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忠富:泥「塑」鄉村意趣 定格美麗鄉愁

泥塑藝術家王忠富以粗獷樸拙的大寫意泥塑藝術,刻畫故鄉農村的人與事,獲得了大家韓美林、馮驥才的「點讚」。而今,在城鎮化和市場化的夾擊之下,他的作品所表達的「鄉村意趣」正在衰敗。皮之不存,毛將焉附?這無疑成為王忠富的內心的隱疼。而他仍在堅守着他的泥塑藝術,冀望自己的作品能為人們定格住曾經的美麗鄉愁。(香港文匯報記者童心河南文圖報道)

泥塑家王忠富宅院的一隅,是他的泥塑展示空間。四壁沿牆聳入天花板的格子架上,陳列着他的泥塑,琳琅滿目,撲面而來的是一種泥土與藝術雜糅的氣息。在筆者的面前,這位將泥土鼓搗成藝術的男人,所呈現的亦是那種泥土般的樸拙敦厚。

泥塑藝術家王忠富在工作室制作泥塑。

王忠富從事泥塑業已幾十年了。他從部隊退伍後,返回農村老家,從事過一些營生,一度曾與妻子經營了一家饅頭店。盡管出身低微,且為生計而奔波,王忠富卻在謀生的間隙,孜孜矻矻捯飭他的泥塑,每每深更半夜尚未入寢。

泥塑是中國最古老、最原始、最具民族特色的民間藝術,既充盈生活情趣,又通接地氣,往往傳達出一種返璞歸真的藝術感染力。王忠富平生第一次遇見泥塑時,就被它的樸拙粗獷、憨態可掬所吸引,心湖泛漾起對這一民間藝術欲罷不能的喜愛。此後幾十年,他一頭紮進泥塑的世界,「沉醉不知歸路」。

大寫意泥塑獲得「山花獎」

王忠富的泥塑之路幾乎是自學成才,僅有的藝術教育經曆是年青時,曾在縣城接受過短暫的雕塑技藝培訓。王忠富說,早年曾邂逅過一位大師,大師為其指點迷津,分析了他在刻畫泥人神態表情方面的不足。王忠富如醍醐灌頂,此後有的放矢,錘煉人物神態表情與心理活動的泥塑語言表達,技藝日臻爐火純青。

在他鄉下的工作室,筆者目睹了他的嫻熟技藝。一塊泥巴,在他的兩手之間翻轉旋搓,一個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倚馬可待。



表現鄉村童趣的作品《擠暖》

偏居窮鄉僻壤,在泥塑藝術之路上孤獨前行的王忠富,唯有靠自己琢磨泥塑藝術,自學成才。或許正是如此,不囿於條條框框的限制,他的作品反而天馬行空,信馬由韁,自由綻放。這也契合了泥土衍生藝術的那種原汁原味的表達。

中國畫有工筆與寫意之分,而寫意又有大寫意和小寫意之別。泥塑亦然。王忠富的泥塑藝術屬於大寫意之類,造型誇張,風格豪放粗獷樸拙,散發着一種逸筆草草的野趣和天放。在這種「意思而已」的藝術表達中,將人物的內心神態表現得淋漓盡致。王忠富的作品獲得了大家韓美林、馮驥才的「點讚」,問鼎了中國民間藝術最高獎——「山花獎」。

泥「塑」鄉村意趣

藝術源於生活,而高於生活。雖然王忠富的泥塑藝術是天馬行空的大寫意,但他的作品並非憑空捏造,而是出自他的生活他的所見他的所感。王忠富的泥塑主要展現他所熟悉的鄉村生活,展現鄉下人的生活意態與情愫,表達他潛伏在心靈深處的鄉土情懷。

