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佛教及其信仰特點


1999年澳門回歸時,中央政府贈送澳門特區的禮物——盛世蓮花 (圖片來源:資料圖)

  一、澳門宗教的基本情況

  澳門,地處我國東南沿海,珠江口西岸。北接廣東珠海市,東距香港61公裏。由澳門半島與氹仔島、路環島三部分組成,總面積23.5平方公裏。古稱「濠鏡澳」:澳,本意為泊船之港灣;濠,以近海產牡蠣(粵語即濠)而名;鏡,乃半島兩側海灣波平浪靜、形狀如鏡之故。自古以來,澳門就是中國領土。早在新石器時期,中華先人即在此創造文明。秦朝時為南海郡番禺縣所轄,從晉代起屬東官郡,隋朝時屬南海縣,唐代屬東莞縣,南宋時劃入香山縣。元末明初,有漁民開始定居。從1553年開始,葡萄牙人利用行賄等不正當手段,逐步竊據為殖民地。現有常住人口近60萬,其中96%以上是華人。

  澳門是一個多元宗教並存的地區,居民中61%的人信仰宗教,主要有中國傳統的儒釋道及一些民間宗教,還有天主教、基督教、伊斯蘭教、巴哈伊教等。澳門現有各種宗教組織、團體約210多個,寺廟、會所、教堂、清真寺約108座(間)。在民間宗教中,除一般的土地公、財神、魯班、朱大仙、關帝、包公、女媧等神靈外,特別信仰媽祖。媽祖閣(俗稱天後廟、媽閣廟)是澳門最古老的廟宇,建於澳門開埠前的1488年。每年農歴三月二十三日為媽祖誕辰,有盛大活動。每年除夕夜,澳門大多數居民都去禮拜,平日還有來自香港、台灣、日本、韓國、東南亞各地的信徒。道教及道教係統的民間多神信仰影響也很大。天主教是葡萄牙國教,在澳門的信徒雖不多,但一直有很強的社會勢力。目前,天主教徒約2.4萬人,60%為華人;有神職人員300人,教堂20多座;開辦的中小學校有34所,學生近4萬人,占澳門中小學生總數的52%;另開辦有托兒所、養老院等社會福利機構50多個。基督教於19世紀末開始傳入,多數為互不隸屬之小型教會,目前有信徒5000多人,以青年居多;布道場所42間,神職人員20多位;另有中小學校10所,學生約8000人;其它社會福利機構18家。伊斯蘭教信徒多是印度、巴基斯坦僑民,約100人,清真寺1座。只有100多年歴史的新興宗教巴哈伊教在澳門已傳播40多年,現有信徒2000多人,9位負責人,開辦有一所雙語學校,有24個國籍的學生近300人,近些年比較活躍。另外,諸如日本的創價學會、台灣的觀音法門等新興宗教也在澳門開展活動。

  綜觀澳門宗教的歴史與現狀,大致有以下特點:(1)多元宗教,和平共處;(2)宗教徒占社會大多數,影響深遠;(3)宗教活動成為民眾風俗,構成社會文化的重要部分;(4)宗教界積極從事福利事業,產生巨大社會作用;(5)中國文化影響廣泛,其宗教文化心理是國家統一及澳門發展的思想基礎。無疑,這是澳門佛教生存和發展的社會文化背景,是我們了解澳門佛教社會作用之基礎。

