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體
英國人的妻子 緬甸人的女神
從印度到英國 丈夫是牛津大學教授

從印度到英國 丈夫是牛津大學教授

在牛津期間,昂山素季利用課餘時間蒐集有關父親的大量事蹟,撰寫父親傳記,昂山將軍的精神與信念融入了她的心靈。從牛津獲得哲學、政治學、經濟學學士學位後,素季留校工作了一段時間,1969年,在時任聯合國祕書長緬甸人吳丹的提攜下她來到紐約,在聯合國祕書處工作。

諾巴利獎得主 反軍隊獨裁的領袖

諾巴利獎得主 反軍隊獨裁的領袖

1991年,昂山素季獲得了諾巴利和平獎,得知自己獲獎後她宣佈將用130萬美元獎金為緬甸人建立一個信託基金會,以改善人民的健康和教育狀況。她無法親自前往挪威領獎,只好讓長子亞歷山大代替自己發表了答詞。


軟禁20載鑄就緬甸的“民主女神”

軟禁20載鑄就緬甸的“民主女神”

1999年3月阿里斯在倫敦去世,昂山素季悲痛欲絕。這回緬甸軍政府主動提出讓昂山素季出國,參加丈夫的葬禮,但她像過去十多年做的那樣,選擇孤身留在國內。在日記中她寫下這樣的話:“家庭分離,是我爭取一個自由緬甸所必須付出的代價之一。”

“國父”的祕密
昂山素季之父是緬甸國父

昂山將軍出生時取名為貌騰林,其兄名叫昂丹,故他父母后來將他改名為昂山。1947年1月,昂山率代表團赴英進行談判,簽訂了“昂山——艾德禮協定”。根據協定,緬甸成立了以昂山為首的臨時政府。但時隔不久,英方在“臨時政府成立1年後,緬甸將完全獨立”的條款上採取了搪塞的態度,並於7月19日謀殺了昂山和政府的其他六位部長。這一天,就定為緬甸的“烈士節”。

1940年11月12日,昂山等人在日本特務機關的安排下,化名緬田門司,經中國台灣被送往日本。昂山在日期間,與日方商討了“聯日反英”的計劃,之後,他在日本的幫助下於1941年3月3日乘一艘日本郵輪祕密潛回緬甸,就此計劃與人民革命黨成員進行了商議。1944年8月見日本敗局已定其又祕密成立反法西斯聯盟,任主席。1945年3月率緬甸國防軍倒戈進攻日軍,直至日本投降。

曾投靠日本法西斯 一度為戰犯
抗英勝利十個月後被刺殺

昂山素季評價父親:昂山具有隨着大事件益增其適任性的政治家特質。在他生命最終的十個月當中,事實上他等於是首相,就是在這段期間內,他首次深入體認到他的國家幅員之廣、種族之繁多及問題之複雜。其工作之艱鉅反映在他的健康上,有時候超過他的負載能力。但他勇於承認自己作為一個“人”的極限,因而贏得他近一年來每天都得接觸的英國當局者的敬重。

中國與昂山家族
中國駐緬大使:局部波瀾無礙中緬大局

中國駐緬大使:局部波瀾無礙中緬大局

中國駐緬甸大使楊厚蘭表示,緬甸在“一帶一路”建設中有着先天優勢和獨特的重要性,將發揮積極作用。不管外在環璄怎麼變化,中緬關係的互利雙贏本質和主調沒有變。局部的小波瀾不會對大局產生根本性的影響。我們希望看到一個和平、穩定、發展和繁榮的緬甸,希望看到一個友好的緬甸。

中國為何邀請昂山素季訪華?警告 加分

中國為何邀請昂山素季訪華?警告 加分

中國邀請昂山素季訪華,固然有着對推動中緬關係的前瞻性考慮,但某種程度上也是對緬甸政府,尤其是軍方頑固派的一個警告。年底緬甸將舉行大選,而是否修憲事關昂山素季能否參選。中國此時高調邀請昂山素季訪華,無疑對於反對黨民盟推動修憲及參加大選有着積極的加分作用。

反思“兄長式”外交 中國對緬關係轉變

反思“兄長式”外交 中國對緬關係轉變

與此前飽受詬病的 “政府對政府”外交模式相比,調整後的中國對緬外交更具靈活度也更接地氣。顯著的變化在於,中國加大了與緬甸在野黨派及民間社會的接觸。從2013年起,緬甸最大的在野黨全國民主聯盟(NLD)多次受邀向中國派出高層次的訪問團,先後對北京、上海、雲南、廣西等地進行考察。

點擊二維碼下載

“世説時局”微信公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