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資訊| 香港在線 | 言論 | 中國 | 國際 | 軍事 | 歷史 | 教育 | 圖片 | 財經 | 金融 | 產經 | 汽車 | 宏觀 | 科技 | 娛樂 | 女人 | 生活 | 體育 | 健康 | 書畫 | 佛教
中朝關係「糾結」史
導語:

「一衣帶水」、「世代友好」,這些或許是人們形容中朝關係脫口而出的詞匯。的確,在長期的宣教之下,這些詞匯會成為人們下意識的選擇。但是,隨著中國的這個鄰邦越來越不安分的舉動,使得人們開始重新審視中朝關係——中朝關係並非看上去那麼好了。事實如此,中朝關係確實是是一部跌宕幾個世紀的「糾結」的大曆史。

命令與征服:中朝關係前傳
朝鮮:商朝遺臣的國家

西周滅商之後,商朝遺臣箕子到朝鮮半島與當地土著建立了「箕氏侯國」。公元前3世紀末,朝鮮曆史上第一次有所記載。在中國漢代的曆史學家司馬遷的著作《史記》中記載,商代最後一個國王紂的兄弟箕子在周武王伐紂後,帶著商代的禮儀和製度到了朝鮮半島北部,被那裏的人民推舉為國君。史稱「箕子朝鮮」。

按照曆史的梳理,不難發現朝鮮和中國的曆史確實足夠糾結。很長時間以來,對於朝鮮的征服與失去構成中原王朝對這塊土地的一個主題。長久以來,朝鮮都被視為中原王朝的國土的一部分。朝鮮曾如西域都護府那樣,成為中原王朝的一個行省。不過伴隨著朝鮮民族的反抗,這塊土地離中原王朝越來越遠,由國土變為藩屬,直到成為一個鄰國。

朝鮮的反抗與中原王朝的征伐,這是橫貫中國曆史的一個重要橋段。雖然曆史不能有假如,但是誰敢說隋的潰敗和征伐朝鮮沒有關係呢?同理也出現在唐朝。貞觀盛世,縱橫捭闔的唐軍照樣還是折戟朝鮮半島。現在坐落於京城的法源寺,即是彼時唐太宗為祭奠征伐朝鮮的亡靈而建,它原名叫唐憫忠寺。

反複與跌宕:新中國與朝鮮
周旋於中蘇的反複

得益於朝鮮戰爭的緣故,中朝確實存在著一段「蜜月期」。那一場戰爭令中國付出18.3萬士兵的生命。而且,因為同屬社會主義國家,且遭遇了所謂敵對勢力的壓力,兩個國家就格外顯得親密了。但是作為一個小國,這個國家又不乏在中蘇間左右逢源的策略,這導致了中朝間的反反複複。

雖然地球人都知道中國是朝鮮的老大哥,一直在不遺餘力地支持和支援著朝鮮。而事實上,從古至今,中國與朝鮮的關係是複雜的,在中國與朝鮮交往的曆史上,從不缺少摩擦甚至是拔刀相向。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中朝關係起起伏伏,而朝鮮總會在意想不到的時候,來上「溫柔一刀」。

金日成要面子更要裏子,他不得不向鄧強硬交涉:「既然你想和我們的共同的敵人韓國建立外交關係,那麼朝鮮可以和中國的敵人台灣建立外交關係嗎?」鄧小平很強硬:「你們要是和台灣建交那麼中朝則斷交!」

利用與夥伴:中朝關係的未來
依賴中國 朝鮮的現實

雖然朝鮮外交關係上有著波折,但是在某種程度上講朝鮮還在很大程度上依賴著中國。這不僅體現在外交層面,中國斡旋期間,同樣還體現在經貿和援助層面。有韓媒稱過去30年間,中國向朝鮮提供了1000億美元(6365億元)援助中國占朝鮮總體貿易的比重2007年67%,2011則達89.1%,逐年急劇上升。

國際關係已經發生了很大的改變,大國之間的戰爭,特別是對中國的侵略戰爭,幾乎不可想象。而包圍或者圍堵中國的說法,也是大可商榷的。這種包圍更多是政治意義上的,如果中國有好的大戰略,這種包圍必將不攻自破。朝鮮作為中國屏障的作用已經大大減弱了,而朝鮮的長期貧窮和封閉,卻製約了中國東北的發展。 

中朝友好是一個被經常提及的事情,但是這不能成為中國的的包袱。朝鮮對中國很重要,這不容懷疑。但同樣不容懷疑的是,朝鮮的重要性不能衝擊中國的基本外交原則和重大國家利益,甚至不顧自己的地緣安全。中國主張半島無核化,也主張各方通過談判解決問題,誰同中國的大原則頂著來,中國就要以實際行動表達自己的反對。如果中國缺少做這種堅持的意志,那我們永遠都別想立起自己作為大國的威望。 

即便存在各種各樣的矛盾,但是拋棄朝鮮的論調是不可取的,朝鮮的戰略價值還是存在的。我們應當正確認識當下朝鮮之於中國的價值。同樣,不能因為我們對朝鮮施以援手,就可以對其頤指氣使,這是殖民主義思想的變異。雙方始終應該以平等和坦誠的方式溝通,唯有如此才能構築真正的正常化的關係。中國應施加影響,敦促朝鮮改革。而朝鮮方面也應該以改革求發展。當前的國際形勢下,改革才能獲得更多的國際同情和幫助。挾核自重是不可取的。只要朝鮮啟動經濟改革,大力發展經濟,朝鮮政權的穩定性就會加強。並且經濟改革的深化也將帶動政治改革的進行,這也將減輕朝鮮在國際上被孤立的壓力。

往期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