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豫東平原一鄉村標台小住

標台,是豫東平原一個普通村莊,卻讓我久久難忘。遷居河南30余載,還從未在中原農家住過。此番赴開封拜見中國書畫院副院長劉合彬先生,伉儷倆盛邀我去他老家--通許農村住幾日,正中下懷。翌日一早,我們驅車直奔通許。劉合彬說,通許在八朝古都開封南45公裏,古稱鹹平,曆史悠久,擁有龐涓墓、曹植墓、上倉故址等人文遺跡,距省會鄭州僅百公裏,位於國家戰略「中原經濟區」核心。

汽車頂着酷暑,沿「大廣高速」在豫東大平原奔馳。我將車速定在100碼內,好讓劉大師欣賞家鄉夏日景色。「今年又是大豐收!自古道手中有糧心不慌!」坐在副駕駛座的老劉望着兩邊一望無際麥田說:「通許縣馮莊鄉有個『上倉故址』,是五代時周世宗柴榮建造貯存江浙上繳糧餉的倉庫,很多專家考察過呢!」近年老劉長住北京和開封,但每隔一段總要回鄉住幾天,他戀家啊。「不瞞您說,去年我按星級標準整修了老屋,你肯定喜歡!」談笑間,汽車駛入通許縣城,我看表,才三刻鍾。

老劉讓我將車開到內城停下,他徑直走向一個熱鬧的早餐鋪,一位戴白帽的老漢笑着向他招手:「劉大師來啦,歡迎歡迎!」幾碗熱騰騰的吃食隨即端上小桌,劉說:「這是通許縣最有名的馬記豆沫,馬老師嚐嚐!」老板又送上剛出鍋的油條、糖糕、菜角等。我在鄭州吃過豆沫,印象一般。此刻嚐來,特別香糯潤滑、濃鬱細膩,我和老劉又各要一碗。細細品味,醇厚的小米香伴着豆香、芝麻香、花生香和蔬菜清香,味道超級棒!一碗僅賣3元,物超所值。劉說:「我每次回通許,必來喝兩碗豆沫,這裏豆沫別處無法比!至於其私家秘方,當屬商業機密嘍!」

餐畢繼續西行。通許老城井然有序,新城蔚為壯觀。途中滿載西瓜的大貨車絡繹不絕,交通卻還通暢,不到半小時,就到劉的家鄉--邸閣鄉了。一聽「邸閣」之名,就知它頗有淵源。劉大師道,邸閣鄉是曆史名鎮,因三國時魏王曹操在此建造「東西閣」而得名。古代邸閣「緶會」享譽四方,廼方圓數百裏農副產品集散中心。舊時以肘閣、抬閣、高蹺為主的「三月會」也馳名黃淮。近些年邸閣經濟社會飛速發展,「緶會」和「三月會」形成「廟會搭台、經貿唱戲」新格局。我見路旁商鋪林立,十分興旺。下車進一超市看看,跟鄭州超市相差無幾!

汽車前行幾分鍾,向左插入小路,駛進一個環境優美的村落,好一派「綠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田園風光!劉合彬夫人呂榮花笑道:「劉大師老家--邸閣鄉標台村到啦!」車在村西拐個彎,駛近一個幽雅院落。老劉打開院門,哇!好大一個院落啊,北面是一排住房,三面圍牆,牆外便是一株株密集高聳的白楊樹。院裏有香椿樹、葡萄架和辣椒、香蔥、荊芥等。「天熱,剛走半月,你瞧這些都快幹了!」老劉邊說邊拉來長水管向園圃澆灌。

稍頃,院子湧來幾波鄉親,分別送來新摘的西瓜、甜瓜,豆角、茄子、西紅柿、紅薯和土雞蛋,還有新蒸的饅頭和煮花生。大夥喊着老劉的大名或乳名,很是親切。我知道,劉合彬年輕時當過民辦教師和邸閣鄉幹部,以勤政為民著稱,後升為縣計生辦主任和縣長助理,仍無半點官架子,鄉親去縣城,他總是問長問短熱情接待。當然,老劉的好口碑還在於他練就一筆好字,縣城不少匾額門頭出自其手跡,老鄉逢年過節貼春聯也離不開他,每年除夕都要揮毫半天哩!老劉殺個大西瓜讓我嚐鮮:「您別怕,我也有三高,吃點西瓜沒關係!」一嚐果然沙甜可口、生津止渴,難怪通許西瓜暢銷各地呢。我見老屋整修得煥然一新。電視、空調、冰箱、熱水器、液化氣、抽油煙機、衛生潔具一應齊全,完全城市化了。

