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3日下午,首屆博山文化論壇備受矚目的圓桌論壇在博山正覺寺般若樓召開。佛學研究界的泰山北斗樓宇烈教授、楊曾文教授,博山正覺寺住持仁炟法師和博山區政協主席周茂松,齊聚一堂共同探討“佛教與當代中國文化建設”。


樓宇烈:佛教擔當着文化的重任

我們佛教現在擔當的一個非常大的重任,就是傳承和發揚我們的傳統文化。那麼我們現在佛教,擔當得了嗎?應該説,既可以擔當,又不能夠擔當。 因為我們缺乏人才。缺乏人才,弘法人才。而且不是一般的宏法人才,他不僅僅是要弘揚佛法,同時還要弘揚我們整個的傳統文化,我們在這方面的人才還是很缺乏的,大概在20年前,1993年左右的時候,這個我們舉行了漢傳佛教的教育會議,當年這個佛教協會的會長趙樸初在會上講,我們現在的任務是培養人才,培養人才,還是培養人才,首先這個培養人才是重要的,在弘揚佛教文化的時候,我們現在極需要高端的人才。

寺院是傳播佛法的一個重要的載體,我們現在除了寺院之外,社會上還有很多的精舍,都是傳播佛法的載體,無論如何,現在集中的來傳播佛法,寺院,在人們的心中裏面,有一個莊嚴的神聖的,所以我覺得,寺院應該是以文化為主,這個文化,並不是説排斥我們的信仰,因為文化,它是多方面的,信仰也一個文化,宗教信仰,也是一種文化。在當今的這個社會時代,容易受到西方的現代科學思想的影響,很多人心目中,把宗教看成迷信,其實它不是一個迷信,它是一個批判理性的思考自我的提升覺悟,尤其是提倡理性的思想,有自我的提升,有覺悟追求人生的目的,所以它不是一個在人們心中成為盲目的信仰,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正覺寺從開始建設,就可以看到,它是文化、有一個核心的發展方向,這個文化,而且不僅僅是是佛教裏面,包括中國整個的傳統文化,我想在寺院這樣一個觀念當中發展是很有意義的,而且我們在弘揚佛教文化也不是不僅僅是講,它可以在很多很多的方面,我們組織的夏令營,我們的琴棋書畫,這次有一個書畫展,可以通過書畫,來把佛教的這些精神通過書畫來傳承下來,所以,我覺得,這個方向是對的,而且應該説,我相信在仁炟法師的這樣一個理念下,這樣的帶領下面,中國弘揚正知、正見,來引導信眾們的正信正修,一定最後獲得正覺。


楊曾文:寺院的社會責任

寺院,是佛教的一個最基層的組織,它既是傳法的中心,也是文化的中心,中國的佛教寺院,在歷史上為民族文化的發展作出很大的貢獻,我們經常想到的是寺院是佛教文化傳播的地方,忘記了寺院也是一個地方文化的中心。一個禪師到一個新的地方,在山裏頭,山林道路,當時山上居民除了打獵的,打柴的,村民很少,那麼他們食野火和泉水,在那修行,逐漸更多的人接觸他們了,就覺得他們很可親,禪師就教他們佛法,教他們做善事,逐漸出名了,用禪宗的話説就是用於把茅戴頭上了,就是周圍的村民們給他們蓋得草房子,周圍的官知道了,給他蓋了一個寺院。這個時候,逢年過節,寺院周圍就活躍起來了,大家到寺院裏,聽法師説法,中國重要的節日也是在寺院裏度過,如果這個法師多才多藝,他可以利用説法的方式,帶着故事情節的傳給大眾。所以我們僧才也是這樣,我們的寺院,有沒有文化品位,不在於香火多少,我認為在文明的寺院,香火越少越好,不要污染,倡導健康,哪怕供養一支香,這是文明的表現;再者,佛教的前途在於有沒有法師能夠比較準確的把佛法傳導給大眾,讓大眾收益,另外,寺院能不能對周圍的村民們,周圍的人們,做點好事。人間佛法一個重要的要求就是貼近人生,改善人生,為社會服務,我相信,今後的寺院在承擔着各種社會的義務,社會責任,都能把品質提高。


仁炟法師:佛教對治社會的浮躁

佛教博大精深,佛教的定義四句話:“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但是有些人覺得佛教就是是拜拜佛,祈祈福,讓我過上好日子,其實這個的信仰是對佛教的初級的信仰,佛教是教人做好事、不做壞事,做善事,自然就可以自然的淨化心靈,心靈淨化了,他的命運是可以改變的,這樣改惡從善,自然命運也會往好的方向發展社會就可以安定了,就是這樣。

