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予涵:「暴力拉布」亂象實乃反對派的「亡命演出」

  作者劉予涵是香港青年媒體人

  一片混亂中,立法會財委會通過了高鐵的追加撥款。事後反對派議員「義憤填膺」,怒駡代理主席陳鑑林「偷襲」,還威脅會進行下一步行動。但仔細看過錄影,你就會發現反對派會上作亂、會後喊冤都只是為了利益逢場作戲而已。

  當時,陳鑑林決定將公民黨楊嶽橋的提問時間推延到所有可能出現的臨時動議之後,反對派議員突然群魔乍起,怒斥陳鑑林剝奪議員提問的權利。陳鑑林不為所動,一直詢問反對派議員有無臨時動議。然而反對派卻鬼使神差,好像根本聽不見,繼續拿著擴音器喊口號。一直到陳確認無人動議,進入表決,甚至分兩次才通過了全部196億撥款,反對派還是在高聲呼喊。

  糾結於提問這點本就荒謬,且不説誤工港鐵公司全責,一地兩檢還需討論,高鐵的問題在現階段已經很明確了。單説反對派之前下毒誓阻止高鐵撥款,難道只因為這麼一個枝節問題就把政府放過了?如果真要阻止議案通過,隨便提幾個臨時動議就又能拖一天。對此招術早已駕輕就熟的反對派議員居然沒有一個人站出來,這豈不是太“弱智”了?

  非也,其實人家智商高著呢。

  高鐵項目事已至此,權衡利弊,這是一筆必須的撥款。這麼大的工程爛尾,香港無法承受。其涉及到的數千工人失業問題,社會無法承受。幾百億公帑損失的政治責任,反對派更無法承受。何況工人和家屬還可能是他們的票源。

  但如果他們按正常程式通過議案,反對派的鐵杆支持者肯定不答應,而且恐怕會很快反應到9月的立法會選舉中,這觸到了反對派的命根。這種兩難的境地讓反對派首鼠兩端。既要通過議案,又要對鐵票有交待。於是上週五那匪夷所思的一幕就發生了。

  之後的事情不用擔心,只要他們一口咬定遭到建制派迫害,擺出受害者的姿態,就可繼續立於道德高地,繼續被選入立法會,繼續在議會裡為背後的利益集團服務。

  選舉政治中,迎合選民是一件十分可恥的事,因為任何社會總有一部分民意容易走向極端。尤其對於比例代表制下的香港立法會選舉,一名議員可能只需要得到兩萬票就能拿到一個席位。

  香港正處於轉型的十字路口,之前積累的深層社會問題很容易被人歪曲,説成是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一手造成,進而引導一批選民向官方發洩憤怒。而利用這種扭曲情緒拿選票則更是背棄良知。

  現行議會政治的根基是民眾靠投票選出自己信任的議員進入議會,為自己爭取利益,做對社會有益的事。議員的職責則是做出自己認為正確的決定,而不是去迎合任何人。含恨辭職的前立法會議員湯家驊曾經説過,從政就不該討好誰,不應懼怕批評。這也許是他説給他之前的反對派同事們聽的。

  表演總有穿幫的時候,反對派出來混遲早也是要還的。一路無腦迎合激進選民的他們,終於培養出了一個新政治勢力——本土派,他們比反對派更激進,有過之而無不及。在這場比誰更沒有底線的戰爭中,反對派定會完敗。同時,以前支持他們的中間選民則可能尋找第三條路甚至轉而支持建制派的新面孔。

  到時再看現在反對派的表演,可能正是自掘墳墓的第一鏟。

責任編輯:DN022
相了關閲讀: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