堂屋貼有「惠風和暢」、「放情淩霄」和四首李白詩,力透紙背、龍蛇飛動,全為劉先生墨寶,滿屋生輝。超大寫字枱擺着文房四寶和畫氈、鎮紙及字幅,一股濃濃書香氣。正觀賞書法,老劉卻不見了。呂榮花說,他去村文化活動室了。我們也出門走走,但見村莊被樹林掩映,綠淨幽深,時聞雞犬之聲。有老嫗匆匆而過,步履輕盈;孩童在林間撒歡,笑聲清脆。榮花是老劉喪偶後「續弦」之妻,兩人感情甚篤,村民見她也笑臉致意。「標台人淳樸啊!」呂說,這裏是黃河南泛衝擊而成的黃淮平原,主產優質小麥、花生、大豆、棉花和優質西瓜,還產瘦型豬、散養雞和波爾山羊。走近田野,尤覺清風爽甜,綠油油的莊稼望不到邊,一片片果樹鮮嫩油亮,不由想起範大成「梅子金黃杏子肥,麥花雪白菜花稀」句,我道:標台雖無煙雨江南之嫵媚秀麗,卻有中原腹地的靜美淳厚!

榮花說:「在鄭州你肯定難見星星,今晚讓您心想事成!」我大喜,小時在寧波夜數星星的情景猶在眼前,這些年卻一星難求嘍!晚餐後我們在院裏納涼,我就等着觀星空。然天不作美,忽然淅淅瀝瀝下起雨來,只好回屋。談到翰墨生涯,老劉憶起當年:「當時窮啊,買不起筆墨紙硯,就在院裏拽根樹枝練字,有時幹脆用手指,十冬臘月、三伏酷暑從不間斷......」見他眼眶濕潤,我道:「梅香苦寒來,劍鋒磨礪出,您九歲起演練書法,終成榮譽載身的書法大家和『小楷王』,作品屢獲大獎,海內外廣為收藏,全靠六十年不輟的勤學苦練啊!」

翌日一早,我獨自繞村子轉悠,但見有轎車從村中駛出,都是進城上班或趕集的村民。其中一輛印有某某網店,想起劉說邸閣鄉電商搞得風生水起的讚語。村文化中心前,有村民在晨練舞劍,一派和諧景象。新整治的小河碧波蕩漾,引來成群雞鴨。不遠處是萬畝果園,飄來陣陣芳香......誰敢相信:這個美麗鄉村幾年前還是貧困村?

臨別前夜,老劉將餐桌移至院中,小呂做出幾樣拿手菜,全是標台綠色食材和地產牛肉土雞,我們頻頻舉杯暢敘友情。聽說9月劉大師將赴首爾參加「中韓建交25周年書法展」,我向他敬酒祝賀。正開心,又下起雨來,且成瓢潑之勢,大夥忙將餐桌移至門樓下。雨中暢飲倒也別有情趣。小呂回房取茶,卻見門被鎖住,糟了,鑰匙都在屋裏哪!只好趕緊聯係在縣城的兒子,他有備用的。但我們手機全在屋裏了。村民聞訊立即幫助聯係劉公子,更有人自告奮勇要冒雨駕車進城,一番周折,終於送來鑰匙......

忽又雨過天晴,劉遂將餐桌移到院裏。我一抬頭,哇--星星!只見從高高的白楊樹梢,冒出一顆、兩顆星星,又見三顆、四顆,六顆、九顆,小呂眼尖,她數到30多顆!凝望久違的燦爛星空,我心潮翻滾,倘若城市也如此,讓天真的孩子都能夜數星星,那該多好!老劉說:「節能減排保護環境,杜絕PM2.5,任重道遠啊!」我點頭,將手中佳釀一飲而盡,念出一詩:

標台三日情意濃,

田園風光似畫中。

雨夜歡飲逢插曲,

最貴劉府望星空!

(作者:河南作家馬承鈞)
 

 
 

標台一景。作者提供

責任編輯:zhangxy
相了關閱讀: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