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劇名家汪荃珍:不想成「角兒」的演員不是好演員

  5月22日晚,「荃珍溢香問風華——豫劇名家汪荃珍師生戲曲藝術傳承演唱會」將在省人民會堂舉行。演唱會上,劉粉霞、王玉鳳等25名弟子將拜汪荃珍為師,這是她時隔六年後再次收徒,為豫劇常派注入新鮮血液。

  作為常香玉大師的徒弟,如今的汪荃珍已經是着名表演藝術家、河南省戲劇家協會副主席、河南豫劇院黨委書記。汪荃珍為什麼這麼多年沒有收徒?她收徒有啥標準?她對徒弟又有什麼要求?恩師常香玉給她帶來了什麼影響?5月19日下午,汪荃珍接受了猛獁新聞?東方今報記者的專訪。

  25名徒弟很多都是「角兒」,三分之一具有高學曆

  5月22日晚,由中華豫劇文化促進會主辦的「荃珍溢香問風華——豫劇名家汪荃珍師生戲曲藝術傳承演唱會」,將在省人民會堂舉行。演唱會上,劉粉霞、王玉鳳等25名弟子將正式拜師豫劇名家汪荃珍,而着名表演藝術家王馥荔、沈鐵梅等人將親臨現場見證、助興。

  「這25名學生中,跟着我學戲最長的已經十多年了,像楊建惠、劉媛、康沙沙、劉粉霞等人,跟我這麼多年,盡管一直沒有名分,但無怨無悔。而跟我學戲時間最短的是一對小姐妹,也有三年時間。」汪荃珍說,25人中,既有戲曲同仁介紹的,也有領導介紹的,還有慕名而來的,她們的平均年齡30歲左右。

  在這25人當中,年齡最大的是年過五旬的暢琳,去年曾在河南廣播電視台《梨園春》獲獎,她原本是一名公安人員,如今已經退休,但唱起汪荃珍的經典唱段,特別穩當,那種感覺不亞於專業演員。而年齡最小的就是這對小姐妹,只有七八歲。通過這幾位特殊的徒弟,讓汪荃珍看到了豫劇的魅力,無論在哪個行業哪個層面,都有人深深喜愛豫劇。

  在此次所收的徒弟中,除了已經退休的暢琳和這對小姐妹,其中90%的徒弟都是專業院團的演員,還有幾位在高校任教。

  在所有新收徒弟中,其中三分之二的孩子都在各地市劇團一線擔當主角,他們在很多賽事中已經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績和獎項。比如,被人們譽為「小荃珍」的路明芹,是許昌豫劇團的武旦演員。作為一個戲曲演員,她在省級青年演員大賽上,三次獲得金獎,文武雙全。而韓亞冰、康沙沙、李小寧、楊金傑、王敏、郭青峰、楊建惠、王玉鳳、張梨娟、王曉楠等人,也都獲得過金獎。其中,楊金傑已經擔任項城豫劇團的業務副團長。

  除了專業演員,來自北京的張丹,來自河南各個高校的亢寒、閆曉宇等人,她們都是高校的教師,在大學裏教授戲劇。

  汪荃珍透露,這些徒弟中,三分之一具有高學曆,其中不乏中國戲劇學院的本科生及河南大學等高校的碩士生。她們的高學曆,有利於她們在塑造人物、推動藝術傳承發展方面站在一個相對較高的起點上。

  戲劇注重傳承。身為豫劇常派的傳人,汪荃珍說,希望新收的徒弟們接過常派這面大旗,擔當起「戲比天大」的責任,希望她們成為未來的名家。

  從藝三十多年,至今只收了五個徒弟

  1963年,汪荃珍出生在駐馬店正陽,受大哥大嫂影響,她從小就喜歡歌曲和戲曲。1976年,她考入河南省戲曲學校,師從豫劇大師常香玉,學習表演專業。

《杜鵑山》飾演柯湘

《劉胡蘭》飾演二青嫂

《李雙雙》飾演李雙雙

  自從1981畢業後,汪荃珍一直在豫劇的百花園裏辛勤耕耘。然而,30多年來,汪荃珍只有5個徒弟。

  汪荃珍第一次收徒,是在2006年11月18日,在焦作影劇院舉辦的「戲曲名家演唱會」上,她收焦作市豫劇團青年演員常豔霞為徒。收下常豔霞後,汪荃珍就鼓勵她去中國戲曲學院攻讀本科。

  五年後的2011年11月8日,在河南英協劇院舉行的「汪荃珍收徒演唱會」上,汪荃珍收何豔芳、韓亞冰為徒。這是她第二次收徒。

  何豔芳來自許昌豫劇團,她當時已經是團裏挑梁的角兒了,和任宏恩先生合作過很多部戲。而韓亞冰來自河南省豫劇院三團,當時她進團不久,很用功,也很有潛力,如今正在中國戲曲學院深造。

