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志法師,字法聖,1967年生於福鼎白琳,俗姓王,名世海。於1983年8月出家於福鼎資國寺,皈依師為新加坡廣化寺住持學航法師,依止聖訓長老。曾就學於福州鼓山湧泉寺佛學培訓班、福建廣化寺佛學院、中國佛學院。

僧人對茶文化起到一定的推動作用

中國將茶引入寺院裏來,佛教傳入中國2000多年,從漢代開始,中國的寺院把茶作為貢品,我們食品供養中有種說法「香花燈塗果,茶食寶珠衣」,茶就成為一種供佛的供品。所以茶在貢品中,不僅是對佛的一種恭敬,也是修行人、禪者對茶的鍾愛,因為茶可以清醒,可以提神,我們從拜佛、坐禪、誦經,容易分神,容易打瞌睡,飲茶提神。茶進入寺院以來,我們待人接客,我們朝山拜佛,用茶接待,茶和禪的結合引入,慢慢通過泡茶形成很多方法,這些方法就稱為「道」,這些道衍生出很多茶的文化的方法來,比如「茶道」,有很多道的方法,通過泡,通過一個契機、通過茶的種類不同,泡茶、品茶的方法也不同。中國從漢代到唐宋時期,中國政治實力壯大和外交的發展,茶道傳播到日本、韓國、東南亞,我們僧人對茶起到一定的推動作用。

「禪茶一味」口訣:「清、和、寂、敬」

比如「禪茶一味」,就是我們的一位禪師圓悟克勤禪師提出的,坐禪是思維修,是入境,坐禪是靜心、靜坐、冥思,禪在思維的意境中,思維非常敏銳,心非常細。所以當泡茶的人,通過水,通過煮茶、通過入茶,觀察的過程就是一種思維修,當我茶泡好了,端到我前面,我端起茶,聞其香,看其色,入其味的時候,我就知道,它是好茶,還是好水,我們能嚐的出來,因為我們的心很靜,跟禪一樣,跟靜坐一樣,所以把這個茶稱為禪茶一味,即泡茶跟修行時一樣的。由此延伸,禪茶試驗出來的這樣一種法門「禪茶一味」,有一個口訣叫「清、和、寂、敬」。

茶的獨到之處在於能修身養心

一個是快餐生活,一個是慢生活。飲料啊,咖啡啊,雖然很多是外來的文化,外來的食品,隨着我們生活節奏的加快,以及多樣化的飲食習慣也無可厚非;但是中國的茶不僅是飲品,已經衍生到文化中去,通過喝茶可以靜心,可以觀賞;通過喝茶,人與人之間互動的過程中,它是靜心的,它是雅集的,它是修身養性的一種載體和手段,品茗過程中,產生很多話題和文化的挖掘。我們中國的茶類中,有青茶、紅茶、白茶、綠茶等,不同的茶有不同的采摘和制作,飲品過程具有不同的區域文化,可以交流,可以作為茶文化的衍生。喝茶使人入境,喝茶可以提升自身修養。中國的「琴棋書畫」是一個雅集。茶,也是非常高尚的。所以茶文化相對於西方文化,都市中的快餐生活,茶有它的獨到之處。有空喝喝茶,解渴之余,要修身養性。

施茶:佛教修行功德之一

我們過去南方的寺院,它的茶葉,都有施茶,世俗的人,對寺院的茶作為一種橋梁,起到祈福消災的作用,比如小孩受驚啦,晚上哭夜睡不着啦,老人有什麼毛病,到寺院裏請佛茶,泡一下,給他們喝一喝,祈福平安,從此田間,路頭、亭尾,開始有人泡茶,路過的客人停下來喝喝茶,歇歇腳,這個叫施茶,一直到現在,咱們南方人都有這樣子。寺院師父會把它作為一種修行功德之一,把茶作為一個橋梁。

禪茶文化是國際文化交流的橋梁

佛教文化中的禪茶文化,起到了一個文化交流的橋梁作用。我們資國寺每年辦一兩期小型的活動,每三年辦一期大型的活動,通過禪茶大會凝聚十方的學者,尤其韓國、日本、台灣、新加坡等東南亞一帶和國內的專家學者,凝聚在福鼎談茶、論道,通過我們專家學者,能夠了解福鼎的白茶,宣傳福鼎的白茶。這是我們的目的,通過禪茶大會,也引得不同茶類的專家學者可以交流。

資國禪茶的特色:出家師父把控制作過程

南方寺院中有制茶,有種茶,有施茶。南方的寺院種茶不僅作為寺院的必需品,我們還要布施給別人,也可以去市場賣,收入作為寺院的香油錢,所以南方的寺院僧人很少出去化緣,自養自給,自力更生,農禪並重。我們寺院種的茶,大家很喜歡喝,因為我們師父不殺生,所以茶是有機茶,不施肥,不打農藥,所以很多人去請寺院的結緣茶,我們稱之為「禪茶」吧!

