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讀:

在福建南安雪峰禪寺建寺1120周年慶典之際,雪峰禪寺住持法度法師在接受大公佛教專訪時表示要如何讓每一個人都能聽聞佛法是我們現在要思考的一個問題。他借習總書記講的一句話,「打鐵還是要自身硬」。首先要想弘法,必須要有一個良好的道風建設。法度法師先後回答了雪峰禪寺的歴史影響、弘一大師創作《三寶歌》因緣、雪峰禪茶、佛門孝道、雪峰模式等問題。(大公網記者王麗君 徐上傑 編輯:胡月冉)

 

大公佛教專訪雪峰寺住持法度法師

大公佛教獨家專訪法度法師:雪峰模式的弘法沙門

——「千古江山留勝跡 一林風月伴高僧」

——「弘揚古代祖師精神 體悟坐禪正能量

——「踐行農禪並重 雪峰禪茶波及海外

——「義存禪師彰顯佛門大孝 孝養父母在於恭敬

——「雪峰模式未來定在佛教界樹立榜樣 

以下為訪談實錄:

大公佛教:南安雪峰禪寺開山祖師義存禪師在中國禪宗傳承上占據着重要地位。禪宗中廣為人知的「一花開五葉」,其中的雲門、法眼兩個「枝葉」,始自義存禪師。法度法師,我們就請您先給我們介紹一下雪峰禪寺的歴史狀況?

法度法師:雪峰寺又分大雪峰與小雪峰。大雪峰在福州,小雪峰在我們現在的南安楊梅山。南安是雪峰義存禪師的故鄉,義存禪師74歲的時候,回到他的父母墳邊,建了三間茅棚,守孝三年。後來,就有人仰慕雪峰禪風,在這裏結廬清修,慢慢地就演變成寺院。到了南宋淳佑癸卯年,樗拙和尚即於此地依山築庵,又經後世歴代擴修,逐漸建成比較有規模的寺院,取名小雪峰寺,以別閩候之大雪峰。

大公佛教:在近現代,雪峰禪寺作為閩南佛教的祖庭,碩德輩出,道風遠播,它是如何把雪峰法脈傳播到東南亞的呢?

近代的雪峰高僧佛化老和尚就已經把雪峰法脈傳播到東南亞各國去了。佛化老和尚,同時還解析了閩南的崇福寺的妙月老和尚,虎溪岩會泉老和尚,所以閩南佛教的三大法脈,全部是出自佛化老和尚的門下,所以雪峰寺也就成了整個閩南的一個祖庭。近世閩南佛教,實皆沐雪峰佛化老人的教化遺澤。他對近代閩南佛教的影響,可說是既深且遠。後來海外弘法諸大德,臨濟派下寂、照、普、通諸字輩,都間接受到老人的教化,源遠流長。

雪峰法脈在培養弘法人才的同時,又把這些人輸送到東南亞各國,特別是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及台灣地區等各個地方,都有非常多的雪峰法脈傳人。比如說近代的世佛聯的副會長,是瑞金長老,新加坡的妙燈長老,廣進法師,廣洽法師,還有美國的廣煥法師。現在雪峰寺的華嚴殿,就是美國的廣煥法師供養修建的。所以在近代,雪峰法脈的影響是非常大的。

雪峰禪寺住持法度法師

千古江山留勝跡 一林風月伴高僧

大公佛教:我們知道民國高僧弘一法師和太虛大師在雪峰禪寺共同完成了《三寶歌》的創作。您能給我們講一下太虛大師和弘法兩度隱居在這裏,度過除夕。您能跟我們分享一下他們到雪峰寺的因緣嗎?

