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經典譜寫輝煌——改革開放40年的河南戲劇

回望改革開放40年來河南戲劇的發展,可清晰勾勒出它特征鮮明的曆程:複蘇回歸的改革開放初期,探索創新的80年代,蓄勢潛行的90年代和強勢崛起的新世紀。

改革開放初期,被禁錮多年的傳統戲重返舞台,一大批優秀傳統劇目借由古裝戲解禁的浩蕩春風,獲得了新的藝術生命。1978年,曲劇《卷席筒》在鄭州市人民公園露天劇場連演兩個多月,每場觀眾數以萬計。1982年,豫劇演員王清芬攜《大祭樁》進京演出,連演54場。可見當時古裝戲的風靡程度。正是在這股熱浪中,一批傳統戲產生了超越藝術自身的社會影響,成為不可撼動的經典。

現代戲是河南戲劇的顯著特色、傳統優勢。改革開放初期,河南戲劇的重要收獲和「亮點」,是現代戲的強勢回歸。《謊禍》《朝陽溝內傳》《勞資科長》《小白鞋說媒》《金雞引鳳》《倔公公偏遇強媳婦》《兒女傳奇》《拾來的女婿》《倒黴大叔的婚事》等一批描寫改革開放社會新現象、新風尚、新人物的作品應運而生,這些作品真切反映了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中原廣大農村發生的深刻變化。尤其是《倒黴大叔的婚事》,以喜劇手法,對中原農民生活和精神面貌的變化做了生動及時的反映,並發揚了河南現代戲鄉土氣息濃鬱,人物鮮活生動,風格輕鬆幽默的傳統。該劇所取得的藝術成就和傳遞出來的明朗、豁達、幽默的生活態度,使它成為新時期戲劇舞台上的「常青樹」。

上世紀80年代中期開始的探索創新,是從兩個層面展開的。先是應對「戲曲危機」的圖存革新,意識流、閃回、歌舞、雜技、話劇等各種手段都「拿來」為我所用。然而,形式的革新終歸要依托觀念的同步才會生效,這輪應對危機的改革,因觀念的「缺位」而流於形式技巧的花樣翻新,也使這一時期的革新呈現出去戲曲化、去劇種化、趨歌舞化特征。而緊跟其後的另一輪革新,則是一場觀念的「革命」。在再度確立的知識精英啟蒙話語的觀照下,全國戲劇界展開了一場戲劇觀念的大討論、大探索、大實踐,由此誕生了一大批極具先鋒意味的劇目。豫劇《半個娘娘》、話劇《水上吉卜賽》,即是河南藝術家在這場戲劇觀念的討論、探索中做出的來自中原的回應。但先鋒戲劇在當時的河南,並未能構成主流話語,這注定它們不能走向更遠。

上世紀80年代後期,河南戲劇創作的另一特點,是現實主義的向內探視和意蘊深化,這在現代戲《石頭夢》《鄉醉》《歸來的情哥》、新編曆史劇《粉黛冤家》等劇目中得到集中體現。總之,上世紀80年代的河南戲劇,無論是前期的回歸複蘇、反思批判,還是後期的「危機」應對、觀念革命、現實深化,都是在改革開放的大潮中進行的不同層面、不同向度的實踐探索。

到上世紀90年代,市場經濟勃然興起,大眾文化成為主流,各種國家級藝術獎項的設置成為激勵創作的巨大動力。

這一時期,河南戲劇創作最引人注目的是農村題材現代戲碩果累累,《黑娃還妻》《試用丈夫》《兒大不由爹》《吵鬧親家》《五福臨門》《闖世界的戀人》《能人百不成》《紅果,紅了》《老子·兒子·弦子》等一批作品集中湧現。它們以生動有趣的情節和濃鬱的生活氣息取勝,其質樸、通俗、熱鬧的大眾品格,正好符合「大眾文化」時代觀眾的審美口味。同時,一些劇目亦不乏深意。如《能人百不成》對思想內涵的哲理追求,《老子·兒子·弦子》中「精神贍養」的現代話題……這些現代戲為我省贏得了全國性榮譽,相繼獲得文化部文華新劇目獎和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

隨着市場經濟在國家體制上得到合法性確立,文化與市場之間建立起「既抵禦、又同謀」(洪子誠語)的複雜關係。反映在藝術創作上,就是大量「行業戲」「定向戲」的誕生。「定向戲」創作,無疑是「戴着鐐銬跳舞」,但在「為稻粱謀」的市場經濟初期,卻是很多劇團求得生存的重要依賴。在不得已而為之的情況下,創作者也在努力以藝術規律突破題材束縛,《螞蜂莊的姑爺》《都市風鈴聲》《王屋山下》等在藝術化上均取得了較高的藝術成就。

