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扶貧的「宛藥」探索

晶瑩剔透的山茱萸山茱萸

  (大公網訊)夏季的伏牛深山,鬱鬱蔥蔥的山茱萸舒展着柔長的枝條,隨風舞動、生機勃發。正是這漫山遍野的山茱萸,讓西峽縣太平鎮東坪村尹青雲一家脫貧致富過上了幸福生活。「藥廠在這裏建起了基地,對山茱萸實行保護價收購,靠1100株山茱萸,我每年最少能收入五六萬塊錢,不僅擺脫了貧困,還蓋起了小洋樓,辦起了農家賓館,娶來了城裏媳婦。」談起生活巨變,尹青雲喜悅之情溢於言表。

  尹青雲的脫貧經曆並非個例,他所說的藥廠,就是仲景宛西制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仲景宛西制藥)。從1998年開始,仲景宛西制藥就為山鄉扶貧開出了一劑「良方」——以自身強大的產業優勢,激活西峽獨特的資源優勢,帶動20萬群眾由「糧農」變「藥農」,實現脫貧致富。同時,該公司還拿出數千萬元用於改善貧困地區基礎設施、扶持貧困地區教育發展。

  因為扶貧成效顯着,近年來,仲景宛西制藥先後榮獲「全國扶貧開發先進集體」、「全國社會扶貧開發先進集體」、「新世紀河南省農村扶貧開發成就展協作貢獻獎」、「千企幫千村、村企共建扶貧工程企業突出貢獻獎」等稱號,成為全國企業扶貧的一面高高飄揚的旗幟。

  一種探索——20萬群眾由「糧農」變「藥農」

  建立在伏牛山青山秀水間的仲景百草園,集仲景文化傳承以及中醫藥教學、科研於一體,既是八百裏伏牛山「天然藥庫」豐富資源的高度濃縮,又是仲景宛西制藥產業富民的一扇靚麗窗口。

  西峽縣藥用價值極高的山茱萸產量占全國的60%,但由於農民過去不了解中藥材的現代種植和管理技術,又缺乏產業經營的渠道,導致中藥材質量低下、經營低效,很多農民不得不放棄中藥材種植,從事效益較低的糧食等作物種植,結果只能是「顧了肚子」,但不能「鼓了腰包」。

  「農民守着金山吃不飽,而仲景宛西制藥要擴大規模卻收購不到足夠的優質藥材,這種現象讓人看在眼裏,急在心裏。」談起建立山茱萸生產基地,推行「公司+基地+農戶」模式的初衷,仲景宛西制藥黨委書記孫耀志十分感慨。為徹底改變這種現狀,具有深厚「扶貧情結」的他琢磨出了幫助農民從「糧農」變為「藥農」的「良方」:從1998年開始,仲景宛西制藥先後投資3000多萬元,專門成立了張仲景山茱萸有限公司,在西峽伏牛山腹地的陳陽坪(2006年並入丁河)、寨根、二郎坪、太平、米坪等5個鄉鎮建立了20萬畝的山茱萸生產基地,公司與農民簽訂了30年的收購合同,為農民無償提供種子和原輔材料,進行種植現代藥材的培訓和輔導。

宛西制藥花園式廠區

  這樣,農民種植的藥材由仲景宛西制藥進行合同收購,建立起了相互合作的良好關係。通過合作,每年至少給每戶農民帶來五六千元的增收,仲景宛西制藥有了穩定的原材料來源,藥品品質也有了保障,雙方結成利益共同體。

  孫耀志說:「沒有基地就形不成規模,沒有規模也就無法體現產業化扶貧的效果,因此我們把生產車間建到了貧困村,在企業獲得發展的同時,讓貧困群眾通過種植山茱萸快速實現脫貧致富。」

  寨根鄉方莊村農民潘茂章種藥種出了名堂。幾年前,他日子過得並不寬裕,一家幾口人還擠在兩間破草房裏。轉機出現在2000年前後,他與仲景宛西制藥簽訂了山茱萸藥材收購協議,從此「旱澇保收」。特別是近幾年,僅此一項,他每年都能進賬5萬多元。「小樓住上了,小車開上了,日子美極了!」潘茂章告訴記者,從種到管理全由仲景宛西制藥技術人員負責,他只負責看管和采收,很省事,不用操心!

