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的儀式感

  文/劉洋

  “儀式感”是使某一天與其他日子不同,使某一時刻與其他時刻不同,這句摘自法國童話《小王子》的話讓“儀式感”這個詞進入我們的生活,人們恍然大悟:原來我們給自己加了如此多條條框框只為這一刻有所不同。對於中國人而言,最有儀式感的恐怕便是過年。遍佈於世界各地的華夏兒女,為了農曆正月初一這一刻,前後的準備與收尾工作便要歷時一個多月時間,可謂儀式滿滿。

  “年”來源於中國遙遠的農耕時代,帶有濃重的玄幻色彩,據説叫做“年”的怪獸每年初一擾亂人間,但它害怕紅色,於是人們便用爆竹、春聯、窗花、燈籠等嚇走它。這些神話在技術發到的今天則顯得十分脆弱,不僅如此,在網絡連接彼此的今天,儀式已經改變,或許這就是為何“年味”越來越淡的原因。

  在傳統新年中,農曆臘月二十四便以掃房開始過年的籌備,接下來則開始做豆腐、接玉皇、殺豬割肉、洗澡洗衣、祭祖等,經歷了七天的辛苦籌備,除夕的到來才彰顯得彌足珍貴。但這樣的準備或許只存在於記憶中,如今新年的準備往往從搶票開始,當春運進入開始鋪天蓋地進行時,你才真切的體會到,新年來了,該回家了。年少時最開心的便是和家人買年貨,一家人寫下新年所需後,衝進市集採購,最後帶着各種食材貨品滿載而歸,這個時候,孩子們往往還能在含混無賴中獲得心儀已久的禮物,如今則不同,各大超市全年營業,蔬果食品全年供應,推着購物車採購時則少了很多靈感,而新年最大的不便成了多數快遞、網店不運營,讓人無法網購。

  拜年這個儀式在我的家裏每年都是重頭戲,但也早已不復當年。拜年是人們辭舊迎新、相互表達美好祝願的方式,包括叩頭施禮、祝賀新年、問候生活等。多年來的大年夜裏,我家的拜年逐漸演變成電話問候,而後變成社交軟體問候,最後變成了搶紅包……但每年的初一才是重頭戲,親友們互相拜年走訪,這一時間段也是兒時主要“營收”時間,隨着年齡的增長,紅包早已成為歷史,但問候沒有變,初一的電話問候成為新年必備,許久不聯繫的親人們一時間熟絡起來,三言兩語便將面前的各位窺探個十之八九,乃是最見洞察力的時刻。

  “年”從遙遠的農耕時代走到今天,傳統與現代的結合中,儀式經歷流變,年,更像是一場必須要與家人團圓的悠長假期,不論這一年中發生了什麼,都要在年這個時間點上和解,與他人和解,與自己和解。

責任編輯:李孟展 DN02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