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處安放的單車背後是無處安放的文明

  文|徐孟楠

  對打着“解決出行最後一公里”旗號的共享單車而言,過去的一年各種顏色的小車為很多城市的居民提供了一種更便捷的生活方式。但是便利歸便利,隨着共享單車不斷進駐中國各大城市,一些問題也凸顯了出來。2月14號的《北京青年報》就在A11版刊文指出“共享單車亂停亂放問題”。

  對於《北京青年報》這篇文章,筆者是十分贊同的,但是對沒有往下深究覺得有些可惜,文中只是提到了“亂停亂放”的現象,用這種現象來引出“北京市將出台相應管理辦法”,卻沒有深究這種現象所產生的的原因,為什麼一個為居民提供方便的交通工具最後反而給居民生活帶來麻煩呢?

  這其中當然有規章不健全的原因。打比方來説,摩拜APP內有説明表示,“請將單車停放在路邊公共停車區域內”,另一共享單車軟體ofo也在APP內標註“使用結束後將車停放至道路兩旁安全區域”,但是這其實是一個相當模糊的説法,“安全區域”怎樣才算安全?公共停車區域又有何要求?更何況不同城市有不同城市的民情,共享單車規則的“一招鮮”並不能“吃遍天”。

  其實作為企業而言,既然已經開設這項業務,就有後續管理的義務和責任,發現有亂停亂放的問題了,是不是可以對停放要求進行細節上的完善呢?而不是僅僅以“停放在路邊公共區域”這種模稜兩可的話告誡使用者。

  此外,除了完善自己的服務,與政府相關部門不斷溝通交流也是極為必要。這是兩個頭的事情,企業不能只顧及了公司的利益和單車使用者的便捷,而損害了其他公眾的道路使用權。另一個頭的政府不能因為怕麻煩,就懶得管;更不能圖省事,一有毛病就一禁了之,簡單粗暴。畢竟共享單車已經融入不少百姓的生活中,也確實為人們帶去了便利。這個時候就需要各地政府進行“因地制宜”,善加引導,規範其發展。不管是劃白線也好,還是安排停車架也好,這不僅僅是政府和企業不斷完善的過程,同樣也是產品本地化的過程。

  而除了規章制度的原因,另一大原因也是不容忽視,那就是使用共享單車的人。如果使用者社會責任感較低,不按規則來,那麼規章再好再完善,也是一紙廢文。而這一點,筆者認為是比規章制度更亟需解決的點。如果説,做好共享單車的“因地制宜”考驗了一地政府是否有所作為的話,那執行情況則是考驗着整個城市人民的道德素養,尤其是在共享單車這項新事物上,本身立意就是“隨時騎行、隨時停車”,就更加需要市民自覺。它就像是給各個城市出的一道文明題,在這場回答中除了“亂停亂放”問題,我們還能夠看到上海有人將單車扔進黃浦江;深圳有人將二維碼撕毀;廈門有人將共享單車私自加鎖。而在最新的消息中,鄭州大爺大媽對共享單車還搞起了圈地收錢。

  以上這些情況歸納起來都是人心作祟,為了滿足一己私慾。或為了自己方便就加私鎖、撕二維碼;或為了佔點小便宜,就偷車、拆卸車座。甚至還出現一種“愉快犯”,就是為了破壞,讓別人用不了他就開心。明明共享單車所投放的城市都是中國經濟條件較好的城市,但是卻無一例外出現了這些問題,這背後的原因大概還是得歸結到“公民基本素質”這個話題上。

  有人可能叫屈:“破壞單車的只是一小部分人,並不能代表整個城市的道德水平,憑什麼要整個城市揹負罵名。”的確,破壞者僅僅是一小部分人,但是一條臭魚就可能搞到滿堂腥。看一個城市的經濟發展水平,首先不是看它有多少高樓大廈,而應該先看它社會基礎建設是否到位,看一整個城市道德水平也是一樣,部分人的責任感缺失就可能造成一個木桶出現短板,城市因人而存在,它也會有“生病”、“發育不良”等問題,無可厚非,關鍵是生活在這個城市裏的人能否幫其進行“治療”,這才是脱掉“罵名”的直接方法。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徐孟楠 徐孟楠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