  二、澳門佛教歴史概況

  澳門佛教,其傳入與發展應與廣東香山縣佛教作一整體考察。香山縣佛教有史可查者,當遠推唐鹹通(860—872)初年,時有真教(又名法果禪師)在該地區傳教。北宋開寶(968—975)中有圓明禪師(即禪宗雲門宗緣密)到來,至宋淳化元年(990)示寂,後人建香山西林庵以祀。宋時香山縣西村有黃懶僧,在龍歸岩化世,至南宋紹興(1131—1162)時,獲賜號惠慈普濟禪師,邑人建龍歸庵以祠。南宋乾道(1165—1173)中,香山縣令範文林建無量寺、寶慶寺;端平(1234—1236)又建有獨覺庵。鹹淳三年(1267)邑人吳成子建西山庵,鹹淳五年邑人周仁建普陀庵。官民都興建佛寺,說明宋代佛教十分流行。元大德(1297—1307)中,佛教進一步發展,著名的元興寺、翠竹庵等佛寺都相繼建立。元至正(1341—1368)初年,又建西竹庵。至元末,佛寺大都毀於兵燹,而幸存的一些佛寺在明嘉靖二年(1523),被香山縣提學副使以「淫祠」罪名毀盡。但到明末,佛教又再度興起。明崇禎(1628—1644)年間,僧慧融建香林庵、白衣庵。清順治(1644—1661)間,香山知縣胡戴仁出資建成由慧信主持的眾母庵。在清初建立的佛寺還有觀音閣、鳳山古寺、寶蓮寺、普覺寺、開元寺等,大多是禪宗寺院。

  關於澳門當地佛教歴史,缺乏係統史料,但仍可依據著名佛教寺院之興衰記載了解概況。現今登記的佛教活動場所有40多間,主要寺院有普濟禪院(又名觀音堂)、菩提園、蓮峰廟、竹林寺、樂山寺、功德林等,其中普陀禪院、菩提禪院最著名。

  (1)普濟禪院,又名觀音堂,坐落在澳門美副將大馬路,背倚半島北部望廈山,是澳門最古老和最大的佛教寺院。建築形式沿中軸線有大雄寶殿、長壽殿、觀音殿三重主殿,兩序配殿依次是西側天後殿、地藏殿、語清室、龍華堂、樂靜堂、祖師堂,東側有關帝殿、大客堂、檀越堂等,此外還有報恩堂、藏經樓等。在觀音殿內所塑的十八羅漢像中有元朝時來中國的意大利旅行家馬可波羅之形象,胡須卷曲,眼睛突出。寺內保存有歴代著名藝術家米芾、董其昌、劉墉、章太炎、高劍父、關山月等人的書畫詩文。特別是1844年7月3日中美《望廈條約》即在此簽訂,使禪院歴史平添了悲涼的一頁。

  禪院創建於明朝天啟三年(1623),幾毀幾建,屢經滄桑。寺內《普濟寺普同塔銘》記載:

  普濟普同,本山自天啟三年由循智祖師斥衣缽資購下,崇禎五年建斯普同塔。雍正癸卯比丘天樹、乾隆丙午比丘靜持、同治癸酉比丘暢瀾均重修之。至民國丙子塔漸頹毀,比丘遐齡、比丘濟航經營之,遂成今觀焉。慧因誌。

  普濟禪院自1623年創立後,1632年(崇禎五年)建普同塔,規模漸大。另有史載,明末清初的反清義士、諢名石頭陀的大汕和尚,曾募捐重修毀於戰火的禪院。大汕和尚,祖籍江西南昌人,16歲在蘇州落發為僧,曾參與反清鬥爭,有《離六堂集》、《海外紀事》等著作傳世。大汕畫像在祖師堂中,有撰聯頌曰:「長壽智燈傳普濟,峽山明月照蓮峰。」大汕之後有暢瀾法師於清鹹豐年間再度擴建,奠定了今日規模。當時,高僧輩出,多才多藝,現寺內還保存有明末清初寺僧跡刪、天然和尚的書法詩軸。到清末民國年間,又有高僧遐齡、濟航等人重修禪院。濟航法師是30年代的住持,於1929年重修寺宇,於1939年病逝,繼任者即慧因法師,是中興禪院和澳門佛教的有大功者。慧因法師住持禪院50年,於1979年圓寂。法師德才兼備,利生濟世。抗日戰爭期間,他積極支持文化界革命者高劍父、關山月等人文藝抗戰,提供食宿,並資助關山月辦「抗戰畫展」,產生良好的社會影響。他一生倡導佛教與社會文化結合,使普濟禪院成為澳門著名的文化勝地,聞名海內外。1980年,現任住持機修法師為「慧因大師紀念亭」撰聯:「定力修持成就人天功德海,莊嚴法像遠觀塵刹眾生心。」準確反映了慧因法師的大乘心行,也揭示了該禪院的佛法風格。

