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剛的篆刻藝術

安剛的篆刻藝術經曆,大致可分為四個階段。每個階段之間的承續關係相對穩定,沒有大起大落、忽優忽劣的搖擺現象。而通體來看,各個階段都有棄舊圖新、良性進展的趨勢,給人的印象是:穩紮穩打、步步為營、循序漸進、終至佳境。

安剛,1970年生於河南省開封市。先後畢業於河南省工藝美術學校、河南大學美術係。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河南省美術家協會會員、河南省中國畫學會理事、開封市美術家協會常務理事、宣和印社副社長。

安剛的藝術稟賦極高,幼時即以兒童玩具積木為印材,無師自通地反刻文字,塗色鈐按,自以為樂。十六歲考入河南省工藝美校,接受係統的美學教育。十九歲拜在尚仁義先生門下,開始正規的篆刻訓練。尚仁義先生課徒極嚴,秦漢印之外,縱使當時印壇流風四起,亦不容安剛瞻循趨從。而安剛猶能寂甘自守,傾全力於對秦漢印的臨摹,日複一日,積功經年,把秦漢印臨摹得神形俱肖。為日後的創作積累了雄厚資本——這是安剛的起步階段,顯示了日後必成大器的才能和素養。


得魚忘筌

僅僅一年,鋒芒初露。1990年,安剛的作品入選《全國第三屆中青年書法篆刻展》。這一年安剛年僅二十,是此次入展中最小年齡段者之一。此時的安剛已經走上了一條純正的藝術之路,以漢印為其基,力崇清人刀法,繼承傳統,中規中矩,「得魚忘筌」是這一階段的代表作。


染於蒼

從第一個階段的臨摹,到第二個階段的創作,期間僅費時一年,則其進步之快,遠逾常人。而這一階段的突出特點是,以古為鑒,盡取前人精華,同時也在尋找着自己的藝術語言。


少則得

安剛的漢玉印,抓住本質,遺貌取神,着力表現漢玉印的特殊意味,以石為玉,刀法嚴謹,作品「染於蒼」堪稱力作,是安剛弱冠之年所做的成功嚐試之一。

安剛的鳥蟲篆印刀法精準,書法靈動,裝飾華美,增損得體,在不影響文字辨識的前提下,每一道裝飾性的筆畫都做了精心的設計和處理,整體來看,精致典雅,繁複工細,在當今鳥蟲篆印的品種裏顯得別具一格,代表作「少則得」尤為令人心折。


真宰上訴

八年之後,安剛的作品入選1998年「全國第四屆篆刻藝術展」。此時的安剛,已經礪煉得頗有火候了。以這個時期的作品「真宰上訴」為例。古樸稚拙,拙中見巧,靜中寓動,斑駁蒼茫,顯示出此時的安剛已經具備了自由表達藝術見解的能力——這可視為安剛藝術經曆的第三個階段。這一階段的成就,基本奠定了他日後藝術風格的走向。


鏤金齋

此後的安剛,把大量精力投入到了對古璽的研究,逐步形成自己的篆刻藝術創作風格,既有「關西大漢,銅琵琶、鐵卓板,唱大江東去。」粗獷豪放的一面,也有「十七八女郎,執紅牙板,歌楊柳岸,曉風殘月」的另一面。作品「鏤金齋」規模吳讓之;作品「宋燕之印」(見圖)踵跡趙之謙,而作品「樂在硯田」則是純正的黃士陵風格。這裏僅舉三例,事實上,工細委婉的元朱文作品,在安剛二十余年的篆刻創作中占了相當大的比例。於此可見安剛的藝術視野之廣,創作路子之寬和取法嚆矢之眾。

這是安剛創作的第四個階段。這個階段也許還未完結,仍在繼續;也許已經完結,開始進入了新的階段。究竟如何,尚有待於他新作的出現,我們才能做出準確的評判。好在安剛今年才48歲,春秋正富,來日可期,我們不妨拭目以待。(林奎成)

宋燕之印

樂在硯田

大象無形 

責任編輯:zhangxy
相了關閱讀: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