  太平鎮是國家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公布的第一批中國特色小鎮之一,一處處高標準的山茱萸基地,不僅成為山鄉旅遊觀光的生態美景,而且成為農民脫貧致富的寶貴財富。在該鎮細辛村記者了解到,該村258戶村民,都從「糧農」變成了「藥農」,種植山茱萸1萬余畝,人均年增收5000元以上。「以前這裏的農民挑着擔子沿着坎坷不平的道路,走上大半晌才能到山茱萸收購站,現在家家戶戶都有了汽車,平坦的道路修到了家門口,賣藥方便多了。」張仲景山茱萸有限公司基地經理梁玉全主要負責山茱萸藥材基地的規範化管理,他走遍了西峽的山山水水,對山鄉的嬗變感觸頗深。

  截至目前,西峽縣山茱萸種植總面積達22萬畝,覆蓋13個鄉鎮,年產量1800噸,山茱萸規模、產量、產值均居全國第一。為仲景宛西制藥從事藥材種植的農民達到20多萬人,這些農民不但實現了脫貧,而且有相當一部分已經過上了小康生活。

  孫耀志認為,仲景宛西制藥的扶貧模式不應該局限於山茱萸,於是,他把目光投向了西峽香菇。利用企業的先進技術和管理優勢,仲景宛西制藥成立了張仲景大廚房股份有限公司,目前研發生產的「仲景」牌香菇醬已經暢銷全國各大城市。

  仲景宛西制藥常務副總經理李明黎介紹,通過香菇醬的規模化生產,西峽香菇的附加值提高10倍左右,就連以前的下腳料香菇柄的收購價也漲了不少,西峽10萬菇農也獲利頗豐,日子越過越紅火。

  一種情懷——「財富來源社會更要奉獻社會」

  情懷所在,便是脫貧出路所在。推動企業參與扶貧不能僅靠行政命令,而需要以情懷作養分,播灑在脫貧攻堅的戰場上,使企業主動擔當脫貧攻堅重任,積極回報社會、奉獻社會,才能孕育致富的生機和希望,收獲實實在在的效果。

  仲景宛西制藥數十年如一日積極參與扶貧事業,所體現出的正是一種難能可貴的情懷與擔當。「我是在農村長大的,對農村有着深厚感情。企業的財富來源於社會,更要回報社會、奉獻社會,能為農民們辦實事、辦好事,我心裏很踏實。」孫耀志在接受記者采訪時用樸實的話語表達了對扶貧事業的炙熱情感。

  從基地到車間,從原料到生產,從廠區到項目,從科研到環保,從廠內到廠外,仲景宛西制藥始終堅持把產業報國、擔當責任的信念貫穿到企業發展的全過程。

  張仲景中藥材發展有限公司副總經理侯慶鋒負責六味地黃丸藥材基地建設,他告訴記者:「我們對每戶發放了『山茱萸種植產量登記卡』,有多少收多少,豐年不降價,歉收的年份還要給農民一定的補貼,最大限度保證了廣大農民的切身利益。」

  的確,每年中藥材價格是會有波動的。比如,在2004年全國山茱萸藥材普遍豐產,國內一些知名廠家普遍大幅壓價,甚至不按合同拒收時,仲景宛西制藥仍抱着對社會負責、對農民負責、對產業負責的態度,以每公斤高於市場近一倍的價格,按時向農民收購中藥材。僅此一項,企業向山區農民多支付了600多萬元。

  為解決農民采摘加工的難題,仲景宛西制藥還投入800萬元建成了山茱萸初加工生產線,在全國率先實現了山茱萸產業化加工,最大限度降低了農民的采摘加工成本,確保了農民獲得較高的經濟利潤。