福鼎資國寺賢志法師談禪茶文化

大公佛教:師父您本人愛喝什麼茶,喝茶能給我們的身心帶來哪些益處?


福建的茶種類很多,福鼎產白茶,資國寺在福鼎,從小跟茶就結下不解之緣,我們對茶有濃厚的愛好,並感知茶的恩德。福鼎白茶從小就接觸,茶類中我們對白茶比較注重宣傳,並且以白茶作為弘法的一個橋梁。


對於喝茶來說,茶不僅可以解困、醒腦、清肺,可以潤肺,茶在我們健康飲品中不可或缺,茶是非常卓越的飲品,特別是南方幾個省份,幾乎每個寺院都有種茶,制茶,以茶與人結緣。所以茶與寺院的關係很深。


僧人對茶文化起到一定的推動作用


大公佛教:為什麼茶能上升到道的層面,成為「茶道」?


中國將茶引入寺院裏來,佛教傳入中國2000多年,從漢代開始,中國的寺院把茶就作為貢品,我們食品供養中,有種說法「香花燈塗果,茶食寶珠衣」,茶就成為一種供佛的供品。所以茶在貢品中,不僅是對佛的一種恭敬,也是修行人、禪者對茶的鍾愛,因為茶可以清醒,可以提神,我們從拜佛、坐禪、誦經,容易分神,容易打瞌睡,飲茶提神,所以茶進入寺院以來,我們待人接客,我們朝山拜佛,用茶接待,茶和禪的結合引入,慢慢通過泡茶形成很多方法,這些方法就稱為「道」,這些道衍生出很多茶的文化的方法來。比如「茶道」,有很多道的方法,通過泡,通過一個契機、通過茶的種類不同,泡茶、品茶的方法也不同。中國從漢代到唐宋時期,中國政治實力壯大,和外交的發展,茶道傳播到日本、韓國、東南亞,我們僧人對茶起到一定的推動作用。


「禪茶一味」口訣:「清、和、寂、敬」


比如「禪茶一味」,就是我們的一位禪師圓悟克勤禪師提出的,坐禪是思維修,是入境,坐禪是靜心、靜坐、冥思,禪在思維的意境中,思維非常敏銳,心非常細,所以當泡茶的人,通過水,通過煮茶、通過入茶,觀察的過程就是一種思維修,當我茶泡好了,端到我前面,我端起茶,聞其香,看其色,入其味的時候,我就知道,它是好茶,還是好水,我們能嚐的出來,因為,我們的心很靜,跟禪一樣,跟靜坐一樣,所以把這個茶稱為禪茶一味,即泡茶跟修行時一樣的,由此延伸,禪茶試驗出來的這樣一種法門,「禪茶一味」。有一個口訣叫「清、和、寂、敬」。


清,清淨的意思,喝茶不複雜,喝茶很清淨,茶的清淨、環境的清淨和人的清淨,才可以飲茶;


和,和氣。我們喝茶是很和氣的,經常聽說有喝酒打架,沒聽過喝茶打架的。茶是和諧的橋梁,茶對於人與人之間的交往是非常好的,和和氣氣以茶待客。


寂,就是此時無聲勝有聲,當泡茶者,當飲茶者,此時不要對方說話,也知道對方的語言,因為對方有泡茶的動作,此時的寂靜,內心在禪思,泡茶也可以不說話,也是一種入境和修為。


最後一個「」,是恭敬的敬,任何人,任何地位,不要緊,泡茶的時候都是給別人先喝,那是恭敬的意思。「清、和、寂、敬」這是禪宗的口訣,引用到茶道裏去了。這是茶文化在佛教裏的延伸,延伸的很好。


大公佛教:現在的年輕人並不熱衷喝茶,更喜歡喝飲料、咖啡等快速消費品,您怎麼看?


