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1日
第 64 期

霧霾來了,別只向政府拍磚 

導語

    最近一周以來,一場罕見的大範圍霧霾籠罩着中國,已陸續有25個省份、100多座大中城市不同程度出現霧霾天氣,覆蓋了中國將近一半的國土。
    不見天日的霧霾,讓百姓陷入了緊張情緒。焦慮的民眾對個人健康問題心存不安,對國家發展成果隱含質疑。譴責和議論激烈交戰,霧霾來了,是不是都該怪政府?

責編:鐵言
01
「霧霾歸因於政府」的怨念惹爭議
大半國土陷霧霾,污染走向全局性

    進入12月,霧霾天氣波及25省份、100多個大中型城市,創下世界霧霾面積之最。從個別城市的持續霧霾演繹到一個國家幾百萬平方公裏都身陷霧霾,反映污染越發帶有全局係統性。
    1952年倫敦遭受大霧災害,昔日倫敦朦朧景象與中國城市中心在污染最嚴重的日子裏的現代影像有着驚人的相似。厚重的濃霧籠罩着倫敦的街道,燃煤工廠和倫敦家戶爐灶產生的二氧化硫有毒霧霾持續了五天。在接下來的三個月裏,據估計約有13,000人死於呼吸係統並發症。

「政府是最大責任人」引漩渦

    前霧霾彌漫全國多地,知名主持人孟非自12月6日起連續發微博吐槽霧霾,認為「環境災難,政府是最大責任人」。部分網友表示認同,認為政府不改變能源結構造成霧霾,也有網友不認同,說「知道霧霾怎麼引起,卻不知為什麼政府不能改變能源結構,發達國家能源供應80%靠核能,而中國核能建設遠遠不夠不說,還有一群矯情的人一邊抨擊着煤電的污染,一邊上街遊行不要讓核電站建在我這,一邊抨擊三峽大壩引發地震改變氣候……」

02
大半國土陷霧霾:人人有責 
霧霾的主要推手,是經濟發展的短視   

    一直以來,政府部門將霧霾主要歸咎於汽車尾氣、糟糕氣流,甚至中式炒菜的做法等,並做出汽車限行、限購等應對措施;但卻忽視甚至無視霧霾的元凶--粗放型發展模式導致的健康赤字這一本質。

    通常講,排在前三位的大氣污染分別是工業污染、尾氣排放和燃煤取暖。考慮到南方沒有燃煤取暖,並且一些中小城市尾氣排放也沒有北京如此嚴重,毫無疑問,工業污染源排放是造成本次嚴重污染的根本原因。而此次上海等地的集中霧霾現象,與當地焚燒秸稈不無關係,這也需要長效的管理和懲罰機制來治理。

霧霾與人人相關 也人人有責

    霧霾對人類健康有損害,而霧霾的產生擴散也與人類活動本身息息相關。官員曾稱廚房油煙係霧霾污染主因的論調遭到民眾一致拍磚和嘲諷,其實,霧霾成因中確實有不可忽視的日常生活因素。
    煤電污染和汽車尾氣污染,是現階段制造霧霾的兩個顯性元凶;工業企業排放是極為重要的污染源,蓋樓修路造成揚塵、建材水泥需要化工企業的生產消耗。
    同時,北方冬日取暖普遍燒煤產生嚴重的污染消耗,南方焚燒秸稈排放煙霧,中國傳統百姓做飯飲食愛用炒、煎、炸等較多產生油煙,民眾出行駕車乘車產生尾氣排放,家庭裝修產生粉塵、消耗建材等等,或多或少都參與到了霧霾形成的誘因。

 
今年中國已經曆兩次大規模霧霾,尷尬的是,目前空氣污染物源尚未說清。對這一大家關心的問題,環保部遲遲未能給出答案。
03
不明真相的反對:誤會了PX 
PX項目實際有助於「空氣質量」   

    過「霧霾危機」令人憂心忡忡,最為顯著的污染源頭是煤電污染、汽車尾氣和企業氣體排放。而中國的油品質量被認為是霧霾天氣的重要推手。
    油品質量的決定性因素就是含硫量,含硫量越低,則油品的污染性越低。而目前降低汽油中硫含量的主流做法是「加氫脫硫」,即使油品中的硫分變成硫化氫,然後分離出來。氫的來源可以有多種,不過PX生產中會副產氫,這就比專門生產氫要經濟劃算。PX項目可以間接改善空氣質量,然而這並不被公眾所認識和接受。
    令人尷尬的是,亟待升級的中國煉化產業,在全國各地仍陷於「大煉化等於洪水猛獸」的民粹潮中。從普通的煉油,到低毒的PX,再到更低毒的乙烯,凡是準備上馬的大煉化項目,無不在各地區迎來公眾狐疑的目光,多個項目因此被叫停或一再遷址重建。[詳細]
     

