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0日
第 63 期

金錢買錄取 高校腐敗三宗罪 

    
大學校園變腐敗重地
導語

    高考的嚴厲,象牙塔的崇高,還使不少人留下大學校園是「淨土」的印象。法治周末記者通過梳理近幾年被曝光的高校腐敗案發現,高校腐敗大致可以分屬3個領域:招生腐敗、基建腐敗和學術腐敗。

    反腐的根本目的是為了保護、維護國家和民眾的利益,使國家和民眾免受腐敗的侵害。從這個意義上,找出腐敗根源,堵住反腐敗中的制度漏洞尤為必要。

責編:小何
01
基礎建設資金大,主管領導收益多

    2009年9月武漢大學兩名正廳級官員因涉嫌在基建工程中巨額受賄被捕,讓「象牙塔」在公眾心目中清水衙門的形象轟然坍塌。與武大腐敗案被曝光的同時,廣東湛江師範學院院長、黨委副書記郭澤深在學校基建、財務等方面涉嫌存在經濟問題,被當地公安機關刑事拘留。4天後,又爆出武漢科技學院院長張建剛、副院長王志貴因涉嫌基建腐敗被「雙規」。

    這只是高校基建腐敗的「冰山一角」。以武漢市武昌區為例——該區檢察院反貪局局長劉群在2009年5月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表示,因為在基建等領域「潛規則」大行其道,武昌區的8所部屬院校中,只有一所院校沒有人被司法調查。
    據在某高校工作的資深人士說:「基建項目涉及資金數額巨大,實施過程中不確定因素眾多,本身就是腐敗高發地帶。而且,高校基建項目管理也有自身不足,如高校超常規發展帶來的基建項目大量集中上馬、一把手權利過度集中、項目監管缺失,以及高校基建管理制度改的滯後等。這些都為基建腐敗的高校的發生提供了可乘之機」。

 
 基建貪腐大行其道
02
招生腐敗涉案金額步步高升    

    2012年,有媒體稱遼寧招考辦爆腐敗窩案,被紀委調查。據稱,涉案的三人中,一位副主任涉案金額超過一千萬,一位副處長涉案金額幾百萬,另一位副主任聞訊跳樓自殺。
    2013年11月26日晚,一條關於蔡榮生的微博熱傳,「中國人民大學招生就業處處長蔡榮生持假護照從深圳闖關,欲赴加拿大被截獲。據稱已交待招生等問題涉案金額達數億元」. 其實,作為人大招生就業處原處長的蔡榮生,很早就涉足資本市場。僅從公開信息來看,蔡榮生就曾經擁有大唐高鴻數據網絡技術股份有限公司、黑龍江交通發展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東華合創數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武漢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成都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萬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和中融匯信期貨有限公司以上7家公司的「獨董」頭銜,其中高鴻股份、龍江交通和東華軟件為上市公司,蔡榮生在這3家擔任獨董的生涯共長達7年之久,被坊間評價為「政商學」通吃。
    從以上案例,可以看出不同環節的招生負責人,都在招生過程中有很大的能量,因為在中國很多家庭都存在着「望子成龍,望女成風」的教育理念,無論家長吃多少苦受多少罪,也想讓自己的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掌握更多的知識,以便能改變自身的命運,所以在很多家長心中認為上大學是孩子人生命運的重要轉折點,以至於不期集物力、財力為之一搏,方能圓了他們心中的那個夢想。雖說招生一次涉及的金額不多,但幾十上百次累加,數額就可以相當龐大。

 
招生重拳在握財源滾滾而來
03
高校學術腐敗,造假貪財橫行    

    因存在嚴重學術詐騙行為,2005年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二等獎獲獎項目「渦旋壓縮機設計制造關鍵技術研究及係列產品開發」,被科技部公開撤銷了其昔日獲得的國家科技獎項。公眾對這項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二等獎可能並不陌生,因為早在去年3月,該成果的獲獎者李連生,就因學術造假被西安交通大學解除了教師聘用合同。在央視等媒體的報道中,曾提到這一成果——6名老教授發現,早在2004年和2005年,李連生獲得的另外兩個重要大獎——陝西省科技進步一等獎和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也存在造假嫌疑。

    今年7月,陳英旭,這名頂着「新世紀百千萬人才工程國家級人選」、「浙江省151人才工程」第一層次人才、中國土壤學會土壤環境專業委員會副主任等光環的教授,被指控授意其博士生陸續以開具虛假發票、編造虛假合同等手段,將1022.6646萬元專項科研經費套取或者變現,非法占為己有。
    學術腐敗者自身確有許多問題不容忽視,這也是整個社會的浮躁心理、名利心理在作崇。但學術腐敗的危害極深,它不僅直接阻礙科教事業的健康長遠發展,還將一代一代的影響青年學子,嚴重危害民族素質的提高。

 
學術幌子背後的可怕動機
04
推進教育行政化 改變當前現狀    

    某高校專家說:「大學自治指西方大學作為一個法人團體在法律的範圍內享有自主辦學、自己管理自己以及自理內部事務的自由。但從我國當前的大學制度來看,教育領域的行政化色彩極為濃厚,高校自主性和自治性極為缺乏。學校被劃分為副部級、廳局級、縣處級,而且管理上嚴重官僚化。校長甚至副校長都是上級行政領導任命,許多大學的部門負責人成為教育主管部門解決自己人員行政"待遇"的東方,學校內部實行公司化、行政化管理,教師學生被統稱為"師生員工"。上級行政領導對校長有絕對的"生殺大權",在這樣的背景下,"走後門"、遞"條子"、打"招呼",有錢有勢之人如果想給學校塞一個並不優秀的學生,通過權錢結合要求學校破格招收關係戶也就並非難事了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說:「目前的貪腐根源在於教育行政化,學校行政權力不受監督。因此必須深入推進改革,推進教育去行政化,這包括學校外部的去行政化——落實學校的辦學自主權,政府部門不得幹涉學校辦學;以及學校內部的去行政化——行政領導不得越權幹預教育和學術事務等方面。如不推進教育去行政化,維持行政治校的格局,貪腐不可能得到根治」。
   沒有高等教育的市場競爭機制,沒有受教育者的選擇權,很難改變學校的辦學態度。這將是一個係統的改革,每一個環節都必須到位。「最近公布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對上述係統改革設計了可行的方案,推進教育管理制度改革,建立現代學校制度,實行升學考試制度改革,擴大高校辦學自主權,學校依法自主招生,這將大大改變高等教育的現狀。

 
 去行政化是靈藥讓教育自己行走
    高校腐敗現象,不僅會讓有真才實學的人斷送美好的前程,更為重要的是,給他們內心所造成的傷害,是任何東西都無法彌補的。

你認為該如何整治高校腐敗?

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支持高校財務公開
增加紀律檢查力度
提高教職員工福利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