  汪荃珍的第三次收徒,是2012年5月20日晚在河南電視台1500平米演播廳舉行的「百花齊放春滿園紀念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發表七十周年中原戲曲名家收徒演唱會」上。此次收徒演唱會,規格相當高,由省委宣傳部、省文化廳、省廣電局主辦。

  活動現場,汪荃珍收下河南省豫劇三團青年演員王丹、鄭娟兩位新徒。如今的王丹,已經接下了《香魂女》的主演,是國家二級演員,而鄭娟已經主演了反腐豫劇《全家福》,進步很大,成績卓着。

  從藝至今,汪荃珍只收了這五個徒弟。「我對她們的標準只有兩個:一是在單位要團結同事,和睦相處。二是要學會吃虧,工作上要兢兢業業,業務上要勤學苦練,做人要老老實實。」汪荃珍說,這些年來,這五個孩子按照先師的教導和她的要求去做,她很滿意,也很欣慰。比如,她們三個無論誰演主角,另外兩個不是端茶就是遞毛巾,孩子們非常團結,親如一家。

  收徒就要對徒弟負責任,徒弟也要對老師負責任

  戲劇注重傳承。而從藝三十多年的汪荃珍,此前只收過五個徒弟,這讓很多人感到意外。

  「收了這五個孩子後,對我來說是一份沉甸甸的責任。如果收了徒弟而不能很好的傳幫帶,還不如不收。」汪荃珍說。

  說起深層次原因,汪荃珍坦言,她總認為自己的能力還帶不了這麼多學生,因為自己還在舞台上呈現新的藝術作品,還在琢磨着如何更廣泛的、更深刻的形成自己的風格。

  「常香玉先生是我的恩師,我要在繼承的基礎上發展,每個演員都有不同的特點,我要根據先生的條件和我的條件,在老師的基礎上形成自己的表演特點。因此,這麼多年來,我想全身心地投入到自己的創作中,形成一個常香玉先生之後的表演體係。」

《劉青霞》劇照

《劉青霞》中飾演劉青霞

  放眼中國戲劇界,那麼多藝術大家都在廣泛收徒,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收徒標準。汪荃珍一直認為,收徒就要對徒弟負責任,同時,徒弟也要對老師負責任。

  「其實,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觀望,看看其他藝術家收下的徒弟能傳承多少。很多藝術大家收徒,我去祝賀的同時,也在考察自己的學生。她們如果一心想跟我學,是否舉行拜師儀式並不重要。當然,如果她們經不起等待,中途拜其他藝術家為師,我也絕對不耽誤人家。」

  時隔6年後,汪荃珍決定再次收徒,而且選擇在省人民會堂舉行「師生戲曲藝術傳承演唱會」這一獨特的形式。

  「沒有收她們之前,她們只能喊我老師,不讓喊師父。很多學生說,老師,我們跟您學這麼多年了,給個名分吧!所以,此次收她們為徒,也算是圓了她們長久以來的心願。」汪荃珍說,收徒僅僅是個形式,如何借助這個形式真正讓孩子們站在舞台中間,讓觀眾、專家、媒體去檢驗,是她十分在乎的問題。雖然她們當中很多人在各地市已經成「角兒」了,但登上省人民會堂這個劇場的機會還真不多。因此,她把省人民會堂這個大舞台提供給徒弟們,讓她們展示水平,向觀眾匯報,讓社會各界認識和見證。

  為了避免觀眾視覺疲勞,最終選擇晚會的形式,以一個故事貫穿始終。汪荃珍說,這是一種創新,也是自己對自己的挑戰。

  恩師常香玉曾說,藝術家永遠也達不到頂峰

  1984年,21歲的汪荃珍進入當時的河南省豫劇一團工作,成為一名小演員。

  當時,為了傳承發展豫劇,在政府有關部門的建議下,為常香玉大師舉行收徒儀式。經過層層選拔,剛剛進團不久的汪荃珍十分幸運地成為常香玉所收的七個徒弟之一。

  「我只是個小演員,有這麼一位恩師關懷,能夠近距離學習,覺得榮幸地不得了。當時能夠成為常香玉大師的徒弟,特別特別驕傲。」回憶起34年前的拜師場景,汪荃珍說,當時,她們面對常香玉大師深深鞠躬,那算是很現代的禮節。她們沒有給老師送禮物,而常香玉大師給每位徒弟送了一盒磁帶一本書,這本書裏的內容,是常香玉大師的藝術總結和「紅白花」(《拷紅》、《白蛇傳》、《花木蘭》)的戲詞。