茶的獨到之處在於能修身養心


賢志法師:一個是快餐生活,一個是慢生活,飲料啊,咖啡啊,雖然很多是外來的文化,外來的食品,隨着我們生活節奏的加快,以及多樣化的飲食習慣,這也無可厚非,但是中國的茶不僅是飲品,已經衍生到文化中去,通過喝茶,可以靜心,可以觀賞。通過喝茶,人與人之間互動的過程中,它是靜心的,它是雅集的,它是修身養性的一種載體和手段,品茗的過程中,產生很多話題和文化的挖掘。我們中國的茶類中,有青茶、紅茶、白茶、綠茶等,不同的茶有不同的采摘和制作,飲品過程中,具有不同的區域文化,可以交流,可以作為茶文化的衍生,喝茶使人入境,喝茶可以提升自身修養。中國的「琴棋書畫」,這是一個雅集,茶,也是非常高尚的,所以茶文化中,與西方文化,與都市中的快餐生活,茶有它的獨到之處。有空喝喝茶,解渴之余,要修身養性。


大公佛教:寺院在喝茶或者茶事方面有沒有什麼講究?


資國禪茶的特色:有機 出家師父把控制作過程


賢志法師:南方寺院中有制茶,有種茶,有施茶。南方的寺院種茶不僅作為寺院的必需品,我們還要布施給別人,也可以去市場賣,收入作為寺院的香油錢,所以南方的寺院僧人很少出去化緣,自養自給,自力更生,農禪並重。我們寺院種的茶,大家很喜歡喝,因為我們師父不殺生,所以茶是有機茶,不施肥,不打農藥,所以很多人去請寺院的結緣茶,我們稱之為「禪茶」吧!


通過推廣禪茶 弘揚佛法


資國寺在做資國禪茶時有幾個使命,第一個,我們在茶鄉,福鼎產白茶,所以資國寺在福鼎,我們理應弘揚白茶文化,第二,茶是樹葉,通過文化宣揚,通過采摘制作的推廣,讓大家知道,白茶是怎麼來的,什麼樣的飲品與我們的身體健康有關,這需要我們去推動,所以我們經常會舉辦一些論壇,推介,以及禪茶之旅等活動。推廣禪茶,目的有三,賦予茶以附加值,如果茶葉沒有了文化、靈魂,只是樹葉而已,有了靈魂、文化,茶就有了價值,能給茶農增收,給茶農有收入,同時通過茶可以弘揚佛法,通過茶可以跟外界交流,所以我們禪茶制作的過程有幾個程序,第一個清明節師父去山上念經,去加持,通過這樣的形式,感恩天地賜給我們這麼好的飲品,那麼這個茶山茶樹,感恩天地,灑淨,祈求山神土地保護這一片茶林,讓飲用者平安消災,第二個,通過采摘、制作全過程都有誦經,聽佛曲,制作完要供天,敬佛,第三個,是給專家學者同道者品一下,這叫普茶,這個茶做的好嗎?這樣的茶地道嗎?在飲品的過程中,可以給茶定位,制作的對不對,做茶是要技術的師父做的。


施茶:佛教修行功德之一


出家的師父來把關制茶過程,這個茶賦予它佛教的精神,這樣可以去流通,這樣我們過去南方的寺院,它的茶葉,都有施茶,世俗的人,對寺院的茶作為一種橋梁,起到祈福消災的作用,比如小孩受驚啦,晚上哭夜睡不着啦,老人有什麼毛病,到寺院裏請佛茶,泡一下,給他們喝一喝,祈福平安,從此田間,路頭、亭尾,開始有人泡茶,通過客,停下來喝喝茶,歇歇腳,這個叫施茶,一直到現在,咱們南方人,都有這樣子。寺院師父會把它作為一種修行功德之一,把茶作為一個橋梁。


大公佛教茶文化在國際文化交流中起了什麼作用?