  改善基礎、助力發展同樣彰顯了企業反哺社會的擔當情懷。回車鎮黑虎廟村類似小品《三鞭子》裏的馬家河子。這個村子是傳統的袋裝香菇種植村,幾乎人人都是「老把式」,然而村裏唯一的出路——一條緊鄰河道的山路坑坑窪窪,高低不平,遇上下雨天,別說汽車,人都走不了,豐收了香菇出不去,種植季材料進不來。有一條暢通無阻的路,是全村人最大的期盼。

  看到這種情況,仲景宛西制藥及時出資數萬元幫助修複,坑窪的路面如今已用細砂料填平,村民出行的條件有了極大改善。村支書徐紅玉由衷地說:「仲景宛西制藥對我們的幫助,真是一場及時雨!」

  西峽是山區縣,地處偏遠、交通不便的村莊不止黑虎廟一個,而受到過仲景宛西制藥幫扶的也不止一個黑虎廟。據統計,多年來,仲景宛西制藥先後出資300余萬元修通了5個鄉鎮、近30個行政村的道路,幫他們掃平了脫貧致富路上的「攔路虎」。仲景宛西制藥還幫助當地農民建立移動基站、架電、鋪設飲水管道,使山鄉基礎條件得到顯着改善。

  扶貧先扶智,扶智靠教育。把一個小作坊帶到幾十億資產的大集團,孫耀志深知人才的重要,「山溝裏多飛出一個金鳳凰,就多一分希望。」

宛西制藥山茱萸基地

  為此,仲景宛西制藥在西峽一高設立獎學金,每年拿出10萬元用於獎勵優秀學生和特困生;投資500多萬元,幫助修建了回車鎮老廟崗小學、寨根方莊小學、二郎坪仲景小學學生宿舍;5年時間拿出500萬元,在國內10所中醫藥院校設立「張仲景獎學金」;每年高考前夕,給西峽考生免費提供滋補保健藥品……

  事為小處彰大義,最是細節顯情懷……這些看似平常的事情,但對貧困群眾來說,就是最貼心、最暖心的大事。

  一種願景——「與未脫貧鄉親同舟共濟」

  走進仲景宛西制藥,寬闊的綠色草坪、肅穆的仲景文化廣場、現代化的中藥生產車間、配套齊全的節能減排設施、琳琅滿目的產品……彰顯了一個現代化企業的實力與氣魄。

  近年來,仲景宛西制藥借助國家相繼出台的扶持健康服務業發展的政策東風,繼承仲景精神,制造仲景名藥,充分利用先進的技術、人才和資源優勢,對「仲景」品牌進行拓展,企業由「制造」向「創造」轉變,由單一生產經營向集約化、規模化發展轉變,強力推進以中藥制藥為龍頭的健康產業向縱深發展。從一個瀕臨倒閉的國有小廠,到如今已經步入行業50強的股份公司,從一個傳統的中醫藥加工廠,逐步形成了工業、農業、商業、食品、醫療、養生六位一體、聯動發展、齊頭並進的大健康產業鏈,30多年間,仲景宛西制藥產業規模擴大了1000倍,年銷售額擴大了2000倍,實現稅利擴大了近300倍,為我市經濟社會的發展作出了突出的貢獻。「目前,仲景宛西制藥整體打包上市的計劃正在運作當中。」李明黎透露,隨着該計劃的啟動,在資本市場,一個集三家上市公司於一體的「宛西係」呼之欲出。

  「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很多的民營企業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弱到強,這一切都得益於黨的政策和全社會的支持。仲景宛西制藥的一切都是黨給的、國家給的、社會給的,我們理當擔起先富幫後富的社會責任。」孫耀志說,「隨着企業的不斷成長,我們不僅在產業扶貧方面進行了有益探索,而且通過中醫藥、食品、汽車零部件、地產等板塊的發展,安排了超過1萬人就業,在就業扶貧方面也作出了顯着貢獻。」

