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父子身陷“套路貸” 上億工業園被抵押

  大公網6月7日訊(記者石華)最近,各地頻頻曝出“套路貸”案件,引發社會關注。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等四部門聯合下發通知,要求規範民間借貸。

\

重光工業園記者石華攝

  近日,記者接到港商黃先生投訴稱,其親戚鍾曉光誤信朋友推薦,在投資工業園時多次被騙,為了償還1000萬元的債務,不得不將深圳七處房產以及普寧老家的祖屋變賣,然而不僅未能償還本金,反而貸款數額達到3500萬元。最終,資不抵債,將價值1.2億的工業園抵押給對方。

  購置土地對方加入

  據鍾曉光的父親鍾景濤介紹,他們從普寧來深圳經商多年,在好友黃先生的幫助下,打拼了一份家業,三代同堂、千萬資產,本營讓人羨慕的生活,卻因一場“套路貸”而改變了生活的軌跡。

  2010年9月,鍾曉光經普寧老鄉周某章推薦,在東莞市鳳崗鎮購置一處約1.8萬平方米的土地,準備出資200萬元興建重光工業園,為此,在工商部門註冊成立了重光實業有限公司,鍾曉光持股90%,鍾景濤持股10%。

  “按照我們當時的經濟能力,打算兩年內建10000平方米的廠房。”鍾景濤表示,周某章在得知這個消息後,努力勸説將工業園擴建到35000平方米,剩餘資金由周某章參股40%共同投資建設,並約定由周某章負責對重光工業園的施工建設。

  由於周某章早年是鍾景濤的學生,雙方此前合作過一些項目,有一定的信任基礎,因此,周某章參股40%的具體事宜,雙方只是口頭約定,並沒有簽訂書面合同。鍾景濤表示:“當時我們認為口頭約定就有約束力,沒想到對方出爾反爾,早知道後邊發生的事情,一定會簽合同的。”

  借新還舊層層加碼

  由於建設規劃的改變,使得重光工業園建設成本劇增,2011年底,在重光工業園即將完工,經核算,工程總投入約5000萬元,按照雙方早先約定的投資比例,鍾景濤父子需負擔3000萬元,剩餘的2000萬元由周某章負責。彼時,鍾景濤父子已向周某章支付了工程款超過4000萬元。

  因經濟負擔加重,鍾景濤父子提出結算工程款,並希望周某章返還多付的1000萬元工程款。然而周某章以各種理由推翻原來的約定,要求鍾景濤父子全額承擔工程款。後經第三人調解,雙方達成共識:重光工業園全部由鍾家父子接手,周某章再借款100萬元給鍾曉光,與未付工程款900萬元湊整1000萬元免息兩年後償還。

  “重光工業園招商經營後,因税務局備案需要周某章提供建築款發票,周某章以仍有欠款為由,拒不提供發票。”鍾景濤告訴記者,2012年迫於無奈,向周某章經營的東莞市瑞恆實業投資有限公司以月息3%為代價,借款1000萬元提前償還了工程款。

  “為償還每月50多萬元的利息款,我們先後變賣了在深圳龍崗的五處商品房、兩棟別墅、一部寶馬740款轎車和在廣東普寧老家的兩座祖屋及兩處宅基地。”鍾景濤稱,2015年,他們父子已經山窮水盡,無固定資產可變賣,彼時加上利息還欠3500萬元。

  “這種借貸方式就是套路貸,比如我借款1000萬元,月息3分,第二個月需償還利息30萬元,第三個月的本金按照1003萬元計算,需還利息31萬元,第四個月的本金是1034萬元,需還款40萬元,以此類推。”鍾景濤稱,在無法繼續償還利息時,周某章提出減少欠款利息為由,要鍾家父子以重光工業園70%的股權轉讓作為繼續還貸的抵押物。

  增資擴股失去權益

  鍾家父子考慮到風險巨大,不同意以股權轉讓的方式進行擔保,要求前往公證處證明重光公司的股權是質押。鍾景濤説:“在周某章的説服下,迫於無奈我們只得同意了他提出的增資擴股的方式,為我們借款進行擔保來延長期限。”

  鍾景濤投訴稱,2015年3月,周某章的侄子周某鴻在“增資擴股”的名義下,轉賬467萬元到東莞市重光實業投資有限公司,成功佔有70%股權。然而,根據當時的評估,重光工業園的市值是1.1億元,如今達到1.2億元。

  “2015年9月,周某章再次讓鍾曉光將法定代表人更改為周某鴻,若不同意,就讓其進銀行黑名單。”鍾景濤稱,從2015年9月開始,周某章直接派出財務進駐重光公司,強行收取重光工業園的租金,每月租金約50多萬元,將整個工業園佔為己有。鍾家父子自此失去對重光工業園的控制權、管理權和知情權。

  贖回無果對方回應

  據鍾景濤介紹,目前他們已經湊齊3500萬元,打算向周某章償還,贖回70%的股權,卻多次被對方拒絕。

  6月7日,記者致電周某章。對於通過“套路貸”佔有工業園一事,周某章完全不同意這種説法。“做生意要願賭服輸,賺錢也好、賠錢也好要有契約精神,通過其他手段惡意中傷他人,達到自己的目的是不合理的。”

  “他們父子經常向媒體、政府部門投訴,企圖通過這種壓力來拿回工業園,這種做法對我和我的生意影響很大,我正在通過法律途徑來解決。”周某章稱,他已經向東莞警方報案,警方也對鍾曉光進行了立案調查。

  周某章表示,工業園的問題需要講證據,如果有不合理的地方可以通過法律途徑解決,“但這種通過造謠的方式完全不能接受,我們都要按合同、按證據辦事,有什麼不合理的拿到明面上講清楚。工業園的原始股東是他們父子,我如果想進入為什麼不在原始股時就加入呢?”

  至於欠款一事,周某章稱是鍾曉光打牌賭博輸掉的,而利息計算問題以及如何拿到工業園70%的股權,周某章表示電話裏不方便説,改天詳談掛掉電話。針對此事,記者將繼續跟蹤。

責任編輯:張菡 zhanghan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