法度法師:因為雪峰寺是閩南的祖庭,它下面有很多的下院。現在的廈門的南普陀,就是雪峰的下院。當時轉逢老和尚住持雪峰的時候,也同時住持廈門南普陀寺。轉逢老和尚認為廈門的地理位置特殊,即方便要培養人才,又跟海外比較容易接觸,當時的廈門是一個比較清靜的一個地方,所以就把子孫叢林南普陀寺,獻給了十方叢林。在當時,全國正興起辦學的潮流,所以他就請太虛大師來廈門辦學,1925年,就在南普陀創建了閩南佛學院。

轉逢長老、太虛大師有着甚深的因緣,所以,在南普陀一個是住持,一個是院長。1928年的時候,弘一大師進入的閩南。1928年新年,轉逢老和尚就在我們的雪峰寺接待弘一大師,也把太虛大師請過來。所以,我們後山有一個晚晴亭,就記錄了三老會合,《三寶歌》就是在那個時候創作。趙樸初先生書寫了楹聯:「千古江山留勝跡,一林風月伴高僧」。說的就是這樣一段佛門盛事。1929年的冬天,弘一大師又來雪峰度歲。1930年的時候,《三寶歌》就成了閩南佛學院學的院歌。後來慢慢的就現在變成了《三寶歌》,成了佛教的教歌。

雪峰禪寺內為紀念弘一法師兩度蒞臨而建的晚晴亭

弘揚古代祖師精神 體悟坐禪正能量

大公佛教:雪峰禪寺擁有「北有趙州,南有雪峰」這響亮的讚譽,現在很多師父也跟我們講禪修一定要到雪峰禪寺來,另外我們也了解到每年雪峰禪寺都會組織企業家禪修營,很多的企業家來雪峰寺體驗坐禪。雪峰寺在禪修方面,又做了哪些具體的事情,是什麼吸引他們來禪修的?

法度法師:雪峰寺是禪宗道場,雪峰禪師在唐末時期非常有影響力,禪宗的「五燈」其中「兩燈」是出自雪峰門下,就是雲門跟法眼這兩宗。所以,近代雪峰寺一直以來是以禪宗思想來指導修行,所以,特別是在現在的社會環境下,我們也想在繼承祖師的禪風的基礎上,把祖師的禪法發揚光大。弘揚祖師禪法,也要與時代特點相結合,我們就開展一係列的禪修活動,形成多層次的禪修弘法體係,成為雪峰寺主要弘法途徑之一。從2009年開始,我們舉辦第一期大學生禪修營,到去年2013年我們舉辦了首屆的短期出家,首屆企業家禪修營,雪峰禪寺的禪修體係基本初具規模。2014年我們也舉辦了各類的文化展、書畫展,但是,這些文化展、書畫展的前提是:作品主題要與禪有關。我們是想把古代的祖師的精神,用現代的方式進行詮釋,來體現禪法的內涵,讓世人能夠更能容易體悟到禪的正能量,正精神。

法度法師帶領雪峰禪寺僧人采茶勞作

踐行農禪並重 雪峰禪茶波及海外

大公佛教:我們知道雪峰禪寺有一寶,那就是雪峰禪茶。師父您給我們講一下,就是雪峰禪茶在制作過程,禪與茶是它一種什麼樣的特殊關係?

法度法師:雪峰禪茶跟寺院的歴史是一樣的長,吃茶是佛教的傳統,特別在閩南這一帶,喝茶的習慣,幾乎遍及每家每戶,家家都有喝茶的習慣。所以義存祖師回到他的家鄉,守孝的同時,又在父母墳旁邊種植了大量的水仙,佛手的這樣的茶種,制茶采茶的傳統一直保留在現在。雪峰寺現有的茶山是由佛化老和尚種植的,迄今也有120多年了。那種老茶樹,叫老樅水仙,這可以說是真正的老樅。有人說, 30年的水仙就叫老樅了,我們的水仙120多年了,那是老樅中之老樅。

這幾年我們也新種了一些茶樹,但是也不多,因為土地有限。但是,我們的老的茶樹一直保留着,制茶工藝也還是按照傳統的。我們的茶是絕對的有機,絕對的天然,絕對的不施肥,不噴農藥,所以一年的產量很少。在海外,你說雪峰茶,人家聽不懂,海外人都是說師父的茶。你看海外的這些人說師父的茶,就指的是雪峰茶,可見雪峰茶在海外的影響力。我們這幾年種茶采茶也本着跟大眾結緣的精神,所以,只要我們雪峰寺還有茶,只要你需要,我都給你,但是量不多。所以,我們的雪峰茶現在有很多人在喝。

大公佛教:師父在制茶和采茶的過程中,雪峰禪寺也是在踐行虛雲老和尚提倡的「農禪並重」的修行方式嗎?