我們資國寺,起到了佛教文化中的禪茶文化,起到了一個文化交流的橋梁,通過茶,我們每年辦一兩期小型的活動,每三年辦一期大型的活動,通過禪茶大會,凝聚十方的學者,尤其韓國、日本、台灣、新加坡等東南亞一帶和國內的專家學者,凝聚在福鼎談茶、論道,通過我們專家學者,能夠了解福鼎的白茶,宣傳福鼎的白茶。這是我們的目的,通過禪茶大會,也引得不同茶類的專家學者可以交流。


「世界禪茶論壇」永久地設在了資國寺


我們有這麼多的茶文化進行碰撞,所以很多專家學者,認為我們出家人可以承擔社會責任,為茶農,和當地的經濟收入,搭建這樣一個平台,很不容易,又看到我們資國寺的規模和我們的文化團隊,那麼這些學者50多位聯合簽署了,「世界禪茶論壇」永久地設在了資國寺,他們的目的說,資國寺有這個責任心,資國寺的團隊能夠勝任和承擔這麼一個文化的平台,所以我們刻了一個碑,專門紀念這一次專家學者肯定我們的禪茶論壇的一個橋梁,給我們一個永久會址在資國寺,所以我們以這樣的文化,經常會跟世界各地的茶客、茶文化的一些活動,進行交流,與此同時,對推動茶文化也貢獻一點小力量。


大公佛教:相對於其他國家,茶文化在當下中國處於怎樣的發展水平?


韓國是茶禮,日本是茶道,台灣是茶藝,中國是茶俗


應該說這是一個中華民族複興的時代,所謂的複興是我們過去有這個文化。曾經有一段時間,這個文化停滯不前,甚至有破壞的過程,我們周邊的國家比如韓國、日本東南亞一帶,他們傳承我們文化的同時,還保留開發了許多,他們有很多好的文化,和保留下的文化,有些值得我們學習和借鑒的。所以我們中國文化全面複興的同時,茶文化確實是一個好的文化載體,既有曆史的傳承,還有外交的能力,還有平民百姓很喜歡的事,所以我們中國把茶傳到四方,萬邦來朝的時候,很多人學了中國文化,帶去了茶文化,韓國有韓國的茶,日本有日本的茶道,一般我們有這麼一種說法,說韓國是茶禮,日本是茶道,台灣是茶藝,中國是茶俗。


民族文化複興之際  看好茶文化的發展


茶俗,是民俗文化需要都需要它,供天、祭掃、祖先、神靈,以及人與人之間的待人接物,以茶接待,用茶作為橋梁,民俗已經融入了這種文化,那麼韓國,它的禮節,作為生活的一部分,日本的茶道,通過這種方法,以茶入道,以茶修養身心,以茶作為文化的傳播。日本的茶道,到了台灣,成了茶藝,茶可以作為一種藝術進行表演,包括開發的茶器,以及與茶相關的一些,那麼就很豐富了。在這個世界文化尤其是漢文化圈裏,我們中國正在蓬勃發展,正在以茶文化挖掘、發展,在我們中國曆史保留的這個基礎上,正是我們民族文化複興的時候,茶文化正在欣欣向榮,我非常看好。

應該說這是一個中華民族複興的時代,所謂的複興是我們過去有這個文化,曾經有一段時間這個文化停滯不前,甚至有破壞的過程,我們周邊的國家,比如韓國、日本東南亞一帶,他們傳承我們文化的同時,還保留開發了許多,所以,他們有很多好的文化,和保留下的文化,有些值得我們學習和借鑒的。我們中國文化全面複興的同時,茶文化確實是一個好的文化載體,既有曆史的傳承,還有外交的能力,還有平民百姓很喜歡的事,所以我們中國把茶傳到四方萬邦來朝的時候,很多人學習了中國文化,帶去了茶文化。一般我們有這麼一種說法,說韓國是茶禮,日本是茶道,台灣是茶藝,中國是茶俗。

茶俗,民俗文化都需要它,供天、祭掃、祖先、神靈,以及人與人之間的待人接物,以茶接待,用茶作為橋梁,民俗已經融入了這種文化,韓國,它是一種禮節,作為生活的一部分;日本的茶道,通過這種方法,以茶入道,以茶修養身心,以茶作為文化的傳播;到了台灣,成了茶藝,茶可以作為一種藝術進行表演,包括茶器,以及與茶相關的一些物件,很豐富。在這個世界文化尤其是漢文化圈裏,中國正在蓬勃發展,正在挖掘、發展茶文化,在中國曆史保留的基礎上,我們民族文化正在複興。茶文化正欣欣向榮,我非常看好。


本期責編:楊采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