地帶,他們生活的那些場域,則成為文化意義上的隔離區,是低素質、混亂和危險的象征。

    這是他們的命運:不被尊重,不被重視,甚至被調侃、被消費、被迅速忘記。

    這是社會大背景下的作用,有限的教育背景、微薄的經濟收入、殘酷的生存環境以及逼仄的發展未來,他們或沒有能力或沒有意識在文化方面很好地提升自我,這是個人以及群體半城市化和現代化不完整的結果。[詳細]

一群90後年輕人,修剪着「殺馬特」的發型,在工廠流水線上忙碌,等待着或有或無的人生夢想。(圖為來自貴州的小夥在珠海某企業車間工作)
04
「殺馬特」,是一群迷失的「移民」
「殺馬特」的離經叛道,是社會的一道溝壑  

    衣着打扮犀利誇張,喜歡上網自拍的年輕人,對於父輩們的農民形象來說,他們已經屬於光怪陸離、花枝招展的城裏人了。但對於城市人來說,他們穿着廉價的地攤貨,燙着爆炸頭,骨子裏永遠透露着濃濃的鄉土氣息,無論多麼努力展示,結果都是抹不掉身上的氣質。在社會學意義上,他們成為了沒有故鄉的中國獨特的城鄉二元格局之外的「第三元」。

    對欲融入城市的二代農民工群體而言,文化資本上的劣勢無疑是他們真正實現城市化的一道玻璃門,這種劣勢可能比經濟資本上的劣勢更難以克服。

    如果有足夠的經濟條件,「殺馬特」們也會選擇住白領、城裏人才住的高檔公寓,他們也會選擇買香奈兒、古奇,他們也會選擇買蘋果三星,如果他們從小被爸媽帶着看院線,他們也會追着看《速度與激情》或TED演講,如果他們從小就被爸媽帶着去吃哈根達斯,他們也會與戀人相約星巴克或哈根達斯。

    「殺馬特」並非天生就沒品位,也並非主動選擇「沒品位」,沒有土豪的闊綽殷實,沒有城裏人的消費水平,成為了不得不是的「殺馬特」。

「殺馬特」,很可能就是我們自己

    殺馬特作為一種另類文化現象,一種青少年街頭文化,可能永遠不會消失,比如西方發達國家也有類似的街頭嘻哈文化。但殺馬特不應成為標識二代農民工群體的專用符號。這是中國城鎮化、現代化過程中的特定階段的現象,是半城鎮化時期的特殊現象。這個階段應該盡快過去。讓二代農民工不但在經濟上,而且在文化上,成為真正的城市人,是城鎮化的目標,是全社會的共同責任。

    相比成熟的現代文明,中國現在的各階層大概都處於殺馬特階段。那些住在「夏威夷公館」、「加州小鎮」、「萊茵城」、「愛丁堡一號」裏的中產階級們,那些抱着速成手冊學習酒會、舞會、音樂會禮儀的小資們,那些佩戴粗大金鏈、愛馬仕、LV的土豪們,在西方人眼裏,或許都是殺馬特、洗剪吹。[詳細]

在海外瘋狂搶購奢侈品成為中國貴婦、遊客的固定動作,驚呆了的外國人和樂瘋了的國外商家,何嚐不會在心裏冷笑感歎:瞧!那群膚淺的「中國殺馬特」。

    當嘲笑「殺馬特」的時候,我們在嘲笑什麼?當「殺馬特」一詞更深層地揭示出一種文化資本匱乏所導致的審美、學識、品味和追求的貧瘠時,一眾土豪、屌絲、小清新們,一眾你和我,又怎麼能夠沾沾自喜呢?實際上,我們所嘲笑和消費的殺馬特,也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

    他們只不過是一群正在模仿別人的年輕人,就如我們也在模仿別人一樣。


你如何看待殺馬特?

鄙視嫌棄,不理解他們的審美和思想;
無所謂,不喜歡也不厭惡,默默走過;
是一種時尚,年輕人應該追求獨特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