  雖然已經帶上了「扶貧明星」的光環,但傳承醫聖張仲景「懸壺濟世」精神的仲景宛西制藥人,並不會停下腳步。孫耀志說,在任重道遠的扶貧路上,他們將和那些尚未脫貧的鄉親們同舟共濟。

  尤其當前,全市上下正在全力以赴決戰決勝脫貧攻堅,越往後,難度越大,所面對的都是貧中之貧、困中之困,都是難啃的硬骨頭。為此,我市組織動員開展了「千企幫千村、萬名幹部助脫貧」活動。企業將在脫貧攻堅中當主角、打頭陣、挑重擔。

  「責無旁貸!」孫耀志鏗鏘有力地表示,對有勞動能力的貧困群眾,我們通過技能培訓,既可以安排他們到集團下屬的中醫藥、食品、汽車零部件、地產等分公司就業,也可以通過在貧困村建設中藥材基地,把生產車間前置,讓他們在家門口就業,成為企業的產業工人;對喪失部分勞動能力或年齡較大的貧困群眾,我們可以開發像保潔、安保之類的公益崗位,盡可能地吸納其就業。總之,未來3年,我們將再解決100名貧困群眾的就業問題,讓他們持續增收、穩定脫貧,為南陽打贏脫貧攻堅戰盡一家企業應盡的義務和責任。

  一種啟示——仲景扶貧模式的多重效應

  以「公司+基地+農戶」為載體,以產業化為紐帶,推行村企一體化扶貧的「仲景宛西制藥扶貧模式」,成為扶貧工作機制創新的一次生動實踐。

西峽:山茱萸喜獲豐收

  「仲景宛西制藥扶貧模式」,既富裕了農民,又壯大了產業。市委書記張文深多次強調,要用心工作,用有解思維來破解脫貧攻堅難題。仲景宛西制藥面對扶貧這一難題,積極探索、勇於創新,把生產車間前置,建到了貧困村,建到了貧困農戶的家門口,將現代企業制度引入到農業,用工業化管理方式組織農業生產,不僅變輸血為造血,充分激發了廣大農民脫貧致富的活力,而且成功實施了藥材的產業化經營和規範化管理,把住了藥材質量的源頭關,有力推動了中醫藥產業的迅速發展壯大,實現了雙贏。

  「仲景宛西制藥扶貧模式」,既擔當了責任,又樹立了品牌。責任是品牌之根、品牌之魂。孫耀志,是一位極具社會責任感的企業家,他把企業的興衰榮辱與農民脫貧致富和地方繁榮發展緊緊捆綁在一起,以言出必踐、甘願吃虧的實際行動和回報社會、奉獻社會的崇高境界,詮釋了一個企業對社會高度負責的責任感和使命感。實踐也充分證明,仲景宛西制藥投身扶貧開發、擔當社會責任的過程,實際上也是涵養企業文化底蘊、塑造企業良好形象、優化企業發展環境、樹立企業知名品牌、奠定企業長遠發展的過程,實現了雙贏。

  「仲景宛西制藥扶貧模式」,既推動了扶貧,又帶動了扶智。仲景宛西制藥擺脫企業給錢、給物的短期扶貧模式,通過傳授技術、投資教育,把貧困戶「扶上馬,送到底」,建立了以產業帶就業、以就業促脫貧的長效扶貧機制。這一機制的建立,不僅有效帶動了20萬「糧農」變「藥農」,而且為貧困地區帶來了先進的生產力,促使貧困群眾進一步解放思想、更新觀念、自強自立,增強大家的自我發展能力,從根本上激發了貧困地區的發展活力,脫貧效率高、成果好、可持續性強,實現了雙贏。

  路在腳下,希望在前。我們堅信,一個勇於擔當責任的企業,一個敢於踐行承諾的企業,一個善於創新探索的企業,必定會用行動在脫貧攻堅的時代洪流中演繹出更加精彩的傳奇!(通訊員李晉封德楊豆豆)

責任編輯:zhanghan
相了關閱讀: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