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3日
第 61 期

「養老金」沒人交 老年人怎麼養?

   
老齡化社會,「養老」成首要難題
導語

   近日,據媒體報道,我國大概有3億多人參加了城鎮職工養老保險,而今年累計有3800萬人中斷繳納保險。據研究機構調查,占工作人口23%的人群中斷了繳費,「棄繳社保」現象成為社會廣泛關注的熱點。

   老有所養是每個人的夢想,而社會養老保險是解決老有所養問題的重要方式。然而,一邊擔憂未來的養老,一邊又放棄社保提供的保障,這種怪現象為何發生?

責編:鐵言
01
3800萬人棄繳社保,為什麼?
「每月定存500元,養老不再靠國家」?

    10月底,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中國工會第十六次全國代表大會上表示,我國大概有3億多人參加了城鎮職工養老保險,今年有累計3800萬人中斷繳保險。而9月份,在2013中國養老金國際研討會上,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李珍也曾指出,在人社部做的一項調查中,有23%的工作人口中斷了繳費。

    有人發出定存養老的呼聲,「每月存500元,30年也就18萬元」的觀念在人群中散布。未來的幾年內,退休年齡夠了卻因參保年限不滿而無法退休的現象會越來越多。近年來,社會流動性強,外出打工的人員數量龐大,在打工地繳納社保不到年限難以取得養老金;而回家鄉又無法轉移社保的窘迫會越來越凸顯。這種現象直接影響了工作人口在繳納社保方面的選擇傾向,中斷或者工作之初就放棄繳納社保的現象將會增多。

棄繳,對個人來說是很無奈

    仔細分析發現,中斷繳納的人群主要是:下崗失業人員,這類人群大都屬於被動中斷;小微企業員工,企業為了降低成本不給員工繳納社保;流動性比較大的務工人員。以上三類人群的城鎮職工養老保險等社保參保率,本來就偏低,甚至不乏一些低收入群體,不願降低收入參加社保,寧願主動不參保,讓單位將這部分費用轉化為工資發給自己。無論是三者中的哪一類,他們其實都是自我保障能力相對低下的群體。

    趨利避害是人的本性。對城鎮職工而言,如果當下繳納社保並沒有完成對未來養老的樂觀預期,那麼,中斷和棄繳無疑會成為很多人用腳投票給出的選擇。
    據媒體報道,原阿裏巴巴職員歐陽燦自2011年離職出來自己創業後,就成為了棄保一員,「感覺社保沒什麼用,要交那麼多年,還不知道到時能否用得上。」她說,以後養老還是通過投資商鋪等方式更靠譜一些。類似的選擇正在慢慢擴散。

02
棄繳社保,國家也為難 
我國社保制度:需要現交現發   

    中國新型社會養老保險制度的建立及改革已經走過了十幾年的曆程,經過多年的摸索、實踐,在資金的管理上逐步形成了「社會統籌與個人賬戶相結合」的籌資模式,建立了多層次的養老保險體係。

    近年來,我國養老保險實施範圍不斷擴大,其中,國有企業基本實現全覆蓋,城鎮集體企業覆蓋率為75.39%,但其他經濟類型企業僅為17%,還有很多外商投資企業和民營企業未參保。雖然各級政府重點抓「擴覆」工作,但離全覆蓋的目標仍有距離    

    目前我國養老保險也愈來愈面臨更嚴峻的挑戰,加速發展的人口老齡化、覆蓋面窄、統籌層次低、隱性債務和個人空賬等問題,已使現有的養老保險制度力不從心;而農村傳統的「家庭養老與土地保障」功能已日趨退化,新型農村養老保險剛剛開始試點,任務艱巨。

養老金虧空成財政新難題

    就全國養老保險制度改革的進展情況看,少數省份實行了省級調劑金制,但調劑的比例和數額極為有限,大部分省、市、縣仍實行分級統籌。這樣帶來諸多問題:養老保險基金抗禦風險的能力脆弱,很容易造成養老保險基金的流失;養老保險跨地區關係轉續以及領取不便;不利於建立全國統一的社會保險制度。

    養老費用畸輕畸重還會加劇區域發展差距。越富的地方養老金越多,越窮的地方養老金越少,越富的地方經濟越發達,越窮的地方經濟就越落後。
    同時,公開數據顯示,我國養老保險個人賬戶空賬運行規模已超過1萬多億元,雖然做實空賬工作已經開展幾年,但空賬規模仍在擴大。從債務關係來說,養老金的空賬運轉是現在向未來透支,是老一代向年輕一代的透支。長此下去必然蘊涵巨大的資金風險,也會降低改革後新制度的信譽,動搖新制度的根基。

03
養老之觴:發展階段各國的通病
各國養老制度和養老困境大同小異  

   世界各國實行養老保險制度有三種模式,可概括為傳統型、國家統籌型和強制儲蓄型。分別根據國家、企業雇用單位和個人繳納數額的不同和發放方式的不同而區分。

    從20世紀80年代後期開始,澳洲進行養老金制度改革,形成SUPER(superannuation)、個人儲蓄養老和AgePension相結合的養老體制,迄今為止,該體制成為世界上運作最為成功的模式之一。據調查,澳洲養老金制度位居世界第二,僅次於荷蘭。

   澳洲與中國養老制度差別主要在於:澳洲實行全民統一的養老制度;企業繳納的養老金一分不少領回外,還享受額外老年福利;不存在年輕一代供養年老一代的問題,沒有養老金缺口。

