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作家馬承鈞:千古興衰法海寺

中國有佛教寺院三萬余座,其中叫法海寺者不少。我去過北京、杭州和寧波法海寺,大多與法海和尚和白娘子鬥法有關,河南新密法海寺卻與眾不同。

日前新密市企業家李建珠邀我到法海寺,說該寺住持延嵩法師剛從湖北南如寺返回,我欣然應允,盡管氣溫高達三十八度。我去過新密古縣衙,習近平總書記曾讚其「廉政楹聯」。我也知新密法海寺與眾不同,究竟有何不同?早想領略其「廬山真面目」呢。

接我的司機四十開外,長得富態,慈眉善目,邊駕車邊說:「法海寺的『法』,指佛教法典;『海』是廣袤無窮。『法海』意為法典慈航、智慧如海......」沿鄭州至少林寺「鄭少高速」南行半小時,即到新密市,司機輕車熟路拐到密縣老城,將車泊在一爿院落,對我說:「法海寺到了,這是後院,隔壁是密縣城隍廟。」

我要先看正門,司機領我來到山門。山門並不氣派,黑底金字「法海寺」匾額鐵畫銀鉤、敦厚大氣。門前掛一「法海寺祈願廣大考生金榜題名學業有成」橫幅。進入寺院,有大雄寶殿和觀音殿、六祖殿、地藏殿、伽藍殿及靜室、客堂,係明清建築,擺各路菩薩和香火。正逢三伏,香客不多。師父領我進一小院,牆邊有蓮花池,荷葉婷婷簇擁幾朵白蓮。身着紫色旗袍的李建珠從方丈室出來,笑臉相迎。

進屋。茶枱、紅木家具、供桌一應齊全。牆上掛心經、金剛經等字幅。司機很勤快,忙着泡茶奉茶。李建珠一開口,我才得知--原來這位司機就是法海寺住持延嵩法師!我忙致謝,他微笑道:「今天有幾位湖北客人返鄂,送他們到鄭州高鐵站,順便接您了。」

敘談得知,延嵩是洛陽嵩縣人,45歲,俗名王奇畏,1997年在湖北皈依佛門,原任山東東阿淨覺寺監院,應河南居士之請,2009年4月來法海寺任住持。問其緣由?他答:「新密法海寺廼千古名剎,也是機緣巧合、盛情難卻吧。」

「密縣法海寺始建於北宋鹹平二年(999年),有一千多年嘍!」延嵩講起它的來曆:北宋時浙江余姚有位仇姓富豪,夢見自己建了座寺廟,全家得保佑。遂去各地尋訪,到密縣見環境如夢所見,遂散盡家財,積兩年之功建起這座寺院......

李建珠接口道,寺建起後信眾雲集,香火鼎盛,宋真宗趙恒親賜「法海寺」之名,遂成中原名剎。但中原多兵火,至明朝寺院逐漸破敗。清順治五年(1648),知縣李芝蘭下令重修,乾隆時又花巨資建起一座九級石塔,雄偉壯麗,一時美名遠播,成為密縣一大景。

「石塔現在何處?」我問。延嵩未正面作答,卻說密縣縣志記載,石塔呈方形單層多簷式,古樸宏偉。外簷九級,如同樓閣,塔高十三四米。塔門、欄杆、塔頂為漢白玉,塔身以青石雕砌。塔簷翹起,塔剎由九重相輪、寶蓋、仰蓮和寶珠組成,壯美異常。「最珍貴者,石塔四壁鐫七卷六萬余字《妙法蓮花經》和精美浮雕,故又稱『法海寺蓮花經寶塔』。1934年大建築師梁思成譽它為中華古建『傑出珍品』,1963年定為河南省第一批省級文物保護單位。」

我更想知寶塔下落,李建珠歎道:「唉,上世紀六十年代『破四舊』浪潮中,寶塔和藏經閣被一群法盲搗毀啦!」

我震驚!延嵩說:「寶塔是法海寺鎮寺之寶和密縣地標性建築,它一被毀寺院也名存實亡了!唯一欣慰的是,寺院珍藏的三彩舍利塔和三彩舍利匣得到僧眾保護。那尊琉璃三彩舍利塔精美華貴、晶瑩剔透,堪稱三彩中珍品,現陳列河南博物院,三彩舍利匣則被國家曆史博物館收藏。」