那時,作家的創作也不再像上世紀80年代那樣「鋒芒畢露」,但含蓄內斂、波瀾不驚的書寫中,同樣蘊含着巨大的思想力量,體現着思想解放的深層影響,也體現着創作者對創作初心和理想的堅守。新編古裝戲《風流才子》、曆史劇《春秋出個姜小白》、《曹操父子》、現代戲《阿Q與孔乙己》等,熔鑄了創作者對曆史、社會、現實、人生的深刻思考,意蘊豐厚,韻味雋永,具有超越時代的價值意義。

上世紀90年代初,舞台藝術創作的政府獎「文華獎」以及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的設立,對市場經濟疲軟中的藝術創作不啻是一針興奮劑。奪獎的動力和目標,不但促進了藝術家的創作熱情,而且大大促進了舞台綜合表現力的提升,科技的發展使河南戲劇的舞台樣貌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紅果,紅了》《王屋山下》《都市風鈴聲》能夠走向全國,出色的舞台呈現功不可沒。

新世紀的開局之年,現代戲《香魂女》在第六屆中國藝術節上獲得大獎,猶如金雞之鳴,奏響了河南戲劇新世紀崛起的號角。此後,河南戲劇衝破了困擾多年的瓶頸束縛,境界頓開。十多年間,《程嬰救孤》《鍘刀下的紅梅》《常香玉》《風中少林》《老子》《紅旗渠》《焦裕祿》等,創造了文華大獎、國家舞台藝術精品工程雙雙「六連冠」的曆史輝煌。新世紀河南戲劇進入了崛起繁榮期,表現在幾個方面:

一是創作觀念的突破。首先是以現代觀念觀照題材。豫劇《香魂女》、《風雨故園》、曲劇《驚蟄》等,以現代視角透視女性在不幸婚姻中的掙紮、痛苦、覺醒,具有洞穿人心的思想力量。其次是以獨特視角開掘題材。《紅旗渠》《焦裕祿》(豫劇、話劇)都是半個世紀前就進入藝術創作的題材,新世紀的創作,站在時代的高度,用獨特視角重新審視,做出了具有突破意義的闡釋。再次是以獨特方式展開敘述。《鍘刀下的紅梅》將「閃回」手法上升到結構意義,《常香玉》以「心靈絮語」作為切入視角,這注定了它「是一首詩,而不是故事。」(李利宏語)。

二是體裁、題材的豐富多元。新世紀河南戲劇的繁榮,既體現出現代戲作為傳統強項的優勢,也體現出「三並舉」(傳統戲、現代戲、新編曆史劇)指導思想下的多樣並存。《程嬰救孤》《清風亭上》《三娘教子》《琵琶記》《白兔記》和《老子》《玄奘》《霸陵橋》等,分別代表了傳統戲整理改編和新編曆史劇的創作成就。而新版《白蛇傳》、小劇場戲劇《福兮禍兮》《傷逝》則構成這一時期河南探索戲劇的景觀,成為「三並舉」之外的「另類」存在,豐富了河南戲劇的體裁樣式。

題材類型的多樣體現在:根據真人真事改編的戲數量龐大,蔚然成風,除了前述所及,尚有《村官李天成》《女婿》《大愛無言》等佳作;革命曆史題材再度成為熱點,湧現出《鍘刀下的紅梅》《紅菊》《紅高粱》《山城母親》等一批力作;地域題材不斷升溫,這是提升文化「軟實力」共識下的普遍選擇,熱度高、數量大,其中《宣和畫院》在地域文化內蘊開掘和氣質表現上,可圈可點;社會問題劇《啼笑皆非》《王屋山的女人》《清風明月》《都市彩虹》等,聚焦道德危機中的良知拷問和誠信呼喚;廉政題材備受重視,繼續發揮着戲劇「美教化,正人倫」的寓教作用……

三是創作力量的整體崛起。新世紀河南戲劇的繁榮崛起,依托的是一支健全成熟的創作隊伍。80年代開始創作的一批劇作家,如孟華、齊飛、姚金成、李學庭、孔凡燕、王明山、韓楓等,經過多年積澱,進入了創作的成熟期;而90年代進入創作隊伍的賈璐、陳湧泉、楊林等,則顯示出與前輩不同的文化積澱和觀念視野,同樣在新世紀的舞台上大顯身手。以李利宏、張平、李傑、丁建英等為代表的導演藝術家,保證了河南重點劇目的「自主制造」,並在全國各地的舞台上潑灑才情。因此,新世紀「河南的戲劇已經不是一個局部的繁榮,它已經在參與着中國戲劇的大循環,並且在整體上影響着中國戲劇的創作和發展。」(羅懷臻語)

40年的輝煌成就,由幾代戲劇人共同書寫。回眸曆史,感慨欣喜。縱然,在經曆了新世紀的快速發展、「高能」釋放後,河南戲劇人才不足、創作功利等問題已然顯現,但河南戲劇人有信心在偉大的新時代不斷前行,努力向藝術高峰攀登!

責任編輯:zhangxy
相了關閱讀: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