  從拜常香玉大師為師的那一刻起,汪荃珍就立志要當藝術家,要當「角兒」,就如同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一樣,不想成「角兒」的演員不是好演員。

  從那之後,汪荃珍經常去常香玉大師家裏學習,「而每一次學習,常香玉大師都是以慈母般的方式來接待我們。」上過課後,還要留她在家吃飯。

  汪荃珍記得,常香玉大師對她們的要求極為嚴格。

  「在衣着打扮上,她要求穿得不一定好,但一定要幹幹淨淨。她不止一次地說,你們出入公共場所,一定要講究,這是對藝術的尊重,也是對觀眾的尊重。她還說,當演員要學會觀察生活,生活中有很多好素材、好老師,值得我們去重視。如果一個演員不重視,就注定走不遠。」汪荃珍回憶,常香玉大師把團結看得非常重要,要求徒弟們要相互團結,要看別人的長處。而在舞台上配戲,要像親姊妹一樣,才能有凝聚力,才能把一部戲揉在一起,才能給觀眾更好的享受。

  常香玉多次對汪荃珍說:「荃珍啊,藝術家永遠沒有頂峰,很多人說我是個』家』了,但我自己知道,我還有很多缺點和不足,永遠也達不到頂峰。」

  在汪荃珍看來,恩師的教誨,除了藝術上的指導外,更多的是指導她做人。「老師真的把觀眾視為上帝,大小活動,她總會積極參與,滿足觀眾的需求。」

  一個演員,要想成名成家,只能練、練、練

  幾十年來,汪荃珍通過自己持之以恒的努力,取得了驕人的成就。

  今天的汪荃珍,已經成為知名表演藝術家,不但是河南省戲劇家協會副主席、河南豫劇院黨委書記,還是「河南省學術技術帶頭人」、「文化部優秀專家」、「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中宣部文化名家暨「四個一批」人才。她曾在多部舞台劇、電視劇、電影中擔當主要角色,嚐試不同藝術品類的表演形式並取得了不凡的成績。

  在豫劇《審子辯奸》《百歲掛帥》《殺宮》《鳳冠夢》《穆桂英下山》《破洪州》《香囊記》《花木蘭》《兒大不由爹》《香魂女》《村官李天成》《風雨故園》《劉青霞》等劇中,她塑造主要角色,先後獲得國家、省、部級的獎項二十余項,受河南省政府嘉獎並記大功一次,曾榮獲我國「文華表演獎」、中國戲劇「梅花獎」、上海「白玉蘭」戲劇藝術主角獎、美國休斯敦國際電影節「鉑金獎」等榮譽。

《香魂塘畔的香魂女》海報

  在汪荃珍看來,這一切成績的取得,都和恩師的培養分不開。

  「我在河南省戲曲學校時,遇到了霍雲景、宋桂枝、趙忠茹等老師。走向工作崗位後,遇到了楊蘭春、葛珪章、朱玉雙、宋桂玲等老師。後來又拜在常香玉大師門下。作為傳承人,我一路走來,都是恩師們手把手傳授、心與心相通的結果。而河南省豫劇院三團的陳新理、高潔、柳蘭芳等藝術家,則是引領我走向現代戲的恩師。」

  在汪荃珍看來,一個演員要想快速進步,老師的點化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自己的悟性和後天的勤奮,唯有如此,一個演員才能走向成功。像一些高難度動作,練習十遍和一百遍的效果肯定不一樣,一個演員的悟性再高,如果不勤奮、不刻苦,不入心入腦入骨頭地去練習,是絕對完不成的。

  在藝術之路上,汪荃珍對自己的要求極為苛刻。從進入戲校之後,她完成每一步作品,都要比其他演職員多付出十倍的努力。前幾年排練《劉青霞》時,除了上午、下午、晚上同大家正常排練之外,她還會在早上6點,中午1點至2點,晚上10點至12點這三個時段,自己單獨練習。

  「一個演員,要想成名成家,只能練、練、練。直到今天,一周七天我至少五天都在跑圓場(演員在舞台上所走的路線呈圓圈形,稱為圓場。圓場的速度多為由慢到快,因此又稱跑圓場)。一天不練,自己知道。兩天不練,師父知道。三天不練,觀眾知道。只有練,舞台呈現的才能好看好聽。」汪荃珍說,一個好「角兒」,絕對不是靠外圍工作換來的,不是靠自己說出來的,也不是靠別人包裝出來的,而是要在十三塊板上(舊時舞台的稱謂,因早期戲台多由十三塊木板搭成)不斷的磨練才能成功。希望自己的徒弟謹記先師的教導,勤學苦練,老實做人,將中國豫劇發揚光大。

責任編輯:zhanghan
相了關閱讀: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