茶敘得知,法海寺一直被新密人敬畏。延嵩進駐後,宵衣旰食胼手胝足,在上級支持下修複了大雄寶殿、念佛堂、齋堂和東西配殿,添置了佛像物件,李建珠說:「2011年6月,恢複早晚課誦和佛事活動,沉寂數十年的晨鍾暮鼓重新回蕩在新密上空......」

我驚訝李建珠對寺院了如指掌,延嵩道:「建珠大姐是法海寺慈善功德會會長!」原來李女士既是新密企業名人,還是佛弟子和慈善家啊!驀然想起全國政協主席汪洋關於引導宗教人士和信教群眾同心同德,為構建和諧、共建小康多作貢獻的講話,遂請她介紹慈善功德會。

李建珠快人快語:「法海寺慈善功德會是延嵩法師發起、由愛心居士組成、立足新密面向全國的慈善組織。我們秉承大乘佛教『無緣大慈,同體大悲』濟世精神,繼承中國佛教優良傳統,以『不為自己求安樂,但願眾生得離苦』為願景,投身慈善醫療、賑災克難、建寺安僧、助學扶教等公益事業。會員包括醫生、教師、公務員、企業家、個體戶和普通市民,向民眾提供關懷和救助是俺們唯一宗旨!」

延嵩道:「我們口號是『日行一善,感恩奉獻』。每年正月都舉辦祈福消災『財神福德寶懺』法會;『冬日送溫暖』已使四五十戶困難戶脫貧;今年重點是助學,已讓三十多名貧困學生受益。」前年臘月,牛店鄉一王姓村民突遭車禍,亟待手術,延嵩發動居士籌集善款,連夜冒雪送到醫院,令傷者化險為夷。去年秋,一名白血病人急需救助,法海寺義工當即募捐,病人經化療轉危為安。日前有三名山區學生,家中因病返貧輟學,李建珠帶領姐妹翻山越嶺送去善款,使他們重返課堂,村民抱住李大姐熱淚橫流......

我說:「贈人玫瑰手有余香,有你們滿腔愛心,法海寺必將浴火重生!」李建珠笑道:「不瞞您說,在廣大信眾要求下,上級決定重修法海寺寶塔了!」

延嵩頷首道:「2015年新密市啟動法海寺寶塔修複工程,設計稿和所需物資已陸續到位,正在打地基,法海寺寶塔將再現千年古城!」他披露:新密還在申報國家級曆史文化名城,欲投五個億把新密打造成「中原平遙」!他又說,寺院不少土地仍被外界占有,與千年古剎地位極不相稱。他正積極呼籲歸還,為文物保護和旅遊開發再添把火。李建珠說,文史界有「一千年看北京,三千年看西安,五千年看新密」之說,法海寺功不可沒。她將繼續利用自家奧達企業優勢,對法海寺和佛教事業作出新貢獻。

我非常讚同延嵩禪師和李建珠會長三個觀點:一是佛教道教商業化傾向損害佛教形象、敗壞社會風氣,亟待克服;二是寺院要利用自身優勢在文化自信和慈善扶貧上作出更大努力;三是發揮廣大信眾正能量,是中國佛教立於不敗之地的保障。

臨別,我把中國佛教協會會長學誠大師「新年寄語」中「兩個一定」轉述給法海寺和他們功德會:「佛教界一定要挖掘佛教教義教規中有利社會和諧、文明進步內容,迎合時代要求和文化傳承,爭取更大成績;一定要堅持宗教『中國化』方向、提高宗教法治化水平,凝聚廣大信眾慈悲心。『越劍性利,非淬礪而不銛』......」他倆極表讚同,問我此行感想,我說:「一個佛寺的盛衰折射出民族的命運,我從法海寺看到『中國夢』的曙光!」隨口送他們一首藏頭詩--

法典之光映中原,

海納百川善為先。

寺塔重建宏福廣,

好景永伴艷陽天!

新密法海寺山門。 網上圖片

責任編輯:zhangxy
相了關閱讀: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