  禪院內現存濟航法師所書石碑,標明禪院遵習慧能南禪,屬曹洞宗係:

  戊辰年仲春吉日,洞宗第三十六世敬老大師之墓 比丘濟航重修立石。

  洞宗即曹洞宗簡稱,明末清初流行於廣東。普濟禪院與廣東鼎湖山慶雲寺、丹霞山等佛教重地保持密切關係,由此深刻影響了整個澳門地區的佛法風格。40年代,虛雲和尚到澳門講經說法。50年代,廣東南華寺高僧觀本法師也曾到澳門說法。寺內現存有清初跡澹法師手書的《丹霞日記》及行書條幅,中有:

  一腳踢倒淨瓶,說甚法身向上。

  張家不使李家錢,李家莫算張家帳。

  頗具禪機,生動體現了灑脫率真的禪風,也為歴代高僧援佛入世、多才多藝、導俗利生的現實主義實踐,作了理論之詮釋。

  現在,普濟禪院常住僧3人,其余多為掛單僧。現任住持機修法師是土生澳門人,本禪院出家,在廣東鼎湖山慶雲寺受戒。他曾多次到祖國大陸訪問,是澳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為1987年赴京參加中葡澳門問題聯合聲明正式簽署儀式的觀禮團49名成員之一,是澳門佛教界的唯一代表。

  (2)菩提園,位於氹仔島七潭公路上,是澳門淨土宗唯一道場。始建於清光緒年間,曾是畫家羅寶珊、羅維宗父子清修之所。殿堂園林頗具規模,曾是澳門文人雅士吟詩作畫的場所。1960年,現任住持智圓法師購買全部產業,又依山擴建,現有大雄寶殿、六祖殿、三寶殿,另有往生堂、思親堂、妙法亭等,還有聖觀、妙觀、靜觀、達觀等名額之亭台。大雄寶殿為三層樓宇,內供有重達6噸的釋迦佛像,造像形制與香港大嶼山天壇大佛一樣,宏偉莊嚴。六祖殿內禪宗六祖慧能大師像金身趺坐,神態安祥。庭院內種菜,反映出農禪風範。智圓法師已80多歲,浙江金華人,1928年在杭州昭慶寺受戒,來澳門已60多年,是澳門佛教界最有影響的人物。寺內常住僧4人,常往來於港澳與大陸、台灣等地。

  除上述兩座禪院外,其它佛寺規模大小各異,如觀音岩廟、藥王禪院等都有一定的影響。另為澳門三大寺院之一的蓮峰廟,始建於明崇禎六年(1633),經清雍正、乾隆、嘉慶等年代擴修。清道光十九年(1839)林則徐曾巡視此山,現寺內塑有林公石像,高3米,重5噸,為世人所景仰。寺內還同時供奉有天妃(媽祖)、關帝、孔聖等。

  澳門佛教自本世紀初以來,一直呈上升勢頭。據1982年出版的《基督教百科全書》載,佛教占總人口的比例,1900年為10%,1970年為15.3%,1975年為15.4%,1980年為15.5%(約59100人),1996年正式登記的約6萬多人。但澳門居民多是兼信多種中國傳統民間宗教,都去佛寺燒香拜佛,又都自認為是佛教徒。因此,若依此計算,澳門佛教徒約占總人口的80%以上,達數十萬之多。

  目前,澳門佛教組織有1974年成立的澳門儒釋道聯合會,1988年成立的佛教聯合會,1991年成立的佛教青年中心,另有澳門佛學社、永善蓮苑、佛教普門會、國際聯密佛教慈航會等。但組織較為鬆散,多為聯誼性質。

  三、澳門佛教信仰特點與前景

  澳門佛教信仰的特點具體說來,大致有以下幾個方面:

