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河交通學院:重視專業實踐 讓專業與職業無縫對接

  大公網訊 摘掉校徽,戴上廠牌;脫下校服,換上工裝,來自黃河交通學院的270名大學生,從黃河岸邊來到安徽合肥。從象牙塔內首次跨入社會實習的大學生們,能否適應工廠的高強度勞動?而工廠又能否接納這些只學過理論而毫無實踐經驗的學生?

  

  王世華成為工廠流水線上的實習生

  9月22日,中秋假期的第一天,安徽小雨。早上6點50分,合肥市郊一處工業園區內,21歲的王世華已經早早起床洗刷完畢。7點25分,第一班通勤車準時將他和工友們送到兩公裏外的工廠上班,早餐也要在廠內吃。

  保障實習學生利益

  王世華是黃河交通學院機電一班的一名大四學生,一周前,他與同校的270名同學一起從學校來到了安徽合肥。經過幾天的崗前培訓之後,脫下校服,換上工裝,王世華與同校的同學成為這家以生產空調為主的工廠流水線上的實習生。

  跟隊老師吳文明說,與其他同在車間打工的同齡人不同,這些前來實習的大學生把掙錢放在了第二位,而獲取豐富的實踐經驗則是他們的「重中之重」。大學生們的特殊身份,也讓工廠領導自一開始就對他們另眼相看。

  「每周有20元的餐補,其他工友只有8塊,一天工作8小時,中午還有一個小時的吃飯時間,其他工友則都是12小時。」王世華說。與王世華同一批去實習的同學中,有27名女生。她們在去工廠看過之後,並未真正上崗即相約離開工廠,選擇自主實習。

黃河交通學院副校長潘慶才

  其實,除了這27名離開的女大學生之外,男生也並非都像王世華一樣能夠很快適應工廠流水線上工作的實習生活。

  好在這樣的男生數量並不是太多。機電工程學院黨總支書記田廣強說:「我們學校原則上同意學生自主實習,但實習單位也要與所學專業相關,要按學校要求定時完成實習報告,返校後要參加實習答辯。」

  為了更好地保障實習學生的利益,他曾專程趕到實習單位與企業領導針對學生們實習的每一個細節進行洽談,包括為學生購買實習保險、對接實習方案等。

  工廠很大,管理很嚴,在吳文明老師的再三協調下,筆者才得以戴上黃帽子進入工廠,跟着實習生王世華一起實習。

  「我們實習生戴的都是黃帽子,戴藍帽子的是老工人,紅帽子的是領導,還有身上穿着紅色反光馬甲的,是段長,只有他們才有權關停和維修機器。」說起這些道道,王世華已經很有一些老工人的範兒了。

  「我們的工作就是把這些壓盤(空調內的一種圓形不鏽鋼配件)從那邊用小推車推過來,然後再一個個送進第一個機器內。往輸送鏈條上送的時候一定要注意這個豁口朝外,要不然機器不認,壓盤出來不標準,就成次品了。現在還沒事,等轉正了,出一個次品是要扣錢的。第二道工序是把這些壓盤送到旁邊這台機器上校正,每6個必須校準一個,這叫抽檢……」戴着厚厚的塑膠手套,王世華一邊忙着幹活,一邊抽空講解着工作要領。

王世華和同學累並快樂着

  多名學生高品質就業

  「這是我們學校的第二屆本科畢業生。第一屆畢業的400多名學生中,其中有70多名進入中國汽車工程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和中國農業機械化科學研究院工作,都是學的王世華他們這個相關專業。」該校宣傳部老師張岐山說:「為啥會有這麼多的高品質就業?這與學校的應用型人才培養不無關係,其中畢業前的實習尤為重要。剛剛從開封的實習單位傳回消息,我校又有7名實習生被選拔為後備工程師,在企業進行焊裝工程師專項培養。」

  車間內噪音確實很大,再加上有點熱,王世華的臉上一直在流汗,可他顧不上擦,因為流水線上的工作不允許他有絲毫懈怠。好不容易熬到中午,該吃飯了,王世華拿出老師發的餐票,打了一份面條,八塊五,再加一個雞蛋,一共十元。

  飯後一個小時的休息時間,廠區內唯一的抽煙區人滿為患,王世華與同學們聚在廠區外的樹蔭下一邊玩手機一邊打鬧,好像又回到了無憂無慮的學校時光。

  一個小時很短暫,伴隨着上班的鈴聲響起,王世華重又回到工作崗位。與上午不同的是,下午因為機器出現故障需要維修,他被段長安排清洗機器裏面的濾網。「又黑又髒,不好清。」王世華對於段長的安排有些不太滿意。

  正好帶隊老師吳文明過來巡察,他與另外一名被安排在車間打掃衛生的同學一起向吳老師申請:「老師,我想學操作機床。」「老師我也想調崗,不想在這個車間了,想調到有機器人的車間去,那裏挺好玩,還有空調,涼快。」

  兩名同學爭着向老師申請。「現在的大學生啊,特別是本科生,自認為自己高人一等,眼高手低,來這裏的一線讓他們把各個崗位都實習一遍,掌握實踐技能,同時對他們也是個磨煉。」吳文明說。

  培養應用型本科人才

  「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實習提供給大學生實踐的機會,通過不斷實踐摸索解決實際問題,可以提升大學生理論應用於實踐的能力。黃河交通學院一直重視專業實踐環節,把大學生實習、實訓放在重要位置。特別是本科教育,前三年以理論為主,最後一年以生產實習、畢業實踐為主,爭取達到專業與職業無縫對接,專業教師與企業師傅協同指導,學校與企業深度融合。

  該校副校長潘慶才說,國家的人才梯隊應該是寶塔形的,塔尖是博士、碩士等高精尖研究型人才,中間是應用技術型和工程型的本科生為主的塔腰,塔基則是技能型的高職和中職院校學生為主。但現在好多高校將原本處於塔腰的本科生更多地向塔尖培養,造成塔腰過細,變成了葫蘆形。

  潘慶才說,學校意識到這個問題之後,就堅持將處於塔腰位置的應用技術型人才培養作為學校的辦學定位,制訂應用型本科人才培養方案,讓這些本科生的知識結構結合社會需求來設計,能力體係以生產一線需求為核心,培養過程與生產實踐相結合,培養出具有創新精神和實踐能力的應用型本科人才,以適應社會經濟發展需要。

  下午5點半,車間的鈴聲再次響起,脫掉鐵鞋,王世華走進位於車間門口的辦公室內,一筆一畫地在簽字本上寫上自己的名字,一天過去了。

  「我們住的都是集體宿舍,四個人一個房間,有空調和冰箱,還有洗衣機,很方便。」22日晚,回到宿舍洗衣服的王世華說,「比在學校還得勁,就是有點累,但累並快樂着。」(朱長振)

責任編輯:史亞會
相了關閱讀: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