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縣:「羊倌」脫貧了

11月18日,蘭金鵬開着小汽車來到縣城采購東西。「上個月考了駕照,新買的這輛車花了七萬八呢!」蘭金鵬言語裏透着滿滿的自豪。

今年36歲的蘭金鵬是葉縣葉邑鎮老鴉張村的一名「羊倌」,更是他們村第一個大學畢業後回村養羊的「怪人」。

2006年,大學畢業的蘭金鵬到昆山市從事除塵設備銷售工作。當年,當大多數務工者的工資在3000元左右時,蘭金鵬已經靠着吃苦耐勞、頭腦靈活月收入達到了萬元。

2008年,蘭金鵬回到老家同比自己小兩歲的李麗娟結婚。「她跟我是大學同學,家是開封的。我幫她在昆山找了份工作,想着結婚後一起出去打拚。」蘭金鵬回憶道。

天有不測風雲。正當蘭金鵬夫婦準備外出時,蘭金鵬的父親突發腦溢血,徹底打亂了他們的生活。由於家中有84歲的奶奶、60多歲的母親和患病的父親,他和妻子商量後決定留在老家,照顧三位老人。

但他的這個決定遭到了父親蘭振明的反對:「上了十幾年的學,好不容易供養出來個大學生,留到村裏像什麼樣子,人家街坊鄰居咋看咱?」蘭振明寧願自己沒人照顧也不願蘭金鵬留下。

「是金子在哪兒都發光。只要我好好幹,在農村也能有好出路。」蘭金鵬給父親做了很久思想工作,父親才同意讓他留下來。

為給父親看病,蘭金鵬前後花了12萬多元。「記得當時給父親治病的一種藥,一支要800元,每周就要一支。把親戚朋友能借的全借了一遍,有些被我借怕了,看見我都要繞着走。」本來就不富裕的農村家庭,一場病下來成了村裏的貧困戶。

「可以窮一陣子,不能窮一輩子。」為了早日還債,蘭金鵬開始養羊。他用借來的2000元錢買了1只公羊、4只母羊和養殖技術的書。這幾只羊成了他的「寶貝疙瘩」,每天跟它們吃住在一起,一點一點地研究技術,生怕小羊出現問題。

功夫不負有心人。第二年,蘭金鵬的羊生下了8只小羊羔,稍微育肥後賣掉不僅還上借款還有盈余;他把掙的錢又多買幾只羊,逐漸發展壯大。隨着扶貧政策越來越好,他陸續利用村裏資金互助社1萬元和5萬元貼息貸款,不斷擴大規模。2016年,蘭金鵬的羊棚存欄有近500只。

技術是養殖的關鍵。正當蘭金鵬充滿着脫貧信心時,2016年的一場疫情讓蘭金鵬懵了。「一覺醒來,70多只羊躺在地上不會動彈了。」蘭金鵬趕緊進行藥物防控,忙了幾天幾夜終於控制了疫情。

從那以後,蘭金鵬便四處虛心求教。附近的仙台、常村等鄉鎮的養殖大戶他拜訪了遍,他說要把養殖技術真正弄懂吃透。為了學技術他不惜風餐露宿,有一次,他騎了5個多小時摩托車,到百公裏外的南召縣取經。

蘭金鵬是村裏出了名的能吃苦,幹起活來不惜力的人。自己蓋羊棚,百十來斤的石塊兒扛起來就走。經常在地裏幹完農活,晚上回家胳膊都是腫的。

「這樣的日子苦不苦?」筆者問道。

他說:「我不怕吃身體上的苦,心理壓力的苦才最難熬。最苦的是看着親人生病自己卻沒錢醫治,最苦的是自己是家裏的頂梁柱所以再累也不能倒下。」

「開始也覺得不好意思,上了這麼多年學,現在回家養羊,怕村民看不起。」蘭金鵬說,現在他和妻子早已想通,「靠勤勞致富是件光榮的事兒,不丟人。」

他認為,多年的上學經曆教會自己的不僅是專業知識,更是一種學習能力,可以讓他在接觸一個陌生的行業時,通過學習快速進入角色。這些年,他自學畜牧養殖、市場營銷等專業知識,科學的管理讓蘭金鵬的養羊之路越走越順。

不僅如此,蘭金鵬還「不把雞蛋放進一個籃子裏」。他趁手頭寬裕時,還流轉土地種了11畝黏玉米。每年5月份將玉米套種在麥子裏,麥子收割時不影響玉米生長;到7月份收完一茬再種一茬玉米,剛好不耽誤下次種小麥。

蘭金鵬給記者算了筆賬:黏玉米按穗賣,一畝地3300棵玉米純收入最少有2000元,光黏玉米這一項兩茬下來就能掙個三四萬元。

去年,蘭金鵬成功脫貧「摘帽」。今年,他不僅買了新車,還蓋了一棟兩層新房。最近,筆者得知他又有了一個「講師」的新頭銜。原來,作為遠近聞名的養殖能手,他被一家技術學校聘為講師。在該縣開展的「送技術下鄉」活動裏,他把養殖技術傳授給了更多的貧困群眾。

責任編輯:zhangxy
相了關閱讀: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