PX項目是世界化工企業的大趨勢   

    PX在中國的處境幾可謂山窮水盡、人人喊打。但不僅油品質量升級,包括用途廣泛的聚酯的源頭材料也都離不開PX項目,中國也絕不可能不發展PX項目。

    在國外,PX項目普遍能和居民區做到和睦相處。英國南安普敦Fawley埃索煉廠為居民住宅所環繞;新加坡裕廊島埃克森美孚煉廠的37萬噸/年PX裝置,與居民區距離為0.9公裏;荷蘭鹿特丹PX裝置距市中心8公裏;韓國釜山PX裝置距市中心4公裏。

    同樣不太為公眾所了解的一個業界常識是,煉化產業鏈曆來是一個閉環,自成邏輯。割裂其中任何一道工序,都會造成巨大的不經濟和上下遊的銜接失衡。

    由於地方政府缺乏讓民眾參與的習慣,信息披露不透明,單方面決策引發了民眾的不信任感,最終以「集體散步」的方式表達不滿。中國的PX項目舉步維艱。

    「如今中國的PX問題已上升到政治高度,沒人敢直言項目的是與非,問題都在於此前科普工作沒有做好。」[詳細]

04
霧霾來了,別只怪政府 
遼寧「霧霾罰單」是個好的開始   

    12月10日,遼寧省首先發力多8個城市開出「霧霾罰單」,罰繳總計5420萬元。將繳納的資金全部用於藍天工程治理環境控制質量。遼寧給省內諸多城市開罰單這個辦法,出發點起碼是好的。

    遼寧是老工業基地,環境治理方面有「欠賬」,提升空氣質量的任務頗為艱巨。從省級層面來看,通過包括罰款的辦法給省內各城市施加壓力,也是督促地方上加大治理力度的一個手段。

    「罰單」讓官員丟面子,或許會鞭策、倒逼地方治理污染。然而,爭議和質疑也還潛藏。「霧霾罰單」會否流於形式,成為「數字遊戲」?罰款定額是否合理,是否會落到民眾頭上,成為由公共財政繳納的「公害」?

「十面霾伏」:不能只「抱怨」政府

    連續一周的霧霾,鎖定半個中國,民間集體情緒緊張牢騷抱怨。牢騷之外,有極少數人抓住機會攻擊政府,攻擊制度,恨不得全盤否定中國工業化和現代化的全部成果。然而直面中國當下的霧霾,國家發展階段和13.5億人口的國情確實真正是不可避免的因素。
    上世紀50年代左右,英國、美國、日本等也都同樣遭受霧霾鎖城、大氣污染的事件。帶着龐大人口的發展基數,生活耗能和生產消耗免不得需要消耗和排放二氧化碳、二氧化硫等。用電用煤、鋼材物資、水泥化工、建築交通,霧霾甚至可以說是工業化與生俱來的副產品。國家的發展需求產生排放,每個人的生存生活產生碳排放。現代化國家給人們生活帶來了便利和享受,也產生了尖銳的環境壓力。這不是不可調和不可解決的對立問題,卻需要個人和國家都靜下心來調整步伐。

「發展」陣痛不是筐:政府別自我麻痹

    「霧霾」,參考各國發展的曆史進程,不可避免成為「發展通病」,近期有媒體刊發1952年英國倫敦濃霧籠罩的照片,與今日中國城市霧霾彌漫現狀似曾相識。然而「發展階段的通病」並不能成為政府逃避治污的「必然借口」。上個世紀的英國如此,新世紀的中國卻不該再如此。
    霧霾係積累性爆發,政府早年「帶」着各行各業粗放式發展自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全社會各行各業也須分擔各自的責任,我們每個人也都係霧霾或多或少的制造者。既然制造霧霾誰都有份,那就別把責任都推給別人,把公益心惟我獨占。

    對國家來說,重點是轉變經濟的可持續、綠色發展,「唯GDP論」已經普遍覺醒,接下來該做的是積極轉型、有效監管;對地方政府來說,重要的是厘清污染原因,有獎有罰的抓緊治理;對個人來說,抱怨責任在政府還是在企業都沒用,更多的該是在眼下做好自我保護,在往後日常做好自身環保。

    迎戰霧霾,是一個環境科學問題,也是一個經濟問題,某些時候甚至是一個政治問題。發牢騷抱怨政府的中國人,在現實中卻對霧霾大多認「命」抱定一個忍字,都深知承受霧霾帶來的污染,就是國家特定發展階段因而必然伴隨的代價,人人都得為之分擔。然而國家,切不可以此麻痹自己,若發展經濟取得高樓林立,卻換不來藍天白雲和空氣潔淨,那和諧社會的小康目標,豈不是倒退到了生命受損和維持生存的基本線。

你覺得治理霧霾,最大的問題是什麼?

國家應自省,轉變發展模式,重視環境問題
個人該行動起來,從細節開始,少開車,少做飯,少燃爐
這是發展的必然,每個國家都曾經曆過,順應趨勢很快便會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