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6日
第 62 期

女孩摔嬰案拷問社會:「壞人變小」? 

    
10歲女孩傷害1歲男童,拷問人性
導語

    近日,發生在重慶的一起熱點事件引發人們的討論和爭議。11月25日,一名十一二歲的小女孩在電梯內摔打一歲半的男童,並將男童扔出25層電梯。隨後,人們在居民樓下發現渾身是血、危在旦夕的男童。

    電梯裏的監控視頻記錄了女孩對男童實施「暴行」的過程,「恐怖」的過程讓圍觀群眾和網友紛紛大呼驚心。一個花季女孩心中猛虎為何脫籠而出,責任究竟在誰,不能不認真反思、追尋。

責編:鐵言
01
10多歲女孩傷1歲多男童:「壞人變小」?
女孩傷男童:監控揭開殘酷真相

   11月25日,重慶市長壽區吳女士帶着一歲半的孫子原原從7樓家裏下去玩耍。但是在下到一樓時,吳女士搬着童車走出電梯,原原卻被關在了電梯裏面。短短5分鍾之後,大家竟然看到原原渾身是血地躺在居民樓下。原原一直處於昏迷之中,生命垂危。小區電梯內的監控錄像顯示,一名十一二歲的小女孩在電梯裏摔打原原,最後將他扔出電梯。

「壞人變小」,亦或被魔鬼附身?

   前段時間,關於在公交車沒座位而坐在年輕女孩腿上的老人引發了社會「老人變壞」、「壞人變小」的討論,遇到老人摔倒不敢扶起的爭議讓大眾內心蒙受陰影。「老人變壞」,這是個略帶些大逆不道、大義滅親的命題卻引發了無數人的共鳴。

   看眼下,一個十來歲小女孩摔打只有一歲半的男童,給整個世界出了一個最殘忍的人性之謎。女孩子為什麼會對小男孩施暴?短短幾分鍾,無動機,無宿怨,甚至前半段還是大姐姐逗弟弟的溫馨場景。天使和魔鬼眨眼間易位。小女孩被魔鬼附身了嗎?亦或是「壞人變小」、「小人變壞」?[詳細]

02
小女孩為什麼會對年幼男童「施暴」? 
女孩行為「怪異」 令人驚訝   

    十一二歲的小女生居然在電梯裏短短幾分鍾的時間,對與自己毫無關係的一歲孩子痛下狠手,這在父母家長、受害人家屬乃至社會公眾看來幾乎都不可思議,更無法理解小女孩是出於一種什麼動機。

    據媒體報道,女孩李某交代,自己在電梯內對男童踢打,後拉男童回家打,並在陽台上不小心致使男童墜樓。而據進一步線索,女孩此前的行為也令人驚訝。

    據女孩父親李先生說,自己和妻子平常會打罵女兒,多少對女兒的性格有影響。他認為,傷害男童只是女兒表達感情的方式。受家暴影響的孩子,易於以暴力對待弱小,也是心理學上的常識。

    另據報道,女孩同學稱,女孩事發前兩三天就曾經說過想要把一個嬰兒放在包裏,從樓上摔下去。而此前該女孩還有把蝸牛捏碎吃掉等異常行為。另外,多名鄰居稱,小女孩對比自己小的孩子很有興趣,同乘電梯,她會一直捏小朋友的臉,直到把對方捏哭。

兒童「施暴」:禍起於家庭 緣於社會

    關於小女孩傷害男童的事件,不少網友批評和質疑女孩是否有精神問題、有暴力傾向。雖然有研究表明,攜帶某種基因的人更容易出現暴力傾向,但是,人的性格、行為方式、判斷是非的能力、約束自我行為的能力等,更多取決於後天的教育和環境的影響。

    小女孩的父親說,他們經常打罵孩子。或許,這種家暴行為,就是在給小女孩內心種植惡念。沒有得到充分的教化,孩子也會虐待比他更小、更弱、更沒有反抗力的東西。女孩摔打男童,無疑就是對此最好的印證。

    當然,反思原因,也不能只指向家長對孩子施暴。現實生活中種種恃強淩弱、暴力蠻霸現象,其實也都是在提供一個訓練「惡童」的大環境。

03
青少年犯罪:不是壞人,只是容易學壞 
新時代孩子們的「覺醒」 易被誤導   

    過去十一二歲的女孩子不僅膽小害羞,受了委屈也只會跟家長老師哭鬧,根本談不上會聚眾上演「全武行」。但自從一些電影中出現「野蠻女友」;影視劇中詳細展示黑社會鬥毆;社會新聞中總浮現校園傷害事件,現實社會中的男生女生便越來越「強悍」。今年9月,一段女學生集體圍毆女同學的視頻在網絡上串紅,一群穿着校服的女生對着一位同樣穿着校服的女孩扇耳光、拳打腳踢甚至罰跪,而類似女學生施暴行為在網絡上幾乎就是一搜一大片。