王忠富認為,泥土是呈現鄉土情懷最好的載體。他對筆者說:「藝術是表達情感的表現,我只是在用泥土塑造我的生活,記錄着生活的點點滴滴。」

王忠富的泥塑作品《自拍》

在王忠富的展覽室裏,筆者所見的泥塑作品,塑造的幾乎都是鄉下人和鄉下的生活勞動情態,鄉土氣息濃厚。可以看出,他的作品題材主要取源於農村的真實生活,故事性強。譬如撓癢的老漢、在一起聊天的鄰裏鄉親、丈夫前面拉車妻子後面推車的夫妻、在一起其樂融融的祖孫、夏天老太太為老頭子扇風的老伴。他通過他所熟悉的鄉下人,通過鄉下人的生活和勞動場景,展現鄉下人的淳樸善良,展示鄉村人濃厚的人情味,展示鄉村人的生存之艱,以及苦並快樂着的生活態度。

王忠富的係列泥塑作品裏,有兩個重要的主題,一個是妻子係列,一個是母親係列。身為農民的王忠富鼓搗泥塑,被一些人看成是不務正業,而妻子卻不離不棄地支持他,為此含辛茹苦,無怨無悔。王忠富後來在中國泥塑界聲名鵲起,日子也漸漸好起來,但妻子卻已經離開人世了。王忠富對妻子的感情至深,至今單身,他將對妻子的深深懷念,傾注在「妻子係列」的作品中,曾經那些刻骨銘心的情景,被一一泥塑。如那名為《夫妻》的作品,丈夫在前面拉車,妻子在後面推車,就是他們的風雨同舟的記憶。

表現夫妻情深的作品《下雨天》

王忠富的泥塑作品之所以震撼人心,不僅只是他的泥塑藝術高超,而且是他那顆敏感的藝術之心,將最為尋尋常常的鄉下的生活,轉化為打動人心的泥塑作品。所謂最深情處,其實就在最尋常之處。

定格美麗鄉愁

在王忠富的記憶裏,農村生活留給他最深的記憶,是人們之間那種濃厚的人情味。他記得在一二十年前,哪家蓋房子,鄰裏人家都過來幫忙搬磚運瓦和泥,還帶來家裏自種的蔬菜以解蓋房子人家的「燃眉之急」。

「那時候,人跟人之間的關係很淳樸,哪家有個什麼事,譬如蓋房子啊婚喪嫁娶啊,周圍的人家都熱心幫忙。」王忠富說。

王忠富的泥塑作品《鬧洞房》

然而,曾經的一切「既已往矣」。在城鎮化的高歌猛進之下,在市場化的勢如破竹之下,農村在衰亡,人口在不斷減少,不少村莊呈現「空心化」,而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被「物質化」、「金錢化」了,過去的那種「互助」之風、那種人情味早已淡卻了,廼至煙消雲散。

王忠富的泥塑藝術所主要表現的主題,是構築在過去那種溫情脈脈的鄉村意趣之上。而現在,這種台基正在坍塌,他的泥塑藝術的「根」,似乎正在毀滅。社會的變遷,將卷走現王忠富的泥塑藝術塑造的過去的鄉下風貌、人情味。而這種社會趨勢愈演愈烈,誰也無法阻擋。

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因此,面對這種變化,作為一名以塑造鄉村題材的泥塑家,王忠富的內心較常人更為深深感傷,也有一些迷茫。



王忠富為他的母親泥塑的作品《母親》

「習近平主席說,要留得住鄉愁。我的這麼多泥塑作品,可以說是為人們留住了美麗鄉愁,若幹年後後,人們可能需要在我的作品裏,才能體會美麗鄉愁了,體會曾經的鄉村生活。」王忠富說。

一個方面農村在衰亡,而另一個方面向往鄉村田園生活、懷念美麗鄉愁的城裏人越來越多。這似乎是一個悖論,這也是人們喜歡泥塑的一個原因。一些懷舊的人慕名遠道而來,購買王忠富的泥塑作品。

「我要盡量多做一些作品,幫那些人,留得住美麗鄉愁,留得住曾經的鄉村記憶。」王忠富說。

責任編輯:zhangxy
相了關閱讀: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