法度法師:對,我們雪峰寺的祖訓就是說「禪淨雙修。「禪淨雙修」是參禪與念佛相結合,在這個家風上一定要參禪與勞作相結合。所以,在采茶制茶這方面,我們也是基本堅持農禪並重,我們的茶葉在采摘的過程中,很多時候是出家師父自己采,制作也是出家師父自己在做。

雪峰禪寺風景

義存禪師彰顯佛門大孝 孝養父母在於恭敬

大公佛教:剛才師父跟我提到說義存禪師後來到雪峰寺,守着父母的墳,我們可以從中看出義存禪師的做法彰顯了佛門的大孝,您給我們開示一下,佛教它是如何看待孝道的,就是我們在家人如何踐行孝道?

法度法師:一般的人認為出家就不孝,我想這種認識跟我們中國傳統上所謂的「不孝有三,無後為大」的思想有關係。但是,實際上出家是大孝,是舍去了小我,而成就了大我。特別是像義存禪師,他74歲的時候,可以說已經是名滿天下了,禧宗皇帝都已經賜號真覺大師,大雪峰的寺院常年不減常住1500人,他為什麼還要回來,在他父母墳邊守孝?我們偉大的禪師就是以如是行為,來體現佛門之大孝。所以,出家不孝,只是一些世間人,對孝道的誤解,以為你剃除須發就不問世事,就不孝敬父母,實際上不是這樣,我們出家人同樣要孝敬父母。像義存禪師,他父母已經往生了,他還回來,在父母墓旁守孝報恩。近代還有一個人,虛雲老和尚為了報答父母恩,從普陀山三步一拜朝五台,這些都是佛門的孝道的最典型的例子。

大公佛教:在我們當代社會,如何踐行孝道?

法度法師:當代社會,我覺得孝養父母在於恭敬,能提供多少,是一杯子牛奶還是一杯開水,我覺得不是很重要了,關鍵得有恭敬心。出家人同樣要孝養父母,就像現在很多的出家人,他沒有其他兄弟,就把自己的父母帶在身邊,進行晚年的侍奉。我們雪峰寺現在也就孝道這方面,經常隨緣給信眾一些日常開示,我們也在有大力的提倡佛門孝道。

雪峰禪寺法事活動莊嚴清淨

雪峰模式未來定在佛教界樹立榜樣

大公佛教:我們今天這次來,看到了1120周年的雪峰寺在大興土木,文化建設,禪宗影響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和貢獻。那麼您作為南雪峰寺的當家人,再過30年,您對雪峰寺有一個什麼樣的期待呢?

法度法師:我的一個心願,在繼承祖師禪法,學習祖師的精神之外,我們還要再更多的做一些普世的工作。普世的工作就叫做弘法利生,要如何讓每一個人都能聽聞佛法,這個是我們現在要思考的一個問題,我們剛才說的各類禪修就是一種普世的嚐試。但是要做這一些,我們就借用一句話,我們習總書記講的一句話,叫做「打鐵還是要自身硬」。所以我們現在在這一塊上,要想弘法,首先必須要有一個良好的道風建設,這一塊我們是在抓的,我們從去年開始,對常住,平常堅持的早晚課程以外,我們還要加一個共修,每天晚上六點半到八點,我們有一堂共修,這個共修是每天,而且每一位法師都必須參與的,包括這裏面的居士。

道風建設是首要的,你剛才講30年後的雪峰是什麼樣子,我覺得說,我們現在如何開始很重要。所以,我們重點第一是道風建設,第二,弘法利生。弘法利生就是要結合時代特點,能講一些跟時代相應的法,特別是年輕人,現在稱80後,90後,00後,這個每一個後,都有他的一種時代特征,時代語言,佛教如何跟上這個很重要,所以我經常有一個大膽的想法,雪峰寺一定要建設為一個道風嚴謹,要盡力做一個雪峰模式,能夠在佛教裏面成為一個榜樣,讓大家都能夠做一些普利世間的弘法利生的活動。

網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