    影視劇作品、甚至兒童動畫、街頭暴力鬥毆事件、社會傷害新聞等等圍繞在我們視聽生活四周,我們能看到的犯罪新聞、能聽聞到傷害事故、能耳濡目染的家庭暴力氛圍,正在有意無意間,在缺乏科學智慧的管理和教育疏導的疏漏下,為像她這樣的孩子內心植入了「暴力魔障」。

 

不能習慣於「青少年犯罪」成災   

    「青少年犯罪率比成人高」、「青少年犯罪趨向低齡化」、「超7成青少年犯罪與網癮有關」等等新聞和調查頻繁出現在媒體報端。然而,當人們面對一起殘忍的傷害案件、令人痛惜的青少年犯罪事實時,才會切身感受到,青少年犯罪已經成為社會「普世之觴」。

    12月4日,在福建某地發生另一件悲劇《怕被父母責罵 14歲男孩打完8歲女童將其勒殺》。同樣是十多歲的主人公,發生令人惋惜和痛心的慘劇。[詳細]

04
孩子無罪:沒有天生的「惡童」 
「暴力魔障」不能讓「小人變壞」   

    這起事件中,女孩殘忍甚至是嫻熟的施暴方式,在我們看來卻又不陌生,事實上社會和我們每一個人對小女孩的暴力行為都有責任。我們可能無法理解小女孩為什麼要對小原原痛下狠手,其實小女孩毫無動機的施暴就是給我們整個社會一個無聲又是最明確的回答。

    毋容置疑,處在轉型時期的社會狀況十分複雜,人們不僅觀念各異、社會價值判斷多樣,網絡信息的發達與各種媒介的繁榮,足不出戶就能領略世像萬千,但與此同時,信息世界也是一個大染缸,不僅將社會熏染的千奇百怪,更讓某些人的觀念和理念陷入迷失,尤其是中小學學生,這些涉世不深的孩子極容易受到不良信息的影響甚至操縱。 

    小女孩摔童事件或許是偶發的,但考慮到近些年時常出同的暴力事件,以及很多人身上存在的暴戾之氣,在作為個案來研究之外,我們還需要探究這一事件之中存在的具有普遍性的因素。找到了病根,才能對症下藥,也才能懲前毖後,治病救人,盡可能地對減少此類事件的發生,盡可能地減少此類問題孩子的產生,讓這個世界沒有傷害,也沒有被傷害。

童心最美:不能讓「壞」蔓延

    日本電影《告白》,一個失去孩子的母親(老師)瘋狂報複凶手——兩位孩子(學生)。家庭原因造成的孩子的心理扭曲讓人膽寒。將人性最陰暗的心理面,用少年學生作為載體,在尋常看來幼兒是最純潔不受污染的正面陽光的角色,但在夾雜了社會的陰暗、成人 的負面之後,小身軀裏爆發的情感和暴力更讓人不寒而栗。

    這樣的暴力傷害,和陰暗絕望,遠比成人世界的爭鬥相殘更讓人絕望,令圍觀者壓抑。

    摔打男童的確很凶狠殘忍,足以讓這個小女孩成為無數人心中的「惡童」。但這個世間沒有任何一個孩子天生就是「惡魔」。小女孩的父親也說,她很喜歡小孩和小動物。

    過去小女孩父親的家暴是一種惡的訓練,社會上存在種種野蠻醜陋的惡行也是對孩子向惡的教化,那麼,現在如何從個體人心到整個社會,都蘊蓄着一種引導孩子向善向美的環境,來訓練他們的內心走向更加善良美好,刻不容緩。也只有祛除那種訓練孩子向惡的社會元素,才能提供一種孩童之道,讓童心成為世界上最美的所在。一個十來歲小女孩摔打只有一歲半的男童,給整個世界出了一個最殘忍的人性之謎。

 
在尋常看來幼兒是最純潔不受污染的正面陽光的角色,但在夾雜了社會的陰暗、成人的負面之後,小身軀裏爆發的情感和暴力更讓人不寒而栗。(日本電影《告白》)
    原本應該是最陽光單純的孩子,或模仿、或好奇、或憤怒而做出的「惡行」,遠比戰場的廝殺、血腥的屠宰更讓人痛心。孩子們並不壞,卻極容易「學壞」。小女孩不是「惡人」,只是拷問着人類善惡。

你是否覺得現在的小孩正在「變壞」?

不是孩子在變壞,都是大人的錯,是社會環境的錯
老人沒有變壞,小孩也沒變壞,這些只是極端個例
現在的小孩髒話連篇、早戀打架,素質和品格確實不如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