  (1)禪淨結合。澳門佛教多屬慧能南禪曹洞宗係,同時信奉淨土宗。禪淨結合是明清以來中國佛教信仰的主流,是大眾化佛教的突出特點。澳門深受內地佛教影響,自然也匯入潮流之中。曹洞宗之思想特點是即事而真,認為只要踐行不怠,任何個別的事情上均可顯現所追求的真理,一切事物都蘊含真如本體而圓融無礙。這與慧能倡導「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方便利世的宗旨,是相符合的。普濟禪院歴代高僧多有深厚的文化功底,以詩書畫利世導人,特別是慧因法師等人勇敢地投身抗日民族解放運動,正是這種精神的發揚。

  (2)觀音信仰流行。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信仰早已深入人心,是大乘佛教實踐的化身。在澳門,多數佛寺都供有觀音,而主供觀音寺廟不少。如,在氹仔島有分別建於1871、1902年的觀音岩廟、觀音堂;在路環島有分別建於1839、1881年的觀音古廟、觀音廟;還有建於清道光年間的旺廈山上的觀音古廟等。處於西方殖民統治下的同胞,盼望觀音循聲救苦,是十分自然的事。

  (3)方便包容。佛儒道三教融通,深植於民俗信仰之中,從而發揮廣泛持久的影響,這是中國宗教的一大魅力。在東西方文化混雜的大都市,佛寺內既供關帝、媽祖,又列位西方人神,體現了一種寬容和平的精神氣度,適應各階層民眾心理的靈活風格,主客分明,抑揚有致,這是澳門佛教的一大特色。

  澳門在「一國兩制」方針下回歸祖國,當能更加繁榮富強。1993年3月31日通過的《澳門基本法》第六章第一百二十八條規定了「宗教信仰自由的原則」,其中有「宗教組織可依法開辦宗教院校和其他學校、醫院和福利機構以及提供其他社會服務。宗教組織開辦的學校可以繼續提供宗教教育,包括開設宗教課程」等等權利,這為澳門佛教發展提供了法律保障。據此,我們認為澳門佛教將得到進一步的發展。

  (1)佛教將發揮更大的社會作用。與澳門天主教、基督教相比,澳門佛教界過去在社會文化教育和社會福利方面缺乏係統建設,盡管力所能及地作了些慈善工作,但鬆散無力。佛教界正計劃開辦教育機構,如已有蓮峰小學、普濟中學。隨着知識階層與企業界有識之士的推動,加上大陸、香港等地佛教界的參與,澳門佛教界將學習其他宗教重視社會參與的長處,學習西方宗教善於組織管理的優點,讓佛教大乘思想發揮作用。

  (2)隨着澳門社會的更加開放,佛教信仰將更加多元化。在澳門,泰國的南傳佛教及藏傳佛教密宗修法及日本佛教新興教派近年來傳播很快。如1992年由陳果濟在香港成立的密宗「國際聯密慈航會」,已在澳門大三巴區設有梅花精舍,傳法不斷。日本日蓮宗自本世紀60年代傳入後,有不少華人信仰。1992年日蓮宗係創價學會名譽會長池田大作獲得澳門大學榮譽博士學位。當然,近些年興起的邪教如「清海無上師」的「觀音法門」也試圖影響澳門佛教徒。

  (3)寺院建設將日益正規,信徒素質將更加提高,且與祖國內地保持緊密關係。過去,澳門寺廟出家人少,且流動性大,難以有完整的僧團組織。隨着寺僧人數增加,必有相應健全的軌範。澳門是以旅遊與博彩為支柱的商業城市,而殖民文化色彩又重,居民文化教育水平不高,只有小學文化程度的近50%。隨着澳門整體文化素質的提高,佛教徒的素質也將不斷進步,加之以後與祖國內地佛教界密切交往,互幫互補,共同發展,相信會為中華民族的文明進步作出更大貢獻。(作者:菩提心水 )

  主要參考資料:

  [1]《澳門總覽》,中國友誼出版公司,1994年。

  [2]《台港澳宗教概況》,東方出版社,1996年。

  [3]《澳門1999年》,世界知識出版社,1998年。

  [4]《話說澳門》,長春出版社,1999年。 

責任編輯:胡月冉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