走出退休死胡同:延遲退休是習慣動作  

   法國:也曾經面臨就業人員退休高峰期,老年人口出現爆炸性增長,法國退休金入不敷出的矛盾突出。2002年,法國政府為退休制度支付了150億歐元,若不改革2020年政府支出將猛增至280億元歐元。

   法國總統提出改革重點:推遲退休年齡,縮短領取養老金的時間;增加繳納分攤金的年限;退休年齡從目前的60歲延長至65歲。為保證退休金足額征收,法案規定了獎懲制度:從2004年起,每欠繳一年退休分攤金,就減少5%的退休金;已繳夠分攤金後繼續工作的,每多工作一年增加3%的退休金。

   日本:養老保險制度是以現在工作的人繳納的保險金,支付給已經退休的人維持生計,這就要求兩者保持合理比例。由於對養老保險制度的前景的擔憂和對自己老後生活的不安,不少人因此故意不納稅甚至拒絕繳納養老保險。

   繳納養老保險的人數逐年下降,財政支付也越來越困難。日本也采取了改革養老保險制度的措施:提高財政支付比例,降低養老金領取額等。

   德國:為穩定養老保險體係,政府努力創造就業機會,增加就業人口,鼓舞生育,增加為老養老金支付群體的數量。同時,政府提高就業人員繳納的比率;再次,提高退休年齡,控制提前退休,退休年齡由65歲提高到67歲,並鼓勵退休者參加工作,對提前退休的扣除部分養老金。

04
社保,不是相互算計的「買賣」 
社保的真正問題不是棄繳   

    11月26日,人社部網站發布《2003~2012年全國企業職工養老保險情況》,近十年養老金狀況,好於預期。參保職工人數持續增長,保證了養老黑洞不再擴大;全國企業職工養老金結余大幅增長,收入大於支出。然而,總體情況並不如數據那麼喜人。黑洞沒有縮小,個人賬戶沒有做實,空賬只會增加不會減少。累計結余兩萬億不足以彌補個人空賬。

    社保的真正問題是不公平、低效率,預期的不明確。人社部公布的數據為企業職工,而行政黨政機構、事業單位退休人數與資金兩張賬單卻不明真相;地區之間社保水平不公,各地貧富不同、企業繳納熱情不同倒正常,不正常的是,富裕地區剝奪窮困地區的養老金。勞動力在流轉時,只能轉移現有個人賬戶資金,社會統籌部分無法轉移,相當於為當地作出貢獻。
    一個制度優待的是養尊處優者,而苛待產業鏈最低端的勞動者,連企業繳納的養老金部分都要回收,讓農民工揣着可憐的自繳部分回到家鄉,難得公平。

社保不是「買賣」,雙方不該算計

    不少勞動者對社保的未來缺乏足夠信心,擔心即使現在買了社保,以後出省也很難轉移,與其「白交錢」,還不如拿現錢實惠。一部分勞動者認為社保資金缺口嚴重、入不敷出,擔心社保今後無法兌現,「以後的事誰也說不準,只有錢在自己手裏最踏實。」處於自己的經濟考慮和對社保安全感的缺乏,不少勞動者選擇棄繳社保。

    相當普遍的棄繳社保現象,敲響了社保體係的警鍾。養老保障,實際上都是「眾人拾柴火焰高」,參保的人越多,每個人要交的錢越少,保障水平會更高。養老保障制度,實際上是「前人栽樹後人乘涼」,當下的勞動者繳納的越多,繳納人數越多,當下已經退休的勞動者領取的養老金則越穩定越高。如果棄保人員增多,將對社保體係造成比較嚴重的衝擊。

    醫療保險、工傷保險等保障都受到廣泛歡迎,但社會養老保險卻備受非議。社保不是「生意」,其應該也必須成為像陽光、空氣一樣存在的公共必需品。

「棄保」既是無奈,也是呼聲

    表面看起來,是勞動者主動「棄繳」,然而,把棄繳簡單地歸因為參保人的個體經濟性思維,這固然會獲得一種對於棄繳的淺層應對路徑,但它會不自覺地遮蔽「棄繳社保」背後的真實問題。毫無疑問,對於「棄繳社保」行為,它首先需要的是一次重塑社保公信的改革。
    減少「棄保」現象,從小的方面而言,對社會底層群體以及小微企業降低養老保險繳費費率,應該提上議事日程;從大的方面看,需要加快推進不同養老保險體係的轉移接續,打破養老「多軌制」,並籌劃養老保險省級統籌直至全國統籌。事實上,養老改革是當前一盤非常難下的大棋,遠不止「延遲退休」這一粒棋子。

    面對社保,人們顧慮於「有命交社保,沒命拿社保」的可能性,寧願選擇自己存錢自己養老。這種帶有個人經濟利益算計的「棄繳」是表層原因,而深處的驅動,則是對社會養老保障的不安全感。
    活在當下,這句話見諸於各種心靈雞湯,事實上,也是當下許多人所踐行的人生信條。以個體言,是否交納養老保險純屬個人行為,無可非議;從國家看,卻是快速進入老齡化社會的中國所面臨的巨大問題,完全可以稱得上是「百年大計」。

你是否每月按時按規定按數額繳納社保?

A.一直都按規矩繳納,從未停止過
B.不繳納社保,交了也沒用,不如自己存錢
C.看完上文,我打算棄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