咱們正覺寺這個禪修茶道,經過十年的時間,被文化部,評為2014年中國文化產業重點項目,大家好評連連,為什麼?第一個是禪,第二個是茶,茶道是一種載體,禪學是核心,以禪學為體,以茶道為悟,體悟,昨天我們也説過,因為禪修茶道,它是不分國界的,不分宗教,不分種族,不男女老幼,包括父母,我也喜歡禪修,你像佛教用禪學,儒家、道家都有禪修,一些宗教,伊斯蘭教,這個禪修的過程,那麼茶道來講,它就不分男女老幼了,所以禪修茶道,適合地球上的人,每個人都可以,沒有特別的限制,咱們可以把禪修,讓大家都做,也可以把茶桌擺上舞台,讓整個的劇場,影劇院都變成禪修茶道的會場,它的目的、作用是淨化人心,能夠使心靈淨下來,因為我們現在社會的通病就是兩個字社會上就是浮躁。

權威專家解讀佛教面臨最致命的問題

大公佛教3日訊 (記者 胡月冉)10月3日下午,首屆博山文化論壇備受矚目的圓桌論壇在博山正覺寺般若樓召開。佛學研究界的泰山北斗樓宇烈教授、楊曾文教授,博山正覺寺住持仁炟法師和博山區政協主席周茂松,齊聚一堂共同探討“佛教與當代中國文化建設”。

論壇伊始,主持人曾瀞漪便向樓宇烈犀利發問:“在當前的中國,佛教的發展,遇到什麼樣的挑戰,又有一些什麼樣的機遇?”

“佛教在當今中國的發展,最大的問題就是跟不上形式。”樓宇烈教授的回答同樣犀利睿智,直指當前中國佛教發展要害。

上世紀,以儒釋道為核心的中國傳統文化在新文化運動中遭受了極大的衝擊,其中尤以儒家受創最為嚴重至今尚未恢復,而道家的影響也同樣薄弱。因而當今社會恢復傳統文化,佛教堪當大任。至於佛教能否擔此大任,樓宇烈教授給出了一個耐人尋味的答案:“既可以擔當,又不能夠擔當。”他認為,就當前形勢而言,佛教確屬恢復發展傳統文化的最佳載體。但是,佛教也面臨着最致命的問題——缺乏高端僧才。樓宇烈強調這種“高端僧才”,是指能夠在弘揚佛法的同時,還能肩負起弘揚整個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重任的僧才。

樓宇烈教授的觀點引發了仁炟法師的強烈共鳴。仁炟法師表示,正覺寺的建寺過程雖然艱難,但從未為經濟問題犯難。寺院發展過程中最大的難題就是人才的缺乏,尤其是高級僧才的缺乏。

諸位嘉賓在圍繞“僧才”問題展開一番探討之後,主持人又拋出了一個難題:在文化的傳承過程中,佛教扮演着怎樣的角色?

對此,楊曾文教授有着自己獨到的見解。他認為寺院不僅僅是傳播佛教的地方,同時也是地方文化交流傳播的中心。人間佛法的一個重要的要求就是貼近人生。楊曾文以生動的例子講述了寺院在文化傳播過程中的重要作用,同時他還強調寺院在傳播佛法的同時也應主動承擔起各種社會的責任和義務。

僧人的使命便是弘揚佛法。佛法的傳播,是寺院最為關注的問題。仁炟法師告訴大家,正覺寺弘揚佛法的一大方便法門就是禪修茶道。他認為,當今社會有一個通病——“浮躁”。而茶道可以作為一種載體,用以接引更多的人與禪結緣,達到淨化人心的效果。因為“茶”沒有門檻,也沒有國界,通過“茶”可以來接引更多的學人認識禪、瞭解禪、學習禪。為此,正覺寺經過10年的時間,以叢林茶禮為基礎,以仁炟法師創作的十二首禪修茶詩為主題,推出中華原創禪茶音樂會,在全國各地巡展,好評連連。2014年該音樂會被文化部列入中國文化產業重點項目庫。

經過一個小時的智慧交鋒,圓桌論壇在一陣熱烈的掌聲中拉上帷幕。現場觀眾還在回味剛剛結束的圓桌論壇之時,下午三時二十分,博山文化論壇高端學術研討會便拉開了序幕。香港中文大學學愚,中國社會科學院安德明,世佛聯執委遊祥洲,上海大學瀋海燕和宗教文化出版社霍克功以深厚的佛學文化功底為與會大眾奉上了另一場文化的盛宴。

在當今的這個社會時代,容易受到西方的現代科學思想的影響,很多人心目中,把宗教看成迷信,其實它不是一個迷信,它是一個批判理性的思考自我的提升覺悟,尤其是提倡理性的思想,有自我的提升,有覺悟追求人生的目的,所以它不是一個在人們心中成為盲目的信仰。

我們的寺院,有沒有文化品位,不在於香火多少,我認為在文明的寺院,香火越少越好,不要污染,倡導健康,哪怕供養一支香,這是文明的表現;再者,佛教的前途在於有沒有法師能夠比較準確的把佛法傳導給大眾,讓大眾收益,另外,寺院能不能對周圍的村民們,周圍的人們,做點好事。

禪修茶道,適合地球上的人,每個人都可以,沒有特別的限制,咱們可以把禪修,讓大家都做,也可以把茶桌擺上舞台,讓整個的劇場,影劇院都變成禪修茶道的會場,它的目的、作用是淨化人心,能夠使心靈淨下來,因為我們現在社會的通